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读者2

      柰秋高气爽,丹桂飘香,正是军训的好时节。

      可惜我们的穆九澜穆同学并没有在军训的队伍中,她早就上了大二,也没有那工夫汻去偷看今年新来的小帅哥,就被上课铃一把从被窝里拽起来,拉去了兕选修课ჲ的现场。

       佈“三号的火太小了ꑦ,等到期末葩考试我看你都做不镑出他娘的一道菜!”

      “五号你看你馅包太多뮩了,一煎都漏出来了!是不ꩶ是不用荁自己出钱就作死地用,等下留堂另娄外付一份食材钱啊!”

      “……”

      至于为什么选修课现场녂会如此锅勺与瓢盆齐响,案板上五颜六色,则是拜穆九澜的同宿舍好友何安琪所赐㢚。

      犹记得学期初选修课的时候,这家伙说뮅是宿舍里网速不够儆快,屁颠屁颠拉聊着她去电子阅览室抢课,之后便双眼放光地在一重“待选嫔妃”里看中了“基础烹饪课”。

      䭇 “哇,这课肯定好过,你不是本来就会做菜嘛,我也不差,咱们随便糊弄糊弄这一点五个学分就到手了,而且厰还能똨每星期蹭一回免费饭,想想就开心,趁早赶紧报了它!”

      “诶……”

      还没等穆九澜同学表示一丝一毫的反对意见,何安琪就飞快地选好了自己寈的课,并且生怕好友选不上,十分“贴心”地给她勾选了那个“天选之课”。

      “可是,”

      穆九澜脑袋发木,有气无力地说:“你ș能不能看看⨵课程要求,老师说了,期末要组织实操测试,如果他吃不下你炒的ȿ那盘菜,就得让你吃零蛋。”

      딨 “啊!” 뚧

      懵젍懵䤌懂懂的安琪同学明䨇显是刚刚看到这一条附注。

      䤷“改,改壃!”

      她大喊,然而一切壌都已经晚了,其他略微љ看得上的课早在这一分钟之内被选光,余ퟏ下的都是些诸如老师节节课点名,期末需交五千字论文的“下等马”选修课。

      两个姑娘颓然瘫坐在椅子上,何安琪小声说:“或许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糟糕。”

      就是有。 ᩥ

      穆九澜找学姐打听了一下,原来这烹ᐪ饪课的老师本来是个历史系的侫老师,因为性格乖僻和校领导不合,也不去上쓮课,校ꏜ领绰导干脆让会做菜的他去教烹饪,美其名曰“精准分工”。

      焝 这下ᡜ可好,怀才不遇的罗老师成了罗大厨,愈发乖僻。每年他的选修课挂科率居高不下,对学生的态度也不甚好,只有那些不知情的吃货才会像苍蝇似的没头没氰脑撞上这枪口罨。

      퐤 ᦭“完了。”

      穆九澜总结。

      心情是沮丧的,课还是得照上,于是,九䇯澜依旧每周一次去接受罗老师的分批训斥。

      “油烧太热了,你是想直接做个쌪糊饼吗!”

      就在她发呆的工夫,锅里的油已经冒过了青烟,甚至平静得有锗些可怕。

      “啊!”

      果然,那饼一下去,糊味儿就冒了出来。

      “小䁜火,小火,诶!”

      罗老师说了她两句,又去骂邻座的何安琪了。

      穆九澜吐了吐舌头,赶紧又把那饼给쇂翻起来,感觉期末考试指定堪쟢忧。

      ᾔ “诶,九澜,你说咱们要不要去找找罗老师?”

      下了课,ᕻ安琪拉住穆九澜,悄声道。

      “找他干嘛,还没被骂够?”

      ॗ“不是啦,听上一届的学姐说,他很喜欢吃新华楼的点心,说不定爵咱们给他带一份,罗大厨期末会对我们蠩手下留情呢?”

      “还是不要吧,我连一句话都不想同他说,这不是找骂嘛!”

      鞜穆九澜犹豫着回绝,可说实话,她真的很需要这一点五ꏍ个学分,她还想拿今年的奖学金呢。

      “走吧,我都已经订好了。” 

      焒 说话间,她俩已经走到了宿舍楼下,安琪同宿舍阿姨说了几句,便取出一个包装精美的外卖盒子,居然是仿着马王堆汉墓짌出土的红漆食盒样式,只是质地自然不是木制的:“现在去找罗大厨,应该刚好能赶上,我刚才听说他要去红楼小厨房那边呢。”

      穆九澜一时之间不知道是该称赞何安琪消息灵通,手腕通天,还是该感慨现在居然还有人去红楼那冻破地方,也不怕危及生命谑。

      쏄红楼是学生对他们学校僻静处一座老得快要垮掉的裠旧楼俗称,此楼外观古朴,红砖灰瓦,屋角飞檐,完全是清代建筑样式,却不知真实年代。

      각因为太旧뾋早就没有再使用了,只是据说从前픛是历史系쥆的办公楼,罗大厨便偶尔会去一趟,也不╰知道去了干些什么。嬐

      쫬穆九澜本来想拉着何安琪一起去,可这家伙刚接了男朋友一个电话,就兴奋地差点跳起来,着急忙慌就舍了穆九澜跑路,说是她家小崔订到劌了很难订座的迭戈尔西餐厅,要她早点过去。

      “那我……”

      “没关系的,你比较可爱嘛,厨艺又算是比较好的,罗大厨肯定不忍뎧心对你发火斅。”

      ᆛ安琪抛下这么一句,便跑蛆了。

      徒 客观地说,穆九澜确实长得不错,头发长而柔顺,乌⃬黑带着光泽,眉不点而翠,唇不画而红,最好看的是那一欏双眼睛,很大,眼尾却带着一ꀘ点俏皮的上挑㹧的弧度,使得她笑起来可爱,不笑时却带着点媚态。

      可惜这姑娘不喜欢礸打扮,也没时间没心思打扮,她一心只想好好考试,多赚些奖学金,有时间了便打打工。

      ꫡ 九澜的父母是推车卖小吃的,从小她便跟着走街串巷,童年是辛苦的,可也是充满食物的油炸唤香气的,她喜欢做菜,却也有些腻烦做菜,꼣锅里飘出的镬쵫气总是让㞱她既感到安全,又想逃离,尤其是在从小一起쿼长大的哥哥离开之后。

      手中食盒沉重,她无暇想那么多有的没的,䠩只是抬着脚步往红楼走。

      噀“䵎鲜虾豆苗饺,百果陈皮银耳汤……”

      ꚸ 九澜取出外팘卖单,ᤊ丢掉之前偷看了一眼。

      “啧啧啧,这么两样就鵇得一百块了。”皉

      为着安琪花的这个价钱,她今天냲也必须得把讨好外卖送到罗大厨手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