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仓优微博

      潮湿的海风带着淡淡的咸味,拂过脸庞,浪花拍打着礁石,在脚下溅起白色的碎末。海浪涌到岸边,在沙砾的耳边呢喃细语。平静深黯的海面上,月光像是朦胧的银纱织出的雾一样,微微的荡漾着。

      两道身影全身笼罩在白袍里,白袍质地柔软,海风带起点点水滴溅射在袍子上,在貂皮般顺滑的袍子上滚落。左侧更高大的白袍贴心的帮右侧白袍整理着扣子。

      高大的身影放下兜帽,露出年轻的面庞,眼底燃烧着点点淡金色,正是宸。

      源血一族传承极为苛刻,各序列传承者彼此之间的感情甚至要超过血亲,长久以来宸一直是那个被照顾的对象。体谅他人对于宸而言是陌生的感觉。

      遇到圣女后,宸惊奇的发现自己不是最小的那个了,有人比自己更需要照顾和呵护。在这片冷冰冰的虚空,情感是一种奢侈品。她的天真和善良就像绽放在污泥中的白鸢花,填补着自己内心的空洞,给冰冷的心带来一丝温暖。

      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对她的态度实在是好的过头了,做什么事情都会想起带上她的一份。或许是儿时零碎的记忆让两人间有了更深的羁绊,不知不觉中,宸在她身上倾注了更多的感情。

      宸掸了掸身上的水珠开口道:“现在王选的参与者还剩8个人,你看我们找哪个工具人比较好。”

      “表面上是诸国并争王位,实质上还是老国王一家独大。八位候选人中六位是他的子女,剩下两位中,一位是前代国王的后裔,另一位是海上联邦最年轻的传奇剑圣。”

      宸笑着问道:“所以呢?”

      “老国王一派根基雄厚,强者林立,想要控制这一脉的人难度有点大。我觉得后两者都是我们可以争取的对象。”

      宸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型仪器校对着刻度:“常理来说是这样,但是我们炼金师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安常理出牌。首先,我们要随机挑选一个幸运儿。哟,前方400公里内就有一个,就是你了。”

      这时,手腕上的表发出了提示音。宸犹豫了一下,按下上面那个鲜红色的按钮。

      “这是什么?”圣女好奇的问道。

      “在等你的那个月里我造的世界之子,正好,他开始突破三阶壁垒了。严格来说他只能算半个,因为另一半世界的眷恋在你身上。”

      圣女银红色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我?!”

      “是的,不出意外是我曾祖父的手笔。若是没有这股世界意志加护强行拉高了你的气运上限你大概率撑不过禁忌之力的沉淀期。

      当然,世界的眷恋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虽然可以帮眷恋者快速晋阶,但是也无形中成了眷恋者的枷锁。世界之子的成长完全受世界阶位而限制,一旦离开了世界褪去了世界意志的加护世界之子和普通庸人没啥区别。

      在世界入侵期间被眷恋的你生存概率要比常人多太多了,但是等世界入侵结束到时间肯定要把你身上的世界意志剥离掉。”宸摸了摸圣女顺滑的银发:“走吧,我们先去找那个幸运儿好好聊聊……你别这么看着我嘛,我向来都是以理服人...”

      ……

      圣迦勒底

      雪白的高塔直入云霄。

      老人拄着镶着银边的拐杖,一席白袍,站在密室门口。密室内一个无底洞般的引力源卷席着周边的元素向内席卷。密室上空一个半径50米大的元素漩涡缓速转动。

      随着时间的推移,元素漩涡越转越大。这边的动静显然已经吸引了不少人。

      “哒哒,哒哒”

      精致的高跟鞋踩在瓷白的地板上,肌肤白的如同雪娃娃一般,一对丹凤眼开阖间流露出万般风情。她雪白的手搭上老人的肩膀,贴到老人耳边,吐气幽兰:“小家伙底蕴真是深厚,仅仅突破三阶就引发了这么大规模的元素潮汐。”

      老人无奈道:“丹妮莉丝,注意点形象。”

      女人的媚眼如丝,娇声道:“师兄你变了,你以前不是这么对我的~”

      老人顿时手足无措,而在楼道的另一边,几名学徒蜷缩在墙后探着头向这边看。

      不出意外明天的八卦头条应该是《震惊,老院长和西院副院长不得不说的故事》,《万万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邓肯》

      此刻,密室内的莱希纳全神贯注于三阶壁垒,此刻三阶壁垒上密密麻麻多了无数道裂痕,虽然还在奋力抵挡,但却已经摇摇欲坠了。

      常理而言,三阶壁垒破碎就算是迈入三阶门槛。

      当然,其实三阶刚突破尚未定型的时候,是可以通过秘法改变奇经八脉走势,以及改变身体对元素的亲和力程度从而在一定幅度上人为上下调动资质潜力的。

      只不过由于莱希纳表现出的天赋超群,老神父和院长都觉得没必要多此一举。

      汹涌的法力终于冲碎了坚实的壁垒,仿佛无形的枷锁褪去,莱希纳心头一松,身体各方面停滞已久的基础数值开始缓慢增长。

      就在此时,异变陡生。

      在冥想的内视中,胸腹处一道银色的光球冉冉升起,是神力!

      原本如指臂使的神力居然失去了控制,身体里,某个东西迅速苏醒。

      神力迅速沉下丹田,开始吞噬自己的法力值。无数银点从光球中飘出,沿着经脉一路吸收。

      是小翁,虽然因为共生的关系,小翁不会对自己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但是出于对未知的恐惧,莱希纳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

      自己数量庞大而又精纯的法力值仅仅不到20秒就被神力值吸收的一干二净,而这仿佛只是一道前菜。

      神力在体内自行变幻,组成了一个复杂的符文。以莱希纳的炼金水准勉强能猜到这是阶位不低的元素抽取符文。莱希纳脸色一变,他已经知道小翁接下来要做什么了。

      密室外,邓肯忽然脸色一变,西院副院长有些疑惑的看了他一眼,随后也感知到了什么,樱桃小嘴张成O字型:“这是……不会吧,他才三阶,怎么可能有异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