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图网

      张景艰难的张开双眼,

      精气神箝的消耗一空让他觉得浑身无力,头疼欲裂。

      㼿

      “这里是我的房间?”

      他看着眼前熟悉的环境,自己ꡨ已不知何时回到了青云。

      “醒了➼?”

      张景侧头一看,这才发现道玄坐在床旁。

      “师父。”他挣扎着起身就要行礼。

      “莫要乱动!”道玄皱着眉头,呵斥了一声,䦻只쵑是那双向来古井无波的眸子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心疼之色。

      ࿡ “你㠿精气神消耗过多,需要静养,你我师徒之间也无需那些虚礼。”

      “知道了,师父。”廓张景乖巧的应了一声,将身子缩닁回被中。

      师徒两人突然默默无言,室内安静的有些过分。

      张景忐쳞忑的看着面无表情的道玄,自己师父总是这样,一幅面无表情的样子让人看不出喜怒。

      “知道错了吗?”

      良久,道玄出丏声,声音䭐之中带着怒意。

      “我知道错了,师父。”张景连忙应꒪道。 䄺

      䩳“错在哪里了?”۟

      “错在......”张景语塞,他哪里知道自己又做了什么事惹师父生气了,总不能是青玉枣事发了?

      看着眼前錎弟子一副﮲“师父说我错我就错了”表情的小弟子,道玄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 “面对一个上清后期的大修行者,你不管ὤ不顾㻋便冲了上去,张景,张仙师,你当真是好气魄,好胆量!”

      道玄双䑻目喷胤火,只觉三尸神暴跳,连景儿也不叫了,出言讽刺道。

      当姬羽回山秹将事情回禀这事,他是何贾等的后怕!

      駋 甆险些,他就和自己的小弟子天人两隔,上演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惨剧。

      혍 生气之下,连带那不负责任的师弟也被自己狠狠骂了一顿。

      “当时不是没办法嘛......”

      煿 菏 看着道玄不善的眼ዷ神,张景本想为自己辩解䏄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变得几乎听不见。

      张景垂下头,没有쓿再言语,他明白师父是担心自己彜,但他不觉得自己的选择䑞有错。

      看着小弟子倔强的样子,道玄突然不知怎得就是生不起气来了,他叹了一声,횛不知道说些什么。

      若是张景身上的事发生在任何一个青云弟子身上,他也只会夸这个弟子읇一身正气遴,扬我慏青云门楣,哪怕换做是自己年少时,自己的选择多半怕是和张景一样。

      可是当这些事૾发生在自己珍视的人身上,䧡道玄发现自己不能等闲视之了ὗ,这恐怕也是全天下所有做父母师长的人的心情,心底里不愿自己的孩子做英雄,因为英謴雄总会受伤。 ᬐ

      可是孩子长大了,有了自己的选择,鱘做长辈的又能如何?

       张景虽然不过十一岁,但一身修为在青云也是排得上ᬞ号的,更是牱领悟틺剑意,륜与那魔头一战领悟的剑招⥊更是惊人!ྻ现在青云除了上清长老,谁能压张景一头?便是那鯂些刚入上清,修为不高的,大意之下,也很可能败在张景手中。

      这样的张景年龄虽小,可又有谁著能将他⁂当作一个孩童对待?

      “你长大了,为师也不好多说些什么,想来有些事你也懂得自己思考,只希望你日后댳做事莫要莽撞,三思而后行。”

      道玄顿了一下,后面的话突然侱有些说不出口䉙,嘴角抖动,最后还是说了出来

      “千万莫让↮,为师担心。”

      馓 쁆 张景感觉鼻头微酸,一股暖流涌上心头,看上眼前的师嶞尊,他不知说些什么,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到最⍕后化拿作一句

      “知道了,师ꛅ父。”

      卺“如此,便好。”

      师徒间的氛围也陡然一松,道玄开始问张景这一年来的所得。

      张景将自己这一年来下山所见所闻讲于道玄听,卧虎山杀绝阴子ߺ,淮阴城ꁹ杀黄䶉彦,还有得到̣八神咒。

      张景将玉牌从小檆乾瀤坤袋ᱲ中拿了出来,递给道玄。

      “师父,元阳子前辈所留的道门八大神咒便被记录这玉牌之中。”

      道玄犹豫了一下,接过玉牌。

      “景儿,这本ိ是你的机缘,按说为쥙师不能贸濙然接受,但按你所说,这八神咒是对青云术法一个极大的补充,对青戺云底蕴有极大的帮助,为师只能汗颜受之。等为师将这八神咒整理出来,再将这玉牌还你⮛。”

      青云门向来没有让门㯁下弟子将所获之物上交的规矩,但这八神咒对青云帮助着实不小,为了青云,道玄只能收下,日后再在其他方面补偿自己的弟子。

      “师父言重了,景儿凁也是青云的一份子,蜺身为青云门人,回报宗门本就是景儿的责任。”

      听见这话,道玄脸上露出欣慰之色,觉得自己没白疼这小弟子。

      “对了,师父那村中百姓如何,还有,姬师叔怎会赶到草庙村?”

      张景想了想问道。

      욳“那村中只留下了两个孩子和一个煞气迷心而疯癫的男人,其他俱已遇害。”О 뇥

      道玄悠悠一叹,接着说到

      缶“至于你姬师叔,是为师安排暗中护卫你的,谁知᱑那蠢物贪杯,险些误了正事。”

      说着道玄又有些生气了,直쿆接䱌用蠢物称呼姬羽。

      张景也顾不得这些,他现在꺽所想只有道玄所说的草庙村只活下来两个孩子一个男人,有些出ឌ神。

      뎬 道玄一观便知张景心中所想颜,出言安慰道 䥴

      㖍“景儿,人死不能复生,你无需如此,日后若是找到那魔头,为那些百姓报仇便是。“

      “师父,我没事。”张景抬头,朝着一脸担忧的道玄笑了笑。 슌

      道玄见此也不再多说,他站起身

      “景儿好好休息,也蝹不打扰你了,等你꜔修养好,那日的一些详情还需要你告诉为师和你诸脉师叔们。”

      闬 说罢,道玄便离开了。

      张景躺粁在床上,仍有些恍惚,草庙村的事让堗他想起了自己以前,多么的相似呀,自己,还是没能改变什么。

      苦笑一声,摇了摇头。

       “师父说的对,人死不能复生,我不应该只是悲伤,쿍应该勤加修行,找到那魔头,亲手斩了他祭奠死去的乡亲。”

      从悲伤无力的心情中挣脱出来,张景重新振作起来!

      不过,他突然又想起师父刚才说到一句话,脸色霺一变,

      “不好!青玉枣的事要事发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