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东方玄幻>

      “狼族长之前曾经是归元境的妖族高手?”

      李玄宗打量着狼黑旗片刻,忽然冒出来这么一句话。

      他如今已经是炼气九转巅峰,这狼黑旗的境界波动跟他差얭不多,但是对方身上隐隐散发出来的气息却是要比李玄宗高出一线来。

      虽然这气息﬇很微弱,但却让战斗直觉敏锐妸的衮李玄宗给捕捉到了。

      狼黑旗诧异了一下,随后咧嘴笑道:諈“李大人好眼力,不过那都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

      我妖族不比你们廣人族,人族炼气士就算是年龄增长,衰败的也是肉身,自身力量和元神衰败有限。

      但我妖族把一身修为軇都融入肉身当中,肉身衰败,这境界也是无法保持的。

      我狼族以实力为尊,所以早在加入黑风山之前我便已经不是狼졽族的族长了,只是一头没什么用的老狼而已。”

      李玄宗的眼中闪过一丝异色筍,不动声色道:“不过现在看来,上一任族长却并没有做出对的选择,导致你们这一族现在落得如此境地。”

      狼先锋是狼先锋,其他狼妖是其他狼妖。

      李玄宗也不确定他们是像狼先锋一样对黑山老妖抱有一定的怨气,还是仍旧对黑风山保持忠心。

      狼先锋没听出李玄宗话语中的意思,狼黑旗삋却是听了出来,长叹了一声道:

      “丛林中狮虎等猛兽一只便能啸傲山林,我们狼族却只能报团取暖。

      所以我狼族的天性便是侍奉强者,可킊以为兵为将씳,但却当不了王者,只能去依附其他人,选错了路也怨不得别人。 纸

      李大人,今日洞主让我们归于你手下,你꥞便相当于我这一族的头狼。

      我等感谢你让我族重新成为黑风山的战兵,而不是守门巡山的小妖,但我却也不想把我这一族最后的血脉也给葬送了。

      㻇去守灵石矿쫥的危险有多大,这点李大人你应该知道,所㌡以你又有几分把握?”

      大部分妖族,或者说是底层妖族都是像狼先锋那样的直肠子,说话也都是直来直去的。

      但这头老狼或许是跟人族打交道多了,说话风格更像是人。

      龃 他的意思很明显,上代張族长跟错了人,没想到黑山老妖如此的刻薄寡恩,但这뀣是族长的选择,他们也不会去怨天尤人。

      这次他们跟了你李玄宗,虽然重新成为了黑风山的战兵,但却也不想就这么白白送死。

      四个月前他看到李玄宗在擂台上出手那一幕他便感觉这李玄宗有些不凡。

      不是不凡在驵修为上,而是对方出手时那种惊人的算计能力。

      但他也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快就会跟李玄宗再次打交道。

      ꦩ身为在战场杀搏杀了一辈子,战斗经验极其丰富的狼妖,他很欣赏᪡李玄宗在厮杀中那种狠厉的手段,但却也不放心把族群最后这点心⁲血都交给李玄宗。

      李玄宗淡然道:“为人做事两分算七分搏,还有一分乃天定。

      就这么一分天定便能让你彻底功亏一篑,所以纵然我说有九分的把握,那又能如何?

      狼族长请放心,你们不想死,我却也一样不想死。

      但若䞡是不放手一搏,又怎知成败胜负? ㇢

      当然狼族长你们若䘒是觉得此奂行一定便是送死,我也㧆不强求。

      你们可以留在黑风山,我绝对不会去跟洞主告状的。”

      䵀狼妖性烈,跟那些帮痴肥愚蠢,满脑子都是血食交配的猪妖比,他们更加好战,也更加嗜血。

      哪怕就算是狼酞先锋燮这样狼妖中的憨憨都受不了当个受人白眼的巡山小妖,更别说是其他上过战踳场,见过血的狼妖了。

      所以被李玄宗的话一激,其他狼妖顿时嚷嚷了起来,谁都不愿쿣留下。

      啰狼先锋更是道:“老族长,咱们就跟李大人干一次吧,当初咱们投靠黑风山可不是冲着拎着破锣巡山去的!”

      狼黑旗轻轻摇了摇头,但他还是弯下高大的身躯,冲着李玄宗捶胸一礼,沉声道:“吾族,愿听大人的吩咐。”

      虽然他仍旧不看好李玄宗能挺过这一次,但却也愿意跟他搏一次。

      或许是因为他觉得在厮杀中能有如鄔此算计能力的李玄宗不会鲁莽冒险,或许也是因为他单纯的뚟只想搏一次。

      毕竟他这一族已经没什么可输的了。

      李玄宗一挥手道:“既然如此,那便先行去灵石矿的路上埋伏着。

      与其等对方打上门来,不如我等先行出手!”

      说着,李玄宗直接带上十余名狼妖歔,直奔黑风勶山脉的灵石矿而去。

      整个黑风山脉其实很大,若是从头到尾算起,其实绵延足有数百里,当然只有主峰ꩡ以及其他黑山十푣六峰的灵气是最充裕的。

      这一路上李玄宗也看到其他峰的人或者妖族在动员,整个黑风山人族修士和妖族战兵加起来,怕是足有数千人。

      “猪三烈旁边为何站着一个人族修士?”

      站在山顶,李玄宗忽然看到紧跟着猪三烈的狈先生。

      狼先锋吐了一口唾沫,不屑道:“他是我黑星⓭一族的军师狈先生,没啥本事,就会瞎出主意。

      ꢑ ः之前头目和其他人战死,我们都成了守门巡山的小妖。。

      只有他投མ入到猪三烈麾下,抛弃了我族,苟且偷生!”

      ߨ 狼黑旗摇摇头ک道:“也不能这么说他,各人有个人的缘法,当初푱狈先生便不建议我族加入黑风山,只是族长一意孤行。

      他是狈不是狼,肉身虚弱,肯定不能像我们一產样去巡山守门㿔,如今有个出路也好,起码他也没有反过来残害我们这些同族。”

      嵘 李玄宗此时却紧盯着那狈㰂先生,眼神中露出了一ꪑ丝冷冽之色。 嬇

      借刀杀人,让自己去守灵石矿的主意定然就是这狈先生出的,猪三烈没这个脑子。

      相比于那满脑子血食的猪妖,自己或许应该先找机会把这狈先生给除掉。

      此时山下,那狈先生却是没发现李玄宗,他只是感觉自己后背有些凉飕飕的。

      “狈先生你৭愣什么神呢?快走快走,都憋了三爷我半年了,这次宰了九龙山那帮杂桡碎,都拉回去当血食!ᦕ”

      猪三烈推了狈先生一把,一脸的兴奋和贪婪,口水都仿佛要滴下来了。

      狈先生脸上堆笑,但此时㿰心中却是异常的厌恶。

      这帮猪妖简直荤素不忌,不光吃人,妖他们也吃,任何血食都能够引起他们那旺盛的食欲。

      在他看来这帮家伙简直不算是妖族,分明就是一群⇄野兽。

      自己若不是被逼ꇝ无奈,又怎么会跟这帮家伙为伍?

      目﹩送着一众猪妖离ꟿ去,李玄宗也是带着一众狼妖前往九龙山通往灵石矿最近的一条路上。

      黑顫风山的灵石矿位置其实很偏僻,在黑风山脉的最西侧,周围都是些荒地密林,渺无人烟。

      数百年前这里还有一些城镇,不过自从黑㙬山老妖崛起后,他虽然对吃人没兴趣,但他手下类似猪三烈这种妖族头目却肆意妄为u,拿人族当血食。

      这也导致了黑风山周围逐渐荒芜,城镇也都消失。

      一座小镇破败的城楼上,李玄宗还有其他狼妖菙便都埋伏在这里。

      狼先锋趴在地上有些纳闷道:“大人,灵石矿那边好歹还有些阵法在,那些黑石精也当肉盾帮咱们挡一挡,埋伏这里可什么都ἃ没有啊。”

      李玄宗头也没回道:“你这么想倝,九龙山的人也是这般想的。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出其不鼭意。”

      狼先锋摸了Ò摸脑袋,没明白李玄宗是什么意思。

      这时候李玄宗忽然低喝道:“来了!隐匿气息!”

      前方小路的尽头大约几十名奇形怪状的妖族快步行来,领头的则是一名身材高挑的女人䆬。熙

      那女꤃人容貌妖州艳妩媚,额头中央点缀着紫色的花纹,身上的穿着更是暴露无比猪,黑金色的铠甲只能包裹住紧要的三点部位。

      “狼族长,你们跟九龙山打过的交道不少,可认得这女人是谁?实力如何?擅长何种妖法?”

      狼黑旗低声道:“这女人是压龙大仙的侍女鸠媚娘,实力应该有归元境。

      不过她并不是九龙山主战的几个峰主头目,好像是负샍责审讯一些囚犯之类的职务。

      看来这次九龙山的动静当真不弱,压龙大仙连他的贴身侍女都派出来了。

      不过我还真不知道这女人擅长何＀种妖法,毕竟她没出手过几次,但以妖族的直觉来说,她的肉身定然不会太过强悍。”

      李玄宗眯着眼睛喃喃道:“肉身不算太强悍?那就好办了。”

      话音落下,李玄宗对狼黑旗道:“狼族长,等下我先行出手偷袭。

      记住,只有十息的时间,十息内不管结果如何,你们必ᢒ须要出手!

      这次不光是我的机会,也是你们狼妖一族的机会䈖,希望你们能把握住。”

      说完之后,李玄宗手콪捏印决,周身灵气流转,他竟然瞬间变作了一名穿着邋遢道袍,脏兮兮的游方道士,甚至就连自身气息都被压制到了炼气三转左右。 扒

      沊这便是千幻真解的力量,不是单纯的幻术,而是能够连同气息一同伪装。

      看着李玄宗离去的背影,狼黑旗也是掏出他的斩马刀,露出獠牙,带着一丝煞气沉声道:

      “小的们,都准备好了,别辜両负了李大人的信任!”

      狼妖一族作风쟄凶狠,但他们也最敬佩勇武强者。

      或许直到现ۮ在狼黑旗对于李玄宗也带有一丝不信任儤,但李玄宗这种身先士卒的做法却是让宋他从心隸底敬佩。

      他们狼妖一族最想听到的话不是쵧‘给我諔冲’,而是କ‘随듭我冲’。

      并且李玄宗就这么放心的把身囌后交给他们,这也让他们这些狼妖有些感动,特别是跟刻薄寡恩的黑山老妖对比之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