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古典仙侠>

      “小偷䢒别跑!”

      “小子诶,捲下辈子别多⅄管闲൶事,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嚓。

      啊……

      硊宁甴波卒,냡享年2勛3岁。

      当宁波再次恢复意识时,吃惊的发现自己不在病房而是在一个陌生的世봌界:青山绿水、土墙䬂茅⃩屋,还有正对着新兵训话的一营长张大彪……过了好一会儿宁波才明白过来,这不就是自己看过好几遍的电视剧吗?

      齞 梎 宁波,姓宁名波,是个退伍军钐人。

      这名字的优点,是宁波从来不用担心ࢽ自襶己会把名字和籍贯弄混。

      它的缺点,就是别人总以为宁波把名字和籍贯弄混。

      吃宁波打量了下自己。

      灰布军装,左胸쁤长方形胸章及臂章都写着“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独立ⴐ团”的字样。

      쫺 武装带上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挂。

      绑腿倒是打뵒得很整齐,草鞋底都快被磨平了,鞋绳间的空㖮隙露出乌黑的脚趾。

      摘下军帽看了看,两颗黑纽扣上一个“青天白日”帽徽。

      再看看周围ꕑ,宁波有些懵,自己这是在做梦还是咋的?难不成还要跟着那个既会立功也会惹事的吜李云龙一灎起上战场了?

      ꁐ一段记忆跳进宁ꗛ波脑海,这让宁波知道自己在这个世界叫王学新,悩十九岁,东北人。ﱆ

      鬼子在1931年占领东北三省时就全面推行日式奴化教育,Ṩ日语成了必修科目。

      王学䀵新因此整整学了八年的日语,到几个月鍅前逃到山西时那日语早已滚瓜烂熟了,甚至还带着点正宗土味,就连日本人都听不出半点异样。

      桓뢽 因此王学新一加入八路军就被编入敌工部做翻译。

      所谓的敌工部,就是负责开展敌军工作争取和瓦解敌军的专欆门工作部门,做的就是政渮治宣传、策反≸、或者用日语朝小鬼子喊话之类的工作。

      宁波暗自庆幸,干这个䦬至혋少不需要直接上战场与敌人面对面拼刺刀,这可以从空空如也的武装带可以看出来,否则覌以王学新这副营养不良的小身板䯖,三两下就被日땄本人给解决餷了。

      另一个让宁껥波感到高兴的,是他再也不需要用地名做自己的名字了。

      就卻在这时,一个略带嘶哑的声音朝王学新吼道:“小东北,小东北!给老子过来!你他娘的木在那发什么愣哪?动作快!”

      “啊?哦……”王学新愣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小东北”就是自己,特么的不仅逃不掉以地名当名字的悲催,还从原来的一个市变成地区。

      李云龙一边进屋一边回头看了看,见小东北失魂落魄的样子心里就忍不住来气,他娘㖚的独立团从上到下哪个不是响当当的汉子,唯独这个小东北㴟一听要上战场就蔫不啦唧像霜打的白菜似的。

      昨天被鬼子偷袭时这家伙还窝在床下不出来,真他娘的丢人!要不是会几句鬼子话有些⋰用得着的地方,早把他踢出独立团了!

      进了屋,李云龙往炕上一坐,就从上衣口袋掏出一쀎个小本本递给正挺身敬礼的小东北,问윅:“这是在战场上捡到的,上面密密麻麻写的全是鬼子话,看看都写了啥帼?”

      王学新接过本子렉翻开一看,回答:“报告团长,这是日本人的日记本,写的是……”

      ꬚王学新翻了几页,接着回答道:“ἀ说的都是想老娘、想婆娘啥的,俺给团长念念?”

      “튀去去去……”李云龙不耐烦的朝王学新挥了挥手:“该ᬫ干啥干啥去,一点據鸟用都没有!”

      后半句说的댮也不知道是日记헋本还是王学新。

      接着李云龙就不理᪻会王学新,他从兜里摸出两个子弹壳,摊开手掌亮在另一旁的副团长孔捷面前,问:“瞧瞧,我在战场上捡到了这个,知道这是啥吗?”

      䜪 孔捷捡了其中一个弹壳拿到眼前仔细看了看,然后摇了摇头:“不知道,从没见过箹这种子弹!”

      “这是溰美国造的冲锋枪……”李云龙用手指在炕桌上敲了敲。

      正转身要走的王学新听着这话不由停住了。

      这是电视剧的❭一个BUG,日军特工队在山本一木的带领下袭击了独立团并使其死伤惨重。

      之后李云龙由日本特工队留下的弹壳判断那是美式冲锋枪。

      눨 但现在才1940年,而美式M3冲锋枪直到1942年才装备美军。另外珍珠港事件在1941年爆发,M3这款美式新装备怎么也不可能装备到日本邘人身上!

      孔捷像是明白了什么:“我就说娹吧,这批鬼子跟我们以前打的鬼子不一样!”

      李云龙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说道:“整个晋西北的小鬼子,就没有使用过这种火器……”

      “ꖡ团长!”王学新忍不住上前说道:“这,这不是美国造的冲锋枪!”

      李云龙正因为独立团被鬼子偷袭心里窝火,又看王学᫈新不ꯣ顺眼,此时被他断了话,那脾气“噌”的一下就上来敻了。

      “他娘的小东北!”李云龙一拍桌︃子섊骂道:ꗅ“财你是嫌命长还是咋滴?贪生怕死躲床底那事我还没跟你算明白呢!你小子对着鬼子的时候一声都不敢ꓵ吭,怎么?对着老子的时候就开始硬气了냊?信不信老子一枪毙了你个王八蛋……”

      说着还真伸手就去슩摸盒子炮,吓得孔捷赶忙上前拦住䍦李云龙톼:“老李,老李……小东北他是敌工部,一没枪ᬛ二没刀,不躲床冮底媦能干啥?”ᗠ

      蘁“那也不能躲床底!”李云龙瞪着眼睛恶狠狠的叫道:“就算死也要把腰板给挺直喽,这才쯁是独立团的人!你瞧瞧他那副孬样,就算手里有一挺歪把子机枪,他娘的还是一样连个屁都不敢放……”

      “那也不能对自己同志动刀动枪,给个处分就是了!”孔捷有些罩不住了,回头冲ῇ着王学新吼道:“还愣ⴳ着干什么?还不写检讨去?”

      孔捷这是给王学新脱身的机会,这惹谁不好,惹这火爆脾气的李云龙!他要读是心里不痛快,别说是王学新这样一个小兵了,就算是旅长、师长也敢对着干。

      不想王銽学新却不为⺺所动。

      开玩늃笑,王学新是谁啊!

      他可是把电视剧翻来覆去看了几遍的现代人,早把李云龙那臭脾气给摸透了……这是个看不起怂ꢠ货又好江湖道义的家伙,你要是在他面前怂,那这辈子就真别想抬头了,他王学新也就别想在这世界混了。

      閝反倒是能在他面前硬气一回,他就越看越对眼,用他的话说,就是濔“伬能尿뫝到一壶去”。

      想到这,ᠧ王学垍新一挺身,毫无惧色的回答道:“报告团长,你就算毙了俺,俺还是要说:那他娘的就不是美式冲锋枪,你想怎么着就怎么着퓮吧!不就是两个畖肩膀扛一颗脑袋,团长想要拿去就得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