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在线观看免费高清直播app下载

      “陛下,如果没有这五十万英镑来缓解国家的财政问题,我们应该考虑到重开议会的可能。”站在斯特拉福身旁不远处的劳尔大主教躬身向查理一世行礼说道。

      “大主教是说朕要跟那些讨厌的、象妇人一般斤斤计较的议员妥协,让他们对着朕指手画脚?”查理一世没好气的对劳尔大主教说道。

      “陛下,议会就是一个战场,陛下要取得全面的胜利,必须要在议会这个战场战胜那一群充满小心思的议员,现在是这样,将来也是这样。”劳尔大主教说道。

      “是的,陛下,主教大人说得对,议员需要议会那个战场,陛下也需要一个战场去打败他们,”斯特拉福也赞成道,“如果要解决目前的财政危机,必须要在议会上折服那些自以为是的议员。”

      “好吧,那朕就下令重开议会吧。”查理一世无奈的允准道。

      “陛下,眼前就有一个很好的胜利之策,陛下可以在议会上给他们出难题。”劳尔大主教施礼道。

      “大主教快快说来,朕洗耳恭听!”查理一世连忙走下台阶,到劳尔的身边。

      “陛下,您可以反客为主,把和嘉华国建交的方案放到议会里让他们讨论,一旦他们不同意建交方案,陛下就以对嘉华国的军事防御为名,征收特别税,看那些议员敢不敢反对?”这时,劳尔大主教提出一个建议。

      “嗯,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主意,大主教!”查理一世沉吟了几秒,然后缓缓的点了一下头,“真如大主教所说,议会也是一个至关重要的战场。”

      “陛下,卑职必须提醒您,嘉华共和国可不是类似西班牙或者意大利之类的国家,他们的军事实力很强,贸然和嘉华共和国发起战争,很可能让国家陷入泥潭。”斯特拉福委婉的劝道。

      “伯爵,你是说停泊在斯坦福勒霍普的几艘嘉华国海军战舰吧,英国也有很强大的海军战舰。”查理一世不以为然的说道。

      “不,陛下,不光是那几艘战舰的事!”斯特拉福辩解道,“他们的海军还是陆军,都有很强的战术素养,军纪严明,士气高昂,而且他们的战略潜力深不可测,陛下,英国没有必要跟他们敌对。”

      “伯爵先生,您被嘉华人给蒙住了双眼,他们除了对西班牙,根本拿不出什么耀眼的战绩,没必要把他们放在心上。”劳尔大主教摆摆手,不以为然的说道,“我们也不是非要跟他们敌对,只是暂时把他们拿出了当做对付那一群喋喋不休的议员们而已,我敢保证,议员们会因为此事吵翻天,而陛下,正可以从中渔利。”

      “对,嘉华人远隔重洋,在欧洲,他们就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角色,正好被我们利用一下,”查理一世也微笑着说道,“更何况,他们取消了五十万英镑的大单,怎么也得让他们付出点代价吧。”

      “好吧,陛下,我同意劳尔大主教的意见,不过,”斯特拉福最终无力的点了点头,“我们可以促成军事防御法案,但是绝对不要促成战争法案,为了国王陛下的权威,不能轻易和嘉华共和国开战。。。”

      既然已经有了计划,查理一世决定尽快推进,其召开国会的速度都有些让议会的议员们吃惊,议员们还纷纷私下沟通,一定不能让国王征收不合理的税收,议会要用好自己手里把握的财政大权。

      而斯特拉福也没有亲自去斯坦福勒霍普兵营送别嘉华国使团,只是带去一封很客套的信件。

      郑明宇在见到斯特拉福的信使后不久便启程了,下一站使团的目的地是阿姆斯特丹,李全双的金融业代表团计划在阿姆斯特丹设立对等的清算银行。

      从斯坦福勒霍普出发,前往阿姆斯特丹的直线距离只有三百公里的海路,距离可以说非常的近,使团舰队仅用了两天时间便到达了阿姆斯特丹的外海。

      这一次嘉华舰队的出现,可以说引起了一场轰动,荷兰是一个对海权敏感的国家,在北海和英吉利海峡航行的船只,大部分都是荷兰船只,荷兰人对挂着外国旗帜的船只非常关注,尤其是嘉华国的大型舰船,荷兰人尤为关注,进入阿姆斯特丹近海后,进出的船只都要跑到沙河号附近围观一番。

      得益于嘉华国的钢铁冶炼和锻造技术,沙河号的龙骨是钢结构的,所以其船体长度达到了六十米,而六十米的船体完全可以安装四根桅杆,但是为了给蒸汽机腾出空间,所以沙河号还是一艘三桅船,不过其桅杆的高度要比普通的三桅船高出一截,所以使得沙河号的外观十分高大壮观,成为海上的庞然大物。

      郑明宇还是和宋小康等人站在艉楼上静静的看来往的船只,从望远镜里可以看到,那些荷兰人脸上的神色或吃惊、或猎奇、或嫉妒、或忧虑,但是都没有恐惧的神情,看来,号称“海上马车夫”的国度里,其国民的自信还是非常强的。

      就在嘉华国使节舰队进入阿姆斯特丹港,计划对联省共和国进行访问的时候,英国国会在时隔十二年之后召开了。

      为了“庆祝”国会重新召开,查理一世在第一时间就通过联络官抛出了一份否决嘉华建交及征收特别税以加强军事防御力量的议案,伦敦政坛掀起了轩然大波。

      议会也对此进行了讨论,一部分对嘉华国势力比较了解的议员,则不同意由议会来否决建交议案,认为国王陛下只需要搁置该建交条款即可,甚至有议员提出,既然是嘉华共和国与英国国王之间的建交条款,那就应该由国王自行处理,与议会无关;

      而另一部分在粮食和羊毛贸易中有既得利益的议员则提出,应该启动与嘉华共和国的战争法案,以惩戒其对新英格兰土地的觊觎之心,同时却不同意征收特别税以加强军事防御力量,认为可以联络欧洲其他国家一起,抵挡新的“蒙古人”进攻欧洲,他们把嘉华人称作从西面过来的蒙古人。

      还有象克伦威尔这样的,对否决建交议案不置可否,但是同意征收特别税,以充实英国的国家军事力量,但同时强调,应该在议会内设置专门机构组建新式的军队,同时要大力发展英国的海军,看来,泰晤士河口那几艘巨大的嘉华战舰让克伦威尔等人深切的感到了危机。

      国会从一召开就被这个议案拖进了无休止的争吵之中,而查理一世也兴趣盎然,先后派遣好几位大臣去国会参与辩论,毫不客气的指责了国会的低效率,并且还通过劳尔大主教的途径,也组织了有国家正义感的伦敦市民前往议会请愿,狠狠的出了一口白金汉宫被围观抗议的恶气。

      查理一世这一次的安排很巧妙,他把两个议题捆绑在一起提交给国会,并且用爱国主义去不断的逼迫国会的议员们,另外议员也不是铁板一块,他成功的让国会进入无休止的争吵之中,并且把国会无能的概念广泛向伦敦市民传播。

      三个星期后,英国国会的争吵还在继续当中,而且好象国会的议员们也乐意拖延表决,此时嘉华使节团已经结束了荷兰阿姆斯特丹的访问,启程前往下一站:西班牙的塞维利亚。

      使团在阿姆斯特丹的商业交流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李全双成立了北海钞行在阿姆斯特丹的临时办事处,未来会成立阿姆斯特丹分行,并且就北海钞行和阿姆斯特丹各银行机构的清算协议进行了谈判,给往后各商业机构中的资金汇兑提供方便。

      也就是说,往后嘉华客商来阿姆斯特丹做生意,就不用提着大把的银币前来,只需要带着北海钞行开具的银行本票或者现金支票就可以了,极大的方便和促进商业的往来。

      实际上荷兰人早就实现了这一切,阿姆斯特丹的西印度银行在美河口保税区已经成立了分支机构,只要是西印度银行的客户,都可以拿着支票在美河口进行商业活动,但是非西印度银行的客户却不能享受这一便利,如今北海钞行在阿姆斯特丹打开局面,加上嘉华国银行业的一体化协议,也就是说,在嘉华国有银行开户的商家,都可以在阿姆斯特丹进行支票付款。

      这一次还在斯皮尔曼议员的促进下,成功的促进了新阿姆斯特丹的地位问题谈判,双方达成了共识,双方均认可新阿姆斯特丹的土地归西印度公司所有,嘉华国承认西印度公司用玻璃珠和少量布匹从当地土著手里交易土地的合法性;联省共和国则承认嘉华国对新阿姆斯特丹拥有主权、外交权和军事保护的权利,甚至支持西印度公司和嘉华企业界就土地交易进行谈判,完美的把政治问题降级为企业交易的问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