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身极意碎空剑

      䚙归程的路,莱德等人是按照原路返回的。一路上没有再遭遇什么魔物,路程很是畅通。在众人即将抵达【热浪沙漠】边缘之际,一个浑身包裹在黑色布裹之中的人与众人不期而遇。

      黑色在这【热浪沙漠】是极为惹眼的颜色茹,因为黑色吸热。所以进入【热浪沙漠】的话,绝大多数人会选择隔热性能较好的白色。

      穿一身黑,是嫌这먃温度还不够把硿你烤熟吗?

      卌众人和这黑衣人只是擦肩而过,并没有什么交集。

      邔 虽然有些诧异,但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和秘密。没有必要为了这些事一惊一乍。

      只不过在众人与这黑衣人擦肩而过的时候,莱德听到对方说了一句话,感到有些奇怪而已。

      “是吗......就是你啊......”

      莱德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转过头去,他有预感,这句话是对方说给自己听的ꮌ。但是当他回过头的时候,对方却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搞什么?

      玩神秘呢。

      摇了摇头,莱德继续和众人前行。

      【-------------------唵------------------------------------------------㙑-----------------------------------------------梽---------------------------------------------分匁割线】ꗱ

      抵达【歌路比冱】的时候,时间已经来到了第二天早上八九点的样子,

      但是比起疲惫,眼前【歌路比】的现状更能让回归的众人大吃一惊。

      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混乱。

      众人不是没有意料到失去【红曼巴】约束的【歌路比】会异常混乱,但也没想到会乱成这样。

      随处可见的冲突在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上演。因为【红曼巴】的管理进蒍而能够正常经商的商人们基本都是些普通人,怎么能抵御得了那些具有武力的暴徒的打劫,随处↍可见人큶财两空的商人满面死灰的表情。

      衣冠不整的舞姬、脏乱的街道、小巷中挌的尸体ႄ、叫嚣的暴徒。

      哪里还有众人刚来时那井然有序的样子。

      而这一切,仅仅是因为失去了约束力而已。

      莱德和诺尔还好,䕢这种景象虽ਜ਼然混乱但他们也见过类似的。莉莉安娜他们却接受不了。

      难쬿怪被称为罪人的流放之地,这里的人,已经完全不能用人来形容了。

      就像是失去了文明束缚的野兽一般。

      只是疯狂的宣泄着自己的兽性,掠夺、施暴、恣意享乐。

      简直是地狱绘图。

      莉莉安娜亲眼看见一个舞姬装扮的女子连走都走不稳,却还是被身后的㚝男人一脸淫笑地抓住了눭头发往后拉。舞姬的表情满是绝望与痛苦,但那些男跄人们却在狂笑。

      她的脸色立刻黑了下来。

      她没有拔出身后的【永世之暗】,而是抽出了身边一蠖位士兵的佩剑。

      杀死这种人渣,只会弄脏自己的【永世之暗】

      (士兵:“喵喵喵?”)

      ᩉ 吉列娜也是一副怒气极高的样子,看着似乎想要阻止莉莉安娜鄈的萨提斯,她一把拽住了对方。

      这些人渣,她看了都恶心。

      萨提斯回头看了她一ᕑ眼,无奈的摇了摇头。

      虽然他也极度痛恨这些人,但是眼下并不是节外生枝的时候。此刻众人已经熬了一夜,都း已经很疲倦了,现在需要好好的修养才行。

      但是看着莉莉安娜的背影,他能感受到少女此刻的愤怒。

      还是不要阻拦的好。

      “你们几个,放开那女孩。”

      莉莉安娜的声音不大,但是很冷静,稍微有点经验的人都知道,这是火山即将喷发的前兆。

      但是眼前几个人并没有注意到这么简单的事情。

      “哟!这个妞看起来也不错啊,修斯,你怎么看ོ?”

      揪住舞姬头发的那个男人一脸轻佻,看到莉莉安娜的时候眼睛都直了。吹了个口哨,对着身后的男人说道。

      名为修斯的男人也是一副猪哥样,连忙点头。

      “我咔!这个ሶ可以!真可以!吉米哥,要不,这个我先.....蹐.”

      “你先个窇屁!这个给你,这个我先。”

      吉米一把将舞姬拽过来,推向身后的男人。虽然舞姬连连称痛,但是他的眼中却没有䡆任何波动。 鵤

      莉莉安娜看到这里,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毫无征兆的,她挥出了手中的剑。

      帝国的皇家剑术是怎样的?反正这些暴徒肯定是没有见过的。吉米还没有反应过来呢,自己的右手就已经跟着舞姬一起去到了自己小弟的身边。

      “嗯?那是什么......手?我的......我的手啊!!!”

      终于反应过来的吉米如同戴上了痛苦面具一般扭曲了面容,左手连忙Ṡ想要去捂住血流不止的右手。

      “你这臭女.....頥.” ᬍ

      他还没有说完狠话,表情就已经凝固在了脸上。

      莉莉安娜对这些人,根本连多说一句话昅的欲望都Ā没有。斩断了吉米的手之后,她接着就斩向了吉米的脑袋。

      吉米想要发狠话蚯的时候,他的脑袋已经和脖子分离了。

      看着面前的“人体喷泉”大肆的喷涌着红色的水,舞姬和修斯都吓得瘫软在地。咔看着低着头,沐浴在鲜血之中的诺尔,修斯感觉身下湿湿的。

      他失禁了。

      減“饶......饶命,饶命啊!我......我还不想......”

      修斯抱住了自己的脑袋,拒绝着眼前的现实。

      ㏐这个如同修罗一般的女人是谁?不行,我要快点跑才行!离开这里!用这个女人做挡箭牌!

      修斯想要利用舞姬做挡箭牌,刚准备伸出手去,却发现眼前的世界ᄀ突然颠倒了过来。那个如同修罗一般的女人拿着剑。

      他到死都没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

      ꕄ一颗满是惊恐和疯狂的脑袋掉落在地上,吓得舞姬连连往后爬。

      莉莉安娜想要去搀扶那舞姬,却发现对方一副很害怕自己的样子往后缩,她有点不能理解。

      我可是救了你啊。

      这是,莉莉身后递过来一只手,伸向了舞姬。⹃

      ӵ“没事吧,赶紧离开这里。”

      是诺尔。

      看着诺尔脸上真诚的表情,舞姬怯怯懦懦的伸出了自己的手。

      “谢......谢......谢谢。”

      诺尔将自己穿着的教女服外套脱下,披在了舞姬的身上。并给她指了一条人⾃比较少的路,方向是萨耶。

      㻲 “那个位置。离开【歌路比】之后,尽快找一辆步行兽马车,离开这里前往萨耶,去找那里的教堂,教堂的教女会帮助你。”

      “谢谢......”

      舞姬向众ꜳ人都道了谢,面对莉莉安娜的时候,她的表情明显有一些畏惧,最终廰也没能开的出口,就这么一瘸一拐的走了。

      “诺尔.퉮.....我很可怕吗?”

      ꁤ 看着舞姬离开的背影,莉莉安娜看起来有些失落。

      “嗯。很可怕,浑身是血的女人什么的,光是想一想都觉得可怕,真要在现实里遇到那就更恐怖了。普通人见到的话估计会直接昏迷吧。”锿

      “是吗......” 젭

      诺尔转过头去,她没有离开过无主之地,不知道外面䡢是怎样的,但是这些事情对于她来说实在不是什么新鲜事,事到如今她的心也很少会因为这种纠纷有什么大的波动了ꂍ。

      囀 力所能及〷的范围里,能帮的她都会帮一手。

      剩下的就看对方的命运了。

      对此,她也不知道应该怎样安慰此刻失䅊落的莉莉安娜。

      䆹 펜 “那什么......莉莉安娜你没错啦,错的是这个荒唐的世界。善良的人、弱燐小的人连自己的命运都不能掌握,只能被动的接受暴力或者拯救者的降临。”

      “至少你救了他们,对他们而言,这就够了。”

      茸 莉莉安娜没༖有回应诺尔,她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见状,诺尔挠了挠头,她实在是不会讲这些激励别人的话。

      “莉莉安娜Ϙ,你可以看看周围。”

      莱德的声音突然响起。

      闻言,莉莉安娜抬起了头,对上了莱德的眼睛。

      莱德示意她环顾四周,她照做了。

      和之前看到的并没有不同,暴徒的暴行并没有停止、受害人的绝望也没有结束。

      明明就在这些人的面前,两个暴徒已经伏诛,凄惨的身首异处,其他的暴徒却并没有任何反应,受害者们也没有获得希望。

      一切,还是讚原样。

      “莉莉安娜你做的并没有错。但是对于这个地方来说,这样的行为没有任何意义。暴徒们不会因为暴徒们的死去就停止暴行,只要正义没有降临到他们头上,他们漑就永쪑远不会害怕。受害者们也不会因为一个受害者得救就认为自己也可以得救,只要救赎没有降临到他们身上,他们就永远不会安心。”

      “这里就是这样的地方。”

      诺尔觉得莱德讲的过于直白,准备阻止他,却被他反过来阻止。

      “之前这里之所以不会变成我们见过多次的人间地狱,是因为有觛【红曼巴】的存在,虽然大家都不喜欢【红曼巴】,但不得不承认,就是因为有像他们这样强大的抑制力,这里才能维持秩序。” 縊

      嶪“我不是什么骑士,不知道你们骑士所贯彻的、所守护的秩序是什么样的晾东西。獭但是莉莉安娜ᝦ你是骑嘠士,这些你应该很清楚。你是怎么想칮的呢?” 勚

      莉莉安娜吹了口气。

      ꌘ 自己是怎么想的呢?

      릥记不得了。

      一直在维持所谓秩序,但说到底,秩序究竟是什么悔东西?

      自己只是被告诉,骑士的使命就是维护秩序。

      可ꋑ那具体是什么,却从未有人告诉过自己。

      莉莉安娜看向吉列羬娜,发鶉现对方是一副若有所㿉思的表情。

      比起自己,吉列娜更曌像一个⋀骑士。

      自己只是被众人期待着,才成为一个骑士罢了。

      自己究竟힮是为什么才成雭为骑士的?

      一些模糊的记粕忆碎片突然涌上脑海。

      “莉莉,你知道骑士是什么吗?”那是賈祖母的声音。

      “不知道。鉈”是奶声奶⪽气的自己。

      “听好了,所谓骑士啊,就是......”

      莱德一直看着莉莉安娜,对这个女生,莱德很有好感,毕竟是一起跨越死地的关系,莱德也想帮上她的忙。

      突然쥾,莱德注意到对方似乎在说什么。

      “什么?莉莉安娜你在说什么?墷”

      她笑了。

      “莱德,听好了,所谓骑总士啊,就是为了自己相信的东西能减够愚蠢一辈子的人。”

      “秩序?是的,那是我们行动的准则。对于我所做的一切,我从不后悔,之前如此,往后,也会这样。”

      “慁即使我改变不了这一切,볡我也要去维护自己的秩序。”

      “去救每一个目所能及的人。”

      “谢谢你,莱德!”

      少女浑身浴血,但她的笑容却那么美丽。

      莱德一时有些看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