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艳门照

      黑水航线的兴旺让金孷河㰴纺⭢织集团成为了社团的一颗摇钱树,这个企业应该可以说是纯粹的民营企业,当时是那几个卡车司机的媳妇建立的,后来吸收大多数会员的投资㾡,并且和海西公司还搞过交叉控股,慢慢成长为一颗摇钱树,给社团提供了大量的税收。

      集团去年入冬之前储备了大量的羊毛和柞蚕茧等原材料,然后猫冬的时候也没有停止生产,等到开春캫港口化冻,海量的订单蜂拥而来,成品仓库一下子就下去了一半。

      今年是执委会换届묏的年份,不少第一年的社员已经正式入籍,获得了选举权,他们按钷人数比例选举出代表组成议员组,和会员委员会一起改选执委会。

      会员们虽然不愿意放弃一部分权力,但是会员的人数和力量终究有限,和社员们分享权力是必然趋势,不过现在所有的资本还有企业控制权,甚至教育,文化上的资源都是控制在会员们沓手中,将来会员们也会逐渐成为一个隐身的团体,在幕后隐隐控制。

      不过目前还不㓎至于如此,毕竟新入籍的社员ꎃ和会员们经济利益一致,执渄委会的强大씌威信犹在,权力中心还是会员们牢牢把控,所以这穮一次的换届很顺利。

      换届之缱前,执委会成员刘星林和赵鑫从淡江回到了本部,执委会的各层面干部进行了多次的沟通,最后商议出方案,蔡海遥主动要求退ꃸ出执委会,不过他将担림任未来的未来的团结基金会执行董事。

      补选朱显强进执委会,使得执委会人数维持九人不变꺚,斵朱显ぶ强在北美干得相当出色,完㽷美的当好了北美开发先锋官的角色,选他进执委会也是应有之意。

      本来刘星林也想退出执委会,毕竟未来的大员总督权力太大,他甚至建议执委会,大员总督肯定是不能让执委担任的,这也是为以后定规矩,体现领导核心只能有一个,不过被林纪元否决。

      泮 最后议员组和会폢员委员会⽖改选的执委会名单如下:林纪ᝋ元,冷春山,刘星林,李文山,蒋英文,赵鑫,张小娟,许维文,鿮朱显强。执委会还是选定林纪元担任委员长。

      林纪元今年已经过了六十岁了,不过他的身体还很好,而且威望也邍高,玧能很好的平衡各种势力,是委员长的最佳人选。

      整个换届选举完成之后,林纪元在执委会就职仪式上代表Ḃ执委会讲话:

      “首先感谢同志们对新一届执委会的支持,我在此谨代表新一届执委会向大家保证,带领社团向更高程度发뒊展。”䮚

      “五年前,我们来到这里开拓,小心谨慎,如履薄冰,终于发展到现在的规模,这是全体社员忊的努磊力下的来的,是社团﹕一如既往的坚持和对胜利℗的信心帮助我ᅠ们赢得阶段性的胜利,但是,我们的未来还很漫长,我们离彻底胜利还很遥远,可以说万里长征刚迈开半步而已,我希辵望在接下来的任期内,执委会能带着社团把另一个半步迈下来。” ҽ

      䕐 “这另一个半步是什么呢?就是我们的领㯾导䪠核ϫ心要迁移̫到大洋彼岸我们的核心土地,那ᐴ里才是将来我们发展的基础,是冥冥中的神送给我们的天选之国,我们一定要好好的经营他,爱戴他,只有到达那里,在那块富饶的土地上才能建立我们的理想国度。”

      “쉻很高兴,由于全体社员的努力付出,⬏我们ಧ已经在那儿站住脚跟了,到去年年底,我们已经有三万多的社员搬迁过去祌,并且控制了十五万人的当地部落民,在这些部落民中,我们也发展了一万多人的临时社员,把他们彎和我们的社员坚强的组织在一起,成为我们建设社团的中坚力量。”

      “接下来的几年,还有数十万人将远渡大洋,去們往北美热土,等我们把运力腾出来,加大移民数量,尽快把这些同志带过去,就能尽早开发那一片热土。”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们的海洋运输船年生产量已经能够达到一百艘以上,这些增加的新船绝大部分将进入菳北美移民船队,让我们的移民运力大⡻大增加,我们预估了一下,今年憭的移民运输量将达到四万人,这个情况很振奋人܄心呐。”

      “等我们的领导核㎎心搬迁过去之后,我们要在现૿有组织结构的基础上完善建立一个合理的政治制度,用以保证将来若干年我们的人民椒能够享有公平、安宁的生活环境鿭,建设我们的社团成为使命型政党,避免群体性的腐化堕落。同志们,这是一个任重道远的工作啊,只要我们一心为人民着想,一心为人民谋利益,人民终究会站在Ḻ我们这一边的。”

      “最后祝愿我们的社团永远年轻,祝愿我们的人民幸福安康,谢谢大家的支持。”

      林纪元マ的讲话在人们心中激㽝起了巨大的满足感和喜悦感,也让在场的봁所有人有一种负重前行的使命感,这篇讲稿将被执委会办公室印发下去,在广大社员基层组织进行쟮宣贯,以进一步统一思想。

      会后,刘星林被加了一个官衔:东海地区行政长官,멱统管大员、马场港和黑岛的ㆫ行政事务。为下一步领导核心搬迁后提前做好权力布局。

      峿 刘星林在接受任命以后,立刻回去了淡江尩,而赵鑫则开始了对社团旗下造船厂的巡视工作。

      第一站当然是玫河口뵪造船厂,现在玫河口造船厂的船坞和船台数量有十个,全部用来建造思雨级船型,这是一种老船型了,不过还是非常好用,三百多吨的载重非常适合一般的运输业务,自卫能力也挺强的,很受各个船运公司的欢迎。

      ዳ 社团最初쎙的贸易公司是社团的亲儿子,是成立时间最හ早的企业,现在早已经转型成为投资公司,旗下的船运业务裂变为海湾船运公司、白翎船运公司,北美船运公司,东海船运公司,这些船运公司都有贸䴻易投资公司的投资,并且吸收其他的公司和民间入股,发展速度很快,与大员开发公司旗下的南海船运公司、北美ⴻ开发公司旗下的伊河船运公司还有海西公䛊司旗下的海西运输公司一䘈起包揽了社团所有的海运业务。

      在各个船运蛕公司之间也有一些良性竞争,大適家也在尽量扩大自己的业务量,毕竟都能参与分肥。不过由于现在贸易量和移民任务量巨大,各个船运公司都忙得脚不沾地,还没有发展到恶性竞争的地步。

      不过船运公蚸司的大部分船只并不全是他们自己的财产,因为很多船歴只是从北海钞行贷款购买的,这些船就是抵押物,所以,如此大规模的造船工作,并没有给船运公司造成多大的资金压力。

      赵鑫在玫河口造船厂巡视完以后,马上来到綝海西基地,海西基地的船厂还是以内河船为主,也生产一些小海船用￐于外贸,那个高丽崔佳仁现在成了二道贩子,专门贩觨卖ꉾ社团的车帆海船给高丽,由于这种船经济性好,很受高丽船主们的欢迎。

      另外,黑水航线对内河船的需求“量太大,还有海西基地从南到北的海岸线有几十条河流,都需要大量的内河船只,所以訁非常忙碌。

      赵鑫到达海西基地内河船制造船台臣后,发现这里造船厂的锶模式跟玫河口的模式完全两个风格,所以赵鑫跟陪同的李军平㭋说道,“咱们海西船厂怎么有앷一股老毛子的清新风味呢?”

      李军平苦笑着σ说道,“这不要求ꍽ快么?尤其是黑水贸易公司,天天跟催命一样,加上内河船对质量要求也就是那么一回事,甚至好多船都是一次性的,所以就得是老毛子的욪搞法。”

      “哦,想不到是这种情况,这是怎么造成的呢?”赵鑫很奇怪。

      “这也是黑水航线的特殊性,上游鄂嫩堡船厂的船质量更差,基本上过不了冬季。因为黑水流域的冬季太冷,封冻期太长,船在封冻前必须要拉上岸㡌保养一番,在第二年开冻ᦝ前下水也要保养一番,成本甚高,所以鄂嫩堡船厂的船干脆就简单粗暴,完成ጕ一次从上游往下游的运输任务就行了,到了黑水堡,这些劣质木料造的船,干脆被拆解当成燃料完事。”李军平解释道톳。

      赵鑫明白了,“但是海西基地的船可以造得精致一点,可以用时间久点吧?”

      “海西基地造船主要是用料㻾足,这里不缺船材,但是缺好船材。好船材现在都用在大ﺰ型海船身上了,所以咱们造船厂用料格外足,内河船板都能达到☈二十厘米厚,工艺上놤就不那么讲究了,咱们得快呀。另外还有,内河船普遍要上岸过烵冬,粗糙点显得皮实。”李军平无奈的笑一笑。

      ꍭ 当他们来到造海船的船坞时,总算感觉有点正常了,这里的风格ᩖ类似于玫河口船厂,所勇有的船材和构件퀄用流水线作业的方式生产出来,然后再有序组装,一股纯工业的画面映入眼帘。不过赵鑫在查看船材后皱起眉头,说道,“这海船的船板怎么才十厘米厚呢,这个抗风浪可够呛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