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危机5种子

      时间也是太晚了,ꋋ值班人员连笔路都没做,走了个流程就把李梓铭关进了小暳铁窗。

      힨 李梓铭躺在铁板上,闭着眼睛,无数的画面从他的脑海里闪过。

      ...

      这身体的主人,也叫李梓铭。

      华国黑江省哈滨生人,家里开食品핪加工厂,从小到大过着富裕的生活。

      会唱歌,会跳舞,各种乐器精通,学习成绩也是拔尖。

      长相小帅,跟年轻的黎明、富成、冠希都有那么几分相似。

      曺他还喜欢健身,及其自律,体脂常年保持在13%

      这种先天条件让他顺利的考进ជ了申城戏剧学院。

      在校的他为人幽默,又有才华,长得还很帅,妥妥的风云人物。

      各类经䦏济公司,早早地在뗶他大二的时候就跟他联系上了。Ӈ

      他选了一家一个女艺人和经纪人成立的公司,他觉得这家公瓑司正在上升期,虽然资源肯定没有大公司那么多,但竞争也不会太激烈,他就跟那家公司签了协议。

      혈未来可期。

      就在这个时候,桨家里的厂栅子,出事了。

      巴氏杀菌罐爆炸,伤8死4.

      而这四里面就有他的父母和两位维修工人。

       李梓铭休学了。

      回到家他连悲伤的时间都볚没有。 浩

      赔偿。

      安抚。

      走法院。

      走门道。

      ...

      ቡ 家里的资产也就大几百万,厂房之类也不值钱,地皮也不是自己的,转眼间这些钱,一扫而空!

      还不算太差,起码这些钱够了。杞

      身边的亲戚朋友,离着他远远地鄓,悐生怕他牵连到自己,还有一些打着生意上有往来的幌子,来管他要钱的小猫小잪狗。

      李梓铭没有给他们吃血馒头的机会,干脆利落的统统回绝,个别恶心人的通通起诉。

      쁆 这些事情他处理了差不多一年。

      了事后,李梓铭手里就剩下二十多万,父母大半辈子的努力毁于一旦。

      心如死灰。

      뿈 쪾 他回到了老家쭱的老房子,在哪里住下了。

      䙧 丧失双亲的痛,让他走不出来。

      一年。

      这一年他常日已酒为伴,浑浑噩噩。

      在他的钱快要花光后,他买了张去横店的票,联系了两个群演头子,演☘了两场尸体。

      随后就找了个地方买醉,给自己过二十ﶵ五岁的生日。

      喝到困了,就睡了。

      ...

      李梓铭轻轻的扶掉了眼角的泪水。

      他起身走到洗手池旁边,看着镜子里的脸,㑏很帅。

      长久没挂的胡子犹如乱草。

      但眼里的光퉅在这黑暗的小铁窗里异常的明亮。

      “自己的梦,怎么能看一眼就走呢!”

      ...

      【声望兑换系统启动...】

      【启动成功..載.检测宿主身份信息...】

      【开始鼰绑定身份...】

      【㸬滴滴!宿主你好,ꖐ我是来自潘达...】

      “李梓铭!出来,你可以走了⭎。”

      警察拍打着铁门,对着里面喊道。

      没有管脑海里面的声音,他早有预感,毕竟这是穿越的基础流程。

      李梓铭顶着凌乱的头发,迷糊的从铁板上爬起来,看着警察愣愣䈙地说道:“我?”

      ...

      李梓铭在派出所出ꔃ来看着旁边身着职业装很是干练的女人说道:“你好,谢谢!嗯,您哪位?”

      “你폝好!你可以叫我张雅纯,我是安寿集团的人,也是你的财务管理人员。” 㹹

      李梓铭愣了愣,这两天他接受的信息太大太多,他的cpu运转不过来。

      “我的!我的?财务管理?”

       看着李ꦯ梓铭盢那一脸你在逗我的表情,张雅纯认扬真䕬地说道:“是的!喘您也ﯿ可以把㾑我理解为会计,走吧上车!一会檃你就都知道了。”

      话落,张雅纯踩着高跟鞋扭着胯脋上了旁边停着的一辆阿尔法。

       婥“这都什么跟什么?”李梓铭只能跟上。

      他感觉神经就像是乱团,刚要全部都解开,忽然又发现一个死扣儀。

      车上。

      李梓铭看着张雅纯那张졃长得不错的脸蛋上露出的职业笑容,放弃了和他交谈的想法。

      拿出手机。

      他已经完全接受了那20多年的记忆,包括手机密码。

      醒目的时间: 죢

      2014年4月07日

      手机屏保是一家三口的照片。

      他犹豫媆了一会,把这张霝照片换掉,保存了起来,还有手机相册里其他一些和父母চ的照片,都放놿到网盘上保存了起来。

      起码这一世他是有过父母的孩子。

      댈 相册里还有很多女诜孩的合照,李梓铭笑了笑,一一保存,他接受了他的记忆㌝,也接受了他的青春。

       䭺到这他也㼶没什么兴趣再翻这部手机了。

      他芣的青春还以照片的形式留下了。

      我的呢?

      ...

      路程大约两个小时。

      李梓铭发现他们已经到了申城,来到躼了一座大厦下面。

      Ꙛ 安寿集团!

      㼶他跟随け者张雅纯上颇了电梯,来到了顶层,进入了一间办公室。

      一位老者已经等待在这里了。

      “李先生您好!”

      老者起身对着李梓铭伸出手。

      “你好!您是?”

      两人握了下手。

      老者和善地鵍说道:“别拘束,来!我们坐下说。”

      老者示意旁边的沙发,李梓铭跟随老者一同坐了过去。、

      朌张雅纯为两人泡茶。

      老者微퓟笑这从沙发旁拿起一份文件,翻开读起文件:

      “李梓铭!黑江哈省生人,25岁,申城戏剧学院......”

      왼“李四悯뒁,⹋黑江哈省人,47岁,自兴食品有限公司负责人...”

      “赵璐,黑江哈省人。44岁,自兴食品有限公司法人...”

      李梓铭仔À细地⛓听着,这是这一世他、他父亲、母亲的全部资料。

      老者读完资料,望着李梓铭说道:“本来坐在这里的应该是你的父亲,可,很遗憾你的父母在两年前,离开了。”

      这种官腔这两年听了太多了,后面什么好事。

      李梓铭摇了⎩摇头说道:“他们只是去了一个安定幸福的刔世界。”

      “我现在需要知道的是,您是谁?您调查我们一家是为什么?我们家没有买짐过任何跟安Ϧ寿集团有关的保险,⑤也㖑不可能跟贵公司有任何金钱上的往来吧!”

      是的!这是一家保险集团。

      老者笑了笑说道:ሡ“李先生您别紧张,我呢!是这安寿集团的董事长,我叫承工!”

      李梓铭静静的等待下文솵。 筢 ﳣ 窕“我们本来是不应该有任何关系的,醙可因为一个人,让我们之间有了关系ꢑ。”

      ଯ “谁?”李梓铭疑惑道。

      他实在想不出他家有什么资本和这么大的集团扯上关系。

      睅这ᬥ时老㽅者说道:“你知不知道你爷爷有一个弟弟,也就是你的二爷!” 泋

      ꭦ 李硕“...”

      ৒ 这段,他쮜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