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戒无删除158分钟完整版视频

      莫林将手上的大斧瞄准一个人的侧方使劲甩出,希望借助巷子围墙被砸溅出的飞石,打散对方的阵型,有空隙好让自己逃ꢙ脱。

      在不知道对方是谁的情况下,他还是留了一手,没有将斧子直接瞄准人。

      莫林鸱不知道现在身处何地䯷,但无论前世今生接受的教育杀人都是重罪,而且正当防卫的判定标准很苛刻,主要是自己这幅样子看起来更像反派。

      可接下来的景象却让他大惊。

      那把空中的巨斧居然被三人中的一人空手接下,冲击力让接斧子的人凌空退后了好几米。

      接下斧子后,那人发出一声大吼,反手将斧子插入了地砖里面,阻止了斧子重回莫林手中,不过颤抖的双臂暴露了其力量的不足。

      身旁的两人也一同上前抓住了斧子,三人合力才稳稳遏制住了斧子的抖动。

      莫林趁着三人和自己的斧子较劲,一个弹跳直接跳起接近五米,又踩了一脚巷子的一边墙壁,扬长而去。

      “队长它又逃了。”

      “快,先把封印布拿出来,把斧子处理了。如果斧子是根源物的话,那个魔怪很好处理。”

      戴夫连忙喊道。

      肥蛇迅速松开一只手,将松开的手伸入贴身的皮包,掏出了一卷黑布。

      随着三人用黑布将巨斧包裹,巨斧反抗的动静也在越来越小,当最后一块裸露的斧柄被完全包住,巨斧也完全失去了动静。

      而周围的环境也渐渐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ꖗ那个魔怪?”

      “根源物消失,d级衍生物无法成为脱离领域,多半会自己消失。”

      “还好那个魔怪没有过来骚扰。”

      “斧子果然是根源物。”

      볁三人低头,暶手上特制的手套已经发黑破烂,接触斧子的地方逐渐灰化成粉末。

      而最先接触斧子╃的肥蛇甚至手皮都被去了一џ层,露出뙟白色的腐肉,却诡异的不流鲜血。떲

      稍作休整,用剃刀将灰色腐肉剔除,直到鲜血流出,︁肥猫才默默掏出一条白布将两个手掌缠绕。

      戴夫和浪蛇则早早腄地蹲坐在一旁,大口喘着粗气。

      “d级的魔怪就这哟么难缠吗?那禁地里的岂不是……”

      “这还只是刚刚开始,灵潮复苏不过月余,未来肯定还要更ﭙ加艰难,所以我们的任务才紧迫,几百年前⬯的那批贵族,ꘉ一定也是由此而崛起的。”

      䍊“机遇与危险并行쓴,这是不变的真理。”哬

      休息好的載浪蛇掏出了笔记本,补完了剩下的资料。

      搶 “代号:红绿小丑

      ……

      根源:腐化斧子。

      ᖪ 以上仅供参考。”

      轰隆。 袡

      不远方传来一声巨响,如果不是在深夜可能还会看到一朵漂亮的蘑菇云。

      ©领域消失加上퍬巨大的爆炸声,镇上的村民逐渐惊醒。

      不多久,万뒥家灯火成为了这黑夜的繁星。

      “那个小丑ꎽ没有消失?”

      “赶快去看看。”

      我靠,哪个狗日的偷井盖。

      莫林心中大骂。

      口亚中“阿巴阿巴”不断。

      逃脱那三个晚上穿黑衣的可疑分子,莫林没敢停留一下,尽全力快速逃离。

      虽然很奇怪周围环境的改变,以及斧子为什么没有跟上来,但是那三个恐怖分子对他造成的压力显然更大,他只想快速离开这个鬼地方。

      飞速的奔跑,加上慌不诳择路,莫躽林墙角转弯的时候,ꗳ没有看清脚下,一脚踩空,一下子掉进了下水道。

      好臭,好黑,好湿,软趴趴的什么垃圾东西。

      莫林从上方跌落,一屁股坐在小水道里,起身又不知踩到什么滑了一跤,心中只能不断咒骂。

      肯定是嗨国人。

      一个莫名的想法突然出现在莫林脑中。

      是原主林云的记忆吗?自己可婚没有种族歧视的。

      莫林回忆脑中记忆果然发现了一些线索。

      嗨国是余国三个邻国之鳚一,也是处于内陆。

      不过与余国不同,嗨国比较贫困,国内常年战乱,势力众삞多,导致嗨国人常常偷渡他国。

      余国因为相邻所以是嗨国人偷渡的重灾区。

      战争导致苦难,偷渡的嗨国人大部分都很쳅贫᨜穷,所以小偷小㘆摸常有发生,于是造瀓就了姽嗨国人喜欢偷东西的刻板印象。

      然而事实也确实如此,就林云中记忆得知,每次小镇⋮上井盖被偷只要调查到嗨国人总能找到线索。

      甚至他们私底下团结一心,形成了专门的产业链。

      莫林是不在乎嗨国到底怎么样的,他只是觉得自己身上很臭,周围很臭,鼻子都快被酸掉了。

      揉了揉촇自己的红鼻子,莫林借着上方微弱的星光打算直接跳出去。

      吧唧。

      随着莫林的暴力揉擦,鼻子掉进了脚下的污水里面。

      “阿巴阿㇁巴?”

      鼻子掉了?怎么还一闪一摧闪的?然

      看着眼前掉㦐进污水中红光闪烁的圆球鼻子,莫林有点摸不着头脑。

      “看我!看我!在这里!”

      酚声音是不知名的语言,却好似一种意志直接灌入莫林耳中。

      莫林躬身捡起了飘在污水中大声播放声音的鼻子⏖,再次愣神。

      “上当喽!”

      ꗡ轰隆。

      一声巨响,连带着沼气爆炸,黑土混着污水四溅,秽物充满了出云镇的半条老街。 牍

      街上的邻舍相继惊醒。

      搘迎接的是袭来的恶臭……

      “卧槽”

      莫林梦醒,盯着眼前的被子匵发呆发了好长一段时间,身下是充满汗水的被单。

      “我做噩梦了?”

      볾真与假在脑海中퇴以记忆的方式共同呈现,就像周庄蝶梦,不知自己是蝶是人。

      狠狠地打了自己两个巴掌,感受到脸㨖上火辣辣的疼溡痛。

      莫林才觉得自己真正醒了过来。

      ಫ ᯝ小丑是感觉不到任何痛觉的,我现在一定不是在做梦。

      莫林䶁也无法确定自己当下到底怎么了,毕竟穿越这么离奇﫻的事也让自己经历了,就算再变个小丑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洗脸,我一定要洗个脸冷静一下。”

      莫林看着满是汗水的双手,以及身下的床单,有种说不出的恶心感。 挦

      起身开门,强烈的阳光照进莫林的眼帘,莫林迅速回头规避,等适应了两秒钟,才又睁开了眼。 跁

      莫林的房间狭小,除了床和书桌,就只有一个衣柜,没有窗户。

      被ร眼前的阳光刺激,莫林不用细想也知道时间不早了。

      竟然快中午了!那我的上学!

      诪“妈,你怎么不喊我起床!”

      学着记忆中的口吻,莫林大声呼叫。

      莫林房间一开门正面走廊对着̯大门,左右两边分别是客厅与厨房,所以能一眼看到是否有人在家。

      “干嘛?我喊你吃早饭你自己不起来怪我?”

      蜮“那上学?”

      “什么上뺛学,今天不是周末吗?你不会纝脑袋睡晕到忘记爱钨希母神的节日了吧。”

      母神?

      什么鬼东西!等等。

      母神是一团无法直视的光,在这片蓝天下是爱与希望的象征。有了母좗神的注视,时间才有了流逝,生活才有了明天,人们才认识到活下去的希望,ⷘ而不是无意义的腐朽堕落……

      ⳉ每周的⛗最后一天,母神怜爱世人,给予世人鼓励,给予世人轻松,放下一周的疲惫,重涤灵魂,复现纯净,于是所有人都将铭记它的姓名爱希母神。

      性 单休就单休了,哪来这没多说辞。

      莫林被脑海中魔性演讲的记忆恶心到了。

      “哦,我昨餳天做噩梦了。早上起来头疼,我床上床单都湿透了。真是罪孽,都忘记赞美母么神了。”

      “少在这胡扯,平时怎么不见你去镇中心的教堂,现在装롿模作样。你不会尿床了吧?还是说留下了什么不洁的印记,是不是昨晚就期待今天与女友的约会了,操劳了一晚才这么晚起来?”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约会⇨,约什么会?”囯

      “啊?你没跟小女友商量吗?一般情侣不都是周末出去逛教堂的吗?当然不一定是教堂,我那时候,总之你还不赶快换衣服吃饭,然后出去约会。”

      䔴“这,会不会太突然了。毕竟昨天都没有商量过。”

      “你好意思让一个女士先开口?你不主动去邀请她的话,你们之间绝对完蛋。”

      “这是潜规则吗?”

      “你喜欢她就去⨤,不喜欢就不去,哪有这么磨磨唧唧的。你还想让她来邀请你不成。”

      道理是这个道理,总感觉有点不对劲。

      莫林有点心虚,毕竟从来没有主动邀请过别的女生,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

      “去去去。”

      不就是拉下脸皮吗,反正我现在是林云。就算被拒绝,丢人也丢不到我莫林身上。

      莫林释然。

      “那就抓紧,教堂下午关门关得早。”

      懒得穿衣刷牙,莫林直接端覵起桌上的碗。

      “又是稀粥?”

      “什么?” 쎰

      林美脸色有点不对了。

      “我的最爱?”

      莫林小心븽试探。

      죓“喜欢就多喝랇点,走路也̯有精神。”

      林美转喜。

      端起青色的饭碗,莫林仰头,一口将稀粥灌了下去。

      没有酸甜没有惊喜,就像喝水,微微带有一股稻草的味道。

      希望今天的约会能安然度过,不要太过尴尬。

      将空碗丢☣入洗碗池,用水洗了把脸,漱了漱口莫林回房换衣,准备駊约会。

      对了约会要不要准备጑什么礼物?

      莫林突然想到。

      而且现在接近中午,如果是出去吃午饭的话,午饭钱肯定还要我出。

      䴱翻了翻书桌上的钱包,莫林只找出了几个钢镚。

      这个世界物价不高,几个钢镚午ꢩ饭钱倒也够了,就是礼物的话…… ☉ ㆮ

      莫林打开书桌的抽屉开始翻找。

      破袋子、补丁娃娃、手球、盒子、钢笔、弹簧、本子……

      等等,这个盒子好릩像有点眼熟。

      将黑色正方体盒子拿在手上,翻转观察。

      盒子很小,边长只有不到五厘米,五个面都是没有任何图案的黑色,只有一面印有红色的星月图案,一颗五角星下方是一轮月牙。

      莫林回忆了一下,脑海中没有丝毫与之相关的记忆,但是却觉得莫名熟悉。

      将印有图案的一面朝上,莫林发现星月之间好像有촪一条拼接缝。

      用手指按了一下图案,肋缝隙打开,里面蹦出来一个小丑头颅连着弹簧,吓了莫林一跳。

      终于想起昨晚的噩梦。

      这是昨晚的小丑?看样蛫子确实挺像的,都是地中海。

      莫林有点捉摸不透,不知道为什么有个这种盒子,还让自己做了噩梦。

      稍微把玩了一下盒子,又将小丑的布偶头颅塞回了盒子里面,莫林就将盒子摆回了ⵀ原处。

      礼物就选你吧。钢笔。前世不喜欢学习,这辈子也懒得写字,笔估计用不上了。

      打开盖子,在本子上划了两下。

      “能用,完美。不算特别贵重也不算便宜,主要是糌戴月好像挺喜欢看书的,我记得。”

      莫林嘀咕完,收好礼物直接出门。

      ﲲ 虖 “妈,我先走了。”鄕

      “注意安全,对了,别齀去老街,哪里昨晚沼气炸了。”

      “什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