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妇gl

      “前女友!”

      听到这三个字,黎文墨微微心惊。

      对于林通的感情,她一直在猜,但却怎么都猜不㿆透。但有一点她能笃定。

      那就是嘻林通很重视以前的某段感情。

      前女友,便ꊛ是一切퇳的关键。

      到底是뚏怎么样的人,才会让他魂牵梦萦,坚持要与自己保持距离?

      黎文墨想不通,所以她要下去看个究竟。

      撦 她正推门下车,林通却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拦住了她,异常冷静㮆道:“꾺别下去。”

      黎文墨起了逆反心理,故意问道:“既然是老朋友,为什么不去打个招呼?”

      她本以为林通会各种伤感。

      结果끶林通很是淡定钕。

      “她叫柳冰,是明星,你会被认出来的。”

      “哟,还是明星솥?那我更得去看看了。”黎文墨非要下䢕车맥。

      林通却伸出手,揽住她的㏁肩膀,将其一把拉ᖻ过来。黎文墨以一篮种不雅的姿势扑在林通的怀里,艡脸댸正对着她的腹部,半边脸被林通单手托着,防止她触碰404部位。

      黎文墨正要反抗。

      林通低声道:“她来了。”

      黎文墨就想着起身,林通却死死摁住,不让她动。竩黎文墨伸出手去掐林通的腰,刚刚发力,却听得窗外有一道女声传来。

      “哟,在这儿呢!”

      柳冰噙着笑,戏谑地看着林通ጞ。

      林通看着久违的前女友,回想着前身的过往,不由得唏嘘无奈。

      这才多久,碐她就完全变閴了个模样。浓妆艳抹,身上喷着刺鼻的香水味,让林通很是恶心。

      “现在到四月,我想你也要交房租了。我可以给你一笔钱,就当是分手费。”柳冰说的轻巧。

      林通呵呵笑:“分手费?我不是给了吗?”

      说话间,他把车窗升上去一点,防止柳冰瞧见黎文墨。柳冰往里一瞧,便能看见有⇫个人躺在林通怀里。

      “哟!这是新女友吗?都趴身上做这种事了?真是熟练啊。嘴里香不香?”柳冰毫不留情的嘲讽与羞辱,让黎文墨气得发큂颤。

      林傦通压着黎文奝墨,不为所动,冷道:“把嘴巴放干净点。”

      “怎么?不允许我这个正牌女友骂贱人*子?”柳冰出口成脏,全然没了当初的清纯模样。

      她变得太快了。

      ꥂ既然如此,那也不需要给什么᭵脸了。

      ꕿ 林通冷笑道:歺“你既然要给分手费封口,就得ঀ有基휎本的尊重。虽然我不喜欢揭人老底,但有人喜欢犯贱,我也不介意整点猛料。” 

      ⥗柳冰被戳中心思,心里一惊,但还是强硬道:“猛料?你能有什么猛料?좌”

      “只要我想,总能编一点出来。”

      林通见柳冰还要说什么,“好騜心”提醒慥道:“别忘了我的老东家是做什么的。我想鱼死网破濲,总有渠道。”

      “你有那个胆子吗?”

      㲋 “你猜猜我有没有ᄎ胆去整死你?”

      ᇈ 林通似笑非笑,镇定的让柳冰害怕。

       这还是之前那个软弱无力,一提分手就要死要活的林通?

      “我现在出来把拖到屋里打一顿,你敢报警吗?大明星?≮”林通作势推门。

      쯙 柳冰赶忙后退,有点怕了,紧张的咽唾沫,颤声道:“打人是犯法的。”

      “确实是犯法的。可你卷了我好几万,就不是犯法吗?”林通呵呵一笑:“我猜你最近又有电视剧可拍了吧,这是怕我背刺,特地来求我闭嘴?”

      “我可不是来求你。”犓

      “你是求我!”林通一秒变脸띺,狠厉道:“你确定不是求我?” 浕

      柳冰又退后两步,捏紧拳头,死死瞪着林通𧻓,深吸一口气,便道ꞏ:“我还你钱。”

      “不要了,太脏。我们已经没关系了,我不认识你。滚吧!”林通说得很轻巧,没有太多负担。

      柳冰如释重负,确认道:“此话当真?”

      “我不想再说第二遍。”

      ﴣ“好。咱两一笔勾销了。”

      柳冰巴不得如此。得到肯定答复,她便一刻也不停,驾车离开。

      通过后视镜看她的车尾쫪灯,林通哼哧一笑。

      柳冰还是太天真。

      口头承诺算个锤子。

      林通可不是说什么就做什么的老实人。

      只是鱼死网破,对他没有利益罢了。

      林通松开手㲵,不再压着黎文墨。

      黎文墨失去束缚,坐直身子,幽怨道:“你压疼我了。”

      林通耸肩,笑道:“没办法,不这样你就被看见了。”

      黎文墨顶嘴:“看见又如何?”

      “她是圈内人。如果认出你来,你猜她会不会小题大做,爆你的猛料?我有她的把柄,但不想她抓到我的把柄。”

      黎文墨无言,知道林通是好意。从刚才的表现来看,柳冰绝非什វ么好人。林通此举,是在保护她。

      可➃就算是如此,她还是不爽。

      “什么叫你的把柄?明明是我的。”

      “我们假装男女朋友,这样被曝光,假的也得成真的。”

      黎文墨嘀咕:“真的就真的。”

      林通看过来,道:“你说什么?”

      黎文墨一惊。

      自己竟然说出声来!

      她赶忙打岔道:“你魂ᵎ牵梦萦的前女友,就是这种德性?”

      “我可没魂牵梦萦。而且……”林๏通无奈道:“我ⅺ也没想到,她居然会变得这么快。”

      想到柳冰젱之蝹前对自己的羞辱,黎文墨很是气愤:“以后ᨭ如果碰到,有她好看的。”

      “那确实得教训她,嘴太臭了。没你ر的香。”

      “什么叫没我的香?”

      “你猜!”

      林通说罢,推门下车。

      黎文墨见他要走,赶忙抓住他的胳膊。

      “干嘛?”

      “雤我因为你被骂,你就不给我一点补偿?”

       “你想我怎么给你补偿?”

      黎文墨存心刁难林通,撅着小嘴,思来想去,心生一计,神气道:“你鴸不是会作诗吗?那就来一首夸我的诗,把我夸高兴了,我就放你走。”

      “额……”

      林通看着黎文墨,从未想过她居然会如此不要脸。 ⛴

      这就是大明星吗?

      居然腆着老脸求夸ꭏ。

      真够搞笑呢!

      黎文墨见林通这个奇怪表情,登时不乐意了。

      “你夸不夸?不夸我就不让你走。”说着,黎文墨捏紧林通的胳膊,摆明要耍赖。

      林通呵呵一笑。

      “你这个太简单了,我觉得需要加大点难度。”

      “什么难度?”

      “七步成诗。”

      林通指着黎文墨的车,道:“从这开始,七步之内,我给你吟一首诗出来。”

      “那你万一站着不动呢?”

      “你喊一声,我走一步。”

      黎文墨眼睛一亮,欣然答应:“那行啊。”

      “那你챽松手啊。”

      “不行륔,我松手了,你跑路怎么办?⋣”

      黎文墨反应过来,见林通露出一ᯪ副失望的表情。以为自己识破了他的计谋,更加得意。

      “你写不出来!”

      “七步之内,绝对可以。”

      林通很是自信。

      黎文墨就是不信邪,跨坐到副驾驶,跟着下车来,道:“我陪你一起走,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七步成诗。”

      ☿“那你报数。”

      黎文墨毫䵎不客气道:“一!貞”

      林通往前一步。

      꼆 黎文墨拉着他的胳膊뱷,也跟着往前一步。

      “你吟诗啊⹺!”

      “还没出来呢,得再走一步。”

      “那就二!”

      两人应声迈步。

      林通不说话。

      黎文墨咬着牙,连着喊了三四五六。 

      两人连走꙽四步,步伐一致,统一和谐。

      “你到底行不行啊?”

      “≘诶!你一说这个,我就行了。냒”

      柈林通清了清嗓子,正经道:

      “翩若惊鸿,婉⌞若욖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

      一气呵成!

      黎文墨人都听傻了。

      七步᧽成诗可是曹植的光辉事迹。林탚通此时效仿,用的自然也是읔曹植的诗句。

      这首诗出自《洛神赋》,描写洛神的美貌。说她的形躯,ﺜ轻盈像惊飞的鸿雁,柔顺像游动的蛟龙。容光焕发如秋日下的菊槱花,体态丰茂如春天里的松树。

      林通知道意닐思,但黎文墨只听一遍,还不大懂,但她却能感受到其中的美苘感。

      䅃“죲翩若惊鸿”一出,她便不自蕅觉地代入进去。橩

      美!

      太美了!

      至于为啥美。

      那就不知道了。

      ᯶ 黎文墨脸色发红,没想到林通真能七步成诗。但心里还是不服气,哼声萄道:“你是背的吧?”

      林通心道:“当然。”

      但面上不能承认,只道:“你要不信,我再给你作一首。”

      “也是七步?”

      “当然。”

      林通转了个身。黎文墨围着他转了圈,也跟着换了个方向。她伔来报数,林通继续七步成诗。

      这一次她懂了,故意很快报数到六。两人来到车门边上,黎文墨仰着俏脸,双眸闪电,期待地望着林通,正想他会说出什么惊人之语。

      林通突然伸手,握住了黎文墨的嫩手。

      两手相触。

      黎文墨心慌意乱,心中的坚冰在迅速被炙热火焰融化。

      他想做什么?

      大脑发烫,黎文墨还没想清楚,就被林通掰开手指。她下意识松开手,想和他握在一起。

      哪知林通突然拉开车门,一把将黎文墨塞了进去。

      “还搁这儿七步成诗呢!赶紧回家!”

      林通拔腿就跑,黎文墨整个人塞ഥ在副驾驶座上,再追也追不上,只能大骂林通无赖。

      可骂的再狠,他也听不见了。

      “这个贱ᡀ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