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思想文化>

      等蔡五出去后,阿里看着仁哥和财哥,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消失了,叹了一口气说道

      “刚才接到杜㞣老爷来的消息,昨天뱵晚上我们抢的那些土烟不是很正宗的货色,比假的好一点,还参杂了很多的面,卖不出好价钱。”

      饠 “这个该死盟的秦老鬼,是不是跟我们玩花活!”仁哥一下子就㰀激动起来了煋,昨天晚上自己带着弟兄们拼死拼活的去抢土烟,拿到的尽是西万贝货,这个轮到谁都不好过。

      䟶“我看货有问题,帚可能姓秦的也不知道吧,他只是提供消息而已,我估计最坏的打算就是暴露긱了。”财哥还是阴阳怪气的说道,不过他分析的有道理,莊昨天晚上的行动根据上午仁哥的说法非常的顺利,只是杀了一个看守,就顺⫠利的把货都拿到了,这个跟之前拼命괗有着天壤区别的苤。

      “我看阿文的分析有点道理,前天我们这样出动,损失了几个弟兄也只是拿到一点,这次可能真的是钻了别ﷳ人䖹的套了。”阿里用手狠狠的敲了一下椅子的犄角,心里非컚常的不甘,买鲌卖是越来越难做了,自己正经的生意,在租界一直受到洋人的排挤䵞,恞加税和抽查几乎都成了惯例了㎁,根本挣不到钱。捞偏门本来一开始还真的不错,挣뢉的比正经的多,是一个没有本钱的买卖黟,但偏偏打入对方的内鬼老秦最近提供的消息很多都是不行,前天差点一队人都回不来,不是仁哥当机立断的放弃,后果可能是全军覆没。昨天本丁来以为顺利,但装车的土烟回杜府后,一大早来的消息确却说质量不行,根本卖不出价钱,这个中间是不是自己人﫼里面也有了内鬼?但商行这边的情况是抢只是在租界外楥,租界内只做正经生意ﲽ,都是双保险,难道真的是流年不利?

      “我看阿里哥你也不要太担心了,毕竟昨晚我们没有损失人㒚手,土葱烟质量差点也总比没有的好,而且仁哥也몪是尽力了。”财哥看⎼阿里愁眉苦脸的样子,不时的上前劝慰,顺便也拍了一下仁哥的马屁,在商行财哥最忌讳的就是眼前这两个人,一个是老板加分把子,一个管着前面的生意,比自己这个后面管库房的廣要吃香。

      “阿里,阿文说的也有道理,再干几票不就可以了,现在弟兄们闳都有点士气,我去盯着老秦,让他多注意一下,看㼷看有没有机会!”仁哥⬜难得赞同财哥的建议,主要是千错万错马屁不错蠉吧。

      “好吧,那就先这样吧,至少今天看㈉小五这个小子还是一个培䬕养的人才,今后多照顾一下!”阿里点点头,算是结束了这次秘密会錞议,不忘吩ա咐财哥多照顾一下蔡五,其实阿里也说不上蔡五有多少好,只是觉Ꜵ得这个小子长的端正,人又有点英气,所以比较喜欢。

      “我⛦说阿文呀,小五放在你那里我看ㄾ也有点埋没了人才,不如调到我前面当个柜台伙计,让他多接触一点世面?”仁哥是⟝真的喜欢蔡五,只有是昨天晚上一起行动后,仁哥就觉得蔡五是一个可塑之才,既然阿里哥都说了要重点培养,不如让他来前面柜台,总比在娘娘腔的库房好多了。

      “阿里哥,你看仁哥又来要人葓了,我饺说仁哥呀,小五子还小了,到前面当柜台伙计还不如让他在后面的库房多熟悉一下,以后再⺤调呗!”财哥难得不同意仁哥的意见的,但阿里也ꕘ觉得蔡五在库房鉶比在前面好,不过他有他的打算,跟他们两个还不一样。

      “我看就这样吧,阿文也说的对,蔡五才来几天,不能一直调来调劳去,这样其他伙计也会有意见的!”阿里说了一下自䗯己的意见,不过分把子鍭的话也算是命令了룙,蔡五可能要在库房重地呆上䓛一段时间了。

      ///////᭭//////////////

      梵蔡五也不知道前面三个大佬正在肋讨论自己的ഝ命运㬍,但无论如何自己这几天混的还算可以,除了失去小李这个朋友外,其他还是过的很顺心的,至少撦不在挨饿了。

      正走向去库房的路上,快到了看见老叶杊头哭丧着脸向自己跑来,还真的有点吃惊,连д忙问道 

      꿖 “出什么事情了?小李的事情你们也䞟知道了吗?”在蔡五的印象中,可能老叶头这个地头蛇消息灵通,知道什么小李的内幕消息낀吧。

      “回︛五爷⤩,我们这边出怪事情了!”老叶头慌里慌张的回答道,前言Ꮽ不搭后语说的蔡五倒是有点摸不秓着릤头脑。

      “什么怪事情?”蔡五心里你们不就是库房一꺜点屁事情吗?盘点有问题而已,能跟我这两薋天遇到的事情比吗?

      ڵ

      “五爷ꭂ,之前盘点的那个被锁的房间,今天一大早我再去看的时候,门开了,而且里面什么都没有!”老叶头拉低了声音,神秘兮兮的告诉蔡五今天一早遇到的事情,本来老叶头想着锁的事情,一直心里难受湾所以隔三差五的会去看一下,研究一下是不是能在不砸的情瀢况下把锁褝给弄下来,这个钣对新来的管事面前也是大功一件,所以一大早再去看的时候ዖ,突然发现地下最后一间房间木门大开,里面什么都没瞙有,而且锁也不知去向。这个让老叶㘀头真的是大吃一惊,要知道老叶头跟其他苦力还不一样,他就住在第一库房里面的一个酓小间里,晚上看守也是他,所以对库房里面的情况是一清二楚的,虽然地下一层离得᧤自己有点远,但在他的眼皮底下把门␮打开并拿走뮿路面ဒ的뼵物品,这个简直是见鬼了,所以老叶头一直不➓敢声张,直到蔡五来了之后才说出来。

      “你的意思是说,有人开了木门拿了货,就在你的眼皮底下,你居然没有察觉?”蔡五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第一库房虽然大,但一点声响回音就特别大,而老叶头一直住在논里面没有发觉也真的神奇了,但蔡五也心里清楚,如果真的有人来开ꈈ锁的话ᄋ也只能是在昨天晚上最有可能,而昨天晚上自己不是出任务去了吗?难꛺道这个人就趁着大伙出去办任务而潜矝入库房把锁开了后撻拿走里面的存货,那这个人应该对商行和库房都了如指ᙽ掌了,难不成会是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