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色悠悠

      避开正面交锋,对于农家来说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农家徐徐撤退,百战穿甲军也不急躁,步步紧逼,没有立刻击溃农家的意思。

      “为何趑不追绮击农家弟子,以百战穿穿甲的狳实力,足以直接击溃他们,为何륮要做这种无聊之事?”

      ㎥ 天黑之后,百战穿甲军听了前进,原地休息,安营扎寨,埋锅造㲂饭揫。

      农家很配合的让出了春分涧,向大泽山深处开始收缩,有次序ㅙ的后退。

      见到王离如此着急,黑衣人斥责王离说道:“轻敌冒进乃是兵家大忌,这么ᐱ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吗?”뉺

      王离面带羞愧,默不作声,黑衣人让他违抗嬴玄的命令他本就不愿意,只想速鞝战速决,离开东郡,可是黑衣人似乎并不着急解决农家。

      “我方才见农家弟子撤退,颇有章法,看来有高人指点,如今的农家已经不是乌合之众了。”黑衣人指点王离说道:“一个好的将军会让一支军队变뀓得凶狠起来,威慑力十足。릷如今农家,似乎就出现了这样一个将军。”

      “王离你记着,狮子搏兔,亦须全力,况且农家这十万人,从来不是兔子,否则嬴玄也不会指名点姓的要这十万人。”黑衣人灔说道。

      “如今ዤ天下一统,帝国兵源充足딑,为何侯爷非要这农家弟子不可?”说道这里,王离的话也多了起来。

      “农家很特殊,或着说地泽二十四很特殊,它完美的契合了天都十二。”黑衣解释道。

      “辽东黑甲就是依靠天都十二成为秦国边境第三支铁军的。天都十二演化自《周易》,暗合奇门遁甲之术,普通士卒极难领悟。”

      “辽东、辽西两地人口约百万,披甲枕戈之士五十万,而辽东黑甲只有ꎖ区区五万人。뮋”黑衣人感慨的说道。

      “十个人中才有一人可以成为辽东黑甲,当真是苛刻,也奤难怪辽东黑甲号区区五万人,就敢号称帝国第三铁큏军。”王离也神往不ხ已,最让将军羡慕的不是荣华富贵,솢也不是权萋利地位,而是执掌这样一只㫰铁军。Ͷ

      黑衣人轻笑一声,止쑻不住的摇头。“不是十个人中才有一个,而是整个辽东、辽西才有五万人。”

      “实力可以培养,杀性可以锻造,唯有悟性乃是天性,无法后天练就。”黑衣人说道:“即便是最简单的天都十二,也不是普通人可以领悟的。”

      芤“但是农家不同,掌握地ᚮ泽二十四的他们,只需要稍加培养,十万人至少有九成的人可以完美的掌握天都十二,经过战火的洗礼,最少有五万人可以成为新一代的辽东黑甲。这也是嬴玄一定要得到ᜐ这十万人的原因。”

      黑衣人羡慕的说道:“真不知道嬴玄走了什么狗屎紮运,杙农家弟子摆在我们眼前那么久,也没让我们发现他们的特殊,而嬴玄一言不发,就暗度陈仓,将这十万人从我们手中抢走。”

      “那为什么你们还要剿灭农家,这不是和长戈武侯作对吗?”王离怒由心生,这些人分明是让他往碵死里得罪嬴玄。

      䡧“明知舢不可为而为之,那么就一定有他的道理,以后我会告诉你的㲩,但绝对不是现在。”黑衣人说道庼。

      “我会尽量替嬴玄保存农家ꚕ的有生力量,但是炎帝六贤冢的那些长老,必须死!”

      “希望你说话算䰥话!⯁”王离冷哼势一声㭪,就出了帅帐,视察大军去了。

      自从发生东郡守军袭营事件之后,王离每日查营,㌅从不掉以潃轻心。

      “小家伙,终究是少年意气。”

      戜看着王离离去的身影,黑衣人不由的叹了一口气,“真不知道嬴玄那家伙究竟是什姊么样的怪物,明明和王离一般大,心城府却比千年的狐狸还深。”

      是夜,濮阳城外地动山摇,一只骑兵自北方而来,停留在濮阳城外。禃

      东郡守军看到城下的军队,被震慑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人马錁皆披黑甲,只留眼睛露在外面,黑色的甲衣在月光的照耀下寒光凛凛曧,如同死亡凝视一样的目光让东郡守军如置身冰ѭ窟之中,不由自主的颤栗着。

      “辽东边军奉武侯之命南下,速速禀报武侯。”

      乐阳君姬破军骑着战马,走到城下,对着楼上的守军喊道。

      楼上的守军␳那里敢耽误,立刻坆派人往郡Ⲿ守府通知嬴玄去了。

      ぜ“哦,这么快!本侯以为他们还需要多耽误几日,看来一路马不停蹄,没有休整过。”

      听到辽东黑甲已至,嬴玄不由大喜,这个时间简直不要太好了。

      既让农ᬇ家感受到了王离늿的凶恶,也没有对农家造成太大的损伤。

      “让姬破军来入城见我,其他将士就在城外驻扎吧。”

      嬴玄吩咐道:“另外派人送马料䗦、帐篷过去,还有床铺、被子、枕头都给他们送过去,让他们好好休整一番。轻骑突进,他们应该没有带这些东西。”

      “可㙶是侯爷,我们没有足쌜够多的床铺Ʞ、被子等等,恐怕满足不了一万人的用度啊!”

      “无妨,让东郡娮守军两人一床,腾出一些来。”嬴玄说道。

      “诺!”

      东郡守军嘴角一抽,果然是亲生的,不是他们这些野生的可以比的。但是他们也不会觉得委屈,谁让他们对付不了王离大军呢。

      “另外,让东郡郡守和影密卫所有鎽供奉,都来我这里议事。”㮒 ᵷ

      腃辽东黑甲得到嬴玄窱的命令,就在濮阳城外安营扎寨,他们人褂马皆疲,确实需要好好休息,所以对东郡守短军送来的床铺、被子等东西来着不拒。

      ❀等ꛤ到安排好辽东黑甲的一切问题,乐阳君姬破军就带着手下的五个两千人将进入濮阳城,和嬴觹玄商量接下来的事情。 ƒ

      在东郡守军的带领之下,他们直接来樱到东郡郡守府Ḋ,见到䡡了嬴玄。

      “臣姬破军参见侯爷!”

      姬破军一入大厅,就走到嬴玄面前,单膝跪地,恭敬的说道。他身后的裨将也同时跪地᪐,跟着姬破军说道。

      “诸位甲胄在身,⥹不必在乎这些繁文缛节,坐吧!”

      嬴玄连忙扶起姬破军,说道:“与族叔三年未见,쯂族叔愈发精神了。”

      “侯爷,你离开辽蜜东、辽西之后,乐阳君儈可天天念叨着你了。”姬破军手下的裨将痞里痞气的说道。

      辽东黑甲战时军纪严明,但是平时有些随意,即便是普通的将士也敢调侃三军主帅,毕竟大家都是过命的交情,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只会⠼让大家的感情越来越好。

      褊嬴Ⲣ玄对此事䒢也乐见其成,ㅨ这时他在的看出来是姬破军手下的裨将有意刁难姬破军,所以没有将这些话放在心上。

      “来来来,我给诸位解释一쒎下。”嬴玄拉着姬破军走到其他人中间。 ⬆

      “这是我辽西乐阳君姬破军,坐镇辽西,茕是两辽巨头之一。”嬴玄介绍道。

      “乐阳君也是本侯的族叔,是大秦皇皇族少有的君侯,同时也是一尊入圣强者。”

      “我等见过乐阳君!”

      “臣参见乐阳君!”

      ⏕ “诸位不必多礼,都在侯爷手下办事,同为帝国效力,日后还希望与诸位勠力同心,尽快解决东郡之事,还东郡和天下一个安宁。”

      “行了,别逭说这些客套话了,我们퓶说正事吧!”

      辽东黑甲已到,嬴玄自然按耐不住,唱完到日久生变,万一王离下手不복知轻重,杀绝了农家弟子,他了就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