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啃女星胸

      朱天赐从来没在发布会上出现过,甚至很少出现在公共场合,就算是公司的网站上也没有他的照片,所以几乎没有人认识他,但为了避免麻烦,朱天赐还是作了一些简单的化妆,化得年龄大一些,显得成熟一些。

      秀秀更是没人认识,而且是那种五官端正但没有特点的美人脸,过目就忘,不会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两人就像一对情侣,甚至是多年的夫妻,行为动作甚至表情都很默契,根本不会引人怀疑。

      为了防止被认出来,朱天赐换了一辆奥迪A8防弹车,全身装甲,几乎可以承受任何火力射击,但却很难让人觉察得到,与外观一般的豪华奥迪车无差别,在车胎被完全打爆的情况下,还能保持一百迈的速度行驶,就算遇到极其恶劣的情况,也能坚持一定的时间。

      钱多了,就是个数字,没必要节省。

      随着智能机器人源源不断地进入市场,进入家庭,陆续出现了一些问题。

      有人试图将智能机器人改装成性伴侣。

      结果因为机器人设计紧凑,线路密集,改装失败,机器人损坏,天素公司提出高额的维护费,买主不服,告到法院,这件事被抖落出来,成为网友热议的话题,一度在热搜榜排名第一。

      在朱天赐的授意下,天素公司发表了一篇著名的声明:

      “人工智能是人类智慧的延伸,它们是人类的助手、朋友和伙伴,给予足够的尊重实际上是尊重我们人类自己,人类的未来必将与智能同在,共生共存是人与智能最基本的关系,在这个原则下,处理好人与智能的关系,是一件关乎我们人类安全的大事,希望所有人都能尊重智能的存在和尊严,在此,天素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严正声明,将把严重危害天素智能机器人并造成恶劣影响的个人列入公司的黑名单,将永久拒绝其成为智能机器人的主人。”

      声明引起广泛的讨论,天素公司作为人工智能的研发前沿,给人与智能的关系进行了重新定义,这似乎比阿比莫夫三大铁律更进了一步,阿比莫夫将人工智能看成工具,而天素公司将人工智能看成助手,甚至是平等的伙伴。

      这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该买主也在网上发表了一篇让人莞尔的声明:“我喜欢我的智能家庭机器人爱爱,准备与她共度一生,我希望她能给我提供生理需求方面的帮助,我并没有虐待她和不尊重她,希望天素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响应大多数狼友的呼声,开发出伴侣机器人,我们将一贯地支持天素公司,愿意成为天素公司最忠实的客户,谢谢。”

      网络上又掀起一番热议浪潮,迫切等待天素公司的回应。

      总经理孟永旭请示老板,朱天赐让他特意咨询了有关部门的政策,性用品是一个法律的盲区,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但智能机器人超出了性用品的范畴,已经涉及到了伦理,应该慎重。

      于是,天素公司在网上发表声明:“签于天素科技开发有限公司的技术能力,暂时还无法开发更多的智能产品,三年之内,不会进行更新换代。”

      网民一片嘘声,这显然是不负责任的推脱!

      但天素公司也没把那个买主列入黑名单,给他修好了智能机器人,按公司规定收了相应的成本费。

      有了这个前例,一些聪明人士想方设法攻克难关,将机器人进行改装,购买天素子公司生产的仿真肌肉,购买更高级的仿真皮肤,尽量做到尽善尽美,能够购买完美型机器人的都不差钱。

      有了成功的前例之后,甚至还有人专门成立了改装公司,生意火得不行不行的。

      改装公司甚至给改装起了一个专业的名字:机器人变性手术!

      连人都可以做变性手术,机器人为什么不可以?

      只不过由中性变成真正的女性而已。

      当然,也有变成男性的,只是数量较少。

      天素公司对此不置一辞,就当不知道,不过问,也不发表任何声明,法律方面的事情,天素公司没有权利干涉。

      轰轰烈烈的智能性伴侣事件的热度慢慢地消退。

      除了这个闹剧,还有一件事情引起热议。

      事情发生在一个小型游轮上,一个富豪带着他的智能家庭机器人出游,这时,一个孩子落水,孩子的家长大声呼救,而智能家庭机器人并没有第一时间营救,在主人的命令下,机器人这才跳入江中,结果她没学过游泳,身子密度又大,直接沉了下去,孩子被游轮上的工作人员救起,智能机器人却是在第二天才打捞上来,她陷入泥沙和水草之中,电能耗尽,没能从江底走上岸边。

      热议的话题是,智能机器人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救援,这不符合阿西莫夫机器人铁律。

      天素公司给出的答复是,天素机器人的智能程度有限,判断能力达不到相应的高度,并不完全符合阿西莫夫机器人铁律,另外,天素公司再次声明,人工智能是人类的助手和伙伴,不能强迫她做出超出她能力范围的事情,天素公司的智能安全标准与阿西莫夫机器人铁律是有区别的。

      天素公司在网站上公布了公司智能机器人的安全标准和细则,其中就有阿西莫夫机器人铁律,但第一定律之中,并没有“不得目睹人类个体将遭受危险而袖手不管”这一项。

      网上有人反对,有人支持,反应不一,几乎对半。

      不管怎么说,天素公司智能机器人在这一项上受到了一些诟病。

      但天素公司并没有变更的意图。

      还有一件事情引起了朱天赐的高度警惕,米联邦开始对华夏的几个高科技企业进行制裁,不仅限制产品输入,还打算给有关的芯片进行断供,尤其是电子产品的巨头华伟公司,受到了最密集的打击。

      天素公司并不在打击行列,主要的原因是,公司机器人的产量并不是太大,智能靠的是程序,对硬件的要求不是太高,就算断供,对天素公司的影响也不大,可以用其他的替代产品。

      但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他的独资公司比起华伟不上市的股份公司更容易被打击。

      在关键技术上不能太依赖国外产品。

      朱天赐决定购买高级光刻机,定制生产自己的芯片。

      实际上,机器人的内部空间远比手机大得多,对硬件的尺寸要求相对宽松,芯片完全可以由老型号的光刻机生产,甚至代加工都可以,但朱天赐仍然决定购买最新型的光刻机。

      原因有很多,首先,他准备将有些智能程序固化,比如基本的判断和常用文字的识别,用硬件远比程序更快得多,就像胎儿生来就有脑神经连接一样,让智能从硬件上就具有基本的能力,朱天赐还想将存贮元件进行重新设计,来适应人工智能特殊的存贮方式,但这些技术需要保密,不能进行代加工。

      纳介公司也有光刻机,只是档次太低,不能满足这些要求,何况毕竟是两个公司。

      另外,为了给丝丝和秀秀更新换代,也为了将来研发其他的产品,必须用最新型的光刻机,朱天赐甚至都想自己研发,但因为里面涉及太多的技术,就算得到了全部的技术,他也生产不出来,只能暂时作罢。

      朱天赐先让秀秀学习光刻机的制作原理,并设计相应的芯片线路,在这方面,丝丝就无法胜任,而秀秀拥有远比研发人员更快的速度。

      他让纳介公司在港城的分公司帮忙解决外汇问题,让维尔京群岛的约翰陈帮忙,多付了百分之二十的价格从一家澳洲公司倒买了一套刚刚交付的7纳米光刻机,运到港城,朱天赐在港城单独成立了一家芯片代加工独资公司,芯情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尽管这样,他在维尔京群岛的公司仍然受到了严厉的制裁,被列入米联邦黑名单,禁止其盟国与之进行任何高科技的贸易,朱天赐干脆让约翰陈将公司注销,约翰陈也先后得到了二十万美金的补偿,非常高兴,希望与朱天赐保持联系,以后有用得到他的地方尽管开口。

      澳洲那家公司也被警告,受到一些损失,但比起轻易赚到的几千万美金算不了什么。

      年底前,芯情科技开发有限公司的资金、人员、厂房、设备逐步到位,并进行了调试,开始接单进行微芯片的代加工生产,为了技术保密,朱天赐亲自带着秀秀驱车过境到达港城。

      对于基本辨识和阅读能力的芯片,朱天赐没有打算保密,而是进行了专利保护。

      这样可以大幅提高各个公司所研发机器人的基本智力水平,但需要付出不菲的专利费用。

      但仅靠识别芯片就能实现高智能是不现实的,还必须与相应的程序搭配,而这个程序模块是加密的,是几乎不可破解的,至少现有的技术破解不了。

      新的存贮器芯片最大的特点就是区域化,立体化,是与天素公司的智能模块配套的,并没有采取多少更新的技术,作为单独的存贮器并没有什么优势,而且价格比普通存贮器高得多,没有什么盗版价值,但朱天赐仍然申请了专利保护,提高了一些仿制壁垒。

      在第一批芯片调试并生产出来之后,朱天赐就返回了魔都,在这之前,将新招聘的总经理萧波宇提拔为芯情公司的总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