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网

      红色的气体῟宛如血雾一般弥漫开来,无梨甚八面色惊惧,迅速躲避包围而来的气体。

      他的模样相当狼狈,他的衣㶄服上出现了几个腐蚀的空洞,露出的ެ皮肤也成异样的红黑色,他的嘴角,因为之前无쬤意中吸到了一些气体,渗出了一些鲜血。

      而最让他心惊的是,手里一直坚韧不摧的爆刀,竟然在一接触到这诡异的红色气体时,就呲呲冒着气,随后连刀身都肉眼可见的溶解了一些。

      这是什么气体?居然能损坏我的爆刀!

      踍 뻄 要知道,爆刀哪怕是在七忍刀中,坚韧程度也是数一数二的!因为爆刀在使用时会经历各种各样的爆炸,所以制作的格外坚固,以便承受爆炸的威力。

      在他获得爆刀的十余⣭年里,历经了不知道多少次爆炸,都没有使刀身出现一丝破损的痕迹,但现在只是稍稍与这猩红的气体接触,就出现了如此大的损伤!

      绝不嘿能让这种气体沾凑染到自己!无梨甚八心中惊骇⥑着道。

      枉 很快猩红的气体再次包裹住筷他,他已经不敢在用爆刀抵抗了,一旦爆刀完全损坏在这里,不仅他的实力会受到极大的折损,他也会遭到水影的严苛的惩罚。

      灉要知道爆刀并不能算他的私人财产,严格来说他只是借ᗺ用者。

      상就在气体即将将☒他完全吞没时,他的身体一颤,居然化为一团流水,而他的本体出现在几十米外的另一处。

      那些猩红的气体也是随之一凝,然后重新朝他袭去。

      空中,雷晨的眉头紧锁,无梨甚八的难缠远超他的想象。 䓙

      他原本以为飞空就可以뤧解决掉对方,但是没想到对方居然拥有对空能力,后来他以为使用的二氧化氮就能解决对方。可没想到他是如此顽强,每次气体即将吞没他时,都会使用水瞬身术出现在其⥕他位置。

      他已经和无梨甚八纠缠了很久了,对方虽然看起来狼狈不已,但其实根本没有生命緿危险。

      面对这种情况,雷晨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让二氧ꂯ化氮的弥漫到这整片丛林之中,让对方避无可避。可一旦这样,怕是不远处的队友也会受到牵连。

      二是使用其他气体,比如氢气这类毁灭性武器,或许可以一瞬间将对方交代在这里。但是问题同样很严燺重,若是对方提前察觉到危险,用爆刀攻击自己引爆了周围的氢气的话,可能自己也会被波及到。

      㔗ꓢ一时间,雷晨这边的院战场陷入了胶着之中……

      “不知ꉝ道队长他们怎么样了?”

      ક雷晨看向不远处的迷雾,喃喃的道阯。

      ……

      ჌迷雾中,刀剑交接声和火焰四︘射,月光枫叶的身上出现了数道伤口,将周围的黑袍染红。

      但这些伤口都不致꼥命貐,㪒最多只能让他行动受阻而已,他依旧挥舞的燃烧的忍刀,与栗霰串丸艰难的战斗着。

      战场之外,夕月莲和奈良鹿之焦急的看着他,心中担忧不已。他们想去支援,但是地上的无数条钢丝仿ꁧ佛看透了他们的想法,驋只要他们稍一触碰,就会直接收缩起来,化为锋利的刀齄片!

      奈良鹿之的影子在前进到钢丝网三艕分之二的距离时就到达了极限,无法在伸长一丝,而夕月莲的幻术需要眼眸直视,现在毫无用武之地。

      “队长,一定要赢啊!”

      这一刻他们除了祈祷别无他法……

      铛!

      又是一次忍刀对拼,月光枫叶身形一颤,踉跄的退后了几步,他的肩旁被长刀锋锐的刀尖划开一道口子,鲜血顺着手臂滴淩落。

      忍刀上艥的火焰已经暗淡了很多젽,他的查克拉本就不多,支撑不了如此长时间的消耗,现在已经几왶近干涸。

      “我不会让你那么容易死去的!﷟”栗霰串丸舔了舔刀尖上的鲜血,上下打量着满是鲜血的月光枫叶,“我会慢慢欣赏你痛苦挣扎的样子。”

      而月光枫叶回应他的,只是一道裹挟着火焰的斩击,可他的攻击却被栗霰串丸轻描淡写的挡下了。

      㞪 如果说一开㞻始月光枫叶的攻击还能৆威胁到他的话,那现在连让他受伤都很困难,无论是攻击的力量还是火焰的温度,都下降了不止一成!

      又是一刀斩下,栗霰串丸甚至都没有使用长刀格挡,直接侧身躲了过去。而月光枫叶的居然一踉跄向前晃了一下,最后才稳住身形。

      他的身╩上布满了一处处暗红的血迹,就连那件黑袍也见栗霰串丸的连番攻击下破烂不堪,布满了各种大小不一的裂口,每一处裂口下,都能隐约看到血肉。

      “啧啧!”

      䖕 栗霰串丸居然欣赏的点了点惨头,仿佛对自己弄出的伤口很满意。 懋

      “不过还不够。”他直接将手中的长刀投掷了出去。

      噗嗤!

      长刀越过了月光枫叶的防御,直接没入了他的大腿,从他的大腿后侧又濉穿了出来,嵌在了血肉之中。

      血水从长刀如针쨀一般盜的刀尖流下,形成一道红色弧线,将地面染的鲜红。

      “啊!”

      月光枫叶悲鸣了一声,跪倒在地上,他想要拔出嵌在大腿中的长刀,但ꗘ那种剧痛让他无法使出任何力气。

      “队长!”

      不远处的夕月莲和奈良鹿之悲痛的喊到,他的眼中都噙着泪水。

      噗嗤!

      栗霰串丸居然直浪接将嵌在月光枫叶体内的忍刀粗暴的拔了出来,直接带起一阵血갩雨。

      ሩ 月光枫叶呻吟了一붖声,无力的倒在地上,随后他听到了栗霰串丸如钢针划甔过ẉ铁片般的笑声。

      “哈哈哈……”

      “这样才有意思啊!”

      ᖟ “不过放心,我不会那么轻易的杀死你,我怎么舍得如此优秀的猎物轻易死去呢?”

      멣 栗霰串丸俯视着倒在地上艰难喘息的月光枫叶᪟,眼神居然有些悲哀。

      “站不起来了吗?真可怜?”

      “既然你不行了。჎”他将⎛身体前倾,凑到月光枫叶面前,眼睛微眯,一字一顿的鰓道,“那我就去玩弄那两个猎物了!”

      “混账!”月光枫叶居然用手掌撑起了身体,艰难的从地上爬起,忍刀上那原本几近熄灭的火焰,也重新燃烧起来了。 稡

      “我说过,想要对付他们,就必须先杀死我!”

      他死死盯着栗霰串丸,居然踉跄的走了过去,然后一刀斩下。

      可是饱含着他怒意的뢙攻击,却轻易地的被挡下了,栗屑霰串丸兴奋的笑了起来。

      “这样才是一个合格的猎物,尽你全力取悦猎人吧!”

      他的笑容有些癫狂,随后眼神一凝,再次将手中첈的长刀投刺向月光枫叶。

      “㽕长刀忍法·蜂刺!”

      长刀的飞行速度无比之快,月光枫䍑叶甚至来不及防御,就直接被长刀刺入了肩旁。而长頽刀म威势不减,居然将他的身体带动着向后拖行,直接钉在一颗大树上,在地上拖出一道血痕。

      “队长!”

      夕月莲二人悲痛䙔的嘶吼着,他们想要冲过去킷,但是榰面前的钢丝居然蠕动起来,反射着丝丝寒光。

      或许是太多쀫愤怒,奈良鹿之脚下的影子又向前移动了一段距离,可离月光枫ᱠ叶獤还是十分遥远。

      呕!

      月光枫叶直接吐出一口鲜血,忍刀上的火焰摇摆不定,仿佛下一秒就会熄灭。他看向刺入肩膀,长刀死死的插入了他的右肩中,鲜血沿着手臂滴落,连动一动手指都异常困难。

      “肩骨被刺穿了吗……”

      随即,他又看向夕月莲二人,接连的重创让他的意识都渐渐模糊起来,夕月莲二人的身影摇晃不已。

      ؤ 他轻笑了下,喃喃的道:“傻瓜,快逃啊!”

      “看来你캡已经不能挡下我的蜂刺了。”栗霰串丸居然耸了耸肩,做出一副抱歉的样子,“我还以为你能挡下呢!”

      话ឭ音刚落,他直接用力一拽钢丝,将长刀硬拽了出来,又髬带出一阵血雨。

      月光痔枫叶悲吟了一声,无力的从树上倒下,忍刀上的火焰也在这一刻彻底熄灭。

      “看来你真的不行了,”栗霰串丸摇了摇头,他知道自己攻击的强度,对方已经不可能在站起来了,“我只能换个猎物了。”

      可他刚一转身,就听到一到╾冷漠的声音,这声音无比虚弱,却又包含着力量。

      “我说过,想要对付他们,就必须先杀死我!”

      旋即,他ꕬ居然用手掌撑起了㎷身体쭤,艰难的站了起来,手中的忍刀也在这一刻重新燃起了火焰。只是他的身体看起矣来是如此的虚弱,仿佛一阵风就能轻易篔的将䟤他吹倒。

      “不可思议!”栗霰串丸兴奋的盯着月光枫叶,身体居然微微颤抖起来,“你已经彻底取悦我了,为了表示我的感谢,我会给你一个痛快的死法。”

      月光枫叶仿佛没有听到对方的话一样,冷冷的盯着他,他的身体上突然涌起了一股앁气势,一股必死的气势。

      在这一刻,忍刀上火焰骤然升贳起,居然超越了之前所有的时刻。

      栗霰串丸眼睛一凛,声音因过度兴奋而颤抖起来。

      ๋ “居䮦然还有如此多的查克拉吗?我越来越好奇쌞,你会怎样取悦我?”

      而月光枫叶的身体动了,他向栗霰串丸跑了过去,一开始他的速度很慢,随后越来越快,最后居然直接跃到了空中。

      “木叶流剑术·葬落枫之舞!”

      而他的身体ⰱ也䱛在这一刻化为了三个,三个月光枫叶,三把被橘红色火焰包裹着的忍刀,在这一刻同时斩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