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清图片伦理小说

      一个多月前分别之时,辛晟和巴尔纳巴斯约好了年底德尔菲再见。 䊷

      希腊的国土面积不大,一个多月时间足够阿柒德瑞斯提亚号这种高㮷速探险船围着爱琴海绕一圈了。

      冑辛晟笑着上前与巴尔纳巴斯拥抱了一下:“没想到你来得这么快,我以为你会到年关之时才赶过来。”

      ࡤ 巴尔纳巴斯大笑着在辛晟背上拍了拍:“់哈哈!今年我的运气不太好,你交待的事情已经办完,干脆早点过来向皮提亚寻求指引,希望明年能转运⍎。”

      卡珊德拉看来看神庙前排起的长队问道:“所以,你ꅪ见到皮提亚了吗?”

      ԏ“没有。”

      巴尔纳巴斯有些遗憾的说道:“我也是昨天下午刚到,今天一早就急急忙忙的打罹算过来排队,结ꃭ果……你看看这人群。”

      “我到达神庙前时才刚刚天亮,队伍都炎已经排到山下了,今ힴ天눘是肯定来不及𢡊见皮提亚的,只能明天↙早点过来。”

      辛晟突然注意到,巴尔纳巴斯身后几步ᷧ的位置,站在一个披着兜帽的陌生人。

      之前他还以为洩这个人是排队等待的阿波罗信徒,漥但当辛칚晟三人与巴尔㢮纳巴斯相互问䓥候时,陌生人突然向这个方向走了过来。

      “哦!差点忘了介绍。”

      看到辛晟的神态突然变得戒备起来,巴尔옄纳巴斯拍了拍뇿额头,伸手指向已经먂来到他身旁的兜帽人。

      “这位썷是我多瘲年前在듕雅典从军时认识的朋쒷友,之前껬途径阿提卡前往玻俄提亚时,我碰巧在一座小港口遇到了他,他打算暂时跟随我们一起⬿旅行。你”

      兜帽人礼貌的向辛晟三人鞠躬䮽行礼:“很高兴能认识各位,感谢你们从벻强盗手中救下巴尔纳巴⤚斯。”

      辛晟的动态视力很好,在兜帽人弯腰之时看到了他的脸,那是一张饱经风霜、颇为苍老的面容。

      ‘壇原来是你。’

      辛晟猜出了对方的身份,但他没有高调的说出来,只是微笑着向对方回礼。

      “你好,我是从遥远的东方旅行至此的游历騡猎人,辛晟,你可以称呼我为辛。”

      卡珊德拉也大方的自我介绍道:“我是佣兵卡珊德拉,这位是凯法隆尼亚的娜怵蒂摩雅。”

      老者的声音十分温和,语速也比较缓慢。

      풣明明身上的穿着非常普通,但全身却透露着一股㾞知性的气息,看起来似乎是一名学者。

      “我꺽叫希罗多德,一个四处游学的旅行者。”

      ꄫ 希罗多德,被后世的趔西方学术界尊称为历史学之父,希腊最古老的怜历史学家。

      他留下的著作《历史》是西方文学史上第一部完整流传下来的散文作品。

      书中讲述了希腊、北非及叙利亚地区的历史民俗,并且详细记录了希波战争的始末。蓏

      后世之人将这部巨作一分为九,并以缪斯㯡女神的名号加以命名。

      不过由于希罗多德的书中有不少基于个人喜好的春秋笔法,讨厌希罗多德的人又将其称为谎言ࢪ之父。

      希罗多德出生于哈尔卡里那索斯,青年时期曾经反土抗过当地的僭主吕戈达米斯二世。

      可惜他的行动以失败儭而告终,因此而被流放到萨摩斯岛。

      直到僭主被推翻,闟希罗多德才得以重归故里。

      但此时的他已经爱ଯ上了四处游历的生活,鄊自由自在的旅行于希腊各地,记录귖下不同的地区的风土人情。 棙 ▁ 朵希罗多德最初与巴尔纳巴斯相识于雅典,后来两人先后离开了雅典城,各自踏上自己的旅途。

      濙这一次两人的重逢只是巧合,对奥林匹斯众神信仰十分虔诚的巴尔纳巴斯将这次偶遇称为众神的指引。

      他坚信与希罗多德的重逢有原因的,在对方提出想要暂时跟随他四处闯荡时,巴尔纳巴斯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下来。

      这个时期的希罗多德还没有完成并公布自己的著作,暂时还名声不䰩显,卡珊德拉和娜蒂雅对夘自报家门的希罗多德没有ꥰ什么特别的反应。 稯

      辛믉晟将见到历史名ݬ人的激动按捺在心中,表面上非懜常淡定的与希罗多德天南地北的闲聊。

      踔希罗多德对辛晟与西方人种差异极大的外貌颇为好奇,对他口中的东方古国华夏也充满了求知欲。

      公元前431年,华夏正处于群雄并起的春秋战国时期,战国诸侯的存在与希腊各城邦的组成结构颇有相似之处。

      直到战国末期秦王扫六合,华夏才完쎸成了有史以来的首次统一。

      辛晟不是历史学专业똯出生,但好歹曾经也学习过中学历史。

      就算说不出当前时间点每一个诸侯国的统治者,但至少知道它们횘各自的国家名称。

      今天想要通过常规渠道见到皮提亚是不可能了,风尘仆仆的辛晟三人打算先找个地方稍作休整。

      辛晟原本打算向巴尔纳巴斯询问委托给他的任务完成情况,但希罗多德一直缠着他追问东方世界的大致情况,辛晟只能耐着性子回答他的问题。

      回到巴尔纳巴斯和希罗多德居住的旅店后,辛晟以疲惫为借口终于让好쿩奇宝宝希罗砗多德停止了发问。

      “有趣。”

      希罗多德苍老的面容上满是兴跤奋之色:ጷ“没想到在遥远的东方还有这么多国家存在,我对‘东方’的概念还是有些过于保守了。”

      遇到辛晟之前,希罗ᖧ多德接触过最远的东方国家就是波斯了。

      这个时期的波斯帝国十分强盛⪏,整个中东地区都是波斯꯰的领土㚞。

      膠波斯的东面国境泱线扩张뜭到了印度河平原,西方的北非和㶬欧洲也혷持续受到波斯帝国的威胁。

      声势浩大的希波战争结束至今还不到10敡0年,希腊人对波斯帝国的印象还十分深刻。

      죁 至于波斯帝国的更东面,这就触及希罗多德的知识盲区了。

      虽然还不知道辛晟所说是真是假,但这位习惯写下游记见闻的游历学퉬者还是Օ将今天听到的故事记了下来。

      鑎摆脱希罗多德的纠缠,辛晟终于能与巴尔纳巴斯安静的交谈。

      “给。”

      巴尔纳巴斯取出一个材质非常特殊的圆盘交给辛晟。

      辛晟惊喜的接过这张看起来像是CD光碟的圆盘:“你找到了?”

      “嗯……算是也算不ᔨ是。”

      巴尔纳巴斯挠了挠头:“这个㒈圆趗盘泝不是욘在斯芬克斯祭坛附近找到的,而ǯ是来自基西拉岛,一个自称众神兄弟的狂人。”

      “哦?寭”

      辛晟挑了挑眉,他依稀还记得这个塑鬾造得比较鲜明的……逗比角色。

      ‘如果我⾪没记错,那家伙手里的钥匙謥好像对应的是独眼巨人吧?㷽’

      看着手中的圆ໍ盘,辛晟皱眉思考。

      ‘话说,这些解除封印的钥⫪匙是制式通用的?还是每一个封印必须用配套的专用钥匙才能解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