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何地电影破解版

      爬上南山的时候,看着山脚。叶雨泽不由得咂舌。这个山虽然上来比较容易。但是可怎么下去啊?

      这个不怪叶雨泽担心,上来时候因为坡度较陡。所以距离也就短了很多。

      因为地势原因,⤄积雪也比北山少多了。一些路段还是四肢并用爬上来的。

      还没等叶雨泽感慨,杨革勇带着叶雨泽朝山顶南面走去。

      走到山顶边缘,᳛叶雨泽低头往下一看。赶紧退了回来。

      原来这里竟窃然是一面悬崖。还是直上直下那种。仿佛是被谁用刀劈开那诧样笔直而光滑䬭。

      杨革勇把手中的两个铁环埋鿦在雪里。然后再细心的把马尾弄成活套,再往每个套子里撒了一些麦粒。

      ꗡ 这样雪鸡吃麦粒的时候,一抬头自然就容易被套子勒住脖子。

      㜐 叶雨泽㧉仔细观察了半天,才弄明白原理。不由得感慨发明套子的人心机缜뱰密。

      童瑉两个套子弄完差不蛚多用了一小时。

      杨革勇弄完还小心的把积雪表弄平,并往上撒了一层雪沫。这样一来,鸟儿就是看见也不会怀ῡ疑了。

      别以为这些禽类傻,它们只要看见别的动物的痕迹뒛很多都会包远离。

      弄完这些,찬杨革勇带着叶雨泽又朝西面走去。走了大概一个小时。

      若不是山顶积雪很少。估计叶雨泽又要走不动了。

      这时候杨革囶勇终于停住脚步,ꔗ叫叶雨泽一起把滑雪板穿❻上。

      叶雨泽往山下看了看。这时候他才发现这里的山坡虽然还㫻是뾓陡峭。但是已经平缓了很多。

      那些突出的岩石虽然还是有,但悌已经凤毛麟角了。自己滑雪时候很轻松就可以绕开。

      “那套子什么时候来拿?”

      叶雨泽问了一句,对这个东西他很期待。最起码现在比对滑雪有兴趣。

      “明天早上吧,天一亮就得来。”

      杨革勇想了ꄄ一下回答道。

      “那你明天来的时候叫我行吗?”

      杨革勇目光看向他。“泏那么早你妈妈让你出来吗?”

      看来ꋌ这家伙对于叶雨泽家庭状况了解的很清楚。

      叶雨泽淴点点头,“我自己早点起来就行。”

      冃滑雪的过程就不详细描写了。那感㽨觉就是60迈和120迈的区别。郝

      㻧反正那感觉就是一个字。那就是“爽!”

      ꫝ如果非要加个修饰词鐒。那就是“真他妈爽!”

      䄈 ⫵两个人下到山底还得往东再走一个小时才能回到连队。

      磖山沟里是一条小河。水不多。此时早已经结了厚厚的冰。上面都被积雪盖住。

      杨革勇一直⡪走在河面上。因为山路已经被积雪盖住,根本看不见。

      小河因为河床的原因,还容易找寻。最起码河面ꄕ上不会有障碍物和坑。走在这上面跟走柏油路没有区别。

      轫 两个人走到连队边㘎上的时候,看见一群孩子清理了河面上的积雪正在冰面上滑爬犁。

      爬犁这东西在北疆是比较万能的交通工具。冰雪对它来ꤾ说都是㋋一样的。

      孩子们滑冰都是用两个雪杖点着冰面滑行。力气大一点的孩子那爬犁᎔滑的也是飞快。ꗮ

      还有几个大一些的孩膫子正在滑着溜冰鞋。

      这东西叶雨泽见过,可不是土造的。而是正儿八经商店里面买来的。一双需要五块钱呢。

      看着叶雨泽有些羡慕的眼神,杨革勇问道:Ѵ

      “怎么样,像要冰刀吗?”

      叶雨泽一愣,随即就明白过来他说的什么。

      因为溜冰鞋的下面像一个刀子。所以兵团人都习惯称作冰刀。

      不过那⣢时候Χ的溜冰鞋确实没有鞋子。只是骋冰刃鮥加上⳸一个鞋托。所以叫冰刀也唔不算错。

      叶雨泽看着他,他可是知道一九七六年的工资可不高。

      父亲在连里算高工资了,也不ꖱ过76块钱。老妈才不过58出头。

      而且这还是因为属于边疆,加上边疆补贴。内地工资30多块钱的人比比皆是。

      一下子拿出五块钱来买双冰刀。他自刀问没那个㱪本事。

      ❖ 估计自己那温柔善良的老妈听见这个要求瞬间就得华为女暴龙。

       他摇摇头,苦笑一下没说话。

      杨革勇却神秘的一笑。“晚上吃完饭你出来,櫓我带你去个地方。”

      뾲叶雨泽点点头,刚到这个地뾺方。一切都还很陌生。自然一切都得听地主的。

      秌北疆天黑的晚,叶雨泽回到家的时候璕才下午七点。

      赮 老妈他们要八点舄才下班呢。叶雨泽待着也是无聊。便掀开锅看看,打算做饭了。

      冬天菜少,无非就是土豆萝卜。那边连白菜都没有。

      叶雨泽比较馋肉,他知蔺道家里的肉都挂在롴南边的储藏间里面。便ﳀ拿着菜刀走了进去。

      连里的房子都是成排的建筑。没有院子。

      璸 储藏间因皻为是自獺己搭建,都盖在离正房十几米远的地方。

      门被一根棍子别着,叶雨泽拔下来就进去了。

      这还是他第一次进这个屋子。一进门被下了一跳。

      房梁上竟然吊着三个宰好的羊。还有半扇猪肉。橊

      北疆天气寒冷㕌,挂在这里比冰箱还要保탍险。

      叶雨泽拿着谲刀比划了一阵,结果哪个都冻得跟石头一样,硬邦邦的。칷他实在割꘡不动。

      刚想放弃,发现橱子上面有一块猪排骨。约摸四五斤的样子。可能是上次割下来没吃。

      㫫 簧 叶雨泽大喜,一家四口红烧个Ẑ排骨岂不美滋滋? 䥬

      拿着排骨回了屋子,泡在凉水里面解冻。又拿了几个土豆削皮。

      誁 他发现这里人吃土豆不爱削皮。犯都是闹洗洗就那么切了⓷。

      想想这个年代化肥农药啥都웾不用。也就释然了。最多有点土,人吃点土不会有事的。

      不像后世,你就是把皮削了。那些农药残留也弄不掉喿。ឈ

      蒸馒头他还是会的噛,那个时代都用老面发酵。比后世用发酵粉和泡打粉发酵的面要好吃的多。那是真香。

      加上北疆的小麦筋性本身就高。所以蒸出来的馒头不仅鿬是蓬松。还劲道。

      不过今꾐天叶隄雨泽没打算庈蒸馒头。他把化好冻的排骨剁开。然后开始找糖。

      ԟ 找了一圈没找묤到,他便问弟弟。家里的糖在哪?

      弟弟一脸警惕。神情严肃的告诉他。

      mࡺ“你找糖干嘛?妈妈不让随便吃。两天才能吃一块。”

      叶雨泽一听说쌍一块便摇摇头。

      “我ᇪ不要⫐糖块。ꙫ我ᒹ要那种白砂糖做肉用!”

      新书期间,欢迎大家收藏推荐。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