风声传奇电视剧

      “后天下午,我会提醒你,到时嵔候你只管按照邀请函上的地址走忩。”

      周树伟从怀中拿出一张邀请函,地ﷰ走过来,递给赵舞天,当邀请函递到赵舞天手里时,周树伟冷笑道:“前提是你能活到后天。袁正龙睚眦必报,听说得罪袁正龙的人,떚没有珻明天。”

      邀请函没有拆封,赵舞霬天不清楚周树伟出于什么目的,但绝非好事。

      끘“小姐,赵舞天不过一个穷学生,他有什么魅力,能让你拿出那么多钱帮他买翡翠原石?他惹怒了袁正龙,危在旦夕。你现在离开鏸他,还来得及,不要为了他,䤨把家族都搭进去埲。”

      䘶 周树伟看似绅士的伸出手,向秦冰卿示好道。

      周树伟看人很独到,秦冰卿高贵、典雅顲、倾国倾城,一看就ᨛ是大家族出身。赵舞天在中原的一个◺小山村长大,不可能拿出一亿多。周树伟认为秦冰卿在帮赵舞天。

      又是一部山村穷小子和富家小姐在上演狗血剧情!

      㛠 秦冰卿冰冷地看着周树伟,ン没有一丝想要伸手的意思。

      廿

      周跕树伟尴尬收回手,面有怒色。

      就在赵舞天准备将手中邀请函ꡪ毁掉时,就听见周树伟说道:“你最好将它留着。到时候你一定会来。”

      那肯定的㪭语气让赵舞天眉头一皱,极为不舒服。

      “小子,我建议你呆在警察局里,当一个缩头乌龟。不然后天就会失去很多乐᎛趣。”

      任飞这时补了一段话,依旧是冷嘲热讽。

      䄢 赵舞天神헣色不变地将邀请函收㏨到口袋内,然后对秦冰卿说了一声,两个人一起离开。

      惾 “周兄,你说这女人身份不一般。쉰我怎么没听说啊?”

      任飞恨恨地看着赵舞天离去,向周树伟问道。

      “燕京有钱人多如牛毛,大小家族林立塐。官宦子ϧ弟遍地都是。在我们圈子里,结交的只是很少一部分。”

      周树伟家族出身,又在摏燕萚京大学修习历史,眼界还是有的。

      “那你说赵舞天能不能活到后鯛天?”

      任飞又问道。

      “按我对袁正龙的了解,八成不能。” 㼋

      周树伟推测道。

      “那一脚之仇我难报了,真便宜他了。”

      䓰任飞一脚不爽,随即ℑ又来了兴趣,说道:“我要打听Ꮓ一下那美女是哪个家族的。周兄可要成人之美ᶵ啊!”

      꿨 ꥳ “一定,一锤定。”

      周树伟皮笑肉不笑。

      瑞任飞只是一脚之仇,他和赵舞天之间的仇可不止一脚。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高楼上,一道身形佝偻着身躯,他披着苡灰袍,那帽子遮住他半张脸,看不清楚他的面貌。他鴅锁定人群之中的赵舞天,桀桀一꜌笑:“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寻玉。我都要放弃了,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遇见你这块好玉。”䞩

      弦 ……

      另一边,赵舞天和秦冰卿已经上了车,准备回燕京大学。

      赵舞天一上车,便扶着额头,靠在座椅上。

      “大宗师,这些人太可恶了。我决定好好教训他们一顿。”

      ╂秦冰卿看到赵舞天心烦意乱的模样,以为是因为任飞、袁正龙等人。

      “不用了,我的事,你们딶秦家不要掺合。”

      赵舞天正色的说道,语气很重。

      “哦!”

      廻 秦冰卿答应道。然后像做错事一样,不敢再向赵舞天说道。

      此时,赵舞天如芒在背。

      ٗ在进入奇石山庄内很长一段时间,좀他的精神都处于紧绷状态。

      因为有一股非常强大的神念,锁定到他。

      他装作若无其事ᛇ,通过各种方法,试图寻找。在开一号原石讯时,那神念肆无忌惮地探究ෑ他,他却没有一点那人动向。

      隐约捕捉到的气㬆息,赵舞天猜测应该是修武者。廢那人的境界ꔖ高出他许多。

      最少是大宗师大成!

      这意味着赵舞天₀第一次遇到大宗师大줊成,而且还是在大都市内遇到。

      軫 是袁正龙吗?޹

      连秦家都没有大宗师,袁正龙凭ﵗ什么让大宗师为他⹼效力?

      况且是赵舞天遇见任飞时,那股神魂才开始锁定他,那时候他还未和袁正龙产生矛盾。 崸

      汤任飞?

      如果那名大宗师是任飞的人,任飞也不会被他ൄ打了。

      赵舞天在心中推测一个个自己遇到턾和发生矛盾的人。

      要不是上车之后,那股锁定他的神魂消失,他都怀疑是西门家族派人来对付他。

      还有段家!

      段家,连夺人气ꛥ运狊的邪法都有,保不齐就供奉有大宗师。

      赵舞天不让秦冰卿插手,是不想让秦冰卿和秦家惹上这种人。秦家只ܻ是普通家族,抵不ꚢ住顶级修武者的雷霆之怒。即便是袁正龙、任飞的可能性极小。

      駆 这时,赵舞天摸了ﰕ摸胸前的朱雀玉佩。就算放弃一号原石内的灵物,他蓳也不会暴露朱雀玉佩。

      车子飞快地行驶在路上,到海区的时候,已经黄昏了。

      햅就在赵舞天以为快到燕鈪京大学的时候,迟迟不见车子停下来。

      嵷 夜晚霓虹璀璨,닙车子在公路上穿梭,又过了两个小时……

      “秦大小姐,都到海区这么久了,怎么还不到燕京大学圾?”

      等不及飦的赵舞天开口向秦冰卿问道。要不是看秦冰卿一直专心致志开车,他都以为㼱秦冰卿睡着了。

      “啊……对不起,我好像记错路了。”

      秦冰卿瞬间䪑脸红,支支吾吾地说道:“我开导顛航看一下。”

      作为秦햹家大小姐,屈身为自己当司机,巰不知道路也正常。只是不记得路,不开导浃航,也不吱声,是赵舞天没想到的。

      ꚙ 秦冰卿这才打开车载导航,삜点了几下。

       此地离燕京大学还有二十几公里,好在路况挺好,半个小时后,终于到擹达燕京大学西门。

      “鲛人眼泪我先拿走,鬥等我做一条手链,再送给你。回去的路上小뎝心,再见!”

      ⯀࿕下车后,赵舞天向秦冰卿说了一声,便进入燕京䆽大学。

      直到赵舞天迈Հ入燕京大学,身形消失,秦冰卿才回过神,对着赵舞天背影招了招手랙:“大宗师,再见!”

      好像和他待在一起,不管用任何理由,任何方式。

      赵舞天在她身边时,就算不说话,静静地呆着,也很美好。

      팾赵慓舞天临走时的话在秦冰卿ࡗ脑海中又响一次,她甜甜一笑。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