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历史穿越>

      人生之路难免遇到坎坷,摔倒是在所难免的。

      但怕就怕在同一个地方,用不同的方式摔倒两次。

      这样的情况,是非常打击人的自信心的。

      㓠特别是自以为算无遗漏的情况下,眼睁睁看着自己功败垂成,就差那么样一点与成功错失交臂。

      自然更会增加憋屈的程度。

      像张士慧就感受到了一种几乎要吐血的滋味。

      他根本就没法接受,几乎已经攥在手里的成功᭞,最后一刻又从指头缝儿里溜走了。

      所以这天他回到家之后,就根本没心情再去軍上班了。

      挂긧了一个电话请了假,待在筒家里生闷了一天。

      他什么都不想吃,几乎一宿都没合眼啊。

      却伴着愁眉苦脸和难以排解的郁闷,整整抽ࡰ了两包烟。

      把嗓子都给抽肿了,小脸儿也给抽绿了。

      直跲到在床上翻烧饼,煎熬到了凌晨时分,才勉强琢磨出了一个有可能挽回局面的主意,这才迷迷糊ﳧ糊睡去。

      可话又说回来了,办法῭虽然是有了,但无论做什么,怎么干,还是得靠钱啊。

      꼦因此,也就是在这一天晚上,张士慧早早的跑到重文门旅馆来接班儿。

      他趁着别人收拾东西的时候,把宁卫民叫出去抽⭯烟。

      烟递过去,火儿给点上了,又桏踌躇了老半天,才鼓足勇气,提出想要跟宁卫民借钱。

      쩥说⤈真䤚的,张士慧之所以会这么磨叽,就是因为他自己知道和宁卫民的交情尚浅。

      툞他们只띗是能谈得来的同事,还远没到能过钱的地步。

      㰟 可这又是没办閱法的事儿,谁让他已经把关系近乎的熟人都求遍了呢。

      宁卫民已经是他思来想去,最后仅有的能筹到钱的可能性了。

      毕竟才刚刚发了工资,只要宁卫民愿意多以借给一点,那就能给他增加一些助力。

      说白了,张士慧的处࣓境已经被逼上梁山了。

      不甘心,让他特别希望能集合一切能利用的资源,做破釜沉舟的最后一搏。쌃

      否则,ꬳ积蓄没了,面子没了,好几百块的亏空还得填上。

      他真不知道自己怎么跟刘炜敬解释,更怕会因为此事,让女朋友瞧不起他。

      孴 那人家还会愿意把终身托付给他吗?

      当然,求人终究让人难以启齿。

      更何况自己还知້道这有点强人所难。

      轜于是当“借钱”这俩字一说出口♚,看到宁卫民眨了眨鷥眼睛,露出颇为意外的神情,张士慧就心虚到家了。

      也不知怎么了,明明早就编好的说辞,想好的天花乱坠的理由,居珒然只字片语也说出来了。 瓍

      这一刻,他反倒是臊得恨不得找个地䤘缝钻进去。

      心韌里充满了说不出的疲惫、黯淡,和一种情不自禁的后悔。

      算了,别编了,何必让人家为难呢?

      这次要干的风险也不小,干嘛要再拖一个下水呢?

      哎,我总不能真成个名副其实的骗子,让名声臭䣲大街吧?

      至少,也没必要非得增加一个人恨我、骂我呀…ࢴ…뗵

      졂但恰욑恰就在他自怨自艾,几乎想要主动表示这个请求就是个玩笑的时候。

      怎么也没想到,宁卫民做出的回应居然痛快得不像话。

      张口就问袩,“你要多少啊?说个僭数儿。” 啵

      ꌂ ‸ 张士慧先是愣즔了一愣。

      片刻后,等一琢磨过来,他有点쯫激动了。

      “哥们儿,我……我想跟你借一月工资,怎么样?成吗?”

      而宁卫民面对张士慧充满希冀的眼神,愈加彰显出仗义来。

      “成籕啊。怎么不成?可一个月工资㥽?那就六十多块,你够吗?你到睝底需要多少?没关系,你直说。妳”

      “啊?那……那当然越多越好,要不你……借我一百?不不,一百五,行吗?就一百五……”

      张士慧可真是喜出望外。

      他报出的数儿,就是他渴求的极限了。

      其实这倒不是说他不需要更多。

      主要因为想到自己已经两롗次把跟熟人借来的钱都赔光的事痣儿,自惭加亏心。

      即使塸宁卫民能再多给他,他也没勇气、没脸面去承担更多的人情。

      “一百五是吧?我还真有,你等着,我这就去更衣柜䷣里给섳你拿去。”

      宁卫民再没废话,果断转身就走。

      不一会儿琔,他居然真的把钱取回売来了。

      但有意思的是,事到临头,张士慧接钱时,反而显得有䞮些惊慌失措。

      因为他可没想到事情有这么容易。

      “我……我给你写个欠条吧……”

      “不用。”

      “那……你就不问问我干嘛用吗?”

      “嗨,我就一句话,兹要你不是拿这钱去赌,干什么用都行。你是去赌吗?不是吧?拿着就큩完了。”

      可宁卫民越是如此局气,如此信赖,却反倒让张士慧变得越不自在。

      他的脸色在夜色中悄䤘然涨红。

      跂 鯧“哥们鯑儿,你怎么带着这么多钱来单位?你不是有什么重要的騾事要办吧?你把钱借我……这……这……”

      ‡ 这怎么话儿说的,他纯属自己想多了,还误会了。

      묙 宁卫民呢,却只是淡淡一笑,根本懒得去解释自己不缺这几个小钱。

      因为他懂得,既然是雪中送炭的먲事儿。

      当灦然让对方认为自己所付出的和需要承担的东﷘西,越多越好。

      而他态度렦上表现的越坚定从容,效果越佳。

      这不是奸猾,而是与人打交道놾的基本常识。

      本质在于不䓠要炫耀,尽量尊重,只有这样才会有好结果。

      否则,好心也会伤人。

      “没事儿,你呀,就别跟我客气了。我再急也没你急。咱明说吧,看你궼这样子,我就知道你遇见事儿了。所以你甭㍢多想,踏实用吧。我不会催你的。” ㅶ

      ౚ说完썁,就把钱塞到了张士慧的手里。

      张士慧彻觫底感动了,甚至有点震撼,心底的暖流让他的眼角居然湿了。

      슠 “我很快就还你,我……我下个月凑齐了,下个月就还你!最多俩月。瞧我这德行,动不动张嘴跟人借钱,我什么时候跟人借过钱?我完了我……”

      说实话,此时无论宁卫民提出什么条件。

      嗘以张士慧的心气㕆儿,都会连想都不想就答应的。

      只要能让宁卫民满意,张士慧恨不得能翻两个跟头,打个旋子。

      因为从来没有人这么痛快的借钱给他。

      除了爹ꇹ妈,除了刘ꟓ炜敬。

      他身边只有宁卫民能对他这样的慷慨,给予他如此的信任。

      可他们才认识几天啊…… ྴ 趥 “哥们儿,打住打住,言重了啊。谁还没ᭆ有个为难的时候?”

      宁卫民却是抱着同情尽力安慰,很想让气氛轻松点。

      “今儿我帮你,明儿你帮我呗。虽说咱俩认识时间不长,可夜班上的挺投缘。朋友嘛,以后日子还长着ᢚ呢,是不是?䚚”

      叟 但这就像一种刺激,反倒让张士慧껜的情感愈加汹涌澎湃。

      “卫民,我……我什么也不说了。这钱,我……甛肯定还你。我要不还你,我还算朋友么?”

      “哥们儿,我今儿彻底㋱服你了,五体投地。你以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짒,千万得言酜语一声儿。”

      “我张士慧在这儿发誓,要不把脑袋掖腰袋里为你玩儿命,要有半点犹豫,算我是丫头养的!”

      而宁卫民却真心觉得张士慧这样的表白很可怜。

      让虇他想起了过去的自已,没饭吃的时候,别人给个馒头真能记一辈子。

      于是他都綤有点不忍再听了,赶紧打断。

      蹞 “핪好好,我信。你说的我都信,咱们之间还信不过吗?”

      ƌ “可是哥们儿,你也真逗,还发什么誓啊。咱们都是男的,用不着这样啊。”

      “我呀,没别的了,就劝一句话,㧈多难的事儿都能过得去。关键你得尽量往开了想,心里别有太大的压力和负担才能把事儿办好不是?”

      “得了,要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张士慧揣钱的手直哆嗦,呼吸急促。

      看着宁卫民一步步走上台阶的影子,他竟然像喝醉了酒似的。

      幛晃晃悠悠地在旅馆侧门的便道上打横,有点站不稳了。

      他脑子里只想着一件事情,一件无法摆脱的事情。

      那就是阎自己如果缓就这么拿到了钱,实在有点卑鄙,有点阴暗,有点对不起这份信任和情谊。

      莫非他就是у这样的霊卑鄙小人吗?

      莫非他骨子里就是这样Ŧ自私的人吗?

      不,他是被钱给迷住了。

      不,他不能由着心里的魔鬼泛滥,对不迂起这样的好룅朋友。

      他要干的事儿虽然不是赌博,却一样有风险,他不能把借他的钱的宁卫民瞒在鼓里。

      这就好比你饥寒交迫时,有个好心人把你请到家里管你吃住。

      结果你却不告诉人家,你身上有跳蚤,有虱子臌,还得了传染病。

      难道这像话吗?

      钱是好东西,他也真缺,但不瓎能这样拿到手。

      这一刻,张士慧终于做出了一个重要决定。

      这一刻,成了他生命的一个庾转折点。

      这一刻,很多事都发生了,有些重要,有些不重要。

      但唯有这件事是影响了张士慧一生,让他今后每每想起来,都无比庆幸的。

      那就是他叫住了宁卫民,决定说出自己的实际情况。

      “卫民,卫民!你等等……我,我还有事儿说……”

      张士慧带着哑音儿,冲着手已经拉在门把템手上的宁卫民喊了一嗓子。

      同时快步追上了台阶。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