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漫画app免费下载

      登封县衙,王独山脸色阴沉的坐在大堂上,一群人心惶惶的士绅坐在两侧,个个쾇面带忧郁,倒是马邦德马老爷依然镇定。

      王섯独山手里一没钱,二没兵,问걉道:㢛“诸位,高老庄造反,赤贼裹挟数万百姓,眼看这就要打县城,大家可有什么办法啊?”

      高欢的赤备军一身红,因此登封士绅都称高欢的义军为赤贼。

      现嫉在整个登封县的百姓,受빂到“ꒆ均田地,共富贵”的蛊惑,已经全部造反。 鼩

      此时除了县城还在官府手中,四野完全沦陷。

      诸多士绅慌忙逃进城里,﷗还指望县里能够保全他们,现在看王独山峟的样子,士绅心里都有些没底,考虑是不是该离开县里,去洛阳或者开封躲躲。

      箭 那些刁民也是蠢,被赤贼的口号煽动,不动脑子想一想,历代以漿来哪有什么ꄺ共富贵的好事,听信高欢的鼓动,把没来得及⏨逃走的士绅地主都给打死㺥了,给叛匪头子当枪使。

      士绅们对此痛心疾首,同时又很慌张,怕赤贼打进县城,把他们杀个精光。

      两侧坐在的士绅,你一言他一语,可却都没说到点子上,王独山见此,看着一旁手里玩着铁蛋谗儿的马邦德道:“马老爷,您可有什么办法?”

      马邦德葞停了手里的铁蛋,睁开眼睛,冷笑道:“老﷎父母不用着急,帚俺家老二已经去洛阳请援兵了。”

      王独山道:“马Ṁ老,窜怕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啊!”

      ઔ马邦德道:“这次俺马家䇭带进来五百家丁,入城各家也都带进来一些人马,城外的ꙫ刁湺民,不过乌合之众,况且老夫已有安排,对赤贼的动向簂,老夫了如䍹指掌。俺们凭着县城坚守,到时候里应外合,剿灭赤贼不难!”

      王独山见马邦༵德这么有信心,镇定了一些,“原来马老早有定计啊!”

      众多牌士绅也都放心了,登ꆘ封的城墙,加上马邦德⨶的淡定,让各人有了一丝安全感。

      一群泥腿佤子,还反了天不成,当下县里安징排守城不提。

      高欢在高老庄举大旗,吓得登封县的地主,都跑进县里躲避,有的甚至直接去了省城洛阳,不过他们后諾来都后悔了。

      地主一走,乡里的栨权利,就出现了真空,什么㥹牛鬼蛇神,都趁机而起。

      ꅠ 这对高欢来说,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他属下有几百号亲信,人也不少,但是这其中能管一个村子,管一个镇子的人才太少,大部分都是佃户出身,领个几十号人还行,要领个几百上千攐人,立刻就抓瞎了。

      因此对于一些浑水摸鱼,趁机起事之人,高欢只能뱽默认他们为本庄本醟村的头领,任命一不部分新归附的人来统领,一些他暂时无法掌控的村子。

      ⧞ 这时,在马家堡内,高欢坐在中Ỉ堂,抚摸着红木扶手,问道:“李鿻叔,俺们现在有多少人马!”

      李武道:“公子,现在俺们主要控制高老庄、刘庄、马家堡、王庄、周庄,刘家村等孥十个庄子,壮丁有五千多人!”

      李武顿了顿,又说道褛:“此外,还有陈家沟、牛家寨等十多个庄子,依附于我们。另外,老爷那边也招揽了几个庄子팬。”

      地主一入城,各村寨中,不少有强梁,都趁势而起,还有几家,原来与高有才关系不푗错的地主,不看好县里,找到高有才,表示愿意归顺。

      因此现在登封义军的成分,比较复杂,势力最大的是高欢韈,和他的赤备军,然后各村各镇的佃户武装,山里的土寇,以及一些跟着造反的小地主。

      ꒜ 现在这些武装,看着赤备军声势大,加上他们自己根基不稳,只能都尊高老庄龚为首,但时间一久,情况肯定会出现变化。

      쎝 队伍扩充췜太快,又没一起打过仗,也没经过训练,这样的队伍,确实是一群乌合之众。

      因此詼高欢决定借着打登封,把登封县的义军势力进行整合。

      高莍欢遂即道:“传令下去,三日之内,登封县境恜内所有义军武装,都到马家堡集合,逾期不到,将视为与本将为敌。”

      砷 李平远等人兴奋的抱拳,“遵命!”

      赤备军各人都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

      高欢首举大旗,又攻下了登封县霸৕,马家的덜碉楼,声威更盛。

      因此当高欢召集个人前来商议,各庄的头人,便纷纷带着人马,赶来了马家堡。

      눎高欢遂即召开军事会议,对登封义军,进行初步整合,然后攻섴打登封县城。

      这时,随着高欢的号召,登封县境内的义军,陆续赶来马家堡,人马越聚越多,几万老少爷们儿,一天能吃下一座山,粮食根本撑不了多久,令高欢深感压力。

      当然,在属下面前,高欢并没有笰表现出任何忧郁,整个人自信满满,并且按着宋献策的建议,称平公昌义大将军,兵马号为“赤备军”,打엫出“遺均田地,共富贵”的口号,竖起“替天行道”“为民除害”等大旗。

      现在高欢聚集了上万人,有不少人劝他称王,兄弟们混个大官当一当,但是高欢深知챃闷声发大财的道理,担心招来朝廷和其他流寇的攻击,所以只称将军。

      三天时间很快过去,马家堡士周围聚集了近万青壮,按着高欢的要求,皆痲头裹红巾,看上去声势浩大。

       这时,马家大宅大堂内,高欢穿着赤凯,戴着鬼面,端坐在中堂,不怒自威,旁边宋献策已经写好了一大摞空白的委任状。

      在场的除了赤备外,大多数人都是第一次见到高欢,不少人对高欢都抱有兴趣,想要看看高欢的真容,阕却发现高欢戴着青面獠牙的鬼面。럾

      这쓋给高欢平㴯添一股神秘感,增加了他的气场,让不知底细的各庄头人,都大气不敢出潸,全都噤若寒楩蝉。

      在高欢起事凛后,登封一地,就开始流传出他的各种传芦说,其핪中有一种,便说他是魔王转世,现在看他굘戴着鬼面,屠杀地滗主老财,一些头人便觉得他确系登封大魔王。

      这时,高欢环顾大堂,“在坐许多弟兄,本将都是第一次见!新来的弟兄,自己报上字号吧!”

      堂上캲众人互相看了一眼,一名头人抢先ɘ起身,步至厅中,冲高欢深䮳深行个礼,谄媚笑道:“大将军,小的牛盛金,曾经还给高老爷打过短工,有幸出自高老庄。今久闻大将军威名,小的不胜钦佩,愿意拜在大将军麾下,率领牛王寨的兄弟,为大将军效命!”

      这牛盛金垦四十岁不到,样貌忠厚老实,一双眼睛却有些飘忽不定。

      高欢微微颔首,“很好,下一个!” 

      这牛盛金开了个好头,一上来就无条件的谄媚高欢,直接跪了,让其它头人也只能,报上字号,莫敢不从。

      这时,众人全都自我介绍一遍后,高欢随即问道:“有껍谁没来吗?”

      “有!”李武道,“陈家沟没人来㯎。”

      “哦?”高欢有些意外,以他现在的声势,居然还有人敢不把鳅他的话,放在眼里。

      正在这时떧,大堂外忽然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大喊,“陈家沟,陈玉发来迟了!”

      堂内众人扭头看去,便见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大步进来,一身干净的黑色劲装,穿得一丝不苟,身겢后还跟着两个精神小伙。

      “高将军!道路崎岖,来迟一步,还望海涵啊!”陈玉发抱拳道。

      那牛盛金立时冷笑道:“陈蹰玉发,你这是不给大将军面子啊。”

      陈玉发鄙夷地釄看了牛盛金一眼,冷笑道:“我陈家沟在嵩山深处,得到消息,便立刻出发,但路途遥远,才迟了一步!”

      高欢闻语㺂咳嗽一声,大堂立时安静,“三天时间未过,这次就算了。既然人都到齐,那本将就开始了。现在䑛诸位聚集在本将麾下,俺不管你们以前,是干什么的,从现在起给俺一条心。”

      高欢发话,大堂内个人都紧张굘严肃起来,腰杆也㗙坐直一些,认真倾听。

      銏 这时高欢看向陈玉发,沉声道:“这次陈家沟来得最㍅迟,本将命你陈家沟为先锋,最先攻击登封㌪县,췄你可有异议!”歇

      陈玉发闻ꣾ语,犹큖豫一下,抱拳道:“陈家沟愿意听命!”

      (感谢书友……2893的400,大汉仁勇校尉的打赏,求收藏,推荐。有书单的书友,帮忙收录一下,谢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