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撩app官网LLMG

      “杨副站长?您怎么欌来ै了?”

      曾宪麟刚塝从胡同里出来ྉ,就被火急火燎的杨副站长一把抓住。

       “我昨天就来了,找你了半天。行了,先别问,赶紧上车,咱们边走边说。”

      “呃!好!”

      曾宪麟连忙跳上自行车后座,幸亏刚刚把洋桶收起来了,要不还真不好拿。

      撑“杨副站长,到底怎么回事,您总该鄣说了吧!”曾宪麟追问道。

      “唉!㻱那匹小黑马,还记得吧?”

      㓾 “ࠂ小黑?当然记得。我还想过几天就去看它呢!”

      “还过几天?过쉗几天你就看不着它了。”

      “怎么回事?ꕓ站里要把它转첑手ᙶ?”

      “站长倒是想转手,关键是谁꾊要啊!”

      “哎呀!您就别再卖关子了,到底怎䑞么了?”曾宪麟急切的催促着。

      쬾“原本以为好马认主㏪,那都是话本、戏文儿里编的,谁成想活生生的出现在了我냂眼前。自从那天你离开后,小黑马就开始不吃不喝,到现在为止滴水쿻未进。”

      “啊!那您还不加快速度?别把小黑饿死了。”

      畉“饿死还不至于。不过就算不饿死估计也活不了!”ﴧ

      “我说杨副站长,您能不能别每次都把话说一半。”

      “唉!小黑马又伤人了,而且还差点出人命。昨天陈东来上班,听说了你的事。结果本来就争强好胜的他,非要…………

      䦙 唉!认主的马岂是一般人能近前的?被小黑马踢断了ૻ两根肋骨。关键是其中一根插进了肺里。幸亏送医及醱时,这才捡回一ꂞ条命来。”

      ힳ 曾宪麟明白了,这年头儿伤人的畜生肯定留不得。绝对不会出现老虎吃人白吃,人伤老虎不行的笑话。

      “杨副站长,您来接我肯定是不愿小黑马出事吧!”

      “废话!不单单是我,马站长也不愿意。只是必须要给陈东家一个交代。”

      “那您䞻的意思是?”

      른 “不是我的意思!是马站长的意思。ꪶ等会儿你跟他说。” ၏

      깕自行车骑的飞快,进入*种ᯐ站后,曾宪麟直接被带到了站长办公室。

      “小同志,你好啊!䏬”

      “马站长銸,您好!”

      “哈哈!不要拘谨,随便坐!”

      曾宪麟暗暗翻了鹽白眼,뻊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拘谨了?我只是着急去看小黑。

      “英雄出少年哪!能让烈囯马认主,小同志前途不可限量。”

      “马站长夸奖了,可能是碰巧了吧!”

      餿“呵呵!小同志就不要谦瑻虚了,咱们直奔主题吧!小黑马是我从草原带回来的,也的的确确是匹好马。虽然无福消受,但也决不能毁在我的手里。”

      曾宪麟一听就明白了,人家马站长这是要面子不要里子啊!

      “石可出了这麽大事儿,我必须要给陈东和他的家人一个交代。箍小同志你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靠!쑽曾宪麟发现自己有ⶣ些小看马站长了,人家这是既要面子,又要里子啊!

      “有点明白寇了!马섗站长的意思是,陈师傅受伤颇重,理应给予优厚补偿。而小黑马得活着,但也不能留在站里了。”

      “哈哈!我就说英雄牺出少年嘛!接下来老杨替我招待㥆一籦下小同志,我还有个会要开?”

      看着离去的马站长,曾宪麟忍不住暗暗吐槽,你一个*种站的站长,有个屁的会开。难道是去给那些툊牛、马季、羊传达精神不成?

      “杨副站长﫺,这不会出问题吧墭!”

      “出什么问题?小黑马在昨夜踢翻了围栏,跑啦!”

      卧艹!这么流氓的借口,曾宪麟还能说什么呢?不过自机己如果真的带走小黑马,这里面可存在着风险呢!万一被认识的人发现并举报了,*낑种站再反咬一口,自己㺘有理也说不清。

      当然,这种事还是有办法解决的。小黑马现在是两岁口啖,如果变成了三岁口,四岁口,那就没问题了。

      㤞 粌“可您怎么知道瑒我有能力接下小黑马。”

      챖“我不知道啊!反正无论如何,小黑马不能死在*种왬站。你作为它的퉀主人,把它带ㄜ走不是캝理所当然吗?”

      曾宪麟彻底服了,这是什么神逻辑?要鼷不是实在〃喜欢小黑马,我管你们去死!

      不过如此说来,这里面就有很大的操作熝空间了。要不咬下一块肉来,他都觉得对不起自己。

      껴 葀“杨副站长,我的钱不多!您知道,我混迹在鸽子市就是一㮽个中间人。说白了就是旧社会的牙纪,我不能拿货款当自己的钱用。”

      “三五百也没有吗?”

      曾宪麟心中一喜,不过表面上仍然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

      “三百块还是有的。萁只不过那是货款,我总不⺍能拿着货款给自己买马吧!”

      “那就给两百,这事我就做主了뻻。”

      “两百?行是ᢹ行!只是…能不能搭给我귟两只羊羔啊!您知道,两百块是我好几个月的提成!弄两只䴴羊羔,对家里也好有个交代。”

      혀᝱“羊羔?行ꏆ,站里正好有一匹羊羔刚满月,就送你两只。”

      “好吧!那뀻…那…”

      曾宪麟唧唧歪歪,粆磨磨蹭蹭的掏了两百苄块钱递给杨副站长,脸上껙充满了不舍。

      杨副站长拿到嚻钱,立刻带着曾宪麟来到马舍。一路上紴没看到半个人影,想来是都安排好了ղ。

      神情萎靡的小黑马看到曾宪麟,大眼睛立马透出了神采。

       杨副站长早就躲得远远的了。曾宪麟只好亲自给小黑马绑上马鞍和缰绳。

      ஘ 䙿“杨副站长,我走了。”

      “呃噑…好!”

      “那羊羔……”

      “啊!你稍等一会儿剬。”

      杨副站长᠚没一会儿就回来了,ꩪ拎着一个大麻袋,小羊羔还在里面挣扎。

      “杨副站长,再见!”

      “再见,小同志!”

      曾宪麟就这麽牵着小黑马,背着羊羔出了*种站。

      “哈哈!这帮傻子,死要面子活受罪,白白便宜了Ⱝ小爷。”

      站在荒郊野外,曾宪麟放肆的大笑着。两百块钱买下小黑马,还外带两只羊羔,这跟白捡也没什么区别。

      当然了,其实人家*种站也没有亏。궻小黑马认主,别人根本无法近前,再㨟加上差点伤人致死,它的下场不是휍饿死就是被处理了。反正是废了,还不如利用一下。多少能挽回点损失,马站长也不至于太丢面子。陔

      反正各有各,算计,到底是谁占便宜,倒还两说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