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定后方

      “报~~~前方开城似乎城头上ꗥ面有大批士兵把守。”

      先行欖打探消息的斥候来报,嘴中说着的是满洲话。磆

      先锋官名为胡曼,长着络腮胡子,最奇特的是双眼的其中一只眼睛泛着一层白,似乎是天生如此켡。

      “不自量力的家伙,以为能够挡得딭住我们正黄旗藻军的进攻?在太子到来之前,ଣ给我破城!”

      “遵命”

      骈斥候立刻传令下去,先锋军也有近两千人,立即展开对☯开城的作战计划。

      Ꞛ开城上方的夫子面色凝重的看着底下的情景,旁边瑞俊与䔪南伊暗暗咽了咽口水,他们正在经历一场战争。

      真正的战争并非儿戏,胡曼亲쓐自醉督战,作为由后金皇帝挑选出的百战之兵덩岂会是偶偶,他掌旗帜,身边卫队都骑马,配刀弓郰,一切兵马的进攻就看督战队的旗帜Ư变化。

      率先压场的是投石战车然,从远处开始对城头的夫子他们进行火力压制,半岛的城池可远没有明朝的城池坚固,光是这一排投石战车就已经令自大膨胀的棒子们叫苦不迭。

      随之有一排装备劲弩的八旗军对着城头开始轮魖番扫射而与此同时攻城最常用的云梯队已经迅速靠近城墙。

       南伊大喊着让众人抄起쮡弓弩作战,凭借他的曲襤线箭术,一开始便把底下几队企图登上城头的云梯队的八旗士兵射穿了咽喉,阻挡了他们的攻势。鱢

      南伊也并非能够箭箭致命,因为还得披躲着对方的投石还有箭矢的压制,在夹缝中⏱稍微騒扰了一下敌人。

      而只是受伤的士兵,立吹刻会被一队类似急救的士兵们接应脱离战场开始进行救治,而后面有源ꔋ源不断的士兵毇补充进来,继续作战。

      如此训练有素的队伍윝,试问他们拿什么赢?

      除开夫子他们三人,其余的人已经被吓破了胆,战争才刚刚开始,夫子这边的战损就已经突破数百人,而对方仅仅甂死伤数十而已。

      瑞俊此时方才领会到,之前郑殊为什么连打都不想打就撤了,怎么可能打得过?

      夫子也是无奈,他就算有心杀贼,也无力回天。

      ⚁“你们俩个,现在快速下去,从城南的山头逃出去。”

      죵 夫子抓住了南伊还有瑞俊说躽到。

      “不~大人我们同生共死猄。”瑞俊㹟自然是不肯走的。

      “愚蠢,你之后会是慈仁的쌅丈夫,如果你死了到时候她又该如何生存下去?”

      夫子的一句话,登时就让瑞俊哑口无言。ᴜ

      “还有你……”

      “我本就是逆鐃贼之㿅子,死了无妨,大人就不必劝了。”

      “那慈仁没有哥哥,你认为她会活得好么,你就不怕这个小子欺负她么灠?” 䐹

      聽夫子仿佛Ѻ就뉵像是号准了南伊的命脉,所说的话直击펚他的内心。

      城头飞石再落下,又有人倒下了,当场被砸成了肉泥,残酷又可怕訙的战争暘。

      “蘡那大人,您觉得慈仁还有夫人不需要您么?” 僔

      “我早就是该死之人,能够活到今天足够愬了,我与开城共存亡。”

      没有时间䵦再犹豫了,夫子奋力将两人推出去,自己拿起弓弩朝着城头下攀爬的八Ц旗军放出一箭,只是刺穿了肩膀,暂时失去了战斗力,很快又有新的蛵士兵补位上来。

      “快走钨啊!”

      夫子怒喝着,南伊与瑞俊互相看了一眼,撤下了墙头。

      ………………

      半个时辰过去,后方大部队已经来到战场,作为押后的大军,由后金太子的叔叔鸠信塔坐镇。

      他被后金皇帝授予了箭勇巴图鲁ﷂ的称号,代表着鸠信塔的箭术在랯满洲非常的厉害,并以此摘得巴图鲁美誉。

      “前ቃ面在做什么,为什么大䦈军桰不走了?”

      鸠信塔看到太子的军队已经就地休整,询问向旁边的人쫮道。 뭻

      “大人,斥候已经前去探查,应该待会就到。”

      㚲这不刚鍯说完,斥候人就到了。

      “回禀固山额真大人,胡曼甲喇额真哣大人ꩆ正在攻城。”

       “胡曼在搞什么鬼,他兵马的行进速度,至少快*我们半个时辰,地图上的这里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城池,怎么会拖嵥了半个时辰还没打下来?”

      面对鸠信塔的质疑,斥候如实禀报道:“固山额真大人,据胡曼甲喇额真大人身边的护卫说皍这帮开城的守军仿佛像是提前做好了准备一样,我方士兵仓促接战所以一直久攻不下。”

      “有点奇怪,大哥咱们一路过来,这帮还处在安逸中的羔羊们都没有抵抗,现在怎么会忽然提前做好了准备?”与鸠信簻塔一母同ꞃ胞的纚胞弟提出了疑问。

      “估计是收到了什䡐么风声直吧,小小一处开城罢了,太子此番征战半岛决不能有㗃失误,你们速速领两千兵卒增毾员,在最短时间拿下Ǫ开城。”

      “遵命”

      俩刻钟的时间,开城的城头上,夫子此时头额鲜血直流,手也快握不住弓箭了⺈,能够坚持到现在实属不易,云梯队的八旗士兵顺利登城。

      其余留下来的人纷纷缴械投降,唯有夫子还提着弓箭不뉒愿意低头。

      胡曼登上城왺楼,看到一帮人围着一个老家伙转,“敩看着干什么얥,胆有反抗者格杀勿论。”

      ࠆ Ũ耗费了一个多小时才拿下这么一座小城,让太子看了自己的笑话,胡曼夺ش下旁边人的㥝长枪猛地朝前一枪朔进夫子的胸口。➖

      ힹ 这位奋战在开城第一线的能人,也是在场所有人的主心骨劳,还是倒下了。

      “进城,去抢走你们的战利品吧!”胡ᮞ曼大声的吼叫道。

      “满洲万岁xN”

      士兵们各个士气大振,可等他们的军队进驻开城之后,除开外面交战后死去的人,还有临阵脱逃躲跃在角落里ﲁ的一些村民之外,妇女老幼们统킫统不在了。

       鸠信塔领着队伍进来,排除城中任何对太子不ᠴ利的因素,逛了一圈以徐后,他们也觉得非常不对劲。

      活着的人被集中在了广场上,他们揪出了一位会满洲话的家伙询问道:“说,你们村里的那些妇⤸女呢?鏏”೑

      믻 “我不知道!”椫

      他嘴硬的下场就是被旁边的人用马鞭疯狂的抽打,疼得他在地面上翻来覆去㪞的滚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