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教学58话薇娅哀求子豪

      第七十七٥章矮子里面拔高个

      九块九超市里可没有游戏币,全旭也没有假钞。不过,却有扣子。而且是九块九,组合套装。

      一套五种颜色,每种颜色一包一百枚。

      这个时代可没有后世的纽扣,虽然䢤军大衣和劳保服上有纽扣,不过劳伝保服的纽扣都是黑色塑料质地的四眼ᄾ扣。

      而军大衣上却是塑料五角星两眼扣,扣子虽然不起,然而其他人却没有,想仿制也没有机会,更没有时间。

      全旭指着这簻些扣子道:“大家有没有去扛过刦包?”

      马大成道:“我去过!”

      “你在扛包的时候,你扛一抱,人家给你一根木片?”

      “对!”

      全旭笑道:“这些扣子,就相当于你们扛包的时候,发的木片!” 

      全旭拿着一个傋大一点的扣子:“这样的扣子行,无论什么颜色,都代表一两银子,这种小的,无论是什么靀颜色,代表一钱银子。”

      全旭这样解释,众大名府青壮们也纷纷明白了过来。

      “咱们外出求财,为的就是让老婆孩子吃饱穿暖,我这里衣服、粮̀食,锅碗瓢盆,应有尽有,你们可以拿着这些扣子,去换同等价值的东西!如果不愿意从我这里购买任何东西,没有关系,你们可以拿着扣子去后院,咱们一手拿扣子,一手换银子,童叟无欺,一分不差!”

      全旭指着扣子道:“王保长,你先来吧。按照咱们,你们六家每家可以分两万两千八百零샠六两六钱银子,这些银子,你怎么分,是你的事。袁世卿,给他一万九千八百零六一枚大扣子ﺛ,小扣子六枚!”

      全旭让牛金星数给赵德有一万九千八百零一枚扣子,采찙取同样的方式,把扣子发给了其他保长。

      保长们则按照战斗的斩首数,以及贡献大小,每个人分上四五百༸两或一百多两不等,哪怕分得最少,也超过百两。

      也有的大名青壮担心全旭反悔,他们拿到扣子之后,马上去跟全旭换银子。

      妚后院的嬮银库前,三娘和无双开始给需要换靝银子的青壮兑换同等数量的银子。

      全旭大院的前院,经过一夜的紧急兴建,形成了一个简易的市场摊位,上面摆放着各种两样的货物。

      军大衣们扯着嗓子喊道:“大米一包两个大扣子!”

      “麦子两包三个扣子!”

      “盐,上好ꌋ的雪盐,一盆一个大扣子!”

      为了消除后世的痕迹,全旭采购的食盐蒢,都扯掉了包装袋,随即烧掉,此时的盐,就直接放在那种超大的不锈钢大盆里。

      一小盆盐,相当㒃两斤的样子,约合每斤盐五钱银子。

      明朝的官盐价格喢在产地其实非常便宜,(数据取自《中国历代物价考证》,崇祯年间一斤上海是六钱银子,不过产地之外,盐价就十倍二十倍不止。

      大名府不属于产盐区,这里的盐价高达七八钱银子每斤ꆇ,而且里面还有很多沙子,又苦又涩。

      全旭售癤卖的盐攚五钱银子,其实已经很便宜了,明代并非没有雪盐,上好的盐叫青k盐,就是颜色泛白发青,是富贵人家,用来漱Ϲ口的东西,价格相当昂贵。

      “棉大衣,一件四个大扣子!”

      蓛 “棉袄,一件三个大扣子。”

      “棉裤,一件三个大扣子!”

      “棉鞋子,一双两个大扣子!”

      “棉帽子一顶两个大扣子!”

      ḷ“棉衣一套,十个扣子!”

      “不锈钢脸盆,一个扣子!”

      “针线包,一盒两个小扣子!”

      “保温茶壶,一个扣子!”

      …賽…

      众青壮听着吆喝声,纷纷开始购买东西。

      他们现在手㧧里有钱,而且不是真正的银子,只㔫是纽扣,幮就像花着微信和支付宝里的钱一样,只是数字,他们非常痛育快的掏钱。 㟥

      全旭看着大名府青壮们,一麻袋一麻袋的购买粮食,棉衣、以及各种用品,他顿ꍈ时笑开了花。

      大名府青壮们肯定不舍得把钱花光,不过很大一部分会再次流进全旭的口袋里。

      就在大名府青壮们,拿着塑料扣子开始在全氏大院里疯狂采购的时候,全旭则在主屋里,舒服的躺在沙发上。

      㯍 由他口述,红尘则亲笔默写全旭对女人坊的定价。

      与售卖给大名府青壮的物资不同,女人坊的定价,堪称丧心病狂。

      쒔“薄荷清凉水(六神花露水)十两银子每瓶,谢绝还价!”

      “香皂每块三两银子!”

      “沐浴露十二两银子!”

      ꂣ“洗发水十五两银子!”

      “水晶项链一百两银子(底价,上不封顶)”

      “水晶手链五十两银子!”

      “水晶风铃八十两银子!”

       “口红(九块九一支)三十两银子Ꝗ!”

      全旭用了半个多小时终于把九䣴块九超市的小饰品和ァ日用化妆品定价完毕,红尘写得的腕都酸了,全旭也没有多看一眼。

      ଉ他急忙走向后院的银库。

      “相公罠”

      三娘急忙迎上来:“累了吧,过来坐䊡下来歇歇!”

      全旭望着三娘道:“兑换了多少银子?”

      “不到八千两!”

      全旭点点头。

      此时熬了一夜未合眼的无双,捂着嘴打着哈欠。

      ᡠ全旭装作没趥有看见的样子,现在可不是怜香惜玉的时候,可关键是他手中젯没有人。

      大名府青壮们的疯狂采购咪,直到晚上豺才结束。

      粗略估计,全旭今天出卖出去了一千八百六十套军用大衣,쇕一千四百多袋麦子,五百多袋大米,以及不锈钢锅、盆、盐和香油、大豆油,还有针头线脑等乱七八糟的޽东西。

      “回收了多少扣子?”

      “回蝐禀东家,咱们回收了大扣子五万四ꮷ千三百八十枚䘟!”

      全旭点点头,六百多人,잻人均消费九十余两,这个数目相当可观了。

      “不过……”믱

      “怎么了?”

      袁世卿拿着账本向全旭禀告道:“东家!数目对不上!”

      “怎么回事?ꗪ”

      ꙵ “兑换ျ出去银子三万七千佳零六两,还有两万多枚扣子没有收㏤回来!”扱

      全旭得意的笑了起来,他用扣子可以代替银子,说明他的信誉初步建立了起来。

      只要他的信誉不破产,拿扣子都可以代替银子,那么纸币呢?

      ꧭ“这事不用管了,明天씇他们ᄫ只要럢拿着扣子过来买东西,咱们就卖!这个摊位也别忙着拆除!”

      “是,东家!”

      就뇼在这时,罗世明带着几名军大衣巡逻回来。

      譥 全旭望着罗世明道:“来得正好,通知所有人,到食堂开会!”

      全旭謫所谓的开会,基本上都是他自己说,别人负责听,负责执行。

      谜 䬣 经过一刻钟솪的通知,新旧两批庄丁,男女老少,一千多人挤进了食堂。牛金星和孙祖望,包括红尘和无双也参加了会议。

      不过此时的全旭的庄丁,泾渭分明,穿着棉衣的、军大ﹼ衣的都瞧不起这些新来的,他们眼悯睛里除了鄙视,就是不屑。

      当然,新来的人,大都唯唯诺诺,䴕小心翼翼。

      看着所有人到齐,全旭也没有废话,直接开门见山:᭚“今天宣布三件事!”

      众人的耳朵全部支起来,仔细听屌着全旭的讲话。

      “明天就是ᮦ扫尘(既腊月ᤤ二十四日),所有人里里外外给我清扫干净!”

      “第二件事,我要组建家丁兵!”

      缏说到这里,牛金星的眼睛陡然一亮,他目光咄咄的盯着全旭。

      全旭望着众人道:“家丁兵也是兵,是兵就是要拼命的,怂的人蘭就算了,有没有人愿意参加?”

      “有!” 뛣

      众军大衣率先响应,气腴势倒还不错。

      埬“很⢿好,很好!”

      全旭接着安道:“家丁兵每年饷银十五两,参加既给十两安家银子,战死了,家里给二十两抚恤银,外加十亩永业田,受重伤给十两汤药费,残了给银十两,永业田五亩!”

      其实澖明军也是有饷银的,不过,不同时期,军饷是不同的。

      比如戚家军,每日的军饷标ⱑ准就是口粮三分三厘,行粮一分二厘,一年军饷标准大概在十八两白银左右。

      戚家军从成军大小数百战未尝败绩,到万历十一年戚继光去职,戚家军歼敌总数超过十五万人,哪怕戚继光去职戚家军战斗力依旧在,一直是明后期国防力量的主力㗩,万历朝鲜之役,戚家军首登剽平壤,立下头功。

      直到浑河之战,三千戚家军全军覆灭,指挥戚틟金縋战死,戚家军成为大明王ꬤ朝最后野战之虎。㝯

      军每月的军饷大约됇在二两上下,而贵펩州、四川等地进入辽东作战的,每月军饷标准接近三两。

      当然,至于发到士兵手里有多少,就很难说᚜了,䤍明代欠饷从万历二十七年ꃖ就开始,根本没法统计。

      全旭手中没有出色的练兵人才,只是矮子里面拔高个,任命罗世ﶅ明为家丁兵统领,马大成为副统领。

      事实上,无论是罗世明和马大成,都是大棒槌,硬刚倒是不怂,机变不足,是先天劣势。

      组建家丁兵,全旭倒是不缺装备歿,他缺的是给他练兵的人,没有办法,现在只能赶鸭子上架,自己上。

      全旭虽然没有当过兵,高中和大学的时候惊,军训他倒是参加过,训练三大步伐。四面ॉ转法,蹲下起立,这些他倒是会。

      벵 可惜,全旭想象得太简单了。

      训练开始的时候,他就气得快吐血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