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视频appH无限观看

      “你们这些畜生!再敢上前一步,信不信老娘直接一把火将这酒窖点了!”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男人欠了我们的赌债不还,现在他送人去咸阳服徭役不在沛县,哥哥们缺钱花,只好来找你了……”

      阵阵争吵声中,刘翡昏昏沉沉的睁开了双眼。

      映入眼帘的,不是充斥着消毒液气味的医院急救间,而是一间被地痞流氓团团包围的古代酒肆。

      “不会吧?从储药架上栽下来磕了脑袋,我就穿越了?”

      作为一名刚度过试用期的药房工作人员,刘翡还没来得及和医院签上劳动合同,端上医疗机构五险一金的铁饭碗,就两腿一蹬因公殉职。

      再一睁眼,自己就魂穿到个鸟不拉屎的古代社会,开局就要面对便宜老爹留下的烂摊子。

      扶额长叹,刘翡不禁开始感慨自己的点背。

      “太好了肥儿,谢天谢地你醒过来了,若是你不在了,娘以后也不活了……”

      刘翡神情复杂的看着眼前喜极而泣的美艳少妇,暂时还有些无法接受自己重生在古代,成为一名五岁幼童的事实,面对曹氏的关怀有些不知所措。

      正在刘翡茫然之时,他的意识中忽然出现了一栋空间,那是自己曾经工作过的地方——某教学三甲医院的总药房。

      空荡荡的药房中,没有一个人的影子,墙上的石英钟表针一动不动,定格在了他穿越时的15:30分。

      药房中的一切陈设,包括中、西药库房,甚至于工作人员的休息区和更衣室,都与刘翡穿越前一般无二。

      冥冥之中,刘斌感觉自己对这个‘总药房复制空间’具有绝对的主导权,自己似乎具有能将物品从这个空间向外转移的能力。

      “曹寡妇,你别给脸不要脸!

      惹怒了我们兄弟几个,小心日后让你们母子在沛县混不下去!”

      一名面带刀疤的地痞头头,不怀好意的在曹氏身上上下打量着,不安分的喉结随口水的吞咽上下耸动着。

      所谓踹寡妇门,挖绝户坟,吃月子奶,骂哑巴人……

      万恶的封建年代里,失去夫家的年轻女子,更容易成为被剥削和迫害的人群。

      “你们这帮禽兽,有本事找那刘三儿的父兄要钱去,欺负手无缚鸡之力的妇孺算什么本事!”

      “呵,刘三儿他爹和哥哥不管他,我们也只能来找你。”

      “既然他爹和兄弟不肯还钱,那你们更没有道理来拿我出气,我与刘三无名无份,凭什么替他还钱。”

      “无名无份?全县城的人都知道,你曹氏和那刘三有一腿,还给他生了个大胖儿子!”

      刀疤脸话音一落,周围无论是前来找事的,还是围观看热闹的,顿时面带鄙夷的哈哈大笑起来。

      “曹寡妇!你那相好的刘三去咸阳服徭役,整整三年还没回来,想必已经死在半道上了。

      要不,你就从了我们兄弟几个,爷们也勉为其难的放你们母子两人一条生路!”

      刀疤脸一边说着,一边开始对曹氏动手动脚起来。

      见流氓们仗势欺人,开始调戏起曹氏,刘翡怒极攻心,一巴掌拍掉刀疤脸伸过来的脏手,怒喝到:

      “住手!放开我娘,你们不就是要钱吗?我给!”

      从刀疤脸等人的言语,结合这具身体原主的记忆,刘翡很快推断到,这群人恐怕是他便宜老爹的债主,因垂涎于曹氏的美色,故意借着催债的接口,过来欺负他们孤儿寡母。

      “你给?你给的起吗,哈哈哈。”

      “不试试,你怎么知道我给不给得起。”

      刘翡奶凶的样子,不但对刀疤脸等人起不到什么威慑作用,反而引来地痞们和围观群众的哄笑。

      “哈哈哈,小小年纪就和他那嘴上没把门的爹一样,就会说大话!”

      “龙生龙,凤生凤嘛,刘三的儿子还没学会数数,就跟他爹一样只会吹牛。”

      众人充满嘲笑的话,并没有打击到刘翡。

      他知道自己在这个世界上人微言轻,作为一名五岁的幼童在大人眼里什么都做不到,可凡事若不去努力一下,又如何知道结果。

      “一个月之内,如果我们没有及时还清我爹欠下的债务,便任你处置!”

      “肥儿……你!”

      见自家儿子的言行举止大不同于往日,灼灼目光中充满了自信与男子汉的气概,曹氏不禁有了一丝微怔。

      即便她的肥儿此时还是个孩子,可他那股子顶天立地的气势,却让她从内心深处生出了一股由衷的信任感与自豪。

      “你个私生的狗杂种,没资格跟老子讨价还价!”

      刀疤脸一个巴掌朝刘翡扇来,却被曹氏眼疾手快的操起掉在地上的酒舀子,啪的一下挡了回去。

      “滚!不就是十两银子,一个月后老娘我如数奉还不就完了!”

      “呵,十两银子是你一个卖酒的女人,能在一个月内还得起的?

      我看曹寡妇你是就是在找借口拖延时间,趁机溜之大吉!

      来人啊,给我把这小娘皮绑了带走,给刘三那无赖抵账。”

      刀疤脸此番带人到曹氏酒肆闹事,本就算准了与刘三交好的官吏不在县里,曹氏母子孤立无援的空挡。

      他们的目标就是掳走曹氏,所以无论曹氏母子能否拿出用以还债的金额,刀疤脸都不打算放过他们。

      见地痞们撸着袖子就要过来抓自己,曹氏反手抓起一支陶碗,啪的一声砸在桌上敲碎,将尖锐的陶片抵在自己颈部怒喝到:

      “刘三欠的钱,老娘一个月后分文不差还给你们

      ——可若你们今日再上前一步伤害我们母子,老娘我直接在此带着孩子自刎,让你们这些畜生人财两空!”

      曹氏视死如归的气势,着实惊呆了一众不怀好意的地痞。

      按照大秦律例,欠债不还最多便是以物充债,或劳役抵债。

      催债催死人这种事,一但被上高县衙,恐怕他们几个也吃不了兜着走。

      “好!就依了你的意思。

      一个月后我们哥几个到期来你店里收债,到时若你不还,哼哼……”

      刀疤脸一边说着,一边淫邪的扫了曹氏一眼,其目的不言而喻。

      “一个月后,银子必定一分不差奉还(至于你们有没有命拿,小爷我就不管了)……”

      刘翡冷冷的扫视着在场的地痞们,他要清楚的记住这些人丑恶的嘴脸,有朝一日必报今日之仇。

      没有人注意到,这名年仅五岁的孩童,目光之中竟隐藏着阵阵杀气。

      物竞天择,弱肉强食。

      血腥蛮荒的古代社会,对待敌人,容不得一丝心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