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古典仙侠>

      在田尔耕与王体乾离开的时候,交给了熊廷弼一封密信,

      至于里面是什么田尔耕王体乾不知道,但大概也能猜出来,

      熊廷弼打开一看以后,直ᅡ呼天子是神明转世,天帝下凡。

      埿 究竟是什么,那肯定是《金刚不坏神功》秘诀了,

      ⷫ信中朱由校说道叫熊廷弼自己修炼以及传给军中信Ԁ得过的将领,

      毕竟辽东沈阳城中还是有很多后金蒙古的윗探子,不得不଺防。

      有了这神功,未来一액年以内肯定可以横扫后金甚至是蒙古了。

      ……

      大明京城,乾清宫西暖阁。

      朱由校闭关很顺利,三天的时间就突破到了后天五重天,然后就被魏忠贤给打断了,

      说是已经查清楚了刘一燝在京城的所有罪状በ,劢等着朱由校去发落。

      至帯于东林党则是因为刘一燝被鏘抓以及东厂给出的罪状吵翻了,说是在牢ᢨ狱中屈打成뾁招,

      纷纷递上折本,要求刑部去审理这퀻个案件。

      为什么要刑部去审理这个案件,因为刑部尚书就是东林党自己的人,

      刑部审理能审理出个什么名堂,ꠋ有大罪名也拏会蔉往小的上说,然后小的罪名化为没有,

      东林党的尿性,朱由校肯定知道的。

      接到了魏忠贤的报告,朱由校出关还没来得及试一试后天五重天的威力,

      쳘就去处理这个事情了。

      ꩤ “查出来了多少银子”,朱由校看见魏忠贤的第一句话就是这ꐺ个,

      ѡ把魏忠贤给问懵了,

      魏忠贤颤声说道,

      ꓁“陛下,젏查出白银三十万两,各种珍贵玉器古玩字画折合成银子大概二十多万两”

      “那刘一燝家里的老底查清楚了吗?”朱由校沉ᐮ声问道,

      这刘一燝的油水绝不止这么一点,大多数还陼是在南方的家财地契,要是能完全给炸出来,绝对⃕够朱由校挥霍。

      “陛下,南方势力盘根错节,东厂也不好查,只是查到刘一燝这老匹夫在南方家财万贯,与地方官员勾结一处,很难查”

      “就算动⤔手胜算也不大”

      听到这腜里朱由校不由得“嗯”了一声以示疑惑, 劍

      骂道:“你们东厂是干什薸么吃的,拿下一个刘家就这么难?”

      “陛下冤枉老奴了呀,刘家甚至跟地方守备太守大大小小的官员都有⺨千丝万쵃缕的联系,”

      蚹“牵一发而动全身啊,老겤奴┭没有陛下的旨意,不敢妄动啊。”

      朱由校回忆了下明末史,这撃刘一燝老匹夫好像还真是,在江西南昌与各个地方的官댉员勾结起来,欺上瞒下,霸占土地。

      “那你带着圣旨带着东厂的人亲自去一趟吧,必要时可以联系当地驻军” 

      朱由校觉得东厂的番子带着圣旨去地方官䗜员肯定不敢阻➝止䵽,这要是阻止就是谋反了,

      现在的大明还没有哪个敢明目张胆的谋反,刘一燝被抓大多数官员只会明哲保身,몴

      不会跟着刘一燝下水的,刘家完了就完了吧,只要火烧不到自己身上,那干我何事。

      刘一珯燝江西刘家基本就这样定性了。

      至于如何让东林党的人闭嘴,

      那就很简单了,

      东林党不是很想让䉩叶向高上位吗?就作为政治交换,就让叶姒向高上位,

      让东林党这群人知道,就算叶向高上位,也没多大用。

      之前因为戚金的事情,朱由校本来已经有这个打算了,放出了风声, ㅭ

      而方从哲鋎的辞职折本也递了上来,

      于是朱由校开口道,

      “准了方从哲的辞职折本,另外传叶向高进宫见朕。”

      王朝辅听了就默默去办事了,

      朱由校则是问了魏忠贤《葵花真经》传了多少个东厂的太沿监了,

      魏忠贤则是说道,除了一些心腹太监传下去就没有传下去了,东厂大多数还是锦衣卫的人在䐄担任,并不全是太监。㬖

      虽然ᷡ朱由校允了魏忠贤十万两白银发展,可是短短时间也难以发展个什么人턡数出来,

      “突破到后天一重的有多少?”

      “只有十慚个”魏忠贤小心翼翼说道。 巄

      在朱由校看来十个已经很多了,短短时间能有十个已经很不错了,只能说这《葵花真经》就是给選太监练。

      这不要小看这五个后天一重的箏,明末这种低武力位面,

      后天一重相当于很多大力士了,单手臂力增长两百斤左右,以一当十个精锐边军不在话下,

      ʪ 朱由校直接说道:“全部带去江西南昌,另外朕在赏你一颗丹药,在突破后天二重的时候可偟以用,

      﫴但是你要是在南昌给朕办不好,回来朕륗一定废了你的修为,剥了你的狗皮”

      朱由校一边给魏ፑ忠贤甜枣吃,一边用大棒威胁着,这历史上虽然魏忠贤抗击东林党有功,但是也有过,

      멸 比如逼死熊廷弼,而铘且这魏忠贤狗东西最后还飘了自封九千岁ᵔ,

      如果镕说这些都不是关键,

      那么关键的就是护僆主不力,竟然뫍让天启⯬皇帝掉水,然后不治蟫身亡。

      这就是魏忠贤犯下的最大错误。

      所以朱由校得时时刻刻敲打魏忠贤,免得这货给飘了,不知⫙道自己是陯为谁办事情了。

      当魏忠贤离开的时候,老年人叶向高蠯就已经来到了乾清宫,

      “微臣叶向高参见陛下”

      ’ “起来说话”,朱由校老气横秋的说道。

      ષ “最近朝中很多大臣都建议你叶向高来做ﷻ大明内阁首辅,你怎么看?”

      这叶向高老油条说훌道떎:“但凭陛下圣意”

      ꢂ朱由校不由得冷哼一声,这老家伙,煲看来的好好敲打僺一下他才行,免得到时候扶上来处处与自己作对。 鲹

      “叶老劳苦功高,对大明对社稷都有许多的不可磨灭的贡献,理应成为内阁首辅”

      叶向高看见皇帝这么吹捧自己,也不由得暗暗高兴,我叶向高也是为大明做过实事的人,当初万历朝的时候还是做了一点ₚ点实事젴的,当得起当得起。

      对于叶向高,朱由校也觉得这个人是个有实才的人,只是被东林党误得太深,当初万历朝的时候,也算是为大明了做出了一촷些贡献,

      洺不然朱由校才不会准叶向高为首辅!

      遂 不过该薅的羊毛还是得薅,

      这叶家肯定也是世家大族,肯定也是有钱的,不过还是先让他来应付东林党这群憨憨。 聸

      到时候东林党发现叶向高不为他们办事貤就好玩了。

      朱由校想到此处,直接说ꍓ道:

      홹“擢叶向高为内阁首辅,即日入阁,与此同时㎲顾秉谦也同时入阁”

      说完,캣朱由校就让叶向高赶捡紧走人,七老八十맮的人了,万ﳛ一在皇宫出现问题,这天讨下的샛人怎么看他朱由校?

      ....륂..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