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

      “哼,你他妈这要是还能活!我楼傲跟你姓!!”楼傲恶狠狠的对着何凌跳下去的地方啐了一口“回府!!”

      。。。。。。。。。

      “咳咳咳,水,水。”何凌在梦中呢喃道。

      旁边一位身影端着一个陶瓷碗,来到何凌床边,扶着何凌靠坐在床上,喂了何凌喝了一口水。睁开了眼睛。何凌看着眼前的这位姑娘不由的呆了。因为太美了。

      乌黑的头发垂到腰边,长长的睫毛随着宝石一样的眼睛眨动而微微颤动着。琼鼻也十分的精致,樱桃小嘴十分红艳,粉嫩的肌肤透露着少女的活泼。脸蛋可能是因为害羞的原因红彤彤的煞是可爱。

      “啊,额,咳咳,emmmmm敢问姑娘芳名。”何凌缓了过来,对着眼前的少女问道。

      “啊。。。公子,我叫柳芸娘。”柳芸娘躲开了何凌炙热的眼神,低着头答到。因为何凌长的也时很帅的,尤其是那一双丹凤眼,添了一份邪魅的味道。

      “哦哦,芸娘啊,请问我昏迷了多久呢。”

      “公子昏迷三日了。芸娘三天前去我们村子附近的河边洗衣服的时候发现公子昏迷再河边,身上破烂得很,于是给公子抬回了芸娘家中修养。”芸娘答到。声音如同黄鹂啼叫,悦耳动听。

      “哦哦,这样啊。那请问这里是哪里呢?”

      “这里是下马村。”

      “离扬州城多远啊”

      “不知道呢,芸娘从小在下马村长大,没有出去过,但是如果是州城的话,我们这方圆八百里是没有的。”芸娘乖巧的答到。

      “哦哦,这样啊。”何凌心中暗恨:妈的,等我养好伤,定要杀回去!

      “公子,芸娘熬了一些粥。芸娘给公子乘一些。”说完柳芸娘转身出去了。

      “嘿嘿,这小姑娘长得好看,身材也不错嘛。比前世都那些学生妹好看多了。”何凌心中想到。至于楼琬儿已经被他暂时忘记了。

      何凌这才观察起自己的身体来。骨头,经脉已经修补好了,可是体内没有丝毫的灵力。而且自己引以为傲的仙灵根也是变为废灵根了。可以说何凌现在是辛苦奋斗几十年,一夜回到了解放前。

      “妈的,早知道当初就不上头了,该撤走的。”何凌骂道。但是心中却不后悔,毕竟自己深爱的女人斗死在自己面前,自己还能忍气吞声,那还能算男人嘛。

      “公子,粥来了。”柳芸娘那悦耳的声音传来。

      柳芸娘端着一个食盘,上面有一碗粥,几碟咸菜。何凌闻到香味,从床上坐了起来,狼吞虎咽的吃完了。

      “嘻嘻嘻嘻。”

      “芸娘你笑什么?”何凌盯着柳芸娘问道。

      “啊,不是,芸娘不知道公子竟然能吃下这些粗茶淡饭。居然还吃完了,芸娘还怕不和公子胃口呢。”柳芸娘止住了笑声,说道。

      “害,这有什么啊。”何凌不以为然。

      “因为芸娘当初救下公子时,看得出来,公子的那一身衣服可值不少钱哩。”

      “害,那都是过去了。现在我可落魄了。哦,对了,芸娘,我的衣服呢?”何凌问道。

      “哦哦,衣服芸娘给公子缝合好了,可是沾了好多血,清洗了还在后院晒着呢。”

      “芸娘还会缝衣服啊。”

      “对呀,芸娘手艺可好了呢,家中父母因为前些年去了后山打猎没有回来后,芸娘平时就接一些缝补的活儿维持生计呢。”

      “啊,对不起,芸娘,我不是有意的。”何凌并不知道芸娘居然是个孤儿。

      “没事,都过去了。”芸娘对着何凌笑道:“对了,芸娘看公子应该是个富家公子才对,可是为何就变成这样就呢?”

      “唉,这个说来话长。提起来就伤心。”何凌捂着胸口,作出一副难受状。

      “啊,公子,您不想说就不说吧。”芸娘一看何凌这样连忙道。

      “好了,芸娘,我叫何凌,以后你就叫我何凌或者凌哥哥就好。公子公子什么什么的,太生份了。”何凌说到。

      “好的,凌。。。哥哥?”芸娘害羞的叫道,脸红到耳朵根子都红了。像个熟透的苹果,想让人摘下尝一口。

      “诶,这就对了,哦,还有,我们这个村子为什么叫做下马村呀?”何凌好奇道。

      “凌哥哥你说这个啊,芸娘也不是很清楚,只是村中老人说,当年有个王朝的将军与敌人将会在这里打仗,但是又有一群难民逃难到了这里,于是后山出现了一位仙人,他站在空中,出了一剑,说:“尔等不得在此处扰我清修”于是两方人吗齐齐下马,朝着那位仙人跪拜然后撤军了。那些难民也在这扎了根,休养生息,建立村落,也就是现在的下马村啦。”

      “哦哦,这样啊。”何凌心想:凭空而立啊,那至少是剑心境以上了啊。要是那位仙人真的存在就好了。

      “好了,凌哥哥,你伤还没好,芸娘就先退下了,凌哥哥你好好休息。”芸娘对着何凌甜甜一笑,拿着碗筷出去了。

      何凌见着柳芸娘出去了,立马盘腿坐在床上,按照“混沌剑诀”的路线准备搬运灵力,但是无论如何他始终感应不到任何的灵力存在。

      “呵呵,这下真的是凡人一个了啊。”何凌自嘲的笑道。连那枚剑形的印记何凌也失去了联系。何凌皱了皱眉:“也不知道我还能使用那些剑术不。”

      于是他翻身下床,用指作剑,何凌发现他的架子都还在,只是没了灵力加持,威力大打折扣。“斩天”“阿尔法突袭”恐怕是用不了了。但是“清风剑法”还是能用,只是没多大威力罢了。

      “呵,还能接受,既然没灵力,那我就要重新修炼出来!!”何凌就是这样要迎难而上的人。

      于是他继续盘腿在床上,尝试感应灵力。

      一个时辰

      两个时辰

      天亮了,何凌终于接受了自己是感应不到灵力的这一事实。

      “唉,春哥救了我的命,没救回我的灵力啊。罢了罢了,先练剑招吧。至少能强身健体不是。一切的修行方式,肉身都是有用的嘛。”何凌想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