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免费下载音乐app

      憨簊憨摆头的墨莲(我周围人看到这种动作第一反应都是直接笑,虽然不知道为啥可能是比较憨)瞪着江羽,并没有说话。

      “别这么冷漠嘛,你觉得獀在飞船稳定这问题上,能采取什么办法?千斤坠这种金刚系功攩法,理应请枃教一下身怀绝技的金刚系大师吧。”江羽半开玩笑,暗中暗藏着另外一层意思。

      譧然而她并没有看出其中暗藏玄机,没怎么思考就直接回答:“要什么千斤坠啊,开船不一般都是用货物压仓吗,还要专门加阵法?”줄

      江羽一听这话当即转向少甫:

      “完蛋,一样憨。”

      캓少甫和쎝他对视一笑已经默醳契地交流了想法。

      “难道不是吗?”墨莲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自己怎么又成憨批了,当即反问。

      “倒不是不对,是不准确。那你修正一下自己的说法?”江羽转过头来,挡又看向颇为不服的墨莲。

      墨莲还是不知道他们到底嫌弃自己说的什么,但也不好问为什么,于是相当不服气地反驳:

      “有什么问题啊?平底船就是容易不稳定,需要往底仓压货,来维持船体,防止翻倒텕,有什么问题吗?”

      江羽不慌不忙的像在海底隐匿着的章鱼,拿起边上的魢茶杯,不紧不慢ꞯ:

      “是拚这样,那你觉得这种东西应该怎么实现呢?”

      “就是往底仓压东西啊,还要什么东西?难不成画个阵法?”

      ೤江羽听她的回答,又转过头去:“果然。就是憨憨㥔。”

      墨莲完全不知道他搞什么飞机,反正可能就是方案没猜对的쇁样子。

      但这不是很正常吗? 쯃

      我还能知道为什么不成?Ͱ

      实际上,这空中运行的战舰用来维持稳定+的方法,和物理结构层面关系不大。

      这里面应用的是真气流动时自然会增加稳定性,将流动的通路大量经过应该压货的区域,从而产生伴生的相对论质量实菶现的。之前墨莲릀说“只要不流㌕动是不会很沉的”,江羽想起来,于是就给墨莲下了个套,此时果然没想起来。

      江羽刚刚还把引入里加入了真气思想提示,结果墨莲根本没关注,直接踩了套,江羽直呼憨的一批。

      烬墨莲不服啊,她㰧到现在还不꬧知道庾为什么,看似江羽也没打算告诉她的样子。(其实在等她问)

      她也不关注这玩意原理了,脑子一转,开始坑江羽。

      墨莲故意一副委屈的样子,委屈巴巴앒地盯着江羽,盯得他发毛。

      江羽故作镇定,搭话道:“怎么着,学艺不精还不敢接受问题,这怎么行,不得回去发奋努力,等有一天正大光明地赢一把?”

      딘墨莲还是一脸委屈,完全不肯听他的。

      不过,她这委屈自然是装ٿ的。

      墨莲直接蓄了一波力,组织好语言,当即开始戏精:

      “从昨晚开始就嫌弃蕼我,大晚上的把我带到那么黑的地方对付一群黑衣大汉,回来就嫌弃我,现在又大庭广૔众之下嘲笑我,我有那么招人嫌吗!”

      墨莲폿当场犣一波ݻ搞事,少甫和羽鸩都有点搞不清状况,一下搞得江羽有点百口莫辩。

      这地方人还妷真不少,人们今天都闲쀞的没事,基本都聚到这种娱乐区来今天人比平常可是多了不少,솉这一下真有点搞心态韱。

      꺅 江羽算是뉿一下看出来墨莲负完全是ꮹ装的설,但这혛下还真有点不好完美解决。江羽欲言又止,盯着戏精中根本不敢看他的墨莲,感觉不太好反击。

      毕竟人真的有点多。

      “……好家伙,恩将䟕仇报啊……”

      江羽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墨莲又接下去:

      笟 “早上睡觉又不关门,大早上的连被子也不矑盖……”

      “?!那我也没脱衣服啊!停停停我认输,大哥不要再说了,你这方向有点狠⣛啊!”江羽意识到不獦对,立刻紧急鉄叫停,防止事态恶化。

      륕“那你可得答应我件事。”墨莲可也没泖打算在人这么多的情况下搞大新闻,愉快的开始和谈。

      “……我枉怎么感觉没好事呢……”

      江羽看着墨莲的眼睛,可惜什么都没看出来舯,只是直觉地感觉不至于多麻烦,但也不会是什罸么好事。 邰

      “师傅啊,我昨天翻你的书柜,对真气的研究应该还是有不勜少的,以后教教我那些好不好?”

      墨莲没提出什么麻烦的要求,这种程度反而让江羽感ു觉有点难以⡹置信。

      墨莲在江羽心目中的印象出现了些许变化。

      但并不是每个人捕捉到的乻信息都是相同的。

      뿠烧鸡二人相当默롙契,关퉤注点都在一个词上。

      “好家伙,这么快就当师傅了,这位大小姐今后几年就你包了吗?那我是不是不用给她找师傅了?”Ꝇ

      江羽一听这话폚,也听出来他奇特的关注点。 ⒎

      “눒什么师傅ಏ,就是她单方面拒绝改正的称呼,你有ﶡ什么奇怪的想法?”

      “没有,当然没有。”边回应着,少甫脸上边出现些许笑容,而这种笑容此时在某吃瓜紫毛鸡的脸上相当灿烂。

      场面突然又出现一点问题。

      墨莲仿佛是没有发现似的,不受影响继续说着ᙉ:“好不好嘛,昨天师傅书架里有几本笔记我看着쓗很不错啊,ᯝ教教我嘛,叔叔说过俄让你教我的,就算不会教也没事,咱剮们也不是什么外人对吧?”

      江쯅羽的表情此时已经出现些许变化,墨莲这些话里仿佛又有什么坑货,但又好像并不是。

      沉默数秒,江껁羽异样地看着墨莲,嚱完꺝全不能确定她在想什么。

      ҈“……你不会ࠊ有什么烓特殊的癖好吧?”

      “当然没有。”墨莲倒是很干脆,“郶凡授业者皆可称甥为师,既然是教我,那自然是要称师傅。”

      ……

      看起来是专门把歧义放在一边的。

      以前教她的应该只有他家人吧?

      到底是执着于䜣师道,还是单纯有知识盲区,没有想到别的,还未可知。

      컩不过不是什䓤么坏事吧。

      江羽放下乱想,对上墨莲的眼睛。

      ……其装实还寚是比较纯粹的一个人呢……

      只是朋友不够多,跟我一样有时候连不Ᏼ上别人的想法而已吧……

      㮦只是看起来比较严重……

      在这里,才有机会让她远离危险地放松一下吧……

      江羽放松下来,状态不觉间柔和许多。

      少甫此时又凑上来,并不算耳﮾语地对着他的耳朵说: ﮑ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她叫你爸爸呢。”

      旁边的渐变紫毛闻言更商加兴奋起来,嘤舞也直接喊起来:

      “父与子!父与子!”

      此쀃时江톏羽又突然想起来早上墨莲不停的叫自己师傅,拿这称呼开玩笑㙶。

      ﭛ好像不是这么回事?也并不对师傅这个词很敏感?

      쇖江羽此时整理好思路,看着表蝩情出现问题的秒懂女孩墨莲,意识到了渚一些问题。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