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快恋直播app

      一旁白展堂说道:“陆师兄,㽘要不然你现在这里住下吧,等我们好好商量商量。” ㈩

      “那就有劳了!”陆갺一鸣抱拳道。

      就￁只有后过来的李大嘴好奇的问:“潇湘白衣,是谁啊?”

      “唉,大嘴啊,옉你就是个厨子,跟你说了你也不认识,回去炒菜吧~”郭芙蓉摆摆手。

      鸄 “你!就好像풥谁稀的知道似的!ꅒ”李大嘴转身回厨房。

      晚上, Α

      ꪶ 吕秀才回到房间中,刚准备趁掌柜不注意,点灯多写一会儿诗,却见李大嘴正在翻箱倒柜。

      “大嘴,你找什么慆东西呢덟?”

      ᙼ “武功秘籍!”李大嘴撅着屁股,头也不回的说道。

      “武功秘籍?什么武功秘籍啊?”吕秀才问。

      “就那个,一年前,你忘了?”

      “一年前?”吕秀才回忆。

      一年前。 ೃ ᄔ

      ᠲ ꋲ 李大嘴着急道:“坏了,秀才,这可咋整啊,我师父教我的武功,我睡了一觉给全忘了먊,刚才老白说昨天쒧晚上他就走了!”

      “你别着急,对了,你不是还记得前两层吗?我先帮你记下来,免得你把前两层也忘了。”吕秀才说道。

      “这,不行啊,他不让记下来。”李大嘴迟疑。

      吕秀才安慰道◉:“你放心吧,等再见到他,我负责和他说,你脑子不好使,全忘了可就完了。

      而且只要你保存好了,不让别人拿到不就行了?大嘴,我一个读书人,你不会是怀疑我也想偷学你的武功吧?”ꆵ

      “那倒不是,我这脑袋笨,好像也只能用这个方法了。峁”李大嘴අ说道。

      回忆结束。

      吕秀才“哦”了一声,说道:“原来你说的是那个武功秘籍啊,后来你不是练춖不成,不练了吗?”

      “我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而练功,你说蕙兰吧,等我练成츷武功十几年过去了,她说不定早就嫁人了……,不过!今天看了郭ⶥ芙蓉那个样子我就知道了,我练功,就是为了不受欺负!”李大嘴咬牙切齿道。

      簘 “潇湘白衣芋!”吕秀才突然尖叫道。

      “你렑说啥?”李大嘴问。

      䵇 “大嘴,你那个师父,当初是不是背着三把剑,而且喜欢穿白衣服?”吕秀才急忙问道。

      ꙩ “哎呀,过了一㦗年多了,而且他就在我们这儿住了几天,说实话长啥样褧我都快记不清䒪了。”李大嘴回忆着,点了点头:“不过好像是,祹他是背着三把剑,穿着白衣服。”

      න“你那矖个师父,就是潇湘白衣!”吕秀才指着李大嘴说道。

      ……

      “什么?大嘴的那个师父是ᕻ潇湘白衣?”

      同福ꄸ客栈大堂,众人惊呼。

      㢦“哎呀,我这脑子!”老白一拍自ᰣ己脑袋㵍:“瞧我쩕这记性!他可不就是背着三把剑,还穿着白衣裳吗?”

      쾑“真滴是他?”佟湘玉问:“万一江湖上,还有别案人也喜欢背三把剑呢♚?”

      “这䗃个,去问问陆一鸣陆师兄,不就知道了?”

      ソ“等明天吧,如果大嘴那个师父真是潇湘白衣,域咱们也算自己人,就别让他和小贝动手了。”

      第二天,陆一鸣刚起床。

      佟湘玉对着陆仒一鸣招招手:“陆师兄,这边坐~”

      陆一鸣说道:“佟掌柜,抱歉,我很理解你的心﹞情,不过我时间紧迫,希望你能赶紧让我带小贝走。”

      佟湘玉说道:“带小贝走先不ٴ着急,陆师兄,你昨天说的ꅹ那个潇湘白衣,能不能详细说说啊?齭”

      陆一鸣说道:“潇湘白衣,很多关于他的纸事瑛情,都是江湖小道消息传出来的,我本人没有见过他。”

      佟湘玉说道:“那~,他是不是背着三把剑,一把是重剑,玄铁的,一把是细剑,还有一把是木剑?”

      陆一鸣说道:“你怎么知道?”

      “这个,你就甭管앭了~”

      ๙ 佟폄湘玉㤽拍着胸口,说道:“哎呀,总算松了一口气啊~”

      “其实,你说的那个潇湘白衣,是蓼我师父。”李大嘴站出来说道。 겝

      陆一鸣看着李大嘴,眼睛上下扫视:“你釄,师父?”

      李大嘴说ꎬ道:“低调愴,低调啊~”

      “你遨还别不信,这是真的,不过人家当时还没闯出来潇湘白衣这个名声。”틬一旁的白展堂也说道,然后他看向李大嘴:“人家不是说了諾吗,不收你做徒弟,而且交给你的武功你自己也忘的一干二净了,还好意思自称㰐徒弟。”

      李大嘴说道:“那你别管,我现在又捡起来重新学了㴸!㿬早晚有一天,我也能成为一妞代大侠,到时候,这地⬨方我可就不待럟了。” 撍

      昚“不待了?那你去哪里啊?”佟湘玉说道。

      李大嘴赔済笑:“那什么,掌柜的,我说的是以后……我先去厨房洗菜了啊。”

      ේ李大嘴去了后厨,

      白展堂开렭门准备做生꣈意。

      佟湘玉则看着陆一鸣:“你也知道了,潇湘白衣和ꯝ额们关系很好,陆师兄,뗐我看小贝就不用回去了吧。”

      “同福客栈果真卧虎藏龙!”陆一鸣点头:“既然潇湘白衣与同福客栈诸位交好,陆某也就不做那画蛇添足的事了,这里有一本衡ꮔ山剑法,整个衡山派仅此一ꕹ本,希望你能督促小贝学习。

      梢佟掌柜,后会有期!”

      “这就走啊,不吃了早饭再走?”佟湘玉拿着剑谱,站起来问。

      ᥓ ꕄ 硆“不吃了,我还要回汉中送镖,下次再来至少也要半年之后了,佟掌柜保Ꟛ重!”陆一鸣说完,转身离去。듽

      “哎呀,总算送走了~”佟湘玉收起了衡山剑法,哼唱着小曲儿上楼去了。

      챩 两个月后,

      ꄧ 捕快燕小六刚一步迈进来즓,就听见佟湘玉喊:“小六,你来啦~”

      “告诉你们一个坏消息,有人悬赏二十万两,要大嘴囒的脑袋。”燕小六说道。ᆄ

      ﹩“啥?!”

      后面哗啦一阵碟子碗打碎的声音。

      佟湘玉喊道:触“老白,快去厨房看看大嘴!”

      然后她拉着燕小痮六톡,郭芙蓉也凑过来:“究竟是怎么回事?大嘴他就是个厨子啊,为什么要悬赏他?二十万两?他的脑袋这么值钱吗?ቓ”

      “他是不是潇湘白衣的徒弟?悬赏上要的就是潇湘白衣徒弟的脑ꑊ袋!”燕小六说着喝了口水。

      “这个死大嘴!”佟湘玉捂着额头:“他知道教他武功的人是潇湘白衣之后,궪见人就说自己是潇湘白衣的徒弟!看吧,现在说出事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