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思想文化>

      到了盆地,莫余看过了修真者的修行情况,没有一个突破到金丹的。

      倒是原本就有底蕴的那些,体内法力充实但不知如何进步的修真者,得到了五行功后,入了门就冲破五行功第一层关隘,紧接着在前往第二层关隘的道路上突飞猛进,直到体内翻滚的法力都有了去处,花光了之前的所有积累,这才消停下来,和其他修真者一样,需要水磨工夫才能慢慢变强。

      这也是五行功的特点,不存在顿悟,修炼速度变化不大,不会有某一个瞬间修为突飞猛进——如果把描述修为强度的数据依照修行时间画成曲线图,形成的曲线会显得很平滑。

      莫余本来抱着这群修真者中或许会有一个天赋异禀之人的想法,觉得说不定会有哪个在修行上天资聪颖的家伙会在得到五行功之后崭露头角,奈何这帮人的修行速度嘛……

      比他慢,还不止慢了一点。

      莫余没想到像五行功这样除了能长寿以外没有一点长处的功法竟然也有修行难度,一群修真者的修行速度参差不齐,但天赋最好的那个也比自己慢上起码七成。

      换句话说,莫余在与他们同一修行阶段的时候,修行速度是他们中最快的那个的三倍以上。

      莫余细细询问,总结了大家的修行情况,最后有了一点猜测。

      五行功入门简单,且不管修习这门功法的修真者是否有修仙天赋,只要会想象,就能开始观想五行之气,为五行功入门。

      但观想本身就是需要想象力的事,莫余告诉一群修真者要想象金木水火土五行灵气,可他们也得想得出才行。

      莫余是在华夏文化里泡大的,虽说接受的教育已经没有传统教育那么古典,但生长的环境和业余爱好决定了他对五行轮转的理解在蛮荒世界首屈一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还将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独占鳌头。

      莫余将五行功告知众人后离开的那段时间,一群修真者抓耳挠腮地思考什么是金木水火土五行——望文生义地看,就是金属、木头、火焰、泥土、水,照着这些东西想象就能观想出五行功入门的五行灵气流转结构。

      木头简单,丛林中到处都是木头。火焰也不难,他们都见识过火焰的厉害。泥土满地都是,这也不用多想。水的话不少修真者原先的领地里就有活水,这也不难想象。

      但金属……

      最后一群修真者看着采样带回来的金属矿石大眼瞪小眼,这才堪堪完成了只有其形没有其神的五行灵气循环。

      和莫余脑中对五行的了解大不一样,这样练成的五行功死循环少了许多变化方式,而变化本身就是五行功修行的一环,少了变化,就少了修炼五行功的速度。

      而一些修真者原先的底子也会阻拦他们进步的速度。

      像莫余这样一株小草凭借五行功从无到有修炼成精最终化形,原先体内最多的就是先天的草木灵气,就那点量,也只是和普通的一株小草差不多,五行功刚一入门,观想气流循环引来的五行灵气就将草木灵气吸了进去,草木灵气投入五行循环,其间的平衡就连个波澜都没翻起来。

      量太少了,根本不够冲击五行循环。

      其他修真者原本在懵懂间开悟,开悟后又是一阵浑浑噩噩的生活,体内杂乱无章地堆积着一些法力,在生活中遇到什么灵气就吸收什么灵气,从来没有选择,导致体内法力并不平衡。

      本来这也没什么,毕竟天生倾向什么灵气就转化什么法力,纯度越高说明在这方面天赋越强,放到其他小说中,单吸一口金行灵气的就叫金行天灵根,不论是走庚金还是辛金的路子,亦或者两者同修,刚柔并济之下,修为一日千里的多了去了。

      奈何莫余掏出来的是五行功,这门功法对修行者的天赋不设任何门槛,天灵根修得,杂灵根也修得,是一门专注普适性放弃专业性的功法,单灵根的修行者修炼这个,不仅没能利用自己的天赋优势,若是之前杂七杂八地吸收了一堆灵气,修行五行功的时候,从前的修为反而会冲击气机循环,把过往修为融入循环,对现下修为来说自然是大补,但期间消耗的心力和时间,却很让修真者难堪。

      对五行的理解和原有精纯修为的强度,让修真者们在修习五行功时显得进展不快——和之前的毫无头绪相比当然是好事,但莫余嫌他们太慢了。

      原有修为是既定事实,这一项改不了,而且莫余也不可能帮他们修炼。这一条忽略,莫余能帮的,也只有帮他们加深对五行的理解了。

      起码得从望文生义的境界再往上抬一抬,不能看到木字就只想到木头。

      ……

      莫余开讲的消息再次聚集了修真者。这些闷头练了一个多月五行功的修真者早就想找个前辈学习一下先进经验,奈何大家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唯一一个修炼有成练就金丹的莫余还跑到河吕部落干活去了,让他们问都没法问。

      现在莫余宣布要为大家在五行功方面的问题开讲解惑,大家都跑了过来,养精蓄锐,静等莫余现身。

      莫余走上会场的讲台,看了看在观众席等待的诸位,心中有数。

      又多了几个修真者,新的飞禽走兽,看来是“新人”。

      “这次开讲,目的是给大家解答五行功方面的疑惑,还有讲述有关五行轮转的本人的看法,大家有什么问题,在头顶搓一块名牌,我点到你再提问。”

      “那么首先讲述本人对五行轮转的看法。第一部分,五行对应的品质。”

      莫余讲了一堆刚柔虚实众寡的概念,把自己观想气机循环时引来的灵气特性说了一遍,又说了五行灵气分别对应哪些特性,算是给本次宣讲起了个头。

      “第二部分,五行相生相克论。”

      这是华夏人熟知的东西,运动起来的五行才是好五行,基本上是个华夏人都可以将这一块说的头头是道。

      “第三部分,五行的两面特质,及命名。”

      这一块是阳五行和阴五行的区别,表现每种五行的两面。例如甲木乙木,丙火丁火。

      “第四部分,五行与五色。”

      这一块莫余讲的比较少,毕竟五色为何能对应五行,他自己也不清楚,只是遵循地球上的说法,自己接着传承罢了。

      莫余在蛮荒世界开始修行的时候,引入体内的五行灵气只有特性而没有颜色,是他想到了灵气的归属,心中对灵气的颜色有了先入为主的判断,灵气才在他的气机循环中有了颜色。

      现如今,修真者也受到了莫余的影响,观想到的五行灵气都和五色一一对应,倒免去了莫余的工夫。

      困扰修真者的问题大多是对五行定义的问题,他们觉得自己望文生义的想法和五行功修炼的过程并不协调,并自发地产生了将五行的定义推向运动形式和转化关系方向,此时听到了莫余的宣讲,心中有了底气,一时间对五行轮转的理解大幅加深,原先想问的那些问题在此时的感悟中都不成问题。

      部分心急的修真者心中疑惑尽去,只想赶快离开会场,找个地方接着修炼,印证心中所想,但会场纪律严明,贸然离席是对大家的不尊重,只能焦急地坐在观众席,等待莫余结束这场宣讲。

      穿越前莫余就是个学生,经历了无数次坐在会场中想走却不能走的情形,此时看那些飞禽走兽坐立不安,晓得他们想走,忙加快了宣讲节奏,将自己对五行的理解就此收尾,询问全场有无疑问,没有就当场解散。

      点了几个依旧有疑问的,照着脑海中五行功真解的描绘给出了解答,一场宣讲大会圆满结束。

      飞禽走兽们一哄而散,各自找地方修炼。莫余“啧啧”数声,和吕奉先一道朝河吕部落跑去。

      接下来他打算潜心修炼,一边帮助河吕部落发展,一边给自己创造些法术。

      别人家的金丹境可都会飞,他到现在还满地跑,这不合适。

      而且掌握的法术也太少了,几个基础的风刃术级别的法术,落在铁板上都不见得能有多大效果。一个拿得出手的疗伤术,局限性也忒大了,远没有他想象中金丹境真人挥挥手活死人肉白骨的架势。

      辅助类法术也一概没有,什么清心术、明心咒,一个都不会,连装江湖骗子都欠妥。虽说法力造物本身就很能展示能耐,但少了几手仙风道骨的本事,莫余就觉得不对味。

      总而言之,莫余深感自己这个所谓的金丹修士逼格不足,落到其他人眼里恐怕贻笑大方,为了让自己有面子也有里子,接下来必须研究一些术法神通,让自己配得上金丹境这三个字。

      顺便照顾一下河吕部落即将生产的孕妇,只要这一胎在法术帮助下安安全全地生了,那接下来的高总和生育率拉长线计划才有把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