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玩熟睡妇女

      下午的舞蹈课上课时间⭌是一퉘点半,一直持续到四点。

      同样也是一门时长两个半小时的课程。

      舞蹈练习室和声乐教室位于同一楼层,就处在声乐教室不远的地方递,仅是隔了柮半条走廊雈。

      “食堂的菜种类真多呀,米饭的超香。”走廊内的铃木由乃晃着脑袋,有些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而且还是免费的。”

      她身后的成员们闻言脸色都变得古怪起来。

      进到食堂的铃鈀木由᡾乃和路飞没什么区别,不过也正如她所说,食堂里的饭菜确实在水准之"上,出乎意料的好吃。

      在她们퐀聊天的时候,一行人ᕿ已经ꡃ不知不觉来到舞蹈练习室的门口。

      众人互相打量了一番,那种眼神彷佛在说“谁来敲?”。

      最终还是田村真佑鼓起勇气走上前,然后轻轻敲了下门。

      “请进。”

      ᒼ在门外等候的众人都听到从教室内隐约传出패的声音。

      쌱练习室的面积比声乐教室要大,在成员们的感官里,要大出一倍有余,并且室内渑的敞亮程度也高出声乐教室许多。

      蟍除了那一面大大的落地镜子,最吸引一众少女的,便是地上她们踩着的浅色木制地板了。

      不过观察没有持续号多久,有了早上经흿历的成员们很快就收拾好心情,恭谨的向室内不远处的人施了一礼。

      “老师好!”

      练习室中央受了一礼的女子饓哑然失笑,她表情随和的摆摆手,并开口道:“哈,不用这么严肃其实也可以的,我的名字是幸阪香织。”

      “称呼ఁ的话叫我老师就可以,或者叫我姐姐我也是不介意的哦,当然起外号什么的还是算了,除非是特别好听的那种。”

      “哎呀说的有点多了呢,人都到齐了吗?ꗰ”

      “一…二……十三,人数没错⭊呢,但Ю还是点个名确认一下吧!”

      “田村真佑?”

      “早川圣来?”

      ……

      在她点名޿的时候,成员们魩借此机ᬰ会正大光明的在观察她们这位舞蹈〈老师。

      証乍一望去,幸阪香织似乎远比岛田池子年轻,看起来尪也就二十五六的样子,更让成员们有此感觉的,除了外貌以外,还ⴋ有其略带活泼的声调以及那胜过岛田池子太多的生动表情。

      另外,她的着装也透露出一股年轻气息——驼色的短袖修身t恤,以及黑色的一直紧贴到脚踝的长款紧身裤。

      似乎,是个很好相处的老师?

      几ړ乎所有成员心底都闪过这个念头。

      ……

      폓 “筒井彩萌?”

      “嗨。”ﻱ

      随着筒井彩萌绵软的应答声响起,这次点名以一种非常快速的方式宣告了结束。

      点完名以后,这位名为幸阪香织的女子把手中的名单随意放到了地上,接着用一副笑意盈盈的表情看着众人。

      “真是一群漂亮的孩子呢。”

      “不过——”

      幸阪香织说着说着,忽然迈步向前,在铃木由乃没反应过来时,一个闪身凑到了对方身前,展现了完全符合其舞蹈老师身份的灵巧。

      “话说回来,你是叫铃木由乃是吧?”

      “呐,由乃你和西野是什么关系呀?”

      “是亲戚吗?还是?”

      铃木由乃被眼前突如其来人影儿晃的一惊,下意识躲到了旁边的早川圣来身后,等到她听完对方ꥄ所讲的话以后,她才ە小声的都回答道:“不是的,我和前辈没有任何关系。”

      “真的吗?”幸阪香织狐疑的开口,一副“我不信”的좝表情。

      她不依不饶的走上前,绕到了铃木뒿由乃背后,在对方惊恐的目光中,撩起了那一头垂落的后发。

      “明明就完全一样啊,你果然是在骗我吧?”

      “不…真的不是,我是爱知人。”

       “唔툌,是吗?”幸阪香织看着窘迫不已的铃木由乃,开始有点相信丆对方所说的话了,但如果是这样的话,这种过于相似的长相就更加能引起她的好奇与惊讶了。

      “好吧,暂且相信你好了,要是给我发现你撒谎的话,廲你泣就做好每天加训到七点的准备吧。”

      她这样说完,便放下了铃木由乃的头发,然后像一个没事人儿一样的重新站到成员们面前,开始了课程注意事项的讲解,仿佛刚才那个求知欲强烈到宛如初中生的人不是她似的。

      “我听说终审之前大家有在各个甄选地点试训过罆一段时间,好像还分为关西组和关东组是吗?”

      “不过那些训练所起到的作用也不大,接下来你们要经历的,才是真正的训练课程。”

      “更加正ﮐ规旒、也更加辛苦。”

      “我们之中有谁有过舞蹈经验的吗?现代舞之䴏类的。”

       早川圣来听到这里誑,有些兴奋的举起了手:“老师,我之前学过芭蕾!”

      “哦?是吗?学了多久呢?”

      “从5岁开始싚学的。”

      “很好。”

      幸阪香织点了点头,满意之情溢于言表,她好好打量了一番早川圣来캙,之后才缓缓说道:“有经验当然最好,没竛有也问题不大。쫍”

      準“但在那之前,我要讲뭬的一点是,既然我们是以舞蹈练习为主的课程,那么在着装方面駂,我们应该要有一个标准,一切着装要以服务跳舞这件事为目的。”

       “像牛仔长裤、裙子之类的影响活动的服鶞饰,在本堂课上是不应当出䱽现的,今天有成员没有注意,这没关系,明天开始按₏要求做就好。”

      “着装应当尽量宽松,像是运动服之类的就很不错,性价比对你们来说很高,当然,娴如果你有更好的选择也请随意。”

      “最后再问大家一个小问题,大家甄选时填的身高体爅重是准确的吗?”

      幸阪香织忽然问道。

      挂桥沙耶香眼神闪躲了一下菈。

      然而大部分成员的喊声已经替她做了回答。

      ƅ “是的!”

      ᄋ“好的,那么接下来就让我来看看大家的身体柔韧度如何吧。”

      幸阪香织重重拍了下掌,Ⱖ发出了清앗脆的响声㶭,她再次把早川圣来叫出队列,然后一边指믋示着她做出一些稍有难度的动作的同时,一边向一旁观看的成员们讲解。

      “待会儿大家就把这几个动作试一᭟遍吧。”

      看着早川圣来,幸阪香织不由得再次感粌到满意,有个省事的学生肯定是好的,同时,她也期望着,剩下的大部分风成员也能够像早川圣来一样省᳏事。

      但实际情况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䥗么好。

      铃木由乃现在觉得身体好痛。

      珹 那些被早川圣来自然做出的在她看来十分奇怪的动作,她一个都没法完成。

      如果说早川圣来像一个精巧뱪的器械能够随意运转的话,那么铃木由乃就是一个老旧生锈的齿轮,只能够勉强转动。

      她附近不远处的贺喜똮遥香也是跟她差不多情况。

      “怎么了,腿压不下去么?”

      铃木由乃只觉得肩膀被人一拍跔,她回头,看见了幸阪香织出现在她身旁。

      젻䌈她下意识的点点头筚。

      “这样啊——”

      幸阪香织沉吟片刻,伸出手按住铃木由乃的旅肩膀綏,她一用力,然后通过滝上面传来的阻力,就大概判断出对方的情况。 ᡾

      不벩过她还想再多检查看看,于是便松开手,转而把手从对方臂ᑟ弯下穿过,另一只手牵住对方手背,然后往外一拉。

      果然还是好硬啊。

      但,也不是没有软的地剎方。

      幸阪香织放开铃木由乃的手,駇回忆起刚焙才的隐约触感,看向铃木由乃的视线情不自禁的往下移。

      她现在有点相信对方与짅那位西野一点关系ꊘ也没有了。

      不过……

      鬼使神差的,她低头看了眼自뤶己。

      ㆤ那小巧的脚掌是那样的俏皮可爱。

      铃䏖木由乃看见幸阪香织的面色变得有些㸿不太好,她正要询问,对方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궁

      嘡“由乃啊。

      “你身体意䦢外的僵硬呢。”

      “果然还是让你加练到晚上七点比较好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