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东app最新版下载?api免费

      明月高悬,繁星烁烁。

      一人两妖在山林间穿梭,时不时便停下,窸窸窣窣鼓捣一番,很快又离开。

      靊接着去往另一个地方,如灟法炮制。

      ด不得不说自打凝聚出灵涡以后,牧长清体力就好了很多,到这会怘儿又跑又窜了一个多时辰才感觉乏力,靠在一颗树上稍作休息。

      眼前是个大坑,坑里有块巨石,巨石看鸾起来平平无奇。

      但仔细看去能发现上面刻有很隐晦的阵法⅋。

      牧长清并不懂,按照栗子香的说法这东西是阵脚,是组成大阵的节点,有很多个。

      琼宇山共有五座峰,笼罩它们的护山大阵共由三百七十多个阵脚组贈成。

      正常来讲,其实只要破坏阵眼,一切都废了㌸,然而阵眼在内部,只能拆阵脚。

      ꬰ 好在阵脚之间互有联动,不用全拆。

      뫱 按照先前拆解“模型”所得,牧长清发现只要破坏三十六个主要阵脚就能动摇大阵稳定性,但是必须椋同时破坏,不然会打草惊蛇。

      磅 于是牧长清便让豆皮刨坑,栗子香贴符篆,他则在符篆上留下一点点灵力。

      等到都蔢这般弄好,他只需控制自己的灵力破坏符篆引起爆炸,同时炸坏所有动了手脚的阵脚,天境派护山大阵将自然濒临崩溃。

      뗏而这其中最难的᮫点就是寻找阵脚,若无阵图,或者本身就是专研阵法的大师,断不可能找齐。

      哪怕你是绝顶高手,也只能老老实实暴力破防。

      “长清,擦鯽擦汗吧。”栗子香递上一块香帕。

      䡚黑夜中,隐约可见她的眼中闪烁着异㡎样神色。

      귴 “谢谢师父。”

      牧长清接过擦了擦脸面,一股清香顿时蹿入鼻中,和栗子香身上䞩的味道一模一样。

      쿘“……”

      “长清。”

      “嗯?”

      “你真的是䟾个天才呢。”

      牧长清老脸微红,摆手道:“不敢当不敢当,我都这个ᡘ年纪还ꓶ哪门子天才,能修行就不觮错了,豆皮才是天才。”

      “长清哥哥说得对喵!”

      “去去去。”栗子香无视了自己的小姐妹,“正是因为你都窯这个年纪了,所以才算天才。”

      牧长清歪头思索璲片刻。

      好像是这个剈道理。

       顿了顿,他往向前方,深吸口气:“继续吧,还有二十八个主要阵脚要弄。”

      ㏅ “先等等,师父给你这个。”

      栗子香从镯子内掏出一张淡蓝色符篆,轻声道:“这是轻身灵符,可以极大提高你的行动力,若无此物,今晚断不可能完成。”

      “很贵吧?”

      “哎呀跟师父客气什么,你不也是在帮师父出气嘛?”

      说罢,不由分说贴在牧长清身上,又并指在上面轻轻划过,一股淡淡的蓝色灵力顿时覆盖全身㛅。

      说不好用什么词来形容,牧长清感觉自己现在像个能自由奔跑的气球。

      稍作感受,他双腿微屈,轻轻用力便蹦出去七八丈远,几乎没感觉到消耗了猾体力。

      鶯 “好东愠西啊……”牧长清眼前一亮,“走,继续!”

      …………

      天阑境派主峰。

      騨 天境大殿内。

      一老一少两名长着马尾巴的男子正席地而坐,烤火交谈。

      㕏 由于海拔高,屋外皑皑一片,远不像山下那么温暖。

      “马恒,这两天你的修ˎ为可有恢复几分?”老马端起酒杯小酌一口。

      他乃天境῭派掌门马武。

      而被他昦称作马恒的男子大约二十来岁,容貌算得上上乘,只是面色有些苍白,垂落在后的头发扎了个很大的辫子。

      他声音略带沙哑道:“托师尊的福,那一万颗下品灵晶已用尽,恢复了大约三成,再有ρ一万颗就差不多了。”

      “嗯,可惜宗门内没有多余的灵晶了。”

      “七品洞天福地卖了?”

      க纮马武捋了捋胡子紫,似笑非笑道:“卖了?我开逰价两万,她只出一万,我凭什么卖?”

      马恒眉头微蹙,沉默了츥会儿,又道:鞇“能出得起一万颗쾪下品灵晶的肯定蕺不是普通角色,我如今尚未恢复完全,她若发难,恐怕帮不了太多。”짞

      “无妨,我暂时撤回了所有弟子,她就算再生气也找不到发泄目标,除非能把我天境派护山大阵给拆了。”

      쏍“师尊就不怕她长期蹲守?或者找帮手?”

      “呵,一介女流之辈,没那么多耐心的,至于帮手……”

      马武拾起几粒花生米丢㹾进嘴里,淡笑道,“想来是没有的。”

      “怎么说?”

      “她自称凉月仙子,居住在附近的北冰城已经长达两年之久。以我墸观察,实力应该在猤元丹境,这两年内包括誸我在内,不下十个宗门去请她任客卿长老,但她一概不理。”

      “元丹境……”马恒眉头微皱,瞳孔中反射着뷯跳跃的火苗。

      “对了,她是狐氏一族的。”

      “狐狸?”

      “嗯,是白⅌狐,最近的主要聚居地离ꅻ我们这儿上万里地,我也不知她为何来此,许是惹了什么祸눷,躲难来的。” 拁

      马武一边为自己倒酒,一边说,脸上满是淡定。

      倒是马恒这个做弟子的陷入沉思,好半晌,迟疑道:“她不会跟天妖白狐……有什么关联吧?”

      “呵,白狐多了去了,都是天妖还得了?”

      “再者而言,你见过哪个天妖大能在这种地方一待就是两年的?”

      “早便去更广阔的世界寻仙问道了——徒儿啊,为师这般对你倾注,你可莫要辜负了为师的辛劳,来日要将我们天境派发扬光大Ȱ。”

      马恒突然捂住胸口重重咳嗽几声,起身鞠躬,轻声道:“弟子知晓,天色太晚,弟子就先行去休息了。동”

      ྅ “嗯,去吧,注意点身体。” 蟃 賬

      柴火继续燃烧,发出噼啪声响。

      一阵寒㽗风吹过,顠马武不由得裹了裹衣服,将椆目光望向远处佲。

      냧 要说心里一点都不忐忑是假的。

      렚 毕竟那一万嫌颗下品灵晶已经用了,而他又不打算将七品洞天福地就这个价卖掉,㏎回头凉月仙子若真有那个实力打上门来可如何是好?

      “一万颗……还差一万颗……”

      马♸武眼睛眯了眯。

      天边渐渐泛起鱼肚白。

      忙活了一整晚的⿼牧师傅和两只妖终于回到山门广场上,个个一身脏,轮流进入神行马车内换上干净衣裳。

      为显气势,栗子香依旧一身红裙白发。

      豆皮则雷打不动黑色小裙子。

      至于牧长清,被栗子香强制换上了一件名为“夜寄星河”的深蓝色深V长袍。

      衣服表面涂有特殊材料,在一定角度下看,仿佛能看到这件衣服上有一片星河,飒到不行,但是……

      天可怜见,哪个男的穿深V啊?!

      还不许里ఎ面穿衬衣,就这样裸露着半拉胸口,像个流氓。

       还好自己不胖쓄,不然形象全毁。

      ⴹ而自打他穿上这件性感衣服听后,师父栗子香就像个痴女般在旁边左摇右晃,眼神有意无意瞄忥。

      “咳,师父你……能别晃了吗?”

      “啊?我……师⣠父脚疼,活动一下而已…㣰…你不켕要渤乱想哦!”

      叼 “我没想。”

      牧长清抬头望天,见太阳快要出现了,立即张开手掌,“准备开⠢始吧。”

      “嗯嗯!”

      掌心中有几十团微小的灵力,对应遗留在那几十个关键阵脚上的符篆,只要捏碎,符篆也会一同碎裂,接着便是好戏ꬪ了。

      深吸口气,又停顿了片刻,见天境派始终没人出来,牧长清心霿一横,瞬间握掌成拳。

      下一秒,只听得天境派山脚下⫥同时发出大量爆炸声响。

      裐 ␽ 辶紧接着平时根本看不见的护山大阵自动现形,表面剧烈震颤。

      껖 不消片刻,从㸌山脚下开始,鸡蛋壳一样的护山大阵开始产生裂痕,“咔嚓”声回荡四疖方,敲击在每一个天境派弟子身上。

      乱瘖了。

      山巅也好,山腰也罢。

      代表紧急情况的钟声淪回荡不休,但这并不能阻止什么,裂缝越来越多,越来越长,越来越密集。

      终于,在一盏茶功夫后,整个护山大阵轰然崩碎。

      “鸡蛋壳”化作漫天碎片,在没落地之前就消散成灵力重回天地。

      天境派主峰。

      护山大阵阵眼处蹂。

      原本高达数米,流光闪烁的阵眼此刻黯淡无光,像根音普通石柱。

      看着这一幕,马恒和他的掌门师父以及一众长老、弟子全傻了。

      许久,马武红着眼딯发出一⚮声怒吼:“他妈谁干的!?我护山大阵启呢?那么大一个,刚刚都还在!!!”

      “给我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