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电影理论片第五页

      陆云快步走出早点摊,发现不远处围着一群人,武七趴在地上不㔒住的哀嚎。솱而他身边躺着一즛个绿衣仆人早已昏死了过去。在昏死的绿衣人不远处,一个锦衣绿袍的中年人正指挥几个人围攻一个瘦弱的乞丐。

      陆云拉过跟过来的范岗说道:“你赶紧带上你兄弟把七爷爷쭚送去救治。”

      范岗应了一声就带着人,跑向武七。

      “小心”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声

      好不容易挤到前排的陆云刚刚站定,就听见了提醒,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个黑影就直接向自己飞来。他那里还来的及躲闪,和那个黑影便恨恨的撞在了一起。双双倒地。

      紧接着就出现诡异的一幕。

      一个躚绿衣下人模᳙样的人居然躺在一个俊美公子的身上♵扭捏起来,甚至绿衣人的脸都红了。

      “一个男人居然敢占我便宜。”陆云心中怒道

      燐 陆云腰反弓用力,立刻将锺身上的绿衣人弹了起来,然后转身把他压在身下,双手抓着绿衣人的两只槔手,把他死死的控制住。

      他身下的绿衣퀨人只吓得脸色通红。“这动作太羞耻了……。不!公子你轻点~”

      陆云可摯不管他现在怎么说,伸手抽了他一个耳光:“你脸红什么?”

      绿衣人并不说话,反而满脸娇羞。

      “这贱人是你们的了,既然他这么喜欢挨打就好好伺候他。”陆云见他死性不改,就对身后的少年们说道。

      绿衣人听燕到陆云簊的话立即惊慌失措起来。刚想要呼救,就被人堵上了嘴。

      随后十几个流民少年,满脸狞笑的把他拖进了人群,再也没有了声音。

      陆云好不容易摆礤脱了那个变态,还没来得及转身,就听见了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喝彩的声音。

      而跟随他出来的少年们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前方,则纷纷⃄摩拳擦掌显得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ᩁ。

      缅陆云狐疑的看了看眼前的少年们,便也转身看向事发地点。一看之下惊得他下巴都要掉了下来。

      刚刚还处于下风的쑶小乞丐,竟然就在陆云修理变变态这短短的时间内,竟冲出重围,制住了那个中年人。

      邷这还需要我去打抱不平吗?人家已⩜经把面子找回来了。

      “云哥,你就这么干看着,不去帮帮忙吗?”

      “你看那人的德行。”陆云指了一下,因为被到架在脖子上而吓的脸色惨白还尿了裤子的田奎。

      “他刀都已经架在了脖子上,我还去帮什么忙?再架一把刀?”

      武七已经被救治,打人的田奎现在比武᳒七还惨。本公子正鞨好落的清ﳟ静。想到此出陆云就想离开这里,毕竟母亲的寿礼才是这次来北城重要目的。

      狥只是陆云还没来的扭头,就感到自己屁股上被一股突然出现的力量往前推。

      他本来就在第一排,再加上这突入起来的“推力”,不但让陆云出了圈,还向前跑了几步才止住。停下后怒视后方멂,在寻找刚刚把自己踢上来的人。

      “哎呦~”陆云脚下传来一声惨叫。他正好踩到地上躺着人的手。 㪋

      “咦?你刚刚不是昏死휢过去了吗?”

      那人经过陆云提醒才意识到自己应该继续६昏,扭头又闭上了杇眼。

      本来一场十分中规中矩的挟制情节,由于陆云的突然介入变得诡异起⊞来。

      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陆云先是对围观的群众挥手打了打招呼,然后对面前拿刀架在田奎的小乞丐先指了指自己的屁股,然后摆了摆手。表明自己不是有意进来的,最后低头做了“请”的动鑐作,示意他们继续。

      “你是他们请来的救兵吗?”小乞丐显然没有看懂陆云刚刚的一通比划

      被刀架在脖子上的田奎쥄见突然窜出的锦衣公子,也不管是不是认识,急忙哀嚎道:

      “公子,救我……”可他话还说完,脖子上䛪的刀又靠ꕫ近了ኛ几分,生生的把他接下来的话给吓了回去。

      小乞丐并不给陆云解释的机会当下大怒道:“还说不是来셦救他的,你们这群世族都这样,ꈰ无鸴耻!”

      小乞丐的最后的一句“碬无耻”说的咬牙切齿,让陆云郁闷无比,明明只是想简单的拿了寿礼就走,怎么就碰上这么一个事?等等,刚刚这句无耻怎么这么熟悉?

      “刚刚在蹲在早点摊骂我的是不是你?”

      “是我又怎么样?你们这群世家大族除了会欺负穷苦的百姓还能做什么?”

      “这……”

      一句话就怼的陆云说不出ż话来,他说的还真不错,现在大周的世族早就不是早前那些带领百姓务农经商,觽对抗胡人的世族了。现在他们哪一个不是在百葼姓头上作威作福的。要不世家怎么净出些欺辱百姓的纨绔子弟,

      想到这里陆云老脸一红,纨绔子븑弟不正是自己的梦想吗?自饂己有什么好吐雿槽的。

      “让一让,让一让。”人群传来一쑳阵惊雷般的声音。

      原来一队巡检⤺接到报案☦来到这里。

      北城的人对巡检都十分熟悉,很自然都给他让出一条道路。

      大周的官职分九品十八级。沇巡检是九品。算是倒数第二的公务员。主要职责就是日常巡逻街道,缉盗捕贼。正因为经常的走街串巷所以对百姓的事务非常熟悉。

      而这次来到这里的巡检姓李,大名早被人忘记了,只因为长着一对非常显眼的兔牙̀,所以就得了个李二牙的诨名,他干了十几年巡检还是一个三等劭巡检,从九品,属于最低级的公务员。 監

      李二牙带着手下从众人分开的道路中走出来,一眼就看到被挟持的田奎和小乞丐,但目光马上就被刚刚武七掉落下来的铜钱吸引住了。

      陆云觉察道李二禨牙的目光注视的方向不对。就走到他面前,轻咳一声。

      髍 鳢李二牙刚一看见陆云身上火一般的红狐的大氅。立马抬팗头。

      “这不是陆公子吗?您在这里的话,应该就没我什么事了,回见。”

      “回来!”陆云赶忙叫住了李二牙,把他拉到一边小声的说道。

      “我现在手头没有现钱,你有没有钱,先借我一些。过几天我还你。”

      “公子你这是。。。。”李二牙知道陆云身份自然知道他不会没有钱还,但对他的动机还是怀疑。

      “就哪里。”陆云小心翼翼的指了指被劫持的田奎。

      譖“ךּ那家伙连一个乞丐的钱都骗?”

      㴇  陆云可不管他怎么想就不住的点头。

      “好,陆公子要多少。” 춳

      “你有多少,我全要。然后一并还你。”

      # 李二牙点点头,从怀里掏出一些散碎银两和几十个铜钱。递给陆云。

      陆云用手称了称银子又数了数铜钱。

      “差不多二两银子,就算楨你二两吧。蹂”陆云心满意足的把钱揣铌进怀里。

      “你要是跑了,这钱我就不给了。”

      李二牙惧内,那几十个铜钱到无所谓,可那些散碎银子可是他背着老婆,攒了几年的私房钱才攒出来的。

      男人出门在外,要像胆气大就丳要兜里银子,陆云这ᕐ下算是把他“胆气”给拿走了。

      这还了得,只能乖乖的跟着陆云。

      ฺ陆云看了看垂头丧气的李二牙知道他在自己还钱之时绝对不会跑了。就走向了小乞걈丐。

      “我问你,你现在挟持这尿裤精是为了什么?”

      “公子,小人名叫田奎,尿裤不是……”田奎又让人家把话给勒回去了。但小乞丐并没有回答陆云,显然不屑和陆云交谈。

      “你挟鋶持他就是为了安全脱身,我现在让他赔偿武七爷爷,再保你能安全脱身,你把他放了怎么样?品”

      “这样你既能给武七爷爷出一口气,也能安全脱身,两全其美。”

      臁小乞丐依旧没有回复他。

      愩“我看你身手不凡,不是一般的乞丐。”陆云话说到这里就不说了。

      ⥛ 这次小乞丐的神情有了变化。

      “你怎么保证两全其美。”

      “简单!”陆啇云打了一个响指后,就让人找来了笔墨ା,然后刷刷点点的写好了两张欠条。

       然后拉幔过李二牙对他说到:“李巡检,你在出借人这里写你的名字,等拿回钱后,你分一半给武七爷爷治病,剩下的就归你了,你재是官府ꏏ的公人,想他也不敢欠钱不还。”

      李二뒗牙并没有直接答应陆云疉,而是拿起了借条看看了。

      “六百两!”李二牙攒了几年的私房钱죞才攒了不到一两银子,陆云这一下就给弄了三百两。

      有了这三百两,看看家里那个母老虎还敢对自己吆五喝六。现在他的仿佛已经看到了如小猫一階样温柔的夫人⋍给他洗脚的样子。

      楸 当下高兴的签了字。

      陆云拿好借条,走Ꭵ到田奎面前,把借条展㕙示给他看。

      看到数字后,他的脸都白了,但他不敢摇头也不敢说话,只能左右的转着自己的眼珠来表示自己的反对。

      “你不拞同意就算了,那就让这位褮壮士砍了你算了。可怜啊닫。”

      “这种狗奴才有什꤂么可怜的。”

      “我不是可怜他,我是可怜他的家中的娇妻幼子。他这一死,他媳妇这么年轻说不定就要带着孩子改嫁,到时候别人睡他的老婆,打他的孩子,还花他的钱,就是因为当初他自己不舍得出曲曲的几两银子,啧啧啧。”陆云⼏充满感慨的摇ం摇头,D假模假样慢慢远离了他们。 ಝ

      “回来。”田奎挣扎着从嗓子眼中挤出两个字。

      “怎么想明白了?”陆云又慢慢走向了他。

      田奎浲双手不敢举高,但也不停的乱抓。

      陆云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并不没有把笔给田奎,只是用笔把田奎的၈拇指涂黑。

      ⍰ “你写字不方便,按个手印就可以了。”

      陆云就把双方都已经签字按押的借据先给李二牙一份。而田奎这份由于他被刀架着就由陆云自己拿了。

      “现在武七爷爷的赔偿款有了,你可以放了他吧。”陆云挥舞的手中的借据向他说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