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TV

      㠤 “重来!”

      “说矐那么小㿮声还敢去吉原!”

      㳁 “怎么,你没听见嘛!”

      녥 一帮人텛围绕在那与力身边,向那和尚大喝,把那和尚吓得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和那冻死鬼差㎫之不多,真真是꽒一个欲哭无泪。

      被逼着大声自报家텵门之后,찡一名同心似乎确认无误,便从手下那里挑出一个写着法号、宗门、所属寺院的长木牌梡,给那个和尚挂춤上。取笑声不绝于耳,原本青白脸的和尚,뗲此时又满脸鞅涨的通红。

      这傁样子鯳示众,那基本上就等于是社会性死亡了。只要五点过后街上⏅的行人一多起来,保准下㒛午就榭传遍整个江户城䌃。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没有什么娱乐生活的老百姓,最喜欢传播这种花边新⹝闻了。

      㒨 鮁 ዸ 尤其还是某些寺院里道貌岸然的大和尚,居然半夜去快活,快活也就算了,还撞到寺社奉行的枪口上被捕了。这不是搞笑嘛,到底是家花没有野花香,连口诵佛号的大和尚,也是忍不住色心,想要出去开荤啊。

      一众婆婆妈妈在水井边,说完各路大和尚的花边新闻,肯定又能转回自己家的ể死鬼男人。不骂上两句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想来是不行的。

      歽“不是昨夜就被捕了嘛,怎么到了这时才홈送到日本桥?”望着嘈杂的押送人群,忠右卫ᄷ门有些好奇。

      吉原距离日本桥其实不算太远,就算抓捕需要时间,也不可能要这么久啊。和尚们敢在官差㻇的棍棒之下偷懒?想想也不可能啊。

      “你以为他们真要被示众吗?”助六找个Ř一个店铺的屋檐,靠墙坐下。

      这年代的沿街店家,一定会在外墙上都钉有给旅人休息的长䀈木板,而且一定会将屋鎧檐修的㰄稍长一些,是充满人情味的房屋设计。 浀

      “他们被捕,难道不癪要示众吗?湜”忠右卫门也靠着助六坐下。

      “给钱就不用咯!”助六微微一笑。

      ᅀ 懂了!忠右卫门又懂了!难怪这么长时间才从吉原走ᯑ到日本桥,这是在等家属来㽹付“罚金”,或者说是“赎金”啊。

      违反了幕㻥府的法令,被抓捕的和尚要鲺示众三日,还要被处罚,但是正常而言,顶天也就十两八两的。现场二十多个和尚,加一块儿才能罚二百多。这算什么年底冲业绩啊,这点业绩还不够寺社奉行下属的与力同࣭心们分的,怎么过个好年啊㋿!

      륾 而且这是一锤子买卖,今儿抓了这么多和尚,短时间之内,就没有和尚敢去吉原喝花酒了。这波不挣钱,过年就搞不到钱了。

      本着利益最大化的原则᧺,那肯定是给诸位大师一个面子,让诸位大埯师能够体面的悄悄回家,不被示众啊!

      䕕 罚金抵刑期嘛,很朴素的封建式执法!

      诸位大师最重要的东西,可不˸就是他们的脸面?只要名声在,那么信徒就会有源源不断的供奉送到。可若是名声坏了,全江户都知道你们宗门,你们寺院,你们谁谁,昨儿去爽了,那还怎么装下去!

      这么长的一段时间,就是寺社奉行让属下们去这些和尚的寺院报信,ᑚ给各位住职和尚透个口风。你们寺里的某某被抓了,现査在判处示众三日,펦你们是准备就让他示众三日,还是怎么说? ꀂ ⁰ 我们户田山城守大人是个大好人,完全䁐可궧以商量的,只要你䮲们愿意商量,那么你好我好大家好,都是一句话的事情。

       怎么ら说?

      쮊认打还是认罚!

      䱴要是忠右卫门嗢是住职,那肯定也是认罚,和名声⏿比起来,那几十籀两算什쾽么?那几十两连个屁都算不上!

      锥 果不其然,两个人还没坐多久휃,四面八方就出现了许多轿子,쭏就是那种把人像一坨肉一样,塞进轿笼里的那种轿子。竊上面接二连三的下来许多光头大和尚,当然啦,也有人拿头巾包裹着自己的脑袋,也有带着斗笠遮面的。

      頗但是谁不知道啊,可不就是那些寺院过来赎人了嘛!

      看到自家寺庙来人了,熟悉的灶面孔一出现,跪在桥边的二十多个和尚激动了起来。都知道这是来捞自己的,有的小声呼唤师兄师弟,有的喊师傅师叔,也有숊喊徒儿的……

      喊徒儿那位,你鬑丢不丢人!

      骑在马上的几位武士并不着急,他방们望了望天色,又看这些赶来的和尚发自内心的⎘着急。命令手下们把嘳这些来赎人的和尚都拦在日本桥头的木门外,一个都不许进。

      天光越亮,뽫这些褳和尚就越不敢还价。武士老爷和你讨价还价多丢份啊,我说㳭一个五十一百的쫥,你痛快付钱就行了,没那么多闲工夫和你掰扯。

      跪着示잏众以及橬前来ឿ赎人的和尚哪里不知道这些老爷们是什么意思,纷纷低声哀求,一边已悲经跪在地上了,巋一边也就差跪下了。那马上的几个武士还是不为所动,就由着他们在那里궰哀求,甚至还不可微察的露出几分讥讽。

      又过了一会子,大概是所有和尚的那些家属都过来了。薽也确实是家属嗷,名义上师徒,实燴际上癡父子嘛。名义上师兄弟,既ﵯ可能是兄弟,也可能是父贼子,谁知道呢。

      躔 被阻拦住的和尚们给放上了日೏本쎻桥,纷纷围到几名骑马武士身边。可这些骑马武▓士,基本上都是几百石的旗本,多少弸带着些体面,谈价钱的事情,自有下面的同心们去做。

      同心们的嗓门可不小,开口就是示众一天算二十两,示众三天算六十两,一个人罚款怎么也要二十两吧,合计八十,诸位爱给不给,不给天就亮了。

      哪里能不给,不给还来干嘛!一众大和尚纷纷掏钱,也有掏现金的,都是一两一枚ꛨ的金小判,用绵纸十枚一包包好。也有掏纸币的,日本桥过去就是银座,厍银座里有许多燖的榣两替屋,不仅经营金银铜钱的兑换业务췥,也兼做储蓄和放贷等业务,都是有幕府发给牌照杘的,信誉好,发行的纸币“羽札”认可度也不低。

      赳因着没人还价,很快桥上的交易就将结束,诸位大和尚可闚以上去领人并赶紧溜之大吉。

      “好了,咱们可以去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