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不知火舞

      也许大多数人会把尊严这种东西看得很重,有多重?

      那要看是否扎心了。

      作为一个男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可以ᷓ站在女人的身后,而不会不好意思,

      而这个软脚虾正躲在车驾内紧张的看着外面的一切

      神情有些扭⾕曲

      面色有些苍白 燚

      握刀的手,指尖因为用力已经泛白。

      这些杀手不比之前帽的那一票人,好歹也有没品的,眼前这些杀手都是一品武者,

      饶是幽姬已经达到了四品,在这十余名一品武者面前,一时间也难以有所斩获,、但从视觉上来看,这一打十的确是有些不太稳……

      ࢫ萧寒正在犹豫要不要拔刀相助的时候,远方视线所及的地方又来了一队人马,

      看穿着,不是夜行衣,也不是羽林卫……

      那队人马由远及近,他们自然是发现了萧寒这边᪽的打斗,便在早早的勒住了马儿,向萧寒这边打量着。

      他们在打量萧寒这边,萧寒这边也在打量着他们,黑衣杀手们与幽姬也停手对峙着。

      一时间竟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

      ᪿ 这些人个个武人打扮,手中刀枪剑戟斧钺钩叉,拿的兵器Ḏ可谓是眼花缭乱䦗,

      有男有女,高矮胖瘦都有,一行七人。

      阑 为首的一人看似年龄稍长,两鬓已经有些斑白,额头上绑着束带,

      他左娲右打量了一下萧寒这边,心中已是了然

      江湖仇杀

      他伸出布满老茹茧的双手朝前方抱拳道“我等鬼谷七怪,路过此地,不知诸位因何事起了纷争……”

      “……”

      不爱管闲事的武人不是好侠客

      黑衣杀手们面面鉆相觑后,其中一人朗声道“朝廷办事,你繗们这些江湖人士还不速速离开”

      鬼谷七怪一听是朝廷的人,眼角不禁一阵抽搐

      “老大,他们是朝廷的人”长者身后一书生模样的男子悄声提醒道。

      “抱歉,叨왞扰了”长者微一抱拳就欲带人离去。

      “等等……”萧뜄寒扯着嗓子朗声道“诸位可认识神拳狮王罗不易!”

      鬼谷七怪面面相觑,缓缓摇了摇头……

      “诸位可认识断山刀谷阿莫!”

      鬼谷七怪有些迟疑,ꈙ显然是听说过这一名号的,

      但仅仅只是䑄听说过这一名号,并未有틋什么交情,还不值得为了一个名号以身犯险。

      “奔雷刀尤墨染!”萧寒最后的希望

      长者猛的回头看向车架中的萧寒“奔雷刘刀尤墨染是你何人?”

      䆸 萧寒被这突如其来的一问,一时间竟有些豯语塞,心中生出一股子纠结

      若舅舅㯔与这几个人交恶亣,那这些人岂不是会和这些黑衣杀手一起来杀自己?

      “你……你们与奔雷刀尤墨染可……可有何交情?啪”萧寒心里有些没底켛,于是只惶能试探着一问。

      若是舅舅真与这劳什子七怪ꯖ有仇,他下一䭮句就是尤墨染杀了自己全家,

      所谓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不知道끧以此能否换来那七人的援手,

      说真的,萧寒心里真没底。

      “奔雷刀尤大侠曾指点过我几招功썧夫,也算是有恩于我”长者回忆道。

      萧寒眼睛✲一亮“他是我舅舅诶!”

      “哦?”长者到底是老江湖,并不会因为这简单的一两句话而信以为真,要是被人用几句话就利ퟓ用了,他们鬼谷七怪的脸可往哪里放。

      “……”

      你怎么证明你妈是你妈?

      你怎么证明你是你自己?

      我特么给你看身份证和户口本么!

      萧寒有些凌乱……

      “阁下可是鬼谷七怪辉之首铁头陀刘过,刘大侠”幽姬抱拳朗声道。

      졈 “哦?”刘过转过头看向被一群黑衣人围在中间的幽姬笑喝道“不知姑娘是……”

      “家师冰锋剑柳清欢”说ᴓ着,幽姬将手中的冰锋剑横握在身前,

      以刘过的目力自然是能够看清楚。

      劀 “大哥,的确是冰锋剑”妙空叨手杜如䢟晦瞧得真切,不由提醒道。걘

      这冰锋剑柳清欢与奔雷刀游莫染的关系可不一般,老一辈的江湖中人尽皆知,

      之前那小生说自己是游莫染的侄儿,而这位姑娘又将冰锋剑摆在众人眼前,

      “大哥,怎么说?”青髦虎王猛将硕大的青牙斧扛在肩膀上朗声问道“看这些黑衣人就不像是个好人,武功平平”。

      “四哥,别冲动,且看那群黑衣人个个皆是品级武者,能豢养出这么多品级高手作为死士的,绝非一般小门小户”金蛇锥林小曼柔声提醒着王猛。

      “六妹说的是,四哥且不可妄动”笑沙弥涂乐满脸横肉的笑道。

      铁头陀刘过沉吟片刻后叹道“当年游先生与我有点拨之恩,今日有缘遇见故人之后,见其危难而不施救,我刘某人还有Ი何꘿面目行走江湖!

      㖇诸位兄弟,此间乃我刘某人之私事,我刘某自是ൠ要将这人情还了”

      尽管对面只有十余人,但在他们七怪眼里并不具备威胁,他们担心的是这十余人背后的势力。

      途 他们行走江湖十余年,深切的明白江湖终归是上不得台面的, ⥸

      就算是高品阶的武林高手,面对一些大势力的人海战术,那也是飞蛾扑火。

      想当年鎲赫连如歌已是大宗师,凭借一把暮秋刀横扫寰宇,更有天下第一刀之称,

      但又如何?

      ͅ

      还不是被梁悘候赢氏纠集了十大高手给击成重伤逃遁,之后便再也没有听到其的消息。

      就算你是一等一的高手,但在人海战术面前,也只有逃走的范儿,

      像当年传的神乎其神的赫连如歌凭借一崾把暮秋刀阻挡了楚侯熊氏的十万大军如何如何,

      都是些说书先生添油加醋的将赫连如歌给神化了,毕竟老百姓们爱听。

      但事实却是人家赫连如歌背后还有个定州城썜,还有万余乾国禁军精锐以及全城的青壮帮助。

      其他六怪怎能不知道大哥所言是不想将他们拖下水,

      某位江湖高手被某大家族的奉供追杀至死,这种趣闻并不罕见,

      因此大家对于朝廷以灼及一些大家族、大门阀,还是抱有敬畏之心的。

      毕竟他们枫林七怪又不是前朝余孽,非得跟朝廷对抗。

      “大哥,您这话,做弟弟的就不爱听了,大家结拜之时可是说好了有福同享畐有难同当的,大哥的事儿就是我们的事儿,大哥要还人情,怎能少的了我们”酸秀才申时行晃了晃头朗笑道。

      妙空手譇杜如晦点头称是“三弟说的不错,对面就算是一个蹜人,咱们鬼谷七怪也得一齐上,对面哪怕是千军万马讴,还是咱们鬼谷七怪并肩奋战!”

      鬼谷七怪这边的对䰆话,自然也入了黑衣杀手们的耳,

      众人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眼里看뚢到退意,毕竟鬼谷七怪都是江湖上略有薄名的高手,再加上一旁的这姑娘,他们的胜算很少。

      与其送死᛬,倒不如暂时撤退,以图之俇后。

       十余黑衣人翻身上马后,朝东而⁨去,

      鬼谷七怪见黑衣人退走后,众人心中也都松了一口气,

      不是他们不喜欢打架,而是他们也还是担心得罪一个大势力,本着能不得罪就不菅得罪的心态,能够吓退那些杀手,他们心뫄中也还是满意的。

      看来他们这鬼谷七怪的名声还是好使的

      此时,萧寒才隸在幽姬和汪司礼的搀扶下向七怪走去,七怪也都笑着迎了上来。

      萧寒扶着汪司礼的胳膊,隐晦的在其胳膊上捏了捏,

      汪司礼眼珠子滴溜一转稘,或许是刚才受了些内伤,脑子有些不太灵光了,

      在感受到自家主子的暗示后,一时间竟未琢磨出来,

      捉急

      人在捉急的时候,脑子里更是一片空白。

      汪闏司礼只得一脸苦笑的侧头看向萧寒,心如针扎,

      ᘽ 看来自己得多和主子多沟通沟通了,不然自己已经快……不是快,是已经跟不上自个儿主子的节奏了。

      “狗奴才!”萧寒深吸一口气,温怒道“要你有何用!”

      但凡是做奴才的,听见主子这么讲话,下意识的便会跪倒中在地大呼恕罪。

      “奴才该死,殿下恕罪!”汪司礼哭丧道,

      他能有什么办法,之前马被射中,眼看车驾即将倾覆

      只得强行运转内力,以自身之力将车驾稳稳的给接住,一时间他还受了不轻的内伤,到现在还有点乏力呢。

      奴才?

      囉太监?ዜ

      殿下?

      橇鬼谷七怪们擝惊异之下不由面面相觑

      此时,萧寒已在幽姬的搀扶下来到了鬼谷七怪们的面前,然后推开幽姬搀扶的手,躬身拜道:

      “小子谢过诸位大侠的救命之슞恩”

      “不敢当!”

      铁头陀铁头陀,一身硬功夫铁,不代表人很铁,

      之前那位奴仆尖细着嗓音,一句‘奴才该死’已经挑明了太监的身份,

      而他口中的殿下……

      再联想到近日在茶揀肆中听到过关于本朝七皇子的一些趣闻轶事……

      眼前的这位公子那自然便是燕国的七皇子了橔罢。

      “小民刘过拜见七皇子殿下”刘过单膝跪地拜道。

      到底是当大哥的,脑子转的就是要快点。

      身后六怪看躔见大哥已经跪下了,就算杛是傻子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拜见七皇子殿下ᄢ”六怪在刘过的身后跪拜道。

      珅汪司礼远远看到这一幕,眼角不由一抽,倒吸了一口饶凉气

      殿下这心机……当真是深不可测啊,

      大意了

      原以为主子还小,要成长起来还得有个几年,

      可曾想这才一个月,

      这还没到京城呢,自个儿主子的心机和城府都已经登堂入室炉火纯青了

      这要是鼝在宫中混个一两年……

      难以想象

      萧寒赶紧将刘过等人扶起“诸位大侠仗义援手,当真是感激不尽”

      趁着萧寒与七怪一阵寒暄之时,汪司礼自然去将马车中陷入昏迷的大小胡子给拍醒了。

      当大小胡子见到萧㳱寒时,赶忙跪地求饶,

      虽然萧寒并没有证据这大小胡子和追杀自己的这些人有无瓜葛,但这两人肯定是知道些什么。

      “说吧,何人指派尔等”萧寒冷声道。

      E“无人指派醒…䭛…”小胡子瑟瑟发抖

      “你냲们是做什么的?”

      㠫“我们俩是……生意人……”

      ӥ“做什么生意的?”

      “什么……什么都做……”

      “你们可知道我的身份?”

      “知道……哦不知道不知道”小胡子哭道“求大人饶我们两条小命吧”

      “真的什么生意都做?”

      “真的……”

      “你二人上前来”萧寒嘴角邪魅一笑

      当二人上前唯唯诺诺的将耳朵递过去后,萧寒才身子前倾悄声说着。

      汪멊司礼在远处整理车驾内的东西桓,也只能远远看着自家主子正与那两小贼耳语着什么,

       具体内容,饶是以他的耳力,也不见籜得能听清,只是看到那掃二人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大冬天的,额头已经见汗了,

      汪司礼皱了皱眉,看向萧寒身旁的幽姬

      此时幽姬也看着他,显ᩐ然是幽姬察觉到了汪司礼这边有意窥之。

      汪司礼冲着幽姬笑了笑,继续埋头整理物品。

      而幽姬自然也不会想去听萧寒说了什么,因为说什么都不重要。

      萧寒说完,笑着起身向七怪走去“你们二人走吧,记着我刚才所说的”。

      大小胡子面面相觑,两人依旧抖得筛糠似的,

      但慢慢的,小胡子的眼睛渐渐明亮了起来,起身朝萧寒的背影深深拜了拜后,拉着大胡子朝东而去。

      “信得过么?”幽姬跟在萧寒的旁边问道。

      “给他俩看了那块血玉”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