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直播充值

      ೸ “͟愿力有什么用?” 䙉

      送走了两人,萨拉塔斯便从陈衍仁体内分离出来,优雅地从地上拔起一座同样华丽的宝座,施施然落座,才不疾不徐的道。

      “对᯹你当然没用,你连心相世界都没健全,㦃最怕沾染这些浑浊的杂质,但对我可不一样啊。”

      获得了部分天魔传承宇的萨拉塔斯,此刻已经能充当陈衍仁半个新手引导,向他讲解着许多灸法子认为,还不到时候让他知道的知识。

      “修士自己的心相世界,在能够自成天道,ﷃ成就大乘修为之前,都必须保证绝对的纯净,绝不能让半点来自外人的心念力量䯕混入自身心相,也许在初期,这点损害看不出什么,甚至在古时还有邪道修士扮成野神,专门靠愿力香火迅速壮ꎵ大自己,但此法之遗害,在进入元婴阶段,便会初现端倪,你的心相生物会聶出现变婼异、劣化和扭曲,就算你从未将他放出心相世界,他也ᣬ有几率反叛䳳你。”

      “毕竟构成他诞生的本뵡源陵心光并不全是你的,还有不知道来自谁的部分。”萨拉塔斯搞怪地挤⾷挤眼睛,但蟃其实以她现在的形态,똆并不是很能看出表情。

      “第二个坏处,是ਘ在大乘飞升之时才会显现,对这个时代的修士읿而言,反而不重要了,因为也渶没人能飞升,但在以前,如果大乘之前吸纳过外界愿力,那么飞升之时,就必须要拖家带口,将那些承过其愿力恩惠的人全部带着一起飞升笒,但凡落下一个在地上ꧣ,他都会成为你的千斤坠和催命符,总有一天,将你重新拉回凡间。”

      “原来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是被迫为之啊。”陈衍ₓ仁恍然大悟。

      “每一个被留在凡间的愿力恩惠者,都重若泰山,即使以大乘飞升的准仙人⎄的力量,媌想要超拔他们,都难如登天,要么,将他们一个一个培㼲养成和自己同样的飞升仙人,大家ഋ拉着手一起往上飞,要么,就要花大代价,如同火箭助推搽器一样,强行⫫把他们推上去,直到仙人自己在天外展开心相世界,将他们纳入其中,才算竟了全功。”

      䒈 “但到了天魔这个级别,或者说到了大乘境界以上,便又不一ỳ样了。”萨拉塔斯道:“大乘境界ᒿ在当代的学术名称,叫做大贼千天道,意指修行者自身的心꿡相世界,已经ꍫ有了完善的可以比拟天道的运行法则,足以将自身超拔出去开辟世界,这样的存在,已经能够细致入微的梳理哪怕一丝一毫的心相⧓之力,不管是自己的心能,还是外来的愿力,在这个层次的修士手里,都能轻易地转化和使用,便不存在这方面的问题了。”

      “我继承自天魔的欲界六天,乃是超越大蔹乘뻾层次的心相世ꍬ界⑐,닾虽然因为信息不足,我没法判断它在仙人层次中的强度,但运转愿力,修补和强化这欲界六天却不成问题祏。”

      “ᔮ说了半天,还是对我没什덐么用嘛!”陈衍仁撇嘴,费劲演了半天戏,结果全是给萨拉塔斯做嫁衣。

      “谁说没用了,你以为天魔在古代最大的作用是什么!?”萨拉塔斯气的站起来敲陈衍仁的头。

      “吓唬那澍些不信퇻佛的人?”陈衍仁开玩笑道。

      “是炼心!炼心!”萨拉塔斯气到变形,整⎧个人䩀都拉长成软绵绵的彩虹糖扭来扭去。

      “修士修行是构建心相世界,欲界六天化生种种欲想,能磨砺你的心灵,极大加快你쫈的修炼时间,你这个假天才以后才有可能装真天휺才!”

      陈衍仁哈哈桧大笑:“好啦好啦,不逗你了,⎔我也大概猜到了鸠这个作用,这可能是佛陀给后人开的加速器呢,只⅜不知这两个人能不能搞到愿力,这可不是低端修士能接㙐触到的东西。”

      萨拉塔斯没好气的坐下:“那个顾晟真不好说㱺,但施渺应该不是个小人物,秀楼在灸法子给你的传承里,也是和龙门一个级别的大祽势力,敢轻易说出ඡ穷搜秀楼物力这样的话,⅞恐怕三千愿力只是随手拿来的零头唛吧。”

      “说到这里,三千愿力到底是多少,你让我要这个数目宺,是多釱是少?完全没有概念啊。”陈衍仁挠头。

      “一个凡人诚心诚意,上一炷香,许一个愿,便是一尾个单位的愿力,三千愿力ᾄ,其实对大点的庙宇来说,可能只是一天的积累。”萨拉塔퉰斯心机深칩重,这个数目是她精心计算而来的。મ

      “三千这个数目,不算多,䭸但也ᇺ绝对不是轻易就能弄到䇨的,一来彰显我们需求的档次与难度鵭,二来쟺也不算太䓈难为他们。”

      “팇听你刚刚所说,愿力对现在的修行界来说,副作用更大吧?还有人用?”陈衍仁ⷘ好䂲奇的问道。

      “核原料副作用也大,遡怎么ᐁ没见被废弃呢?”萨拉塔斯解释着:“这玩意速成且威力大,真到了危急时刻,命和未룴来,肯定还是当下的命更重要。”

      “而且,谁说愿力除⻪了直接吃下去,就不쒂能在体外运用呢ҟ?”萨拉塔털斯狡黠的笑起来:“修士们可不是傻子,不能将愿力纳入体内,那我通过心能法力隔空运使总行⯛吧,不管是做맰成法宝还是阴雷,都是能动荡对方心相,污染对方法宝的好东西,你说,他们能不大量积攒?恐怕凡人世界的大型庙宇道观,背后都有修行界人士定期톌收割吧。” 

      俈“感情还是核武器。”陈衍仁哭笑不得,自己好像不知不觉成了薅各大组织战略资源羊毛的恐怖分子,要是⛉秀楼的当家人知道自家闺女帮着外人,偷偷往外运核原料,会不会气到昏厥。

      算了,不想这些问题了,他们能不能搞到还不确定,反正鱼饵已经撒下,之后如何发展就看命了。

      在这欲界六天也耽搁了好几个小时,再不出去㯔,恐怕陈母就要来砸見门了。

      㦎 与萨拉塔螟斯拉着手回到自家卧房,果然听到陈母期期艾艾的来叫他吃午饭,果然全天下的父母道컐歉都是一个模板——叫吃饭。陈衍仁本着演戏一贯到底ㅝ的原则,努力揉红了眼睛,装作哭过的䉾样暇子,面无表情的开门走了出呦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