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武侠修真>

      毕竟松里泽再怎么不在意,再怎么不重视朝政,他也不可能任由一个有异心的人坐在首相的位⼅置上了。

      就算这只是猜想,窾这只是可能,这都是一个君王不能容忍的事。

      巴컺里图这时回想起来,派出死士,实在是噁一招昏招,这不就是掩耳盗铃吗!

      풝혗死士虽然死干净了,可任由谁来猜想,큠都会想到他的,都会想到他巴里图,就是第一嫌疑人,就是幕后黑手的。

      早上的大朝会开完了,卡扎克与塔姆立马就行动了起来。

      ᶻ不光是暂扣和查封了巴里图家的所有孀生意,封锁了巴里图府上的进出。 젬

      还针对巴里图的门生古旧们,展开了调查。

      为了这事,卡扎克没⾕少与塔姆犯冲。

      塔姆虽然反水了巴里图,可他现在所依靠的还是从巴里图那里带出来的人脉关系。

      撏 很多巴里图的门生古⁀旧转眼间都是投靠但他的门下来了。

      这要是一股脑的来个追究到底,来个一刀切,那到녺头来,他塔姆目前所依靠的政治资源也会一无所有的。

      最后不说什么升职加薪了,可能就连目前这个半虚半实的副相都会保鯠不住的。

      可卡扎克态度很坚决,说是,首相犯事,不莴可能底下人都是清白的,一直拿着松里泽的圣旨压着塔姆。

      也是如果到头来,就首相巴里图一人领了罪,那这也太假,王国的脸面往哪里放!

      鹨 不过,这也正是松里泽让卡扎克与塔姆两人搭档审查쎎巴里图的案子的原因所在。

      他俩不齐心,一个要一查到底,来个朝堂之上的大清뛙洗,一个要网开一面,趁机拉拢一批日后自己的政治资源。

      这样做,就做到了巴里图的案子,既不扩大化,也不会不了了之,让巴里图这案子虎头蛇尾ꡉ的。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在查验巴里图的门生古旧们这个过程中,那些罪证凿凿的,塔姆也没有理由,也没有脸面替他们遮挡。

      而面对一些犯了些小뒍过小罪,证据不清不楚的,有塔姆的存在,卡扎克也只能在言语上警告一番了事。

      不过就算如此,没有폾扩大化,时间到了晚上,巴里图这案子还没有怎么查,他的党羽就已经落㬓网簆被抓三十几人了。

      全뱖是身处要害部门的官员,如果要是扩大化,恐怕白龙王国积暷累斬了多年的官场上的官员储备都要不够了,因为㱷朝堂之上恐怕会少上一大半人的。

      巴里图府෯上。

      巴里图急冲冲的走出了自己呆了一天的书房,向府外走去,他那哭的稀里哗啦的大儿子与同样一脸惶恐的现任妻子与他们的小儿子,他谁都没有理会。

      巴里藭图ᷖ来到府外,没有人阻拦他,但是有带兵封锁他府邸的这群士兵的头领ᅂ,站在了他身前,好似等待了쓢他多时似的。

      ƿ 巴里图看到这人ᷦ,更加坚定了他蘤想了一天后下࢘定的决心տ。

      因为这人是皚白龙王国侍ꌥ卫军统领保罗。

      是松里泽贴身侍卫,龙影主官阿岛宾的윈长子,还是白龙王国里,除了王室之外,唯一的一位恶魔果实能力者,还是松里泽赐予他的韋。

      保罗出现在这里,还亲自带兵封᯷锁巴里图的府邸,显然不光是为了封锁而来,这还不至于他一个堂堂侍ﴱ卫军统领来此,这实在是有些大挃材小用了。

      ᮈ 而看他一副等待ᇰ巴里图多时㾠的样子,这是松里泽在给巴里图最后的一次自救的机会。

      要是巴里囖图带人硬闯封锁或则是想不开,闭门不出了,那这最后的机会就没⤘有了。

      “首相大人,陛下等候多时了,请吧!”

      “还请保䁱罗统领带路。”

      保罗带着巴里图悄无声息的上了一辆用黑布遮挡的严严实实的马车上。

      于是无叆人知晓,已经被囚禁在家的王国首相巴퀓里图又悄无声息눗的进宫⢥去了。

      “罪臣参见陛下,陛下万福金安。”

      “起来吧!”

      保罗把巴里图带进宫,带到松里泽的书房,带到松里泽身前来后,就颇为懂事的反手关上了书房大门,守在了外面。

      “巴里图,你说你是罪臣,⺨你有何㫼罪啊?”꿈

      巴里图满脸满팖背都是汗水,汗水都浸왂透隶了衣裳,他这不是热的,而是屭内心正在纠结着。

      纠结着到底要不要把实情全盘托出。

      他姫在自己家中ꣁ,想了一天,想出的结果是,如今他唯一的救星,唯一的出路,只在国王陛下辤这里。

      联合调查团,两位主官,一个是与他积怨颇深的卡扎克,一个是从他门下叛门而出的塔姆。

      께这两人,卡扎克不用说,肯定要把他所有罪状都给抓出来ﴥ的,不会留有情面的。

      而塔姆就更不用说了,这⿌种人,为了洗清自己,摆脱干净与自己的瓜﹮葛,为了挽救自己背叛的声誉,肯定是要把自己往死里整的。佼

      这也是,自己人整自己人才会最狠,说不定䕎他巴里图没有的罪状,塔榧姆䎑都袍会给他安上几条的。

      而在白龙王国,开国国王松里泽,那是真正的一言九鼎,乾坤独断的主,只要他ཱྀ留自己一条生路,那自己就还有救。

      而保罗亲自带人封锁他的府邸,也正是国王陛下想给他留一ຝ条生路。

      䞺现在就看巴里图自己老不老实了。

      巴里图当然也不能把自己泄所有留没留下的罪证都给托盘而出,这样罪证多了,只怕也ꠟ是难逃一死的。

      而说自己那些罪证,这就是᛺说蟮话的艺术了,留有尾巴,留有实锤证据的罪证,肯定是要说的。

      巴里킝图现在犹豫的是,要不要把ᐳ梅根县一事,全盘托出,说与自己的君主。

      >“臣有罪,臣纵容臣子,贪赃枉法,横行街市,伤人性命ⵝ………”

      巴里图能被人抓住把柄的罪证,基本全来自于他的那个败家的大儿子。

      “嘭、啪呲!”

      松里泽桌案上的陶瓷茶샞杯被摔碎了,巴里鿮图感觉蝙这就像是自己的心被捏碎了似的。

      很显然,自己说的不到位啊Ệ!⽨

      䀢 ֩ “巴里图,你跟随我有多久了?”

      劂“回…回陛下,快有十四年了!”

      “十四年啊,㵚人的一生能有几个十四年,乗我也是洠看在砠这么多年的情分上,想给你最后一답次机会,看样子,你自己不在乎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