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虹图片

      柳二龙眼见着一个毛茸茸的熊掌兜天盖地的拍向了自己。

      那无可阻挡的屡威势。

      那不可匹敌的强击。

      然后感觉着腰身忽的一紧,不由自主的向着后面退去,同时还能够看见有长的高大的蓝银草结成了一个巨大的盾牌,ἐ而且ὣ还挡在了自己豯的身前。

      “།嘭——”

      一道沉闷的响雷嶢生轰然炸起,就像是真的有那么一逯道雷霆在身边炸响。

      或许可能是因为雷声大雨点儿小是对的,沉闷的雷霆妧轰鸣想要把耳朵给震没了,但是̟所激荡出来的震动却没有那么大的威力。

      仅仅只是把距离较近的人给震得双腿一软,瘫倒在地上,而稍微远一ۜ点儿的就只是晃了几晃而已。

      졕 “咚啪~”

      就在众人都受到那沉闷炸响声震得有些晕眩的时候,忽然好想又有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响了一下。

      ԋ 很快的,ᆅ所有人都从那沉闷炸雷声音中恢复过来,然后目瞪口呆的原本战场的中心Ⴥ位置。

      那里站立着一个人,两黄軾两紫两黑一共六个魂环在其身周环绕,一双泛着紫色光芒ꍛ的眸子散发着摄人心魄的威势。

      这个娢人不是别人,正是被阿ᯜ银喊的王辰。

      而再看柳二龙,已经是被阿银给拉到了身边,没有了任何的危险笼罩,十分的安全。

      至于那个攻击柳二龙的五六十岁的中年人,喏,他已经躺在五米开外的地上了。

      为什么会是这䰸个样子呢呎?

      这需要慢慢道来。

      釲有没有人看清楚怎么变成这个样洩子的呢?

      有,而且还不少,在场足足有四个人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儿。

      首先是王辰忽然消失在原地,然后便出现在了五六十岁緜中年人与柳二ꀓ龙的中间,而且很出乎人的预料的,王辰的手里蹍还提着一根紫黑色的长矛。

      王ꋶ辰只是站在那儿就完了吗?

      不,并没有,要不然怎么会出现眼前看到这个情况呢,所以说,还没有讲完呢。

      眼见着那五六十的中年人攻击的是柳二龙,而且也已经招窠式与魂力尽皆用老,㷫无続法搯再转圜了ည,他却忽然就看到了王豼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倇 虽然第一攻击目緡标是柳二龙,但是也不是非得柳二龙不可,如욒果对方任意一人硬抗的话,那肯定是要打在硬抗人的身上。

      况且,刚才少宗主也说过了,男的直妘接处理掉,女的尽量是要活的,他可不敢保证这一巴掌下去那个被自己攻击的女的是否还能受硚伤活着。

      就这样,被攻击的目标由柳二龙变成了王뵀辰。

      王辰是那种硬抗攻击的顩人吗?

      显然不是的。

      你敢只是动用前三个魂技就打了过来,襯我自然是不怕你的,更何况我魂力修为还是比你高的,当我这根第四魂技极暗蛛矛凝聚出来只是拿来玩玩儿的廉嘛?

      随后,王辰抡圆了臂膀,第四魂技凝聚出来的极暗蛛摭矛画出一个完美的半圆,直接与这魂王级强者的一掌碰撞在了一起。

      按牁道理来说,王辰走的路有点儿杂,不是强攻系魂师,而且人面魔蛛作为武魂∍对于身体的力量也没有增强太多,即便对方只是一个力量型的强攻系魂王,王ස辰拼力气也是拼不过对方的。

      但是,王辰和对面的这个魂王最大不患同的是,王辰运用起魂力,那可是花里胡哨킊的,流畅至极。 푻

      不就是力气拼不过你吗?

      灀 那你拼得过炸弹吗?

      虽⭹然说没有火药,王辰身上也没有炸弹,但˵是敿王辰这几千年使用魂力的经验,把魂力当成炸药来用还是먲轻轻松松的。ꊞ

      ﱒ只见那和熊掌碰撞在一起的极暗蛛矛瞬间炸裂,发出了犹如雷霆轰鸣一般的响声,而且震荡出隕的波动威力也不怎么小。

      然后...㙸然后ꄘ就没有然后了,那不是很清楚,王辰站立在那里뇜,而那个五六十岁的魂王就躺在五ꋤ米ጴ开外的地上了。

      是哪四个人看清了呢?

      首先是碰撞的两位当䴪事人,王辰和那个躺⾆着的魂王,另外的两个则是阿뿖银和铁甲宗少宗主,阿银是靠实力,那个铁甲ꢙ宗少宗主纯粹是因为站的远受到的波及比较小。

      柳二龙站在阿银的身边,有些诧异的看着临王辰那一边,我就是一会儿没看到而已,这是个发生了什㻜么啊?

      “刺㱾啦~”

      铖 衣帛破裂的声音。

      阿银和柳二龙看到王辰背后伸出了八根深紫色的蜘蛛腿,这是王辰的八蛛矛,由于王辰不想浪费脑细胞在取名字上,所以直接就叫做了八蛛矛,反正简单朗朗上口,而且也不用交专퍨利费。

      柳二龙和阿银㗨能够被看到王辰的八蛛矛外,铁甲宗少宗主也是能够看到的,只不过是大概是害怕了王Ꭸ辰,少宗主一看王辰这有些狰狞可怖的样子,瞬间双腿一软,一股喷涌之意ŗ差点儿没忍住。

      “嚓嚓嚓嚓嚓”

      橺五声几乎在同时响起,那是八蛛矛插进人身体的声音。

      这五个人围攻柳二龙,极暗蛛ᷬ矛炸裂㓽时被直接震倒在地⹧上,所以王辰流失插在这五个人的矒身上。

      王辰的八蛛䗧矛插的位置是很讲究的,刚好是这五个人的心窝,㫃这五人刚从震荡中恢复过来,都还来不及挣扎,直接婳一首凉凉送终,샵对的,透心凉。

      这是杀人灭口。

      王辰已经打算回去铁甲城了,直接彻底的解决了这个铁甲宗,那句话教导过,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所以,直接除根,要除根了,这几个人也就不用留着了짾,但是也不能浪费了,刚才为了在第一时间为柳二龙挡住那魂王的一击,王辰还用꫁了一深次第五魂技暗影侵袭。

      要不然王辰怎么ᜱ会突然挡在那里呢?

      所以说,这几个人的废物利用就是被王辰吞噬魂力生命力,补充刚才那一爆发性的消耗。⓷

      “팘咳咳,晚辈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前辈,还ㄛ请畘前辈能够宽宏大量,饶我家少宗ⴆ主一命。”

      魂王被王辰那一爆炸的极暗蛛矛创伤了一下,战力急转直降,原本就打不过了,这再战꙳力下滑就更打不过了,所以,只能求饶了。

      爬起来之后,魂王神斣色恭敬。

      “你有什么资格让我饶他一命呢?而且,刚才我也说了,他不该拦關我的路的,我的路耲就是那么好拦的吗?”

      王辰冷笑出声。

      “快走!”

      魂王脸色一暗,然后冲着少宗主大声一喊,径直朝着王辰冲了过来。

      根本没可能两人都逃走,如果自己咸逃回去,不排除被宗主打死打残的可能发쁦生,还讑不如直接死在这儿呢,说不定軡唯一的儿子会受到些优待,虽然可能比较小。

      所以,魂王想要拦着王辰,让少宗主逃走。

      可是,他想多了,王辰只是一復个蛛网束缚就将其给困住了,一记极暗蛛矛戳穿了脖子,趔根本不给魂王机会。

      魂王没有看到,ḙ他死后,少宗主被王辰飞掷的极暗蛛矛刺中,然炿后被炸䯤成血肉纷飞。

      “走吧,去铁甲城,处湴理一下尾巴。”

      ꮆ 王辰对阿银二人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