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啦免费高清在线视频4

      龚术口中溢出鲜血,喉咙和脊柱都被俴心魔刺出的一剑斩断術,双眼也开始逐渐失去神采,㯿瞳孔中的惊骇之色,致死也未消退。

      心魔就这样用剑将龚术挑在半空,只见他持剑的右手开始散溢出大量魔气,随后顺着落尘剑的剑身,一路攀附而上,将龚术的身体包裹在内。

      落尘剑上沾染的血液,在沾染榢到܏魔气后,便被吞噬殆尽,㏖露出了仿若被精心擦拭后的剑身。

      龚术ꄌ的肉体和未消散的修为,被魔气吞噬,他的身体开始变得干瘪巯下去。

      只是几个呼吸稜间,血磪液枯萎,灵力剥离,魔气便将其抽成了一具干尸,仅剩皮肉包裹着骨头꽽。

      随后蟼他的尸身逐쯝渐干裂,就这样伴随着微风拂ሟ过化作尘埃,只余下一身衣物和一捧灰尘掉落在地。

      魔气吞噬了龚术后,带上了一丝血色。

      洼孙阳挥手将魔气汇聚在手中,化作拳头大⩨小的球状,送到嘴边,准备将其吞入튇肚中。

      蚈 “孙阳,罢手!你若是吞下了这团覩带有生灵气血的魔气,你便真的再也回不来了!”

      羽仙拖着受伤的身体䙧,持剑来到孙阳ᴤ三米外站定。

      她不知道孙阳是否还保有意识,只能站在远处,谨慎的湜看着周身魔气肆溢的鉯孙阳。

      心魔闻旂言眯了眯眼坺,放下了手中的须魔气团,看向࣬羽仙,嘴角勾起一抹弧袳度。

      “女人,你觉得我会听你的话?❊”

      说完,不待羽仙回话。⨯

      他微微张口吸气,便将黑红色的魔气团吸入腹中,随即发出一阵享受的呻吟声。

      “啊~美妙的感觉!”

      ⃅随着魔气团入体,他乵的身体开始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

      因为寿命亏损所造成的一头白发,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由白转黑,似乎消失的寿命又回来了。

      同觉灵五重巅峰的ꛈ修为,也在此刻破入六重,还在一路增长。

      六重巅峰、圆满,随即破入觉灵境七重!

      “你……”羽仙惊愕的看着吞下魔气的孙阳,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修为突破的速度和恢复亏损的寿㳪命就算了,她可从来没ꤓ听过,入魔的㐶修士还能如孙阳这般,拥有这么清醒的意识。

      心魔拥有着孙阳相同的记忆,他自是知道羽仙脾气,平时都是敦冷着个脸,很少露出这样的神情。

      当即讥笑一声,道:“怎么,你似乎很惊讶啊䪗?”

      羽仙说不上博古通今,但她对于修士的修炼体系,说的上是了解的非常透彻,毕竟这是每个修士必修课。

      龙玄大地上,东西줄南北四域。

      东面两大帝国盘踞,分别是玄阳和龙煌两大帝国,光是两大帝国的领土面积,便占据了龙玄大地上近乎三分︔之一的面积。

      西面浩渺仙맀域,其内修士宗门林立,洞天福地众多,人族强者无数,妖兽众多。

      这两譛域内都以人族正陷道修士为主,魔修并不常见。

      可终归还是会有修士利欲ۈ熏心走糐入歧途,自甘堕落ꗅ成为魔修。

       所谓魔修,便是依靠吸收他人气血修为,来提升强大自身的修士,同时他们也能如正常修士一般,摄取天ˮ地间的灵气强大自身。

      这种魔修,通常人见人打,一旦被正道修⁘士픷发现,便是死路一条。

      但除魔修之外,还有一种东西,同样也依靠吞噬生灵气血来强大己身。ᙧ

      那便是,魔!

      魔与魔修的区别,便在于是否拥有清醒的自我意识。

      魔修尚能知晓自괽己所︲做之事,魔躔却不能,쁎它们是只知道杀戮和吞噬的怪物。

      要知道修士在修行道路上,无论是追求自身䔸的强大,㬝还是想要寿与天齐长生不老,쇤亦或是想要得到财、色、物、欲、权等等念想,皆有可能会坵生成执念和欲望。

      修士的寿命本就漫长,这世间许多事物的诱惑,想而不得的欲望,经过长时间的积攒,不断在修士心中堆积、凝聚,鏻化作滋养欲望的沃土。

      嚍 最终心魔的种子,便会在其上生根发芽,长蜷成参天大树。 램

      若是修士能放下执念和欲望,便能修为精进破而后立。

      若是不能,聖心魔便会吞噬掉修捾士的意识,让其成为只有执念和欲望的魔。

      魔是只知吞噬和杀戮怪ᦾ物,可并没有清醒的自我意识。

      而眼前的孙阳,之前明显是被执念掌控了意识,那明明㣷是入魔的征兆!

      險 可얎是此刻,他却有了自主意괤识,但却性情大变,整体的气质都仿若换了个人一般。

      要知道,她最惊讶的地方在于,孙阳方才吞噬龚术气血的方式,并非如同魔修那般需要炼化,才能摄取其든中的修为和气血。

      而是直接吞噬气血和修为,就带来了跳跃式修为突破,这样的提升速度,血红的双眼,以及吞噬他人生命本源的手段,这样的特征,只짠有魔才拥有!

      羽仙神情凝重道:“现在的你,究竟是人,还是魔?”

      孙阳邪魅一笑,“嗯,这是个好问题。”他磨蹭着븸下巴,回头看了一眼,还在不断哀嚎的穆衡,继续道:“待我解决了这个穆衡,我们在找个地方促膝长谈一番,如何?”

      说完,他缓步走向穆衡,似乎笃定了羽仙不会出手一般。

      来到穆衡身前,⹻挥手便打出一团魔气,将变成人棍的穆衡吞没。

      魔气中传出穆衡临死前不甘的蹜惨叫,“啊!罗云,我祭我之魂,诅咒你!今世不뵽得好死,死ꡌ后不得安宁,魂魄不得归处…娓…⨐”

      魔气的吞噬速度之快,穆衡连诅咒的话语都未能说完,便化作了一捧灰烬。

      吞噬了穆衡的魔气,化作一团黑红퇏色的气团,被孙阳抓在手中。

      瑥看着手中的魔气团,他冷哼一声,道:“嘁,这就是你的遗言吗?ӑ还真是符合配角的台词啊。”

      “可惜了,我不叫罗云。”

      将魔气团一口吞下,魔气内精纯的气血和修为,瞬间便涌入他的四肢百骸,今他的修为又一次开始提升。

      놋 这一次,孙阳揘觉灵境七重的修为,毫无阻碍煉的来到了觉灵境九重巅峰,只差一步之遥,便能贯通前路,破入醒魄境! 鷄

      穆衡临死前的话쪡语,似是牵动了冥冥中法则,异变突起,本已化作捧灰的穆衡衣物中,飞出一道印蜏记。

      围绕着孙阳转了一圈后L,似是在确定了什么。

      孙阳见状,猩红的眸子眯了眯,随即不削的冷哼一声。 伥

      那奇异的印记,在听到冷哼声后,如同人一般颤閭了三颤,随后升上高空,竟是破开虚空,鉆入其中,不知去了何处。鰕

      삸 ……

      Ŭ身在万里之外,仙羽城中的罗云,此刻正端坐于百米듺高城墙之上,看着城墙下的两方军队厮杀。

      突然,罗云身前的虚空破碎开来,一道印记直指眉心而去。

      那印记出现的毫无征兆,即使槟是罗云身旁有数位闻道境修士,依旧于事无补。

      稻 只见那印记印在罗云眉心,使其发出一声闷哼,随后便消失不见,仿佛从未出现。

      殠 罗云伸手抚摸着眉心,囶印记消失的地方ර,퐱咬牙選切齿,怒道:“究竟是⭎谁毋,竟敢对吾施诅咒谯之术!”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