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线7m观看视频

      时间大约是六点。

      缼陈乐山站在走廊过道,看着窗外昏黄路灯照亮的世界,眼神略显呆滞。

      今天是2018年6月23日,他陈某人的十八૙岁生日쬝。

      本来这个时间段他应该在附近的蓝丝带餐厅和心仪的女生共进晚餐㍱,享受着名为青春的悸动。

      但从早上开始就下个没停的大雨打消了他所有的预定。

       而且,最惨的是,十五分钟前他出门到楼下拿快递的时候귻,还忘뛈了带钥匙。

      “......䵣”

      陈乐山回过头来,看着Ⓒ紧闭的防盗门,无计可施的䌡抓了抓头。

      他跟小姨一家住,还有个表妹,一共四ꤗ口人。

      不过除了他以外,所有人都去上海旅游了,至少牵还要三天才能回来。

      原本他也是旅游团的一员,但考虑到和心仪对象的烛光晚餐,陈乐山䟣毅然决然的选择了放弃,并将自己的十八岁生日礼物折现,一共得到九百块钱。

      只是,这场突如其来,让陈乐山完全没有意料和防备的大雨让他쓶失去䂙了在高档餐厅挥金如土的机会。

      两天前就已经说好敮的约会最终在今天中午,被迫向后推迟,而Ԕ且,具体的日子也没定下来。

      可以说是诸事不顺。

      【没带钥匙,进不了家门,好惨。】

      陈乐山拿出手机,给微信会话列表排第一位的‘懒散懒散的兔子’ᬃ发送輆了一条消息。

      但直到很久以后,大概有在太阳底下暴晒了十分钟那么长좛的时间,他才终于收到了对方的回复。

      【抱歉,现在有点忙,等下再聊吧。씓】

      【好吧,不打扰你콞了。】

      陈乐山看着手机屏幕,很快打出回复,脸上表情却微微有閲些僵硬。

      那种感觉有点像你兴冲冲的想跟谁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发觉对方对욎此并不感兴趣。

      虽然像这样的日常生活中尐的小事根本不需要在意,但对汋于陈乐山这种总是在不必要的地方过分敏感的人来说,那种对自己的冒失感到分外后悔和尴尬的情绪,足够让他想找个Ⴍ地缝钻进旣去。

      ね 好在,这是新修没几年的居民楼,没䖠有地缝。

      就在陈乐山为了转移ꠣ注意力而不断翻看手机信息的时候,忽然,一个纯黑的头像跳了出来,ID名为:曼岛的冰可乐。

      【打lol不?鰭】

      陈乐山看着QQ消息愣了一愣,他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加过这样一个好友。

      【......现在用不了电脑,没带钥匙被锁在家门外了。】

      想了想,陈乐山多发了一个可怜的表情包过去。

      骂虽然他对这位QQ好友没有任何印象,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那需要开锁服务吗?我有认识的人。】

      还不到半分钟,曼岛的冰可乐又跳动了一下。

      【呃,我们在同뺙一座城市?您是哪位?】

      陈乐山看着手机,不免有些讶异,难道是某个同班同学?

      【你收到了快혎递对吧?那里面有份录取通知书,你可以拆开来看一下。】

      没有回答陈乐山的问题,曼岛的冰可乐反而说起了另一件事,语气就好像,他很了解陈乐山一样。

      “录取通知书?”

      陈乐山放下手机,满是疑惑的看向就放在脚边的快递盒,而后一下愣住。

      原本写着上海金茂大厦的寄件地址,此时不知为何,变成了爱尔兰都柏林第一魔法学院。

      퉵什......什么学院?

      【䣏我已ੱ经安排人过来开锁了。】

      镾 【你可以看下录取通知书턺,如果没有问题的话,他会顺带帮你处理入学的相关事宜。】

      㪎 【我们学院是八月一日开学,所以请尽快给出答复⌆。】

      筁 陈乐山还没回过神来,曼岛的冰可乐便像轰炸一样接连发来了三条消息。 㢖

      【你是认真的?⳧魔法学院?】

      懵作为在红旗下生长,打小就接受着唯物主义教育的新世纪青年,陈乐山实在有些难以置信。

      ⋾ 不过,下个瞬间。

      看着忽然浮空,出횔现在自己正前方㖎的快递盒,陈乐山再次陷入呆滞状芲态。

      只听刺啦的一声轻响。

      闪就好像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操作一样,纸质的憧快递盒被从中撕裂成两半。

      Ë 但并没有什么录取通知书,出现的反춤而是一株灰褐̟色的植物幼苗,就那样楉静静悬浮在半空中,一动也ᐂ不ꥫ动。

      “......什么情况?”

      Ά陈乐山看着眼前的奇异画面,表情不免有些精彩。

       如果这不是某种使用了高科技手段的整蛊的话,那他开始相信世界上真的有魔法存在了。

      但话说回来,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要他手动启动?

      犹豫了一会儿后,始终没有等到曼岛的冰可乐的下一条消息的陈乐山战战兢兢的伸出手,轻轻触碰ᚊ了一下幼苗。

      而后,唰的一下。

      原本不到漨十厘米高的植物幼苗开始疯狂生长,无数绿色的荧光飞散,仿佛梦境一般。

      只是短短几秒钟的时间,一株枝繁叶꩞茂,粗大但并没㲽有多高的植物便出现在陈乐山视线中。

      在树冠的顶端,躺着一张通体淡蓝色,⋘边角纹着暗ᘂ金色龙首的录取通知书,赫然标注着都柏林第一魔法学院的字样。領

      毗 ······

      陈乐山同学:

      经学院评定폤,你已被录取为都柏林第一䗇魔法学院2018级本科学生,请壷于2018年8月01日持本通知书来本校报到뼆入輵学珆。

      祝贺你,并热切✐期悋望在校园里与你相见。

      都柏林第一魔法学院校长

      海因里䫰希·墨菲·弗洛里斯

      ᑈ 2018年6月23日

      ····䨃··

      看着眼前这张质地极为特殊的录取通知书,陈乐山不禁沉默씐了许久许久。

      긐扪心自问,他不觉得自己会是那种小说主角一样的人物,因为他的前十八年人生过得都平平无奇。

      没有意外惊喜,也没쳫有什么生命不可承受的轻与重。

      最多十二岁时遭︮遇车祸,双亲不治身亡这件事让他看起来有一点主角的潜质。

      ฅ 騟 但,即便如此。

      像他这样说好听点是普通,说簲难听点就是无甚大用的人,真的适合与魔法学院겺这种一听名字就无比高大上的存ﻈ在产죔生关联吗?

      至少在今天以前,他从来没想过要成为一名뎳魔法师,甚至最高的人生期望都只是把高中女披同桌娶回家就好。

      对这样一个没心气,也没什么本事的普通男人,命运会不会太眷顾了一些?

      那可是只在传说和文艺作品中存在的魔法学院啊!

      【傻眼了?如果我告诉你你父母都是巫师的话,会不会更好接受一点。】

      퍲 终ﺯ于,曼岛的冰可乐넝再一次发来了讯刔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