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牲芭蕉

      那是一只长相类似老鼠的东西,浑身雪白,盘在白熊脖子上丝毫不显眼,要不是凭借着心眼监测,高远几乎没有发现这小东西。

      “那白熊似乎受了伤。”高远仔细观察,这对众人来说是个好消息。

      “冰魄巨熊吗!”樊娄轻轻拔出战刀,“先观察情况,有机会我们再动手。”

      “迅速隐蔽。”老鱼头打个手势,众人饿的要死,好不容易出现一头猎物,他们不想错过。

      几人安静绕道大树后面。

      白熊径直的从森林中走出来,出现在猎人们是视线中,它的鼻头四处乱嗅,像是察觉到了异常。

      源兽的嗅觉十分常灵敏,往往能在几公里外就闻到猎物的气味。

      但这是白熊现在才警惕起来,显然出了问题。

      “看来它伤的不轻。”高远提醒到。

      只见白熊后肢有一条腿拖在地上,高隆的臀处上插着几只箭矢,而且箭矢已经深深嵌进身体中,从中涌出一条条血迹极为显眼。

      “应该是侥幸逃脱的猎物。”老鱼头在一旁说道。

      “怎么样,有把握吗?”

      “试试。”

      老鱼头缓缓站起身子,他将全身的力量汇聚在手臂处,然后跨步上前将长矛狠狠掷出。

      锋利的长矛划破空气,带出尖锐的哨音,笔直插入白熊的胸口。

      “嗷呜。”

      白熊登时发出惨烈的叫声,似乎想逃离,但长矛严重破坏了它的身体,根本发挥不了作用,只能原地打转。

      “这么顺利!”

      高远有些惊讶,这白熊邪恶值已经达到了200,明显是头二星级别的源兽,虽然身受创伤,但也不可能这么轻易就被众人得手。

      “把它宰了!”樊娄大叫一声,带着几个猎人迅速包抄过去。

      此时,那白熊身上的老鼠猛的睁地眼睛,它直立起来,大大的眼睛中满是警惕。

      “那不是老鼠,把它射下来。”

      高远大声提示众人,只见那鼠头形的生物身子极长,站在白熊脖子上宛如一根天线。

      这才是它的真正面目。

      有猎人听声,立马搭起弓箭射去,只不过那小家伙极为灵敏,压着头躲过。

      它的尾巴紧紧缠在白熊的脖子上,黑色的眼珠子滴溜溜直转。

      白熊此时宛如回光返照般,爆发出极大的力量,怒吼一声直接冲向猎人。

      “它想突围!”

      “别硬拼,它支撑不了多久。”

      樊娄经验丰富,让猎人们散开,紧紧吊在白熊身旁。

      高远拔出身后的战刀,也加入战团,他觉得那鼠形生物必有古怪。

      他加速超过白熊,然后转身跃起,狠狠向那白鼠砍去。

      “砰!”

      白熊完全不顾身上的伤势,直接举起熊掌与刀锋硬拼。

      ‘噗嗤’

      那是刀锋撞上骨肉的声音,高远连忙抽回刀,躲避白熊的反扑。

      四肢已去其二,白熊再也控制不住身体,直挺挺的栽倒,将雪面染的通红。

      那白鼠见情况不妙,迅速收起尾巴,闪电般向树林冲去。

      “咻咻!”

      几只羽箭接连射过去,但都没有射中。

      脱离白鼠后,这熊仿佛一个泄气的皮球般瘫软在地。

      “别让它跑了。”

      高远察觉到变化,连忙转身追逐。

      这鼠形生物,尾巴与身体极长,奔逃在林中宛如一条波浪,而且速度极快,正不断拉开距离。

      “直线突击!”

      “砰!”

      一股气势在他身后爆发,高远直接跨越十米空间,“还差一点。”

      “直线突击!”

      “砰!”

      这次他瞬间出现在白鼠前方,然后举刀劈下。

      突如其来的变化,惊的白鼠跳起,眼看着刀锋就要斩中,却突发变故。

      “不好!”高远清晰地看到白鼠眼中亮起一抹红光,紧接着他便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

      那白鼠趁着他愣神的功夫,从刀锋下迅速逃走。

      “这是什么怪物!”高远震撼,竟然能控制他的心神,虽然时间短暂,但生死往往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决不能让它逃了,他第一时间发动直线突击。

      “砰!”

      “砰!”

      “砰!”

      气势接连爆发,高远几个呼吸间便超越了那白鼠,这次他紧闭眼睛,凭借着心眼感知一刀便砍了下去。

      刀锋闪电般劈下,在接触白鼠的一瞬间,猛的一横狠狠拍在头部,直接将其拍晕。

      “这到底是什么生物?”

      高远走过去将其捏在手心,细长的身体很像貂类,但长了一条光秃秃的老鼠尾巴。

      为了以防万一,他用一块布将其脑袋保住,这才原路返回。

      “就等你了。”

      樊娄远远的招呼一声,几人已经将白熊紧紧困住,坐在旁边休息、

      高远来到近前,痛快结果了白熊,这是他们出发前的约定。

      【恭喜宿主成功击杀冰魄巨熊,邪恶值+200】

      “抓住了?”老鱼头见高远提着猎物出声问道。

      “你们认识这东西吗?”

      高远提着白鼠让众人辨认。

      “长的古怪,以前还真没见过。”

      “不认识。”

      “老鼠的尾巴没有这么长,没见过。”

      高远见几人都不认认识,便准备将它杀了,这东西能控制心神留着是个隐患。

      就在高远准备动手时,一只流光忽然从百米外射来,他极速转身。

      “咻!”

      那是一只纯白羽箭,从他面前划过,精准带走了老鼠脑袋。

      老鼠的脖子处齐根而断,一个圆润的血珠子掉落地面。

      “妈的!”高远的脸色变得阴沉,对方明显是在警告。

      他不着痕迹的捡起珠子放进仓库,然后紧盯羽箭射来的方向。

      猎人们也被这一手箭法惊到,连忙围成一团警惕起来。

      在荒野碰到同类并不稀奇,谁的实力强谁就有话语权。

      “他们人数很多。”高远在一旁提示众人。

      百米外一道道身影正在林中穿行。

      这些人身形魁,面色沧桑而又冷酷,手中拿各式各样的冷兵器,很快便将高远他们围了起来。

      “你们是那个地堡的?”

      为首的一名老猎人揣着一根大号狼牙棒恶狠狠问道。

      其余的人也是面色不善的盯着他们。

      “你是青风堡的田头领?”

      樊娄赶紧在脸上擦抹几把说道,“我是磐山地堡樊娄。”

      “磐山地堡樊娄?”老猎人上前几步,凝着眼仔细打量,但樊娄此刻脸上乌漆麻黑,他一时间有些认不清楚。

      “原来是第一猎人队田头领!”

      此时,老鱼头在一旁出声。

      “老鱼头?”老猎人试探问道。

      “正是我。”老鱼头笑着回答道,“看来接近青风地堡了。”

      “你们怎么会来这儿。”老猎人围着二人仔细打量。

      “说来话……”老鱼头正准备解释一番,不料却被打断。

      “那就别说了。”姓田的老猎人口气一变,然后指着旁边的尸体说道,“这冰魄巨熊是你们杀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