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污污污40分钟免费观看

      “够了,此时是商议如何赈灾一事,不是让你等在此针锋相对的。銠”摆摆手,李世民有些不悦地扫了眼站出来的礼部尚书핀,看向李承乾㿞说道:“逆子你继续说下去。”

      “是。”瞥了眼有些不甘椩心退回킶去的王建仁,李承乾收回目镕光说道:“曾经各朝各代救⮐治受灾百姓,全都是由朝廷调拨钱粮安抚,而道路桥梁等썆被损坏需要修筑时也是征集ၛ百姓服徭役来做工,甚至连伙食都得百姓来自己负责,可承竒乾现在想问诸公一句合理吗?”

      扫ᆘ了眼ꞡ一个个都朝自己看来三省六部的一把手二把啥的,李承乾ṻ不待他们回话,又ﯤ继续开口说道:“也许챁诸公都会说百姓服徭役此些从古至今早就已有了规矩的,可是诸公可曾想过为什么很⟱多东西今年刚修了明年又得修这ৄ个问题吗?”

      詨 “那殿下知道这到底是因为什么臀原因吗?”点点头,房玄龄捋捋䷧胡须有些好奇地问道韉。

       “房相此问问得好。”冲房玄龄笑笑,李承乾竖起手指回答褨道:“第一,百姓的日子本来就过得艰辛,除了交赋税之外每年还要服徭役时䮬口粮还得自备,如果换⶟做你我,谁做工之时又能认真。”

      “第二,虽说百姓中也有懂得石匠,繳木工等手艺之人,₈可他们毕竟不是专业的人才,所以他们做做小工程外,苤大的工程他们根本就不可能把控得了。” 䢟

      “第三,坊间俚语说想让马儿跑罽便先得给马儿吃草,而想要东西做好完成Ấ的快,那不给那些服徭役的百姓们些钱粮补贴⠝,这难道能说得过去吗?”

      “可如此一来閊,朝中的开支只怕是有些入不敷出st啊!”房玄龄虽然也感觉李쟹承乾的话有些道理,可一想到每年的收上赋税收上来的就那么多,要是以后征集百姓服徭役再额外调拨钱粮补贴,只怕是……

      鵮抬头看了眼斜靠在࿄椅背上,手托下巴的李世民,房玄龄可是知道自己的这位皇帝陛下心头早就想对高句丽动手了。

      ⊃ “其实此事承乾也曾认真地思考过。”放下竖着的手指,李承乾眯了眼那些沉默不语,出身门阀世家的官员缓缓地说道:“所谓士农工商,商贾的地位ț是低了点,也不能参加科考,但商却能富国,所以儿臣想请父皇下旨免去商贾不能参加科考的这一陋俗,另본外再把商人之税从三十税一提升到二十税一,另再增添一项过税,而且把征收瘇商税与收缴百姓赋쉇税分开来。”

      “此事等把运河决堤之灾完成,承乾你把方案拟好了呈上来给朕看过之后再议。”好笑地看着自己这个嫡长㳶子,李世民实在是感觉有些头疼。

      世人都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可瞧瞧他。

      刚才那些世家门阀之人才反对了他一下,结果黲这一转㲒眼他便又准备开始报复人家了。

      ꊋ 在心里默默地感叹了句,李世民知道自己得拦住李承乾了,要䅔不然那些世家芙门阀的大臣人又得站出来闹了。

      “是。詳”

      点点头,李承乾也知道现在还不是动世家门阀的时机。

      “那依承乾你之见,难道此次赈灾皤真的得调派朝廷大军过去?”抬手捋捋胡须,李世民心里有些担心。

      “回父皇,其实调派大军过去只是为了帮助百姓们重建家园,尽早恢复生产,所以大军人去了就行,至于衣甲刀枪等什䓂么的全都不用带。”摊摊双Დ手,李承麍乾知道李世民话里是个什么意思。

      不就是担心有人造反吗?

      痧可这可能吗?

      虽说李靖,李勣等人是老了些,可如今若论领军打仗谁又会是他们的对手。 㜗

      ᛘ当然,ⓝ更춝为重要的是此次去洛阳那面赈灾又不是自己去,他李世民有必要拿话来试探自己,用得䨔着用梙那种眼神看自轘己吗?

      习惯地伸手揉揉鼻尖,李承乾幽幽地在心┢里叹了口气,实在是感觉自己有些卖力不讨好。

      “若如此,那朕便依你之意,从朝中调出两卫前往运河决堤之处帮扶受灾百姓,以显我大唐萺李氏㾚皇族爱民如子之心。”听完李承乾的话,李世民沉吟片刻,终于下定了决心。

      其实想想也是,将士手中身上如果没了衣甲兵刃,那不就跟老虎没䞁了爪牙一样,再凶猛又能如何。

      而且李世民相信,那怕왧这些调派出去大军被人煽动造反谋逆了,自己只要䎎一声令䐤下,挥手间便能镇压了。

      “父皇英明。”

      躬身一揖,李싯承乾一个马屁拍了上去说道:“其实儿臣刚才说那么多话的意思糊是,此次救治受灾百姓应一改以往般那样分粮送食,而是应该以工代赈,要不然以后若那里再发굜生灾荒,难道什么都要等朝廷前去了才开始自救吗?”

      “既如此,那揝此次前往洛阳周边赈灾,救治百姓之事便由承乾你去ꇝ罢。”扫了㴙眼御案前两边都沉默不语,不再站出来反对的大臣们,李世民想了想直接下令道。

      “尼大爷的。”

      听到李世民的命令,李承乾暗骂一声,实在是不想接这个任务,但却不得不认命齄地拱手答应道:“多谢父皇对儿臣的信任,儿臣此次绝对不负父皇之盼。”

      “嗯,那此次承乾你想带谁一蓎起随你过去赈灾。”虽说知道自己这位嫡长子已经豁然쨉省悟,洗心革面了,但李世民还是忍不住再一次试ヌ探起来。

      毕竟近来他出的风头实在是太多了,威望鲩也渐渐地传了꫄出去。

      而且最主要的是,李世民可是知道顧这些时日哭以来李承乾这个嫡长子可是跟房玄龄,李靖等ဟ人走得很近。

      “这……”

      扫了眼御书房内的诸位ꄺ大佬一眼,李承乾眉头一皱,实在不熊知道自己应该选谁。

      ᧠ 虽说这一屋子˕的人蚅个个都是有真才实学的,可除ဳ了爵位之外,谁的官阶不比自己大。

      至于那两隽个官阶跟自己差不多的自褚遂良和许敬宗,想想两人在史书上的评价,李承乾在考虑到底要选谁。

      㢀“难道朕这三省六部的仆射,尚书们,承乾你一个都没看上吗?”瞧着李承乾难以抉择的样,李世民眼睛一眨,有些报复鸴似的开口问道。

      “启禀父皇,儿臣不柞敢。”无语地翻了个白벐眼,李承乾很是认真地回答道:“儿臣本想在诸位᪻大人中选一个,但又害怕选了这个又得罪那个,所䖔以有些为难。”

      “无事,朕这些股肱之臣岂是那դ种斤斤计较之人。”摆摆手,李達世民就是想看个笑话。

      “那儿臣还是选许敬宗许大뙺人吧。”伸手一指许敬宗,李椴承乾一咬牙下定了主意。

      虽说许敬宗此人是比褚遂良无耻,阴险狡诈了点。

      可是要说道干实事,李承乾觉得还是跟许敬宗这位动不动就出卖队友,转变阵营的家伙用的顺쇢手些。

      PS:今天轮岗,要上二十四小时班抽社不出时间,所以賰就一풠更了。

      同时也谢谢那些指出错误䀛之处的兄弟们,只要你롵们一说,小子会改的。

      谢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