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东方玄幻>

      姕眉山府。

      代县。

      惠丰老和尚胡须斑白,走起路来却大步流星。

      在他身后,还有两个大和尚跟着,个头高大、孔武有力,一个拿着哨㨕棍,一个拿着戒刀,脸色都有些不善。

      他们一路鐀走来,在代县已经发现七八处‘妖魔邪祟’遮藏。担心打草惊蛇,没有出手超度,但对代县、宝芝林眹、陈季川的观感可不好。

      “了觉、了通二位师弟到了代县就消声灭迹,定跟宝芝林脱不了干系!”

      ‘了知’手持戒刀,沉声道。

      一旁‘了正’也点头道:“绿林上将眉山代县又称‘陈县’、‘宝县’,意指陈季川、宝芝林才是代县之主,就连县官上任,第一件事都是要去宝芝林拜会陈季川。代县当中一切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二位师弟失踪,十有八九就是陈季川所为。”

      大半月前。

      了觉、了通进入代县,之后没了消息。等了两日,惠丰和尚坐不住,带着大弟子‘了知’、二弟ỳ子‘了正’直奔代县而来。

      駶一是为了找到了觉、了通。

      二来嘛。

      “不一定就是陈老鬼。”跎

      惠风和尚看向南面潜山,给两个弟子解释道:“二十年前,我奉命清剿眉山府中妖邪魔祟。除了宝芝林陈老鬼之外ϼ,还在潜山一处道观中,遇着一位妖道,道行深厚远在老鬼之上。当时匆匆一撇,曾看到那处道观中,有一株‘玉龙果树’。我让了觉、了通前来,一是为了普济世人,二来也是要暗中探明通神观中‘玉龙果树’的情况。那妖道坏事做绝,若长久霸有灵树,将来恐怕会酿成更大的灾祸。”

      当年之事,内情复杂。

      惠丰和尚那时还在‘靖夜司’任职,再加上当时道门已经压过佛门,而通神观中玉龙果树ꓥ又还有ᙍ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再次结果。

      惠丰컭和尚担心出头之后,反被道门捡了便宜,就一直在等。

      ₶ 算好时日。

      直到二十年后,才再次来到代县。不是为了陈季川,而是为了通神观縤,为了玉龙果树!

      “玉龙果树?”

      “这等奇物쪠的确不该落在妖邪手上!”

      了知、了正神色一振。

      玉龙果是天下间一等一的灵果,哪怕到㻠了他们这个层次,服下一枚,也能增强神魂、提升境界。

      若白马寺能得到这株玉龙果树,䒔日后统领佛门压倒道门也能多出三成希望。

      二人振奋。

      惠丰和尚见状⸧正要说话,却在这时——

      踏踏踏!

      踏踏踏!

      但见低空黑云压下,地上黑雾汹涌,其中有马踏脚踩之声,犹如千军万马行进。

      “这﬚是——”

      惠丰和尚脸色凝重,两手在眼上一抹,灵光闪烁,就看到黑雾中,阴兵鬼将急行军,五方十路五鬼在侧。

      青天白日间,竟有百鬼出行!

      “阴兵借道!”

      “白日出行!”

      了正也看到黑雾当中景象,见着其中鬼气森森,樺一个个五鬼气息汹涌,其中有几个厉鬼气息强大至极,连他都感到有些压力。

      了知同뫧样如此。

      他看着阴兵鬼将肆无忌惮横行过市꿯,心中又惊又怒:“在代县境内敢如此招摇的,怕只有宝芝林那一位了。”

      天下役鬼高手不少,但在代县中,第一个就要数陈季川了。

      “二百阴兵。”

      “五方鬼将。”

      “各路五鬼。”

      惠丰和尚看着这阵势,心下也在暗惊:“陈老鬼的‘五鬼阴兵法’比起二十年前厉害多了。”

      他二十年前就曾领教过陈季川的手段。

      此ཱྀ时再见。

      明显感觉到这些五鬼阴兵更强了ઔ——

      二百阴兵个个都有四级、五级实力。

      五方鬼将堪比七级。

      各路五鬼弱的不下于六级,强的比五方鬼将还要厉害一筹。

      这么一看。

      仅这一道‘五鬼阴兵法’,实力甚至比大梁北面一座中等道门都还要强大,比起白马寺也潽相距不远。

      若算上宝芝林中的武师、精怪,兴许还要压过白马寺一头。

      只是——

      “倾恉巢而出?”ჩ

      惠丰和尚看着五鬼阴兵,看了看行进方向,眉头忽的一掀:“这是要去——”

      ……

      籰 不止惠丰和尚。

      一路上。

      不少人都见着阴兵出行,浩浩荡荡。

      祰 有胆小的,被吓得赶忙闪开,龟缩起来。有胆大的,紧赶慢赶跟在后面,见着一阵黑雾卷入潜山当中。

      “五鬼阴兵?”

      “我还没去,正主到来了ﱹ。”

      一位身穿긏麻衣,手执幡杆,滽上书‘铁口直断’的道人就混在当中,大笑一声,跟了上去。

      ……

      潜山。

      通神观。

      栖真子盘坐堂中,脸色有些苍白。

      六日前行法,以玉面神像百年积攒为代价,以‘犁头咒’咒杀陈季川⍴。

      效果显著。

      딞 妙法、宏远二道难破法,反伤自身。

      陈季川再有䴙一日,也要身死魂消。

      栖真子虽遭受些反噬,但毕竟多是从‘护法神将’借来的洝法力,承受也落在护法神将百年积攒上,对栖真子的反噬有限。

      쭟 只要七八日调养,就能抹平。

      事实上。

      如今都已经调养的差不多。

      但这时——

      只听阴风呼嚎,阴气汇聚,齐齐笼罩。

      狂风起。

      通神观中䁒门窗被吹的啪啪作响,原先还算清朗的天色,瞬间就阴沉黯淡下ﺄ来。

      “阴兵出行?!”

      作栖真子站起身来,看向北方:“这是要与我拼命了!”

      死前拼命。

      栖真子早有预料੓,并不慌张,更是早早就摆下法坛。

      “今日你死我活。㛡”

      “往后再无人敢惹我通神观!”

      只见他大笑一声,几步踏出,登上法坛,踏罡步斗行法咒ㅀ道:“奉请昊天玉皇尊,天大不如地大,地大不如我大,我大不如泰山大,一请千斤来榨,二请万斤来榨,一人榨十꽂人、十人榨百人、百人榨千人、千人榨万人,万人抬不起,谨请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吾奉法老仙师急急如律令。”

      轰隆隆!

      咒出山摇动,四野生灵惊。

      ở ែ 此乃‘千斤拖山榨法’,本是一种治人之法,可置人于死地,也可用于各种动物身上。一旦行法,犹如千斤在身、泰山压顶,令人难以动弹,因此又称‘定身法’。

      栖真子道行高深。

      将此法修行到巅峰妙境,竟将通神观四周全都镇封,他难出,但五鬼阴兵若想要进来,也须得将这镇封破去。

      “小小阴兵౸。”

      “定教你进入无门!”

      栖真子笑着,张口服下一枚晶莹剔透的丹药,也不去关注外间局势,竟闭目调养起来。

      可见信心。

      阴兵出行,须臾而至。

      到了通神观外,果真像是一头撞在泰山上,既难撞破,更놈难翻岈越。

      踌躇踌躇不能前。

      照这样下去。

      一时三刻后,等到陈季川魂飞땆魄散时,五鬼阴兵没了驱使,就要回转阴坛,此祸自然消解。

      轰隆隆!

      砰砰砰!

      阴兵列阵冲撞,五鬼各施手段。

      但到了通神观外,一个个都像是郞陷入泥潭中,十成实力都难发挥出三成。若是给它们足够时间,倒是有趛望破开此法,长驱直入。

      可——

      “我没时쬘间了。”

      陈季川长叹一声,有些遗憾,有些不甘,但又无可奈何。

      说到底还是他道行太浅,‘五鬼阴兵法’也没练到深处。

      若是촤祭炼出半天五鬼、出云五鬼,便可从天而降,打入通神泞观杺。若是祭炼出铁甲山头领尾出路挡路五鬼,也能뎞遇山开山。

      但他道行不足,时日不够,都没能炼出。

      “既如此髻。”

      “㭵我便将阴坛搬去通神观!”

      陈季川心中发狠。

      ჼ他命不久矣,也耞不想让栖真子好过。将镇压五鬼的阴坛搬过去,等到他故去,五鬼阴兵依旧在通神观外,虽쳤没了指挥,但也是一道禁锢。

      栖真子若想要出来,少不得花费许多功夫。

      想做就做。

      陈季川念动咒出,就有五鬼从通神观外回转,抬着阴坛四䛣角,立刻就有虚幻阴坛升入阴府当中。

      旋即推动,借道阴间,直奔潜山去。

      及至通神观。

      观中栖真子忽的睁眼,感应外间,哼哼冷笑一声,也不去理会。

      陈季川魂魄藏在阴坛中。

      正要驱使五鬼阴兵继续强攻通神观。

      却在这时——

      骴忽听得‘哞’‘哞’的声音响起。

      亪 ◦ 在通神观外,似有大音响彻。

      “这是——”

      陈季川竖起耳朵䶫,听到一道熟悉声音正在行法念咒:“吾奉祖师急急如律令,责令山起,若还不起,金勾钓起,银勾钓起,若还不起,九牛扛起,阴九牛,㬹阳九牛,叫你前去钓山头,别叫你三朝一夕,吾师叫你当时就起。急急抜如律令。”

      这是宏远道人的声音。

      咒出法随。

      陈季川顺着阴兵路看去,就见通神观四周围绕虚幻大山,巍峨不动。此时却从天上垂下金钩、银钩,欲要吊起大山。

      ⡵大山不动。

      就有九牛齐至,哼哧哼哧,往着虚幻大山撞去。

      轰隆隆!

      一撞天地动,二撞鬼神惊,三撞山崩并石裂,四撞邪法师人头闷眼睛昏。

      竟当真撞出一道缝隙来。

      “噗!”

      远在饶山,寄居白云观,宏远道人开坛行法,助陈季川破开一路,身上伤势反复,当即룴喷出一口逆血。

      再支撑不住。

      仰面栽倒法坛之上。

      临昏迷之前,心中还在痛惜:“季川道友,一路走好!”

      刐……

      铁牛撞山山有路。

      ⲩ陈季川不知宏远道人昏迷,见大山开路不由大喜,忙令五鬼阴兵鱼贯而入,一举闯䳦入通神观。

      又运功念咒,将祭炼一甲子之久的虚幻阴坛座在通神观下。

      观中。

      “九牛撞山法。”

      栖真子冷哼一声,一手持法剑,挑起黄符数十道。

      就见身后,一个个纸人、泥塑、木偶跳出,前者化为常人大小,后者化为屋檐高矮,将栖真子护在中间。

      又有玉面神像张口吐息,从中蹦出五个俊美男子,个个手持宝剑。

      鿞 陈季川五鬼阴兵不俗。

      栖真子纸人五通更加厉害。

      ‘五通神’剑法卓绝,都有冠绝七级的战力。巨鬼可比普通七级,纸人、泥塑也有六级实力。

      数十个一拥而上。

      与数百阴兵、数十五鬼碰撞一处,一时间还真是难分难解。

      两相碰撞。

      合杀一处。

      当下天昏地暗ﭺ、日月无光。

      陈季川魂魄愈发虚弱,看到阴兵一个个消散,五鬼相继被打散,回归阴坛元气大伤。

      又看到‘黄蜂尾蝶五鬼’抽冷子扑在栖真子身上,不多时化为五道阴气,回归阴坛。

      栖真子脸色也迅速黯淡下来,精气神似在一瞬间被抽走不少。

      秵天上。

      钩 敟 只听到一阵蓬蓬的风声,一眨眼功夫,天地似乎昏暗了。抬头仰望天空,只见一只大鸟,翅膀遮住了太阳,从高空猛扎下来,疾如暴风骤雨。抐振翅间,将屋檐殿角都摧毁了好两丈。

      利爪直往栖真子头顶抓去——

      ‘金雕王’金胜古也来了!

      “好!”

      见嵫栖真子上天无路、入地无ሕ门,似是绝命在㞧即。

      陈季川心中叫好,有心继续支撑,要看到栖真子命丧通神观。

      奈何大限已至。

      솔呜呜呜~

      简一阵阴风来,吹的魂魄散。 ⛓

      “啊——”

      陈季川只觉眼前一黑,接着便再无知觉。

      ……

      通神观中。

      随着陈季川殒命,阴兵散去,五鬼消退,栖真子披头散发状若疯魔。楺金胜古化为人形,倒在地上,浑身破烂如缕,却死死盯着栖真子,眼中有恨,心中藏悲。

      强自支撑。

      纵身一跃。

      䩎 “杀!”

      扑身上前又与纸人、泥塑、木偶斗战一处,强攻栖真ꑞ子。

      肺 ……命

      通神观⇂外。

      班爪、孙四海二人,领着宝芝林、眉山三营百余精锐长驱直觸入。

      刚来到观外,就见阴兵散、五鬼退。

      死“陈师傅。”

      “师爷。”

      班、孙二人脚下顿住,两眼黯淡,心中有说不出的酸楚难受。

      但听前方打斗声传来,不敢耽搁,崽强忍着悲伤,领着众人进入通神观,与金胜古合兵一处,共击栖真子。

      ……

      饶山白云观。

      妙法道人站在一处水井前,水面上显化通神观的景象。

      “唉!”

      见到五鬼阴兵消退,妙法道人也不由长叹一声:“故人消逝,天下又少一位知己。”

      转眼。

      又见栖真子驱使四巨鬼、五通神并数十纸人、泥塑,非但将自身护的周全,갤更将金胜古、班爪等人压着打。

      威风不可一世。

      “妖道!”

      䎾斥骂一声฿,当下大步流星,登坛行法去!

      據 ……

      潜山林中。

      速速速!

      惠丰和尚一步跨出,足有两三丈远,如同猿猴猎豹一般,在山林鬄中急速窜行。了知、了正二人紧跟在身后。

      “咦?”

      忽的抬头。

      见通神观所在,鬼气黯淡,鬼哭狼嚎之声逐渐衰弱。

      “陈老鬼——”

      惠丰和尚有些惊疑,脚下更快أ,直奔通神观。

      ……

      一时风云聚。

      宝芝林中,陈季川肉身余温且消散,早已命不复。

      ……

      梁咸淳九年。

      眉山府代县宝芝林之主陈季川,役百鬼,伐妖道,功败垂成,力竭而亡。

      享年八十四岁。

      同年。

      神宗膝下九子夺嫡,道门内乱,大梁乱至,群豪并起。

      江山之争。

      道统之争。

      껉由暗转明,浮出水冗面,大梁沦为棋盘、战场。

      ……

      梁咸淳十年。

      代县。

      宝芝林。

      一个驼背青年,릚大步从地下暗室中走出。

      抬头。

      恰见骄阳似火!

      ሙ……

      大梁篇,未完待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