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武侠修真>

      晴空万里,清风徐徐,四处都是虀彩旗飘飘的凌ꉢ云阁迎来了最为热闹喧嚣的一天。前来参赛툅观礼轔的二楼三帮四门五派的大部队陆续赶到了,作为东道主的凌云阁也是在今天为各大门派举办盛大的接风宴。

      气势恢弘的山门前,凌云阁的接引弟子毕恭毕敬的接过眼前这群人的拜帖查看起来。虽然从这群人清一色显眼的藏红色服饰就能猜测出身份,但是职责所在为了以防万一必要的ꍎ流程还是要走一遍的。

      上等宣纸的拜帖封面今一个力透纸背的‘唐’字简洁明了的说明了身份,在阳光下还能看到‘唐’字隐隐闪耀的金光,封口处不同于寻常的泥印而是用细长的金线缠成蝴蝶状。

      这些都是蜀中唐门特有的标识,接引弟子确认了拜帖的真实性随便在花名册上扫了一眼便恭敬的递还回去,像是没看到花名册上的那个副字,㽬在众人面前躬身道:“耽误唐门主时间开,ՠ快里面请,阁主正在主殿静候唐썦门主大驾。”Ꚕ

      唐┙虎心中十分受用,摆摆手说道:“无妨,你也是职责所在。”说完便带领身后众人从山门正中间进入了凌云阁。

      一Ɍ路上所过之处都是热闹非凡暟的景象,寻常的武林散人看到唐门一行人都自觉的让开了一条路,不少人都㳴面露向往之色。唐虎气定神闲的走在前方,跟在身后的唐启湛没有这份淡然修为,神色傲然的从周饡围收回剬目光,倨傲的说道:“就这些虾兵蟹将也敢来参加凌云盛ꭵ会,真是不自量力。”

      휗 “启湛师兄说的对,凭这些人的三脚猫功夫只不过是来凑热闹罢。雅欣师妹你说呢?”马禄顺㨪着接过ꉑ话,最后扭头向身旁的孙雅欣问道。

      多年的光景,孙雅欣出落的越发娇俏,藏红色唐门服饰穿䡷在䡛高挑的孙雅欣豅身上有种别样的惊艳,一路上吸引了大量青年俊杰的侧目注视。

      孙雅欣一直紧绷着俏脸冷若冰霜的⡍直视前方,听到马禄的问话才淡淡道椶:“师尊Ҏ一直教导天外有天,武林中多的是卧虎藏龙之辈。此次盛会更是汇聚天婂下Ԛ精英,两位师兄还是切莫大意。”

      唐启湛不以为然的反驳道:“师妹未免涨他人威风坠自己志气,此次盛会能称之꩗为对手只要寥寥几人,其他人綈不过都是陪衬罢。”

      魚 听了唐启湛充满狂妄的话语,孙雅欣脑海中不由的浮现出一个人影,看来多年前的那﫿次教训还没有让他长记性,张了张嘴角便不再言语。

      Ӿ此时,唐门一行人到达了巍峨恢弘的正殿前广场。这里已经胕人山人海,到处都욑围坐满㹜了前来参赛观礼的人,只有正中央的地方留下了一片空隙。

      驂这片空隙地以通往正殿的青砖路为界,左右两边对称着摆放着桌椅板凳、瓜削果茶杯。这是专门为二楼三帮四门五派的随行人员预留的位置,里面已经落座了不少人,看来唐홨门来的不算早。

      一直姨气定神闲的唐虎开口道:“我去拜访长孙阁主,大家就在这里听从찑安排,愄启湛、马禄负责这里,你们和其它门派的年轻人好ﯡ好亲近熟络一下,记住不要丢了礼仪或是坠了唐门名声。”ꌃ一语说罢便踏阶而上,走到静候在正殿门口的长孙隽逸身旁寒暄起来。

      ら 唐门其他人在凌云阁接待弟子的指引下来到了处于中间这片空隙깴,武林尋中关于位置的安排也是大有门道⯂。

      唐门落座的位౜置看起来刚诚好在中间㤉,仔细数来却又是厅位于中间里最靠前的地方,这就隐隐说明在凌云阁心中唐门在如今武林瘉江湖中所处的地位。相较于座位靠前的三帮有所逊色,同比于四门排在最前。

      唐启湛和马禄相视一眼,点了点头对于凌云阁的安排表示哬满意,便带领其他弟子落座在这里休息。

      홛 켏 唐门一行人的到来吸引了不少视线的关注,其中就有呼延吉的目光。时隔多年圻再次遇到唐门的人,心饁中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呼延吉收回看向唐门的视线,端起手中的酒杯抿了一口,心中闪过一丝念头。突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一个人影出现在眼前。

      棦两人对视片刻,互㢀相端详着对方脸庞,脸上的神色从惊疑不定慢慢转为不可置信的欣喜。

      “阿吉!”

      “达禲旺!”

      脖间挂着竹哨,身披紫红色袈裟的达桑旺波ꉺ,光溜溜的脑门除了少了顶鸡冠帽就是活生生的喇嘛形象。曾经脸驝蛋上的腮红像是⍇晕开了的花朵铺满了整个脸庞,平添了几分俊俏。

      峢 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故友,满心欢喜的呼延吉连忙招呼达旺坐在身旁,拿起酒壶给他添满酒水,“你不是应该在布达拉宫呆着믾吗?怎么会来到这里?”

      “哈哈,碰巧而已。大禅师按照惯例放我出来云游天下增长见识阅历⾛,刚好听闻这⌼里举办凌云盛会,闲来无事就跑过来凑凑热闹。”达旺说完端起酒杯一饮而晩尽。

      “这一杯,敬我们在这里相逢。”

      “今天可要好好喝个痛快!”

      他乡遇故知的喜悦使两人片刻功夫已是三杯酒下肚,久别重逢达旺开口道:꿎“昨天凌云阁传遍你的大名,我找了你半天都没找ꢰ到,今天贪睡来迟了却在这里撞到了你,佛曰:妙不可言︕。”

      “这就叫缘分啊,来,为了缘分ᛎ干杯。擾”

      “喝!看看这些年你的酒量有没谠有长进。对了,你也太不够意思了,这么多年没说去布达拉宫看望我?”

      “这哪能怪我,这些年我一直在长安城⍔,就没有ҥ去吐蕃。”

      “这样뎛啊,难怪我在香江村没有找到你,原来你跑到长安城賮去了。”

      满心欢喜的呼延吉听到香江村三个字,神色⁑变得黯淡默默的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达旺察觉到了好友的沉默,想起在香江村的所见所闻,关䝎心的说道:“阿吉,我去香江村ᵥ找你的时候,那些村民们都三缄其口䃲对我避而远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

      呼延吉再次一饮而尽,这些年很多事情一챓直憋在心里无人诉说,今天意外遇到故交达﹋旺,看着他关心的神情,借着酒意便把这些年的变故经历一股脑的倾诉了出去。

      쭏 达旺静静听着好友的ﻎ倾诉,时不时为他添酒一起碰杯,一会的功夫就喝光了两壶好酒。

      广场上偏僻的角落里,两个重逢的故交好友互相诉说着这些年的经历,对于外界的一切都浑然不ꏄ觉。

      凌云阁盛大昗的接风仪燮式有条不紊的进行着,随着各大门派的代表带领弟子陆续赶到,广场中央留白的区域越来越少,最后整个凌云广场都坐满了黑压压的人群。

      巍峨恢弘的凌云阁正殿前V,按照江湖地位依次排开站满了各大门派的代表조,位列众人中间的正是长孙隽逸。

      随着路途最远的岭南百兽派抵达䥮,长孙隽逸跨出一步朝着广场运转内力轻咳两声,咳嗽声随着内力在空旷的广尥场上响⼬彻全场,热闹嘈杂的广场慢慢变得安静下뙡来,人群的视线转移到正殿的方向。

       看着下面一张张意气风发的年轻面䗇孔,长孙隽逸作为东道主开噳始发表讲话:先是感谢武林同道跋山牂涉水䫁赶来的辛苦,再讲凌云盛会的渊源传承,紧接着升华了主题说道武林是属于在座的各位年轻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