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皇

      北堂薰在沙发上盘起一双腿,一匢只手将长发发握成一束,旋转着挽起,在头顶扎了一个大丸子。 ゙

      因为腿太长的关系,她只能笔直綦的坐着,才能勉强不让膝盖超出沙发的边缘太逶远。这让她䃟那副㟊样子看上去就像是⺤正面对一平的慧明大师。

      北堂峙不耐烦地问:Ḱ“我说,你究竟说不说。”

      北堂薰没有纠理会,只顾鴓了摆出一副先知的派头,这才徐徐说道:“这得从最初说起。大约一百年前,七颗陨石毫无征兆的出现在泛盖亚大陆的不同空域,在空中崩裂,碎片飞散各地,释放出强烈誈的能量干扰慖。而陨石的核心化作形态迥异的七只巨魔,它们毁灭所到之处的文明,人类引以为傲的科技在那些巨魔面前……”

      她说到一半,忽然顿住了,眉头越锁越紧,表情变得焦躁,最后索性一句,“⛉没屁用。”

      北诎堂峙一面抹着桌子,一面抬起头来问了客句,“没屁用这种词会出现在记载上?”

      “反雓正都是一个意思,别打嗐岔。”北堂薰侧了侧,双腿那样盘着令她̃有些酸麻,于是索性侧倚着沙发的一侧,一跳腿搭在了靠背上,一个看着糟糕却很舒服的姿势。ƚ

      柰她接着说道,“那些巨በ魔揵被称为使徒ꆋ。人类的武器无法彻底摧毁它们,一旦使徒遭受重创,它们的躯体就会聚拢,在表面产生奇怪的壳,人类的武器无法深度穿透。这样经过几个月,或者几年,它们又会再次复活。

      人类력只能建造防御所——卵翼之巢,凭借卵翼之巢保护人类最后的科技文明,在与使朡徒反复的对抗뉿中苟延残喘。但这也不过是톱拖延毁灭的时间,一个个샊‘卵翼之巢’接连被破坏。曾经统一的文明也在那段时期彻底瓦ಖ解。”

      “曾经有很多‘卵翼之巢’吗?”

      北堂薰接着说道:“至少比现在多得多,也不像现在的城邦,那个时候的‘卵翼之巢’规模不到城邦的五分之一,臲而且都在地下。

      直到五个圣徒的出现,最终杀死了被称为使徒的七只巨魔。但在那之后,圣徒也不知所踪。”

      Ꮜ 契“那巨魔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要把巨魔叫做使徒?”北堂峙不无好奇地问,“那些圣徒又是什么?为刧什么要帮助人类,杀死使徒之后,它们就凭空消失了?”

      “圣徒和使徒之间的关系,我猜就像屠夫和猪,圣徒鰅也未必是帮助人类,可能只是为了屠宰。”北堂薰打着比方说道,“就像猪跑揭出了猪圈,겨屠夫追来杀猪。至于人类嘛,可能就相当于猪圈外边菜地里的白菜吧。”

      北堂峙转而问道:“既然圣徒和使徒都消失了,那为什么城邦至今还是封闭ⳕ的?瓝为什么人类还要待在墙里?抲”

      “小孩子都知道,在使徒消失之后,又쎿出现了大量不明来历的‘魑魅’,黑墙就是为了防御魑魅而建的。”北堂薰说,“那些魑魅的体型虽뙍然与野兽相当,但攻击力却非常强,因此对于城邦来说,依然是䡈威겿胁。”

      “可那些魑魅不Ȭ是大多数都被‘神迹’的守望者清剿了吗?正是因为这样,后来就连黑墙后的军营都撤销了。”北堂峙说着,又问道“轊可书上也没说那些魑魅究竟是什么?为什么会在使徒被髓消灭之后出现。”

      “那些‘魑魅’是从使徒的紎尸骸衍生出来郿的异形种。첛”北堂薰说,“他们虽然不像使徒那么强大,但能力却大相径庭,针对不同的魑魅所使用的武器和战术都有所不同。后来,尽管大部分‘魑魅梹’被守望者清剿了,但并没有灭绝,所以墙外的쾐威胁始终存在。”

      北堂峙沉思了片刻,又说道:“既然使徒原本是可以复活的,而最终被圣徒杀死之后没能再复活,那就说明圣徒一定是用了特벢殊的方法杀死了它们㺔。我猜,圣徒应该是根除了使徒的再生能力才将它们杀死的。既然륪是这样,使徒的尸骸怎么可能衍生出新的生命?”

      䯺 “你就不能动动脑子?”北堂薰说,“如果使徒是魑魅的宿主呢?”

      뚩“如果魑魅是寄生于使徒,那宿主死亡,魑魅又怎么可能继续存活?”

      北堂薰试着以自己的猜测콸于此解释道:“所以魑魅只是曾经的一段时间涌现了很多,但在那之后越来烰越少。”

      “说到底,还是猜测。”北堂峙转而又问道,“一定还有其他的秘密。”

      “这不是我们该操心的事。”

      “论但我想知道。”北堂峙说,“我在想,如果我们聚居在鍫墙里,不是因为外部的郳威胁,而是有着其他的原因……”

      ⶰ “好了,别说这些了。”ꢷ北堂薰打嗶断了他的话,“好奇害死猫。”

      “我又不是猫。”北뉷堂峙说,“还有,你之前샹说的那些在如今的记载上没有的事,是ꖺ从哪里知道的?”

      “这个……”北堂薰微皱着眉头逋,似笑非笑,吞吞쾘吐吐地说道,“ﴫ从一个秘密的地下网站上看到的,好像是叫源起之书。”

      “真是浪费时间꣫,我还以为你说的是真的呢。”北堂峙賂一只手轻捶着后颈,四下望了一眼㳸,长舒了ᥑ一口气,“家务总算干完了。”

      “阿峙,”北袀堂薰忽然又一反常态的温和,“眼ᇱ下这个案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别人爱怎么办,就由着他们去好了,别去管那么多。ꓤ” 北

      “这可不行。”

      鏼“你是傻吗䏭?”北堂薰忽然变得就像是晴空闪过的雷霆,猛地站起身来,一只拖鞋从她的手里飞了出去,正中北堂峙的脑门。几乎眨眼间,츨一道风过,北堂薰已站在了他的身后,双手一个裸绞紧紧勒住北堂峙的脖子。

      檠“又来?”䖵北堂峙猛地后峼仰,用后背将身后的北堂薰压在地上。

      “臭小子,敢还手。”北堂薰的两支绞住他脖子的再次施力。

      “我……快不能…庩…呼吸了”北堂峙几乎是用微弱的气息说出这几个字἗。

      北堂薰却丝毫没有松手的打算,“那就想想怎ᾰ么呼吸。”

      北堂峙猛地向前直起上身,带动身后的北堂薰坐起身来,于此同时,在北堂薰缠住的双腿放松的一刻,摆脱束缚的双腿猛力一蹬,推动身体撞向后方的橱柜。

      北堂薰松开了手,“以后我该多花点儿时间鐹在揍你这事上。”

      北堂峙没好气的埋怨道:“你就不能有点儿做姐姐的样子吗?都多大了?” 䆏

      㧣“那我就有点儿姐姐的样子,ݺ跟你讲讲道理。”北堂薰站起身来,“那句ꕓ古训还记得吗?毋以憤鳝小而不围,毋以鳄小而围之。”

      “我䦉不一直都是照这话做的吗?”

      “可你根本就没有理解这句话的精髓。”北堂薰在他脑袋上一敲,“给我听好了,鳝鱼虽然小,但要真围起来,也能逮到不少,既安全又有收获。可你要是想着小鳄鱼没㰔威胁,去围捕它,那最后핁死在大鳄嘴里的就是你。”

      “知道了。”

      훼 “那你告诉我,知道什么了?”

      北堂峙不耐烦的⢑回答䬜:“鳝鱼抓多少都没关系,别去碰鳄鱼就行。”

      北堂薰在他那脑门上又是一记脑瓜嘣,“就知道你没明白,给乹我听好੪了,是人都是垃圾,做垃圾就一条原则,挑软避硬,要说比活下去更重要的事,就是活得更轻松一点儿。”ꂬ

      “啰嗦了这么多,和我说的不是一个意思吗?”北堂峙摸着脑袋。

      “你给我认真听着。”北堂薰生气地说道,“不想变成别人的炮灰,就聪明点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