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hu自动跳转最新域名

      萨洛蒙答应⸓尼克·弗瑞的请求不仅仅是因为他突然发现这泊个世⮌界讲科学和为了探究平行世界差异,更多是为了某样神盾局手中的东西,也就是那个霍华德·斯塔ろ克的὇箱子,还有其中的文件——霍华德是圣盾兄弟会中的一员,他的技术被神盾局沿用至今공,就算是未来成立的科尔森小队当中也用到了霍华德·斯塔克的技术。

      萨洛蒙打算查看霍华德·斯塔克留下的箱子,看看里面是否㔢有什么线索。 ◪

      他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圣盾兄弟蹩会是什么样的,那些圣十字教堂中的手稿他也并未全部看完,但他用脚趾头都猜得到莱昂纳多·达·芬奇绝对不会把圣盾兄弟会的文件和普通手稿放在一起。目前那些手꓉稿Ӟ当中对他最有用的,不外乎是方济各会的炼金术著作,还有圣盾兄弟会的炼金术记录,正ম是有了那些文件和他的记忆,他的炼金水平才能如此突飞猛进。

      而且他之所以放心大胆地将药水交给尼克·弗꣎瑞,也不ꎎ仅仅是因为他不担心神盾局破解他的炼金术,更是因为他使用“灌注炼成”技巧保持制作￶出的药水中灌注的是维山帝的正能量。神术是塑造正能量形成的一种法术,咒法系医疗子学派也专注于正能量的应用,无论是治疗外伤还是祛除负面影响,是驱逐不死生物还是与岬下层位面生物作战,都是正能量所擅长的领域。也正是因为如此,萨洛蒙낄才能在成为维山帝的邪术师之后使用“治疗伤势”这个法术来治疗自祜己。

      但正能量并不完全是好东西,任何能量过量失控都是如ᓎ此。

      卡玛泰姬譔的魔导师(邪术师,战锁,契术士ຳ叫什么都行)们在接受了维山帝的正能量链接之后可能会导致行为和信仰的改变,魔导师会在不知不觉间热衷嵐与投身消灭不死生物、邪魔和保护无辜者的大业中。虽然这种改变十分轻微(也是因为大部分秘法师水平不高),甚至本人都无法察觉,但终究还是有些影响的——这也是至尊法师和维山䂄帝的小矛盾的起始。

      至于正能量更加糟糕的一面,那就是完全无序的正能量,就算是导能牧师释放的能量也是有序的,完全失控的正能量不䕽亚于一场灾难。

      萨洛蒙已经料定了尼克·弗瑞绝对会研究他所提供的药剂,只有在必须的时候才会提供给斯塔克服用。如果神盾局拿这些正能量毫无办法的话还好,但若他们真的有办法提取这些正能量륳,并且作用在生物上,那么那些完全失控的正能量将会导致血肉疯狂增殖,让实验动物长出几只手几只脚和几个脑袋,或者干脆变成一个巨大的、活着的肉瘤。

      这是他在向尼克·弗瑞展示魔法的危险性,这是一次警告,因为他知道神盾局在惹麻烦方面也是一把İ好簐手。

      当萨洛蒙提出他的要求的时候,尼克·弗瑞思考了一会鑍之后便拒绝了。

      一切如他所料,在他请求萨洛蒙的帮助的时候,他就听出了萨洛蒙语气中的不可置信,虽然他不知道萨洛蒙为什么会觉得不可思议,但特工的直觉让他下意识做出了试探。他不知道萨洛蒙的消息是从哪里来的,也对消息来源毫뗉无办法,可他可以测试萨洛蒙的情报范围,找到情报盲点,因为他想要找到萨洛蒙的槔弱点。

      特工之王不相信任何人,包括他自己。如今萨洛蒙自己提出来㍯了霍华德的箱子,这也让尼克·弗瑞的假定情报有了一个獰边界。

      毫不意外地,尼克·弗瑞拒绝了,因为这是另一项交易,他还需要再去翻觮翻箱子,试图找到一些自己可能疏漏,并且萨洛蒙可能需要的东西,在翻找之㑖后,他才能进行下一项졽交易。谈判破裂,萨洛蒙将钻石粉尘拿起,打开传送门将尼克·弗瑞送到三曲䄹翼大厦的楼顶,自己也从那个传送门里离开了镜像维度。

      “你这是报复!”尼克·弗瑞一手叉腰,一手指着萨洛蒙,他的独眼瞪着秘法师,“我居然忘记你还是个小心眼的高中生!哈,这就是伊顿公学的绅士风度?”

      “不,这是你偷懒的结果。”萨洛蒙对尼克·弗瑞的指责不屑一顾,“谁螬让你给希尔特工这么多工作,导致她花了许多时间在办公室整理文件。难道你想让我在쭖办公室里打阬开传送门,然后让希尔特工送你两颗子弹吗?我可不希望一位女士受到惊吓,这才是绅士风度。”

      “如果你$不用魔法,希尔特工可以轻松拧下你的脑袋。”尼克·弗瑞说道,“她可是特工。”

      “就算我用魔法,也还有几位女士可以轻松拧下我的脑袋,性别歧视这种事情在我身上从来都不存在,除非我想死。”萨洛蒙的一只手就像抓住一个不存在的摇杆一样转动,一道新的传送门打开了,“白人的绅士风度正是麻烦,好吧,白人都很麻烦。别这样看我,你Ⱕ是黑人,我是犹太人,都是少数族裔。不过区别就是一个在街头游荡,从超市出来没有带发票就会被逮捕;一个在银行数钱,挥霍钞票享受白人服务。你看,差别不是很大。”

      “哈,我现在知道为什么你是如今这种性格了。”尼克騕·弗瑞探头探脑地往璤传쎒送门里看,但迎面而来的狂风差点将他掀翻。

      ㌢“别想了,从这里离开的时候我都是把传送门开在空中的。”萨洛蒙说,“你觉得我不会书提防你吗횃,尼克·弗瑞?现在我们正俯视ᜱ着伦敦呢。” ᔖ

      “我以为我们是朋友了。”

      “呵。”萨洛蒙迎着呼啸的狂风走向传送门,刚准备一头扎进去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紧接着他回过头来,顶着风声对着尼克·弗瑞高声说道,“这几天就不用给我发短信,也不用给我打电话,更不用追踪我的信号来源。”

      葩“我想你应该知道这是我对你的监视。”尼克·弗瑞指了指自己的独眼,朝着萨洛蒙喊道,“在神盾局的监视下。我,就뷟是神盾局。”

      “不,我的意思是……你的信号只能追踪到伊顿。”萨洛蒙说,“米迦勒学期结束了,你罰赠送的电脑我会留在学校。我现在就要去收拾行李,虽然没有什么好收拾的。”

      “你要脱离我的监视?”尼克·弗瑞问道。

      “除非美国电话电报公司在外星有接收器,否则你是追踪不髋到我的。”

      “你要去外星?这就是你的假期吗?”

      “只是要ᣡ去参加一个蠢蛋外星王子的加冕仪式而已。” ℟

      ———————————恵—

      在那寂静的无尽虚空之中有一座耀眼无比险峻的倒立山峰,这座山顶被广袤盘旋的白云衬托着,白云上方是厚厚的岩石。在这座山鼂峰的山脚处有着一眼泉水,那是世界树的根系,这根系也将这座无垠的无根山峰牢牢地系在太空之中。

      鵴无与伦比的魔法与科技让阿斯加德人在这座漂浮山峰的底部筑起了自己的城市,在险峻的山麓上修建回ﭧ廊,无穷无尽的泉水汇聚成海洋,从阿斯加德的边噽缘向着虚空倾泻而下。与颠倒山峰对应的,是一座高耸庞大的金色宫殿和金色的围墙,它像是金色的山峰一般矗立在峠阿斯加德的中心,那是众神之父奥丁的宫殿。

      今天是个无比晴朗的好天气,整座城市在恒星的闪耀下泛出金色的光芒。

      在通往金宫的大路上有着一个巨大的回廊,两排高大的金色盔甲手⢵持武器静立在两侧,就算是身形高大的阿斯加德人也没有那些盔甲的基座来得高。萨洛蒙和至尊法师在这条铺设着大理石石板的通道上慢慢棟踱步,在他们前方是一位金宫的侍女。

      睏 此时的萨洛蒙已经换下了伊顿公学的燕尾服和披风,重新穿上了黑色的秘教法袍和红色的圣骸布。他是以卡玛泰姬学㹲徒,至尊法师的弟子的身份来到这里的,自然需要穿上自己的法袍。而尊者也穿着黑色的法袍,只不过那件法袍上没有任何魔法,因为尊者不需要。

      身为拥有自治权的米德加德领主,至尊法师来到阿斯加德自然軨接受了极为周到的接待。事实上,萨洛蒙和е尊者前几天就来到了阿斯加德,只不过无论是萨洛蒙还是尊者都无法接受阿斯加德太过粗犷的饮食习惯,今天萨洛蒙是陪着尊者出来透透ᄎ气的,由于众神之父奥丁和天后弗丽嘉都在为即将到来的大事繁忙,因此只能由弗丽嘉的贴身侍女作陪。

      阿斯加德是真正的封建制度,贵族血统中的力量与平民截然不同,弗丽嘉的侍女也是一位贵族。虽然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众神之父奥丁要如此礼遇一位米德加德的凡人魔法师,但远超平民的漫长寿命与充足教育带来的丰厚学识让这位侍女很清楚自己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即便她问了,全阿斯加德也只有众᫱神之父与天后能给出答案了,但奥丁显然不会说出自己的丢脸事儿,不然他就不会将一件仿造的阿戈摩托水晶球放在宝库之中了。

      至尊法师带着萨洛蒙在阿斯加德的大街小巷四处闲逛,为萨洛蒙讲解卢ᢀ恩魔法是如炌何建造了这里。尊者认为这是一个让萨洛蒙大开眼界的好机会,阿斯加德的卢恩魔法与䢗维山帝一系魔法相比丝毫不弱,尊者显然不希望萨洛蒙因为学习了魔法而感到自满,虽ం然至尊法师在教学方面헩不是太过擅长(即便过了这么长时间也是如此,卡玛泰姬大部分人都靠自学,只有无法解决的问题才会询问尊者),但她还是尽自己所能,将自己所理解的卢恩魔法讲解给萨洛蒙听。

      萨洛蒙显然不是一个傲慢的傻蛋,他从跟随尊者踏入阿斯加德的那一刻起就感受到了这里的魔僪法。那是一种无与伦比的强大力量,而那力量的中心,正是阿斯加德的金宫,他甚至能称这种魔法是极为“伟大ୱ的”。他拿Ა着尊者从阿饈斯加德图书馆中借出的书籍,一边查看一边与尊者的讲述所对照,因为这些书本是绝对不可能出现在卡玛泰姬的图书螋馆中的,是萨洛蒙从未看过的书籍。

      事实上,就算是收集了地球澩上大部分魔法书的卡玛泰姬,繶对于卢恩魔法的研究쓿也少得可꛺怜,终萨洛蒙能看得懂卢恩文字已经是极为幸읐运的事了。这些书籍对他来说,远比奥丁宝库中的宝物还要来得重要得多。

      阿斯加德为了这一次盛典做足了准备,金宫大厅也少见地向所有阿斯加德人开放。奥丁的王座之上打开了天窗,阳光从窗口流下,⩄汇聚到了大厅的最高处釉,高高升起的金色王座是大厅中最耀眼的地方,众神之䰸父正手持冈格尼尔端坐其上。フ

      侍女提醒至め尊法师,盛典即将开始了。于是尊ၬ者挥了挥뾅手켞,就将侍女和萨洛蒙以及她自己从宫殿外的回廊转移到了王座两侧阶梯旁边,萨洛蒙甚至没有感觉到䏫尊者施法的痕迹,훜那位侍女也目瞪口呆,她茫然四顾,然后匆忙跑下了阶梯,因皐为凭她的身份是不能站在这儿的。不过幸好至尊法师选择的地点是在一根有着浮雕的金色圆柱后方,这才没有人注意到那位侍女。

      在王ﷆ座前有着两排站立的、穿着金色盔甲的士兵,他们静默肃立,手持长矛,就连眼神都不曾移动过。这就是阿斯加德名震宇宙的英灵士兵——至ͬ于真正的瓦尔哈拉和英灵士兵在哪,那是只有奥丁才知道的秘密。

      穿着华贵的天后弗丽嘉站在阶梯上,她发现了至尊法师以及萨洛蒙,于是天后向着至尊法师微微点头,尊者也点头回礼,萨洛蒙的賗礼仪更是做得一丝不苟Ḱ。而众神之父奥丁似乎也发现了至尊法师和萨洛蒙的存在,但他没有转头,没有露出任何表情,独眼只是凝视着长长红色ఆ地毯的最远处。

      萨洛蒙看到他的脸上没有一丝开心的表情,他觉得众神之父似乎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萨洛蒙想起了出发前至尊法师的表情,仿佛在等待着一场好戏开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