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间由美电影免费观看

      “你个臭小子,我就知道是你!”

      陈子良丢掉斧子,一把拦住张宸泽,说道:“继续上次的操作,我去带个手套。”

      张宸泽给了陈子良一个ok的手势后,偷偷瞄了一眼阿朱,脸色顿时发白。

      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尸体,也不是第一次杀人,可这种血腥的场面,他还是有些承受不了。

      缓了一会,等陈子良拍了拍张宸泽的肩膀,他这才从恐惧和不安中抽离出来。

      不过,与之而来的,是一种奇妙的刺激感。

      没错,就像是冲上云霄的那种奇幻感觉。

      张宸泽看着陈子良一刀一刀的劈在尸体上,他的手居然也在模仿着。

      “靠!在这么下去我估计会变得和他一样。”

      “果然这种潜移默化的行为是可以改变人的。”

      张宸泽按耐住那躁动不安的心,冷静了起来。

      和昨天一样,等两人做好了人肉叉烧包的时候,已经接近了凌晨。

      “阿泽,今天还是跟昨天一样的套路吗?”

      “不行,昨天他们一无所获,今天有可能会盯得很死,不会给我们太多机会。”

      张宸泽有理有据的分析着,一旁的陈子良也是眉头紧锁。一时间,两人纷纷陷入沉思中。

      论杀人的话陈子良在行,可论玩脑子,那只能是张宸泽来。

      “要不是我早上听到李队长的安排,否则我今晚就得把人体组织送出去。”

      “可今晚不送出去的话,明天万一李队长又带人来检查,那该怎么办?”

      “而且这家伙动不动就杀人,这大活人进来饭店这么久都没出去,他们一定也会发现猫腻。”

      张宸泽发动头脑风暴,他安慰自己一定会有办法。

      “有了!既然他们守住待兔,那我们不如来个金蝉脱壳?!”

      一道灵光一闪而过,张宸泽的脑子里顿时有了想法,他急忙叫陈子良一起探讨。

      “这么做可以,不过这种事情我来做,你好好去楼上休息把。”

      “好的,那就麻烦王哥跑一趟了。咱们整理好,马上行动起来。”

      张宸泽现在哪还有心思睡觉啊,这是杀人又不是杀猪,哪一个环节错误的话都会被发现的。

      所以他假意答应陈子良,却时刻关注着他的行为。

      凌晨三点,是人最疲惫的时刻,也是精神最松懈的时候。

      这个阶段下,人的意志和行为,相对来说处于空白,也就是对于所见所闻,反应会慢一拍。

      “砰!”

      一声惊响,震醒了在观察的阿宝等人,他们条件反射的想要起身,却被头顶的车盖震了回去。

      四人叫不迭,一下子也清醒了不少。

      “你们看,那不是之前进去的那女人吗?”

      “是她,没想到这个点才出来。”

      “啧啧啧,看样子陈子良有一番折腾了。”

      三人的眼神立马瞟向了副驾驶的阿宝。

      阿宝浑身一颤,急忙捂住自己的胸口喝道:“喂,你们是不是人啊,我们现在是在做任务啊!”

      众人闻言,这才恋恋不舍的看着现场。

      “哎呀,王哥,你太讨厌了,我就是来辞职回家的,你还欺负我!”

      “哼,是你主动的,关我什么事,这些是你一直放在我这的衣物,你都拿走吧!”

      “王哥,我走了,你可不要太想我哦!”

      乔装阿朱的陈子良做了一个亲嘴的动作,张宸泽冷不丁的起了一身起皮疙瘩,但还是稳住了。

      张宸泽借着说话的空档,故意将箱子丢了出去,说道:“好聚好散,以后别来找我了!”

      “哼,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陈子良捏着嗓子说完,大方的提起行李箱,扭头离开了饭店。

      等陈子良离开后,在监视的阿宝等人,纷纷调侃起来,其中不乏有讨论陈子良那方面的。

      时间如流水,一夜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而阿宝几人也趁着饭店来去的人流,开着车缓缓离开了,这一夜,他们仍然一无所获。

      “王哥,你昨晚过的怎么样?那些人走了,你赶紧回来吧。”

      “没问题,我马上回去,他娘的,在外面冻了一夜,冷死我了。”

      听到陈子良电话里的咒骂,张宸泽暗道好笑,是你主动提出来要去扔垃圾的,这不是自作自受吗?

      没有多久,陈子良一身寒气的会到饭店,等他一回到饭店之后,李队长亲自带人上门了。

      “哎呀,李队长来了怎么都不提前打个招呼啊!”

      陈子良笑道:“是不是还没吃饭,没吃饭的话先吃点再说。”

      李队长摇摇头,说道:“东西就不吃了,我来这里是想问一下,前天晚上和昨天晚上王老板在哪里?”

      “我还能在哪里?当然是在家里了!”

      “在家?有没有人可以给你作证呢?”

      “当然有了!阿泽,你给李队长说一下把。”

      陈子良喊来张宸泽,张宸泽走上前和几人打了招呼道:“李队长,最近我和王哥一直在家,没去哪!”

      “嗯,你们这厨师和会计呢?他们怎么没来?”

      李队长故作疑惑的问道,内心却明白,这两人极有可能遭遇不测。

      “唉,别提了,一个是家里丧母,一个是回去相亲,这年头,请一个员工不容易啊!”

      陈子良煞有其事的说道:“李队长你那边有人的话,也可以介绍到我这边来。”

      李队长点点头,沉思了片刻,便打算招呼众人离开饭店。

      “陈子良!”李队长突然间发问。

      “哎,怎么了?”陈子良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

      “糟了!露馅了。”

      张宸泽和陈子良,两人脸色异常难看,李队长居然调查的这么清楚,连他的真名都知道。

      不过,两人并没有动,而是在他们身后走出来一个人问道:“你是谁?你找我有事吗?”

      “找的就是你!陈子亮!你们把他给我抓起来。”

      李队长一抬手,蛮牛等人冲了上去,将其控制住后,给他带上手铐,拷走了。

      整个行动,前后不超过五分钟,在李队长的笑声中收尾了。

      “阿泽,刚刚不是叫我吗?”

      “好像不是,应该是名字问题。”

      此时饭店里,除了还在吃饭的顾客,只剩下一脸凌乱的两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