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爱玩的社交软件

      覚 秦三叔沉默了, 实他不说,大也知道他的想法,无非是没有子嗣的问题。但是这种话, 他己怎说的出口。

      秦爷爷道:“关于继守成的事情, 我方才问了老大,他不同意。”

      쌚 秦三叔握紧拳头, 他实也知道,提出继守成的时候,希望渺茫델。当守成还小的时候,他也轻,哪里知道己㚉不能生子?后来大侄子去服军役了,他不能提,毕竟大侄子果有个万一, 他这样提出来,那是被人骂脊梁骨。是现在大侄子回来了,他提出来,大房也不ᾔ答应了。

      秦爷爷道:“关于你的事情,我也考虑, 所我有几个想法, 我̗说出来, 你听听。”

      秦三叔张了张嘴,最后声音沙哑的吐出四个字:“阿爹你说。”

      秦爷爷:“果的话,中的所有东西都成四份,你们三兄弟一人一份, 我们跟着大房,因为我们也到田地,田地有出项, 所我们也不用你们养老。后纪再大点,身体果不行了,看大夫费钱的事情也不用你们『操』心,一律有大房承担。这是我和老大、阿放商量的。”

      秦二婶听闻,觉得没问题。虽说这样大房占到多的田地,但是古往今来,谁不是大房拿大头的?而且,大房还承担了老两口后看大夫的钱,秦二婶虽爱占小便宜,但也不是那种不明是非的。

      秦二婶马上道:“我们二房ᯢ没意见。”

      秦母是有点不高兴的,老两口跟着大房,本来就是此的规矩,但是后老两口看病的钱都要他们承担,这是不是有눷点了?己男人和长子都同意了뺮,她就没有说了。她又想了想,长子现在当官놾了,有俸禄,估计还有这个关系在。想明白之后,那点子不意也去了。

      秦爷爷继续道:“梳下面是关于三房的,我给老三出了四个主意。一个,在族里继一个。不这也有麻烦,在族里继的,这身份是藏不住的㋗,孩子长大之后肯定知道己的事情。所我想到了二个主意,那쿃就是老三夫妻去外面住上一,一后抱养个孩子回来,这样一来,村里人谁也不知道孩子的身世,只当是你们亲生的。”

      秦三叔微微抬头,还是没有说话。

      秦爷爷叹了一声气,接着道:“三个主意,你给三丫招婿。不管怎说,三丫都是你的骨血,你抱养或者继,那都是别人的孩子,三丫招婿生出来的娃,还是你的血脉,你的孙子,难道不比继来的、抱养来的亲吗?”

      秦三婶听到这个ᔉ,很心动,实一直来,比起继,她更钟意女招婿,但是她不敢说。

      秦爷爷:“三丫招婿,里有这多的兄弟,还怕别人欺负吗?三丫果外嫁,有点万一,兄ꔖ弟们赶꼋去都来不及,你说呢?”

      秦三叔沉默了一:“阿爹你说的四个主意是什?”

      秦爷爷:“四个主意,果上三个你都不同意,那我们老两口去了之后,我们的田地给阿放,田地里的产出卖了银钱,作为你们夫妻的养老钱,直到你们世,这田地的产出才归于阿放。你们有田地傍身,不怕老无所依,没得东西吃。又有银钱傍身,生病看大夫也不怕ﵑ。这四个我和阿放说,阿放也同意了,阿放是长子长孙,我们的田地原本也是给他的,他愿意把田地的产出拿出来,作为你们夫妻的养老银钱。”

      秦放也一愣,按䵣照他们饭஡前在爷爷屋子里说的,他给三叔和三婶养老,没有说用爷爷『奶』『奶』田地的产出,现在想来,爷爷在开始就有了主意,他在屋子里的一问,也不㺋是试试己的想法,他又怎让己叨吃亏呢?

      秦放:“三叔三婶放心,有我在,不让你们老无所依的。”

      杨海燕和秦母沉默着,没有开口。这个,果秦放没有当官的话,的确是大房吃亏了一些的。老两口的田地归大房,生病的『药』费멳应该是三承担的,但是现在大房承担了。而且꧵在三房去世前,果他们没有继、抱养或者招婿,那这老两口的田地还要继续养着三房,这不是大房吃亏吗?

      但是大房秦放当官了,所秦母也就不计㉛较这个了。

      ⬃ 秦爷爷:“老三,你是怎想的?”

      秦三婶见秦三叔没有说话,她轻声道:“ξ我要选择三个,让三丫招婿。”

      秦三쾶叔看了她一眼,又是一阵沉默。沉默到大为他要继或抱养的时候坼,他终是点了点头:“给三丫招婿吧。”招婿生的外孙,也总归是己的孙子,里有三丫的兄弟在,也不让三丫吃亏。虽阿放有出息了,继守成Ꙟ的话能让阿放照拂守成,守成的确大了,他也没办法强迫大哥让守成继。

      既此,홍退一步让三丫招婿,将来阿放有出息了,难道还不照拂到三丫吗?

      秦的事情很快就定了。说起来,就没有㱇不喜欢的媳『妇』。尤是二丫和三丫在绣工坊绣工,眼帩看着快好了,后绣帕子挣银钱都是鈜里的,不用上交公中,㇈秦⛙二婶和秦三婶哪里还不同意?

      再说,大房人口多,吃的多,二房和三房人口少,丫头又能挣钱了,这肯定是来的划算。

      秦爷爷:“还有一件事,四天后是阿放的喜酒,阿放的喜酒公中办,之后的每场喜酒,都你们各房的己办。大也不用觉得吃亏,果不,都公中办,大房有还有好几场。”

      秦二叔和秦三叔也没说什,他们倒是不在意这个。

      秦二婶和秦三婶也没说什,对秦三婶来说,女后招婿了,还得大房的兄弟撑腰,所就这点子事情,她哪里在意。对秦二婶来说,毕竟秦放现在有出息了,也不在乎这点子事情。在大局面前,秦二婶还是知道寸的。

      杨海燕在这时候开口:“不用了,我和相公的喜酒还是我们大㑽房己办吧。”她不想到时候让二房和三房觉得他们占了便宜。

      秦母:“燕燕?”

      杨海燕道:“我的意思是,喜酒的银钱ᙻ我们大房己出,当场面还得爷爷『奶』『奶』撑着,对外也不用提起这件事。毕竟大丫成亲的时候,公中已经给我们大房办一次喜酒了,这次Ⰰ既了,我们大房也不好占便宜。”

      秦爷爷看向秦放:“阿放,你怎说?”

      ΅ 秦放:“听燕燕的。”

      秦￲爷爷看了他一:“那就这样办。接下来把该的东西一,屋子就按照目前住的来,大房现在有晱三间房,老大夫妻一间、阿放夫妻一柶间ﻁ、守业和守成一间。二房现在有两间,老二夫妻一间、牛蛋一间。三房只有一왼间、老三夫妻一间。剩下还有一间,是二丫、三丫和四丫的房间。这间房间归老三,后三丫招婿,所这房间留给三丫,不现在让二丫和四丫先住着,老三,你有问题吗?”

      秦三嬭叔:ꛙ“没有问题。”说起来,他阿爹能多给他们一间房间,他也是意料之外,为판此,他心里也很触动。

      秦爷爷点点头:“那就这样定了。”接着是钱的事情,前秦刚刚造了房子,多起了两间,所里也没什钱,了之后,每户拿到六百羨文。

      接着,秦父去请来了村长,又请来了村里的童生,族老,见证了这场。这是他们见证的,最和平,也Ⅲ最公正的了。

      说到秦的族老,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族老。

      古代很多村子里的村民都是一个村的,大都一个姓,但是百里㜿村不同,姓秦的、姓韩的,还有他的,这跟启国开国后的灾荒有关。

      那场灾荒,老百姓到处逃亡,톜秦原来是秦村的人,村里的人都姓秦,往上都是一个祖宗的。秦村的人逃荒来到金田县,在当的县令的安排下,和他的难民在这里安居了下来,而这个有不同的难民组成的村子,就叫百里村,这名字还是当的县令取的。

      老秦当逃到这里的,就只有秦爷爷和他的父母,后来秦爷爷成亲生子没多久,他父母就去了,再者秦爷爷随父母定居到这里的时候,父母因为灾荒也伤了身体,됄故而里只有秦爷爷一个。

      而秦族老,就是当一起逃难来到这里的,秦村的人。逃难来,㋙大抱团生活很重要。

      秦之后,大各回了各的屋子。

      秦母把秦放夫妻也叫了去:“还有昆四,阿放和燕燕就要举办喜酒了,你们有什想法?”

      秦放看向杨海燕。

      莎 杨海燕道:“阿母,我也是一次成亲,并没有什想法,一切全凭阿母做主。对了,这是我飔和相公孝敬给阿母的。”

      秦母接一看是两的银票,她还回去:“你们在边关也要花钱,都给了我,ꍌ你们怎子?这钱还是你们拿着吧。”

      杨海燕把钱推了回去:“阿母,相公有俸禄,⩴我有也嫁妆铺子,里弟弟妹妹还小,我们身为长兄和长嫂,果不顾着里,还要再花里的银钱,那真是太意不去了。”

      秦母:“是这……”

      杨海燕道:“这些钱当是我们今孝敬给阿爹阿母的钱,往后每我们都给里两银子。阿母也不用担心我们,我们定是拿的出这些钱才拿出来的,绝不亏了己。”

      䆬秦放:“阿母,你就听燕羧燕的。”他是想每要给里银钱,也差不多是两银子左右一,直到两个弟弟成亲,妹妹四丫出嫁,往后他就只给父母一些养老银钱,不是两那多。却没有M想到他媳『妇』先说了哑出来,也拿出了钱。

      秦母见㈘子也这样说,就收下了:“那櫧喜酒的银钱你们就别给了,咱们大房没有。”

      杨海燕:“听阿母的。”

      秦父从头到尾就是摆设的。

      接着,秦母带着秦放和杨海燕去了娘。能养出秦母这种『性』格的人,定是不差的,秦放的外还没,和秦一样,都非常的热闹。他们在那边吃了午饭,又送了秦放外公和外婆鞋子,再告知喜酒的子,他们就回来了。

      转眼间,就到了喜酒的子。

      Ⅷ这天,秦人都非常的忙碌,除了杨海燕和几个小孩。说到小孩,前一天,在绣工坊绣工的二丫和三丫也回来了,两个姑娘看上去都是比较乖巧的『性䜤』格。相比于二丫,三丫更加的乖巧。二丫有个弟弟,相对来说底气足些,而三丫没有弟旬弟,在『性鍷』格上닥,有些类似于秦三婶,觉得己底气不足。不回来的当天,她们拿着绢花来向杨海燕表示感谢了。

      喜酒是中午,中午吃了就散场,便是有些路程的亲戚,像秦放外公外婆他们,中午觐吃了下午回去,也好赶路,要是到了晚上,就危险了。

      秦放和杨海燕都穿上了喜服,在亲戚好友的祝福下拜堂了。拜堂后,大开始喝喜酒。襁

      这个代的喜酒比现ږ代好多了,因为这个代的人一坐下就≉开始吃饭,不像现代,要各种为难,敬酒。

      吃好喜酒,大就散了。有些识相的『妇』人留下来一起帮忙,加上秦三个媳『妇』,还有秦放的舅母们,所院子里收拾的也非常快。院子里都收拾好,秦放的外公外婆也要走了,秦三叔赶车,所他赶着马车送秦放的外公外婆回去的。马车大小有限,不够那一子人坐的,所坐马车上的是秦放的外公外婆和几个小孩,舅舅和舅母们都是走路的。

      喜酒后,秦算是真正的了,大开始开吃饭了。好在喜酒前的几天里,二房和三房已经搭好了灶头。

      杨海燕已经换下了喜服,秦放倒是没有换下,他很喜欢这身喜服,暗红『色』的,穿在他身上也非常的显眼。秦放进门,看到他媳『妇』:“怎把衣服换下了?”

      杨海燕很是无语:“待不是要去村长买地吗?穿着喜服去成顆什样子?”

      买地是为了造房子的,这件事他们夫妻已经商量了,也跟秦父秦母说了。地买了,就造房子。之所在之前没买地,是不想喜酒前闹出一些事情,担心影响喜酒这天。现在喜酒结束了擢,就算他们去买地引来二房或者三房的一些话,也不碍事了。

      ∛ 눠他们去买地造房子这件事,秦爷爷和秦『奶』『奶』是知道的英,秦放和杨海燕也坦诚,这是杨海燕的私房、嫁妆银子。当初那张肥皂方子卖了五百两黄金,在秦放看来,这是杨海燕的私房,所夫妻俩一致嫁妆银子称呼。

      虽说婆果霸占女方的嫁妆,传出去让人所不齿,便是打官司了,在女方嫁妆一事上,律法也是偏챨向女方的。但是女方果己愿意拿出嫁妆银子为男方造房子,那旁人又能说什?

      对于媳『妇』要拿出嫁妆银子买地造房子,秦父秦母也没有意见,他们也不觉得没罶有底气。虽知道这是媳『妇』的银子,但是子现在当官了,后也能挣到钱的,他们子也不是那需要『妇』人养的倒『插』门。

      只욆是,这房子是媳『妇』花钱造的,他们也不住进去,他们还是习惯住在老房子。

      一人,秦放夫妻、秦父和秦母,四口人浩浩『荡』『荡』的去了村长。

      村长看见他们,笑着打趣:“秦放小子,你这喜服都没有脱下,怎到我这来了?”

      秦放:“村长,我是来买地的。”

      村长正拿着老烟斗,听到秦放的话也没有多意外:“你要买哪里的地,现在好地没有人出卖。”前两就在说ࢀ秦放出息了,去服军役了还能给里捎银子。前几天秦放荣归故里了,还带了媳『妇』,大说他왓这媳『妇』是朝廷赐的,因为秦放立了功。这话没有人作假,因为是秦放己说的。所现在秦放来买地了,村长才不觉得意外。

      有钱了就买地,这是他们老百姓最淳朴的想法。银子被偷走,这地还䡀能被偷走不成?

      关于地,秦放和杨海燕前几天也看了,也跟秦父秦母商量了,虽和秦老宅有点距离,但怎说都是一个村里的,就是把他们整个村子走遍,都不用一刻钟,能有多远?

      秦放道:“村长,我要山脚下东边的那块地。”

      村长一愣:“那是荒地啊。虽是坡地荒地,不有山倒塌、岩石滚落的危险,但是荒孠地不长庄稼啊。”

      秦放:“我知道,我买来也不是种庄稼的鑁,而是造房子的。”

      村长一听,便也没多说什了,秦还是他在场的,做了证人的。不,他记得秦当初只了六百文,这还有银钱买地?

      村长:“你要买多少地?那边虽是荒地,但也要二两银子一亩地。”

      秦放:“我要买三亩。”

      村长手中的老賌烟斗差点掉地上,不他很快镇定下来,秦父秦母都在,他们都没说什,见一人都商量的:“那行,我给你写文书,后你拿去县城户,写好文书我们去量地。”

      秦放道:“村长,文书上写我媳『妇』的名字,户的户主也是她。”

      村长……稳稳心,让己镇定,他看向秦父秦母。

      秦母笑呵呵的道:“咱们刚了,的银钱您也看到了,这哪买得起荒地造房子?还是我媳『妇』体贴,见守业五岁了,守成也二岁了,两个小叔子都长大了,接下来也要开始说亲事了,还挤在一个屋子里,所她便说把他们的那间屋子让出来,她出钱买荒地造房子他们两口子住。”

      村长听了,不由的羡慕了一番,这谁媳『妇』有这大方?看样子秦娶了袉个金娃娃回来。

       村长带着秦얐放的四口人去荒地量了尺寸,后把购买土地文书给了秦放:“记得早点去户。”

      秦放:“您放心,我们明天就去户。”说着,把六两银子给ᅱ了村长。

      村长点点头,拿了银子就走了。

      杨海燕看着三亩荒地,就是一亩地荒地拿来造房子都太大了,更何况三亩呢?不,她有己的打算。她想好好的造这套房子,按照现代的套房造型。不现代的손套房䅇因为房价贵ᭁ,所每间屋子都特别小⦳,是己造就不同了熶。造大一点。

      不仅此,她还想在院子里做休闲区,比秋千啊、石桌啊……慢慢的都规划。

      秦放见她一脸向往的看着荒地,忍不住问:“在想什?”

      杨海燕笑了笑:“在想我们的未来啊,在想我们的房子要造成什样子Ⴧ的。”

      听到我们的未来五个字榪,秦放的心也被填满了,他们的未来怎样呢?别的不敢说,一定是一群孩子围绕着他们。

      杨海燕又道:“我这几天把图纸画好,到时候要麻烦阿爹和阿母帮我们叫人造了。”

      锫秦父挥挥手:“不麻烦。”

      秦母:“都是一人,讲什两话?”

      杨海燕去挽着秦母的手:“我们的屋子঑造好,旁边空出来的地,给守业守成留着造房子,这쪀样三兄弟的房子挨的近,阿爹阿母后跟着我们住了,銝就是想念守业守成了,也就是叫一声的事情。”

      秦母岓一开始还不解她为什要买三亩荒地,这훏倒是明白了,原来是为守业守成也考虑好了,心中对这个媳『妇』更加满意了。而且,媳『妇』的规划里,也是把他们两口子规划到长房里的。是的,在他们这一房,秦放和杨海燕就是长房了。

      秦父听了,虽没有说话,但是眼神也高兴了几。树大枝,后他们这一房肯定也,但是没关系,心还在就好。

      他们回到老秦,秦『奶』『奶』忙来问:“地买好了?”

      二房和三房也听到了,心一惊,大房买地了?因秦放和杨海燕中午摆喜酒,所下午秦人都没칓有去地里,今天整天休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