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网app免费观看tv破解版

      “这都实在亲戚,大老远的赶来,就这么走了,不再聊聊了?”

      见着那队人马出了江月城,沈默起身将账本收拾好。

      签到归来,中午整理下自己的长发,结果清洗的时候,又出现了大量脱发。

      “我才十八啊,这就向秃顶的道路迈进了?”

      沈默心说不合理,莫非是因为签到系统带来的副作用?

      一时间,产生严重的危机感。

      李俊远来至帝都,向皇帝汇报北离使者一事后,立马前往丞相府。

      自李千芸离开江月城后,也没有随自己的师叔师兄回至斩妖司,而是来到丞相府,将自己关进房间,甚至还绘了一张沈默的画像,上面插满刀子。

      “爹……娘,千芸呢?”

      因为担心女儿受了那么大的委屈,会想不开,长公主萧玉也搬回了丞相府,亲自开导自己的女儿。

      李文翰,萧玉彼此对视一眼,各自叹了口气。

      突然间,萧玉猛的拍响桌子站起来:“那沈家小子欺人太甚,我定要他沈家不得安宁!”

      “娘亲息怒,孩儿刚刚去过一趟江月城。”

      “你可曾见了那沈家小子?”

      “回禀娘亲,孩子同那沈默交了手。”

      “哦?”李文翰抿了口茶,继续道:“结果如何?那沈家十三当真如传言那般,并不懂武学,只是天生神力?”

      李俊远面露尴尬:“孩儿并非他的对手。”

      李文翰,萧玉皆是一愣:“连你天武八重境,竟也不是他的对手?”

      “想必是沈兄,偷偷传授他武学了,我就说嘛,虎父无犬子,那孩子怎可能如传闻那般,是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

      李文翰与沈默的父亲沈心河,年轻时乃大炎出了名的正经管鲍之交,当年沈默同李千芸的婚约,也是由这二位父亲提出。

      “哼,自家女儿都被人欺负成什么样子了,你这个做父亲的,当真是窝囊。”萧玉对着李文翰冷哼一声。

      “额。”

      李文翰觉得自己同沈心河,乃一对难兄难弟,同为命硬,他的妻子带着自己的女儿离家出走,而自己呢,虽贵为一国宰相,却在女儿刚出生没多久,自己的妻子便同自己分了居。

      不由的,又是一声长叹。

      “关于沈默同妹妹的婚约,不知二老作何表态?”

      他来此之前,已然决定让那两位北离使者入驻江月城,向沈默发起挑战。

      那二位北离武者,可是出了名的杀人不眨眼,大炎境界,同其交手的武者,皆是死于他们的剑下。

      说白了,沈默不过是他设下的一步棋子,赢了,他自会禀告皇上,记他一功,若是输了,自然也就丢掉了性命。

      故此,询问父母对婚事的态度。

      “你们都知道,芸儿身怀血凰血脉,气运加持,哪怕放至神域,那也是佼佼者。沈家小儿,哪里配的上她!配得上我家芸儿的,只有那些真凰真龙的转世天骄。”

      具有真龙真凤命格的转世者,可将天下气运,吞却一半。

      所以在萧玉看来,自己的女儿,乃大炎王朝,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女。

      区区沈家十三,哪里配得上自己的宝贝女儿。

      说着,萧玉又狠狠地瞪了眼李文翰,在埋怨他,当年同沈心河给自己的女儿定下婚约。

      “可是,毕竟有一纸婚约在,而且那沈家十三也不差啊,如今又出了这种事情。”

      “那就先让沈家那位入赘我李家,毕竟芸儿体质特殊,可不能便宜了他们老沈家。我大炎境内,必然还会出现同芸儿相匹配的特殊血脉者出现,到时再将那位休了。”

      “这……简直荒唐啊。”李文翰顿时气的身体直发抖,心说这萧玉贵为一国公主,同自己分居也就罢了,难道要自己的女儿也走上这条老路?

      与其这样,倒不如直接将婚事退了。

      李文翰想着,北离使者一事结束后,他定要亲自前往沈家一趟。

      又是充实收租签到的一天,黄昏时分,沈默坐于院落之中,面前放着一星罗棋盘。

      这个世界,没有手机网络,个人娱乐较少,沈默也就一手端着棋谱,另一手端着棋子,在棋盘上摆弄起来。

      外面突然又响起了阵阵喧哗声,有男子高声喊道:“李俊远,你确定此处住着高人,本座可是有些日子没同你们大炎真正的高人交手,实在是有些心痒难耐,若是这番还是对战不痛快的话,还望李将军同本座一战。”

      说着,那男子一脚踹飞沈默的院门。

      四处审视一番,只见一白衣执棋少年,微微抬头,嘴里念念有词:“我那扇门乃紫檀木所造,今早刚修好的,价值两千两,得赔啊。”

      “这位少年,高人何在?”

      弘瑞眉头微皱,丝毫没有将少年刚才所说的话放在心上。

      “此处没有你要找的高人,乃是我个人单身公寓,你这人,如此不礼貌,赔了钱,尽早离去。”

      沈默说的时候,甚至都没有多看那男子一眼,自顾自的翻阅手中棋谱。

      弘瑞猛的攥紧拳头,心说自己可是天武十重境高手,就这么被这炎国小儿无视了?

      “小子,你可知我是何人?当真不怕死?”

      “哦,也对,在这写上你的姓名,然后按上手印,身上没有那么多银两的话,改日前来索赔也行。”

      说着,沈默又取出纸笔,让那弘瑞自行写下欠条。

      “简直是笑话,你炎国马上就要成为我北离的附庸之国,还妄想要我给你支付赔款。”

      “哦,这么说,你便是北离使者?”

      沈默终于放下手中棋谱,眼中闪过一抹寒芒。

      弘瑞不再说话,直接对着沈默斩出一剑,只是那道凌冽剑气斩在沈默头上,没有半点伤痕,仅仅是脱落几缕头发。

      “这……怎么可能?”

      弘瑞咬着牙,欲要对着沈默冲过去,结果对方手中一枚棋子飞出,直接洞穿自己的脑门。

      “就这?”

      沈默精神念力也是满级,稍稍动用了下,没想到这天武十重境高手,如此不禁打。

      “你说你大老远的赶过来,又是何必呢。”

      沈默起身,看着男子腰间别着的那北离使者腰牌,准备将尸体清理一下,却又见一男子走了进来,嘴里念叨着:“没想到炎国境内,居然还有可以击败弘瑞天武十重境的武修存在。”

      博羽手持一柄长剑,瞥了眼脚下的尸体。

      “想必你那棋子并非凡物,不然凭你,根本伤不了弘瑞。”

      闻言,沈默暼向身后的棋盘,心说这玩意可是横峰街,107号杂货铺的刘老板,因生意不好,一时凑不齐租金,用此物抵押给自己的。

      他觉得这东西,顶多就值个三两银子。

      怎么就不是凡物了?

      “你没有机会了,我绝不会让你有机会再靠近那棋盘!”

      博羽猛的抬起头,对着沈默斩出一道剑气,既而整个人对着他冲过去,准备割下他的脑袋,哪曾想,人家一拳打出,自己整个身体撞开院墙,直接飞了出去。

      自此,北离王朝派出的那位天武十一重勇士,卒!

      “糟糕,两个人都被我打死了,那我这毁坏的房屋,该找谁赔偿?”

      沈默出门,恰好与外面守候的李俊远对视一眼。

      旋即拱手来了一句:“令妹近来可好?”

      李俊远内心还是无法平静,又检查下那博羽的尸体,确定其已然死透,有些难以置信的望向沈默:“博…博羽被你所杀?莫非你已然达到天武十一重?不,应该是天武十二重,不然绝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干掉博羽!”

      “我先前就说过,自己不懂武功!”

      沈默心中还是有些气的,心说又是他们李家的人,上次他撞坏自己的大门,碍着他的身份以及对人家千芸姑娘的一丝愧疚,愣是没让其索赔。

      如今,他又带了两个北离使者,不但毁了自己刚修好的大门,还撞坏了院墙。

      老子欠你们李家的?

      “你当真不懂武功?”李俊远抬眼望去,在沈默身上,的确看不出任何真气波动,当真只是天生神力?

      这未免太过恐怖如斯了吧。

      人家苦修数十载,好不容易达到天武十一重,又大老远的从北离赶过来,结果被你一个天生神力者一拳打死?

      在你面前,努力修行又何来意义?

      李俊远突然间不想直面沈默,容易让自己内心不平衡。

      于是,转身欲走。

      “等一下。”

      “何事?”

      “院里还有一位。”

      “那弘瑞也被你用大力,一拳打死的?”

      “准确的说,是我丢出的一枚棋子砸死的。”

      李俊远:“……”

      此时,他已经派人进入沈默的院子,将里面的尸体抬出来。

      看了眼弘瑞脑门的伤口,李俊远顿时嘴角一阵抽搐,心说用一枚棋子杀人,而且还是一位天武十重境高手,简直是闻所未闻。

      “哦对了,李将军,若是我未出手的话,他们其中一位,会不会同你决斗呢?而你又是否会答应应战呢?”

      “我……”

      李俊远闻言,又是一愣,心说不好,莫非这小子已经猜到自己在坑他了?

      “替皇族办事,很多时候,都身不由己。”

      “这小子,还挺善解人意的。”

      突然间,李俊远竟对着沈默生出一丝愧疚来。

      “你放心,今日之事,我定会禀告皇上,加赏于你。”

      沈默点了点头,旋即指向一旁毁坏的房产,对着李俊远说道:“不知这些,朝廷能不能报销?”

      李俊远微微一愣,旋即开口道:“我这里有,白银一万两够不够?”

      “这……足以。”

      沈默也是一愣,心说在这方面,李俊远竟如此豪爽。

      不由的,想到那位李千芸姑娘。

      明明是兄妹,差别咋就那么大呢?

      莫非,他们二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