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让人揉我的胸怎么办

      就⚉在林峰两人离开不久后,王知与另外一队王家队伍终于赶到。

      看着鷘手下全军覆没,雐身上的东西也被收刮得一干二净,赶到的王知神情阴晴不定。ࣙ

      Ժ为了对胰付那四阶妖兽,已经废掉了一队人,如今又是一队人被劫杀,王知心中的怒气已经升至了头顶。

      剩余的手下看到王知这幅样子,皆不敢有任何举动,就连探查同伴的遗体都不敢发出动静。

      只见王知深深吸了口气酬,将自己的怒火深深的压了下去,朝着正勘察周围㑧的手下低㫵沉道:“找到什么线索没有?”

      “少爷,除了王四是受重击而亡,剩下的弟兄身上篆只有刀伤,而且除挟了些小伤之外,皆是一击毙命。”一个手下探查一番后,朝王知禀报道ザ。

      说完,神情有ᨢ些奇怪的继续道:“还有一点,王蔗三的身上除了致命韚伤外,毫无其他战斗痕迹,似乎是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膗按理说王三身为领队,修为和战力都是最高的,不可能连其他的兄弟都不如,泍连能够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不得不说,王家人还算是专业〬,不过一番探查就能从伤口判断࠳出了些许战况。

      砫听完汇报后,随意扫了眼战场,王知眉头紧皱道:“记下ਡ我说的话脌,按照这些条件给我把人找出来,若是碰到条件相符的人,第一时间汇报给我。”

      顿了顿,一边打量着战场一边分析道:“敌人数量在两至四人之间,杀了王四ꔹ的擅用钝器,杀了王三氚的有三阶五星以죡上的修为,擅用刀,而蔍且一定擅长隐匿。

      ⡮ 若是遇到依附在王家下面的势力,或者与王家交好的人,给我讲䡬这些信息传出去。

      任何队伍里有符䫉合这些条件的人,通通给我盯住,然后上报给我,꼨王家一定쮼重重有赏。

      敢对我们王家下手,我一定要让他们知道后果是什么,要不然世人都会以为我们王家好欺负。”

      一旁的手下听到王知的话,纷纷应䓔是。

      不理怒会手下赝人的奉承,王知注视着那些王家子솇弟的尸首,表情平淡,语气中不带丝毫情感,朝着手下人吩咐道:“将这些弟兄就地火化,活着带不回去,死了孓一定要将他们带回族里。”

      说完便不理会手下人的馼忙活,阴沉着脸走到树下,没人知道王知心中在想什么。

      而此时林峰两人早已停下,林峰沉默的坐在树下,不知脑海中在思考些什么。

      匮 朱能则怪异的看着沉默的林峰,对林峰ꘓ此时的状态很是奇怪,相处了十多年,他从未看到林峰如此奇怪的样子。

      似乎感觉到林峰的桓心思有些乱,朱能并未打扰㷵林峰的沉思,只是᜽静静在一旁清点着这一战的收获。

      䢳 퀺 并不是朱能的心性比林峰坚韧,也不是朱能天生冷血。而是朱能小时候曾经历过类似的事情。

      趃ﻃ朱能小时候出游时琏被敌对势力追杀,若不是朱能父亲救援及时,估计朱能父亲只擵能重新练号了。

      լ 也正是那一次经历,让朱能见识了휌世间冷血,黑暗的織一面,甚至还趁乱捅死一个小卒的朱能,现在才能如此坦然。

      涌 썥 要知道那一次的经历,让年幼的朱能把自己关在房里足䎇足一个月谮,直到最后才自己鯼从阴影中走了튄出来。

      也正是因为如此,大概猜到林峰异常状态的缘由,朱能才未打扰他。

      윉 他相信这种事情,对这个从小就成熟冷䦂静的兄弟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

      许久后,朱能刚清点完收获,就听到林峰重新恢复了ᲈ心态后,那自信랎的声音。 ᾏ

      “我说老朱啊,你可别偷偷往自己兜里塞东西啊。”想通ⲃ了的林峰,笑意吟吟的朝正捧着储物袋的朱能调侃道。

      黳看到自家兄弟恢复正常,朱能毫不客气的笑骂道:“你个死疯子,小爷我缺这︍点东컕西嘛?我只要能够进入决赛,这些个穷鬼的东西,我看都不带看。从”

      “哈哈哈,௶知道你ࡸ们朱家富可敌脼国,赶紧把东西清理干净ⳙ,那ᰙ些垃圾货␅色就留在他⌷们的储춼物袋里,连着储物袋一起丢掉。”听到ぽ朱能不屑的语气,林峰乐了起来。

      听到林峰话,朱能眯芰着一双小眼睛,笑意吟吟道:“可以呀峰子,手段这么熟练,是不是背着我偷偷干过这种事啊椥。”

      林峰闻言一怔,这算哪门子的熟练,只不过是自己前世被网络上的东西轰炸猤得多了ꟸ,这才随口一说。

      看着朱能的贱笑,林峰抬腿作状欲踢,笑骂道:“说得这需要什么经验一样,是你自己不帺动脑子去想,还怪我熟练。”

      횩 “那不是嘛,若是一般꬧人,估计连个子都不会丢,要知道一个储物袋也值些钱,往些黑店一丢,又是一小笔。”朱能一边转移着物品,一긵边回应道。

      看着朱能⚉把那些低端的东西往收刮来的储物袋里塞戡,有些不屑道:“笑话,我林峰是ꠠ一般人?这些东쯎西,我才不稀罕呢幘。

      倒是你刚㽛刚说我熟练,你自己连处理脏物都说得头头是道,估计你才是那种惯犯吧。”

      朱能脸上顿时布满了黑线,没想到反倒被林峰调侃起来了。

      不再接林峰的话茬,收拾好了之后的朱能直接将那些王家皅子弟的储物袋随手一甩,若无其事的拍了拍手上那根本不存在㖄的灰尘。

      接着站起身来,撇了一眼林峰道:“点过了,献没啥好东西,我就留了些灵石和有用的丹药,其他的东西都丢了。

      还有这些人的兽核倒是不少,加上我们自己的,估计足够我俩进决赛了。”

      “他们早就进了这核心区域,兽核不多才怪呢,不过这辛苦的猎杀妖兽,还不᷵如来这么一波收获大,难怪这世上那么多山匪强盗呢。”听到朱能的话,林峰魴并不惊奇,反而啧啧有声的说道。

      看到林峰若有所思的神情,朱能微微一愣,随后反应过来后不屑道:“强뗌盗什么的那都是不入流的,像前段时间有人把王家宝库䬜给收刮了一遍,那才叫牛,那才叫暴富呢。”

      听到朱能提到王家宝库,林峰有些心虚,若无其事㗕的回应道:“这倒也是,路上抢劫肯定比不上光顾一个大势力的宝库。”

      “哼哼!听说那次没把王家宝库里的东西收᳾刮干净,要是我啊,肯⢧定给王家那些二货收刮得干干净净,就算拿不完,我也给他们点了。”朱能似乎想到了王家针对他们时的动作,冷哼道。

      不得不说王狳家罵人对他们从不手软,稍有机会,暗地里的手段曝便是接二连三的袭来。

      꼻导致了朱能一谈到王家,就一副恨得咬牙切ṵ齿的神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