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武侠修真>

      砰!

      盛小天᝔两只小眼猛地瞪大,就听‘砰’的一声,不知从哪砸出来个石块,重重的砸在郑彪太阳穴的位置。

      “啊!”

      当场就把郑彪砸的一头栽地,再起不来。

      不止郑彪。

      歘!

      歘!

      暗处先后飞出两块石头。

      一块先砸中距㟍离盛小天、盛大阳父子最近的郑彪,一块砸向场上最强的四品高手徐朗。

      “鹡谁?!”

      徐朗实力比郑彪高出太多,又毕竟落后了些,当场反应过来,扬起一刀就将石块劈的粉碎,同时口中发出一声爆喝。

      峵 睎这时候。

      却见一道灰影猛扑上来。

      来人身穿灰衣뙱,蒙头蒙面쁗,只露出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速度极快。鈃

      “找死!”

      徐朗怒极。

      调动内力灌注手臂,钢刀如雪,猛劈过去。

      頕 他练的是闖《神扑刀》,一刀下去,号称连神都能扑倒,可见刀势之凌厉。徐朗将《神扑刀》练到ꊉ第四层,内息化为内力,更可随意调动。

      故此。

      这一ধ刀极快极狠,势大力沉。

      嶯 所谓武斗,比的无非就是谁的速度更快,谁的力量更强,谁的反应更迅速。

      徐朗速度、力量全都不差。

      ໬只可惜。

      来人更厉害。

      眼见一刀劈来,这人不停不退。

      骭蹬蹬蹬!

      脚踏连环溅起泥土,冲身上前时,将车脑袋微微一歪,右手如闪电,原本拳头紧握,在猛地扬起之时紧贴钢刀,食指、中指、无名指、小指,四指连弹。

      铛铛铛!

      犹如一曲琵琶弹奏。

      圯钢刀破。

      金石碰撞声中,钢刀被弹的片刻。

      “喝!”ǜ这人沉喝一声矮身前进,一把抱住徐蓍朗腰身,用力一箍,脑袋同时往胸口一撞。

      咔嚓~

      徐朗脊柱、胸骨뤾同时碎裂。

      ℿ “啊—”

      只来得及发出一墕声短促惨叫,紧接着戛然而止。

      ズ 飞鹰堂香主,四品高餌手徐朗当场没命。

      “两个。”苝

      陈季川偷袭出手,先杀两人。

      在脑袋撞岬出之后,双手从徐朗背后转到身前,全身借着前扑之力,双手奋力——

      轰!

      将徐朗整个身体重重撞出,犹如炮弹一般,樟撞在不远处另一个三砶品好手身上。

      Ò同时。

      ╉ 涰 陈季川夺过徐朗弐手中钢刀,左右一挥,貪将落在后的那人钢刀拨开,一刀下去,当场䧁结果了。

      力量、速淾度、反应力全都被碾䣀压的情况下,陈季川不需要任何蠉的技巧。

      脚踢飞石,踢中被徐朗身体撞倒还没爬起来的那人脑门上,又夺一命。

      这一切只在电光火石之间。

      勐 ワ大开大合。

      连杀四人。

      只剩下两፣人,见着陈季川凶威,特别是见到香主徐朗被秒杀,简直心胆俱裂。激

      “逃!”

      不敢对抗。

      转身就跑。

      然而。

      在陈季川眼皮子底下,区区三级人物,哪里逃的走?

      陈季川连跑几步,追将上去。

      唰!

      唰!

      两刀就砍了最后二人。

      ……

      “好...好厉害!”

      䃼 盛小天看着刷刷几下,连臣杀六人的蒙面人,嘴巴张的老大,一颗心扑通扑通。

      有些怕,又有些痛快。

      盛大阳则更稳重些。

      虓 见陈季川ﻔ杀人如麻,心底发寒,担心这人杀顺练手了把他们父子也杀了,就忙道:“大侠饶命。莬我们父子是被抓来的,跟他们不是一伙。”

      딏 “说说怎么回事잩。”

      陈季川压着嗓子,쏈声音嘶哑而苍老,指着倒地的郑彪道:“这人还没死透,离远点。”

      ⽵ 一边摸尸。

      一边向盛大阳问话盳,同时也在警惕这对父子。

      异人有异术在身,每一个都不能小看笙。

      陈爆季川本心是要救他얺们。

      可就怕这对父子不自知,甚至反噬他一口,不得不防。

      陈季川不想当华佗。

      自然也不会去做东郭先生。

      郑彪倒在ꅱ地上,太阳穴被石块綋砸中,眼看是活不成了。不管不顾,不多时就要断气。陈季川担心盛大阳不跟他说实话,故意提一嘴,让他自己衡量。

      䄓“没死?”᫿

      盛大阳一听,蹲身就要捡起钢刀把人杀了。

      “我还要问他爰话。”

      陈季川看了眼盛棒大阳。

      一道眼神。

      看的盛大阳浑身一颤。

      果断⠁放弃拿刀杀人,老老实实跟陈季川交待他们父子这一番遭遇的始末。

      ݡ原来。

      ⟚ 盛小天前几日浑身¼发热难忍,状态吓人。

      盛大阳赶忙带着盛小天去医馆找大夫医治。大夫开了两副药,等到了家,药还没煎好,盛小天倒是先活蹦乱跳了。

      盛大阳当时没在意。

      就让儿子自个儿出去玩흪了。

      但没想到。 

      盛小天居卲然跟㲟他一样,得⥺到了一门‘仙术’。

      这‘仙术’可以让血液发热,甚至燃烧。駂盛大阳꺷是四年前妻子去世的时候,大悲之下,莫名其妙得了这种能力。

      滟他本是永福县城的苦力셜。

      凭着这门‘仙术’,盛大扑阳摇身一变,成了推拿高手。靠着帮人推拿气血、活血骿化捎瘀,赚了些小ࠝ钱。

      只是他口风严。

      拐旁人餦只知道这盛大阳推拿手段了得,不知道有‘仙术’存在。

      可뺌盛小天年纪小,刚得到异术又不懂虛控制。

      当天傍晚跟同坊的小孩子起了争执的时候,失手伤人,被溛告了官。这才袹露馅,引得漓水帮飞鹰堂的人找上门来。

      레他们父子能觉Æ醒异术,也不是巧合。

      而是因为父子二人常年吃这座南溪山中,一株仙枣树结出的仙枣。

      “本来我也不知道。”

      “还是漓水帮的人非问我是不是吃了什么碰了什么,又把我家院子翻了个遍,我才想起来这仙枣树跟仙枣。之后这些人就带着我们父왳子来山中롪找这株枣树,树上仙枣也全都采了。”

      盛大阳不敢撒谎,跟陈৓季川一五一十全都交待。

      “仙枣。”

      陈贐季川将徐朗、郑彪等人身上的物品全都菞捡到一处。

      有书籍。

      有册子。

      丹有锦囊。

      还有些碎银子。

      没来ꆇ得及细看。

      第一眼就往盛大阳说的‘仙枣’看去。

      ⯽ 仙枣被装在布袋里。

      楗陈季川用刀挑开袋口,就看到一堆水灵灵的红枣,个头膂约么比大拇指还要大上两圈,个个饱满。

      줟 拿洞悉术去看——

      【邕王琁枣:又名‘九月鲜’,因大楚太祖第六子邕王爱食此枣,因而得名。邕王枣九月上中旬成熟,丰产稳产。果实肉厚、味甜、个大。在雨季之后꤮成熟,具有良好的抗裂果캗性能,无采前落果现象,适宜在土层深厚,土壤㍾肥䀑沃的缓坡地栽培。注:此邕王枣蕴含灵气,为邕王灵枣树所结果实,有补血、降压、增强人体免疫力的功效,对保肝护肝,镇静安神也有齜一定功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